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空降的知识分子”策划的欧洲宣言展?卓纳将在纽约组建一个全黑人员工团队

Sep 29, 2020   TANC

展览
第13届欧洲宣言展
展示了马赛面临的严酷现实

2020年欧洲宣言展在法国马赛开幕,此届宣言展主要以举办城市面临的严峻现实为主题。主展分为“家”“避难所”“救济院”“港口”“公园”和“学校”六个部分,均设在马赛的地标性建筑中。该市曾经的著名居民,如诗人阿瑟·兰波、剧作家让·热内和哲学家沃尔特·本雅明有关的历史档案、照片和图画,与反映奴隶制、种族歧视和革命的当代艺术作品结合在一起,探讨紧迫的社会问题。10月9日前这六个部分每周以错开的方式开放,10月9日至11月29日,展览将整体展出。

6402020年第13届宣言展在法国马赛开幕,摄影:Gabrielle Voino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此届宣言展也尤为注重与马赛本地现实的联结。马赛曾被社会学家米歇尔·佩拉尔迪描述为”法国的底特律”——一个严重分裂的城市。虽然不断有百万美元级别的都市更新项目,有闪亮的购物中心和最前沿的博物馆,但它仍然是欧洲最贫穷的城市之一,许多工人阶级居民生活条件艰苦,与“空降的知识分子”策划的双年展几乎毫无关系。此届宣言展策展人结合疫情困境的反思,深入马赛当地社区,通过流动展览和当地人热衷的话题活动希望为本地观众带去更多有意义的项目。

在海牙与维米尔的《代尔夫特的景色》独处一室

如果说博物馆从隔离和随后对参观者人数的限制所造成的打击中吸取了一个教训,那就是是时候调整过度拥挤的展厅了。卢浮宫2017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展览“维米尔”(Vermeer)开幕时有9000人排队。与之相反,本周在海牙的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Mauritshuis)推出的展览“与维米尔独处”是一个大胆而富有想象力的创举,博物馆将社交距离转化为优势,为游客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在预先预订的时间段内,在”精巧的设计、完美的照明、没有外部声音或干扰的观赏体验中”,静静地独自观赏或与选定的家人或朋友一起观赏这幅作品。

640 (1)维米尔,《代尔夫特的景色》,1660-1661年

这可能也预示着未来博物馆对馆藏中那些吸引游客慕名而来的大热作品的处理方式。展览的副标题是”世界上最美的画”,这是马塞尔·普鲁斯特1902年在博物馆里看到维米尔这幅作品后对它的描述。与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享誉全球的馆藏《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尼古拉斯-图尔普医生的解剖课》以及伦勃朗最后的《自画像》相比,《代尔夫特的景色》一直独树一帜,它在静止中的生命力是独一无二的。

在V&A最先进的展厅探索拉斐尔的创作过程

640 (2)拉斐尔的草图《治愈跛脚的人》(场景3,1-8),1515-16年©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Courtesy of the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20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A)将于11月14日开放其拉斐尔展厅,正值拉斐尔逝世500周年纪念日,展厅中陈列着著名的拉斐尔草图,这些草图是拉斐尔在1515-1516年为《使徒行传》(Acts of the Apostles)系列挂毯绘制的大型纸质图案,是为西斯廷教堂创作的。其中7幅草图于1623年被查理一世购藏并运往英国,它们一直被珍藏在英国王室的皇家珍藏中。博物馆在声明中表示:”一种新的解读方法将为公众提供更深层次的了解拉斐尔草图的机会。”

640 (3)© Gabriel Scarpa for Factum Foundation

该声明强调了自去年进行的一个高分辨率记录项目,该项目捕捉每件作品的”表面三维数据”。采集到的三维图像将通过二维码在网上和展厅中展示。这种尖端科技能让我们看清画布之下的层层细节,发现拉斐尔的创作过程。

人物
81岁的Virginia Jaramillo
用线条诉说一切的艺术家

640 (4)Virginia Jaramillo在工作室外,摄影:Heather St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抽象画家Virginia Jaramillo画的线条极富表现力,作为艺术圈的一位墨西哥裔女性,她的艺术生涯也跨越了许多界限。81岁的她在过去的60多年里一直在思考”一条线有多重要”。终于,她的第一场博物馆级别个展“弗吉尼亚-贾拉米洛:1969-1974年的曲线画作”将在休斯敦的梅尼尔收藏馆(Menil Collection)开幕。她的艺术一开始是对色块、对比色调的搭配的实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艺术更加精简了。”我只是不断简化,简化,”她说。”我放弃了形式,保留了线条。”

640 (5)Virginia Jaramillo,《黎明之绿》,1970年, 布面丙烯,图片来源:Virginia Jaramillo and Hales, London and New York

尽管学生时代就崭露头角,但在白人男性主导的艺术圈,Virginia Jaramillo回忆她和她的非裔丈夫经常被邀请参加有作品参展的开幕式,但从未被邀请参加过after party,且在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非常艰难的时期”,并以任何方式出售艺术品以支付账单。这种毅力和经济状况有时也以自己的方式进入了Jaramillo的艺术。”它们非常克制”,曾推动Jaramillo职业发展的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史和考古系教授Kellie Jones在谈到Jaramillo的抽象画时说,”所有这些60年代和70年代的画作都显示出艺术家在追求非常明确具体的效果。”

