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帕格伦揭示算法的迷惑性与看不见的监控,上半年全球画廊销售额下降36% 丨艺术时刻-9-14

Sep 15, 2020   TANC

后新冠时代的艺术家
Trevor Paglen,
揭示算法的迷惑性与看不见的监控

75667_01_PAGLEN-1230x923特雷弗·帕格伦(Trevor Paglen),《绽放(#9b746d)》,2020年© Trevor Paglen;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Pace Gallery

Art Review专访美国艺术家特雷弗·帕格伦(Trevor Paglen),谈Facebook的隐喻艺术,机器视觉,以及病毒大流行时代的意义。从在军事基地上的天体望远镜,到将一颗人造恒星发射到外太空,帕格伦一直对”看”的政治性、技术的武器化和替代性未来