艺术市场
Ebony L. Haynes
担任卓纳在纽约曼哈顿的画廊空间总监
将组建一个全黑人员工团队

大卫·卓纳(David Zwirner)聘请了黑人画廊主艾博妮·L·海恩斯(Ebony L. Haynes),自10月1日起担任位于纽约曼哈顿的商业画廊空间的总监,以及新的展览项目负责人。海恩斯计划为此组建一个黑人员工团队。

640 (9)Ebony L. Haynes ,摄影:Elliott Jerome Brown Jr., via David Zwirner

卓纳在今年1月份与时任纽约下东区Martos画廊总监的海恩斯讨论成为卓纳在切尔西的画廊总监时,海恩斯以一个思想家和社会行动者的角度描述了她的愿景——一个全黑人员工的艺术空间,卓纳随即决定应该让海恩斯独立运营一个空间。今后,海恩斯将在策划展览方面”拥有充分的自主权”。她还将参与画廊运营的其他部分,与其他总监共同讨论签约和管理艺术家的问题。《纽约时报》评论,Black Lives Matter运动曝露了艺术界黑人经营的画廊的稀缺和它们经历的挣扎,卓纳的这一决定代表了一个超级画廊主的坚定承诺。

波提切利作品将以8000万美元估价
登苏富比纽约拍场
或成为历史上拍卖价格最高的肖像画之一

苏富比纽约将在2021年1月的纽约年度西洋古典艺术周中呈现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大师桑德罗・波提切利的肖像画《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Young Man Holding a Roundel),该作品成交价预计将超过8000万美元,估价比藏家在1982年支付的价格高出100倍。

640 (6)波提切利,《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1470-80年,图片来源:苏富比

在文艺复兴初期的意大利,社会名人的肖像画被视为高雅的艺术,波提切利就是带领这股风潮的艺术家,他所作的肖像画仅有10余幅流传至今。这幅作品在私人手中已经超过一个世纪,不过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它一直在各种博物馆展览中展出。这幅画作最早记录于20世纪30年代,由威尔士的Newborough勋爵收藏。目前波提切利作品的拍卖纪录是在2013年创造的,《圣母与儿童与施洗者小圣约翰》(Madonna and Child with Young Saint John the Baptist)以104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院士主张出售米开朗基罗雕塑以填补财政漏洞

640 (7)米开朗基罗,《圣母子和婴儿施洗约翰》,约1504-05年,图片来源: Prudence Cuming Associates Limited

英国《观察家报》(Observer)报道称,面对今年预计800万英镑的财政赤字,几位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院士主张机构与其裁员,不如考虑出售作品。他们提议出售其珍藏的米开朗基罗创作的浮雕《圣母子和婴儿施洗约翰》(Taddei Tondo),但这已不是新鲜事。40多年前,该机构就曾表示出售是可能的。这次提议卖掉米开朗基罗是为了应对目前新冠病毒所带来的财政赤字。在今天,这件作品很可能价值数亿英镑,特别是在达芬奇的《救世主》在2017年以4.5亿美元售出之后。几乎无法想象哪一个英国国立博物馆能够买下这座雕塑,因此任何有可能的买家都将来自英国之外。1830年,收藏家乔治·博蒙特(George Beaumont)的儿子将这件作品交给了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遵循他父亲的愿望,学院应该”允许所有艺术家自由地观赏它”。皇家艺术学院发言人说:”皇家艺术学院无意出售其收藏的任何作品。我们有特权和责任成为非凡艺术作品的保管者。我们有责任照顾好我们的永久藏品,供当代人和后代欣赏。”

2021年香港巴塞尔和Art Central:
在同一个屋檐下

Art Central宣布将把2021年的展会移至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与香港巴塞尔相同场地,Art Central将在3月22日至26日举办。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本年度两场艺博会都在2月份宣布取消本年度展会,”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艺术界的相互协作和支持尤为重要,”巴塞尔艺术展的一位发言人表示。

640 (8)Courtesy of Art Basel

同样在会展中心举办的典亚艺博(Fine Art Asia)展会举办时间从2020年10月初改在11月27日至30日举行,并将规模缩减至仅限本地参展商。

封锁如何迫使拍卖行进入到“未来”模式

640 (10)苏富比纽约7月拍卖现场,图片来源:苏富比

6月29日,当拍卖师Oliver Barker走进苏富比伦敦拍卖厅,主持其有史以来第一次全球直播的拍卖会时,整个艺术界都在关注。当晚,不仅可以看出苏富比能否在社交疏离时代完成一场大拍卖,还可以看出艺术市场正在走向痛苦、漫长的修正期的预测是否属实。这一轮的夏季拍卖会中,三大拍卖行(苏富比、富艺斯和佳士得)共创造了8.25亿美元的收入。这足以让焦躁不安的行业感到安心,但与去年5月拍卖会的20亿美元相比却相差甚远。这一成功也是经过精心策划的:苏富比和佳士得都为至少一半的拍品提供了担保。封锁时代迅速改变了传统拍卖业。拍卖业的永久变化将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线上销售将成为底线的重要部分,许多以前通常在中午空荡荡的房间里举行的销售将永远迁移到网上。2.更多销售将在私密情况下进行,富艺斯私人洽购部主管Miety Heiden表示,她所在部门的交易数量比去年增长了50%,平均每天有三笔交易。3. 严格的类别和时间表将成为过去式,拍卖行开始在拍卖会中混合流派和类别。4.拍卖行将变得更加精简运作,这反映了当今藏家的购买方式,但也方便地成为大幅削减员工的一种方式。5.艺术市场的参与者之间建立了不寻常的联盟。

艺术出版
Taschen出版的多彩过去和未来

Taschen出版社最开始是一个18岁的早熟少年Benedikt Taschen 40年前在科隆创办的漫画书店。1980年,Taschen首次出版了自己的漫画,关于裸体丰满的Sally Forth外星冒险的故事。但直到1984年,Taschen在德国收购了4万本关于Magritte的英文出版物,并在德国销售一空,这才促使Benedikt尝试出版自己的精良又实惠的艺术书籍,第一本是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的摄影肖像集。撩人的、略微古怪的的文化主题,以及cult名人被确立为出版社的内容定位,品牌也因此而闻名。从性到宗教,它的书目挑战了所有的期望。Tasche在创造“咖啡桌书”(coffee-table book)的崇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令它们成为有收藏价值的书籍。此外,Taschen如今还有用13家艺术家设计的店铺。

640Taschen 2014年出版的安妮·莱博维茨专注,© Taschen

疫情为该出版社提供了一个反思的机会。四月,Tasche的销售量下降70%,40周年庆活动也被搁置。但Benedikt Taschen的长女Marlene Taschen2017年接过指挥棒时,设立了“360度讲故事”的原则,业务拓展向了书籍之外的手袋、丝巾、藏家版剪纸,数字平台,与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合作。但书籍仍是核心,Marlene Taschen强调了正在与The Art Newspaper建立的合作关系,“要做关于当代艺术家的好书,扩大现有范围”。

文物归还
为抗议殖民主义
他抢走了博物馆里的文物

自6月起,刚果社会行动者Mwazulu Diyabanza分别在巴黎凯布朗利博物馆、马赛非洲、大洋洲及美洲原住民艺术博物馆以及荷兰的Berg en Dal博物馆直播自己试图强行带走源自非洲的文物,这位寻求对殖民主义、奴隶制和文化征用进行赔偿的泛非运动的发言人将于9月30日在巴黎受审。他与四名同伙将面临盗窃未遂的指控,该案也可能使法国因其殖民主义记录和在其博物馆中收藏了约9万件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文化遗产而受到检视。

640 (11)刚果社会行动者Mwazulu Diyabanza将于9月30日在巴黎受审,摄影:Elliott Verdi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法国总统埃马克龙在2017年承诺将法国博物馆所持有的大部分通过非正义手段到法国博物馆里的非洲文物归还属地,并委托Bénédicte Savoy和Felwine Sarr两位学者起草了一份可行性报告。两位学者2018年撰写的报告说,任何在殖民时代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移走的文物,如果它们是”被武力夺走的,或被推定为通过不公平的条件获得的”,并且如果它们的原籍国要求归还,那么它们应该被永久归还。但到目前为止,法国只公布了27个归还对象,其中只有1件文物被归还。

观点
疫情如何给时尚界制造生存困境的?

路易威登将于10月30日起上市兼具遮阳帽功能的品牌面罩”LV Shield “,早在今年4月,设计师Virgil Abloh的潮牌Off-White的一款口罩,在时尚零售网站Farfetch上售价超过1000美元。时尚品牌推出各类豪华版个人防护用品,体现了时尚行业对疫情的快速适应,但《ArtReview》撰稿人Amber Butchart认为,这同时也是“被系统性的不平等、无节制的消费主义和浪费所消耗的行业的缩影”。

640 (12)Courtesy Off-White; fair use

640 (13)Courtesy: Louis Vuitton; fair use

在拥抱数字世界,系统达到极速,需要越来越多的系列来跟上在线内容的速度和快速的时尚周期之时,疫情给人们熟知的时尚界带来了生存困境。有人认为,我们正在见证一个在道德和环境上都无法持续发展的行业的漫长消亡,但也有评论认希望时尚能像凤凰涅槃一般,从疫情的灰烬中升起,就像1947年Christian Dior的”新面貌”,用设计和时尚的精神突破了战争年代的苦闷和困顿。

 

全球独家首映| 威廉·肯特里奇​新作《City Deep》:衰败的美术馆与个体采矿工人有何关系?

10月3日起,The Art Newspaper与Goodman Gallery合作,在官方网站(www.theartnewspaper.com)全球独家首映南非视觉艺术家、电影制作人及导演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2020年最新作品《City Deep》。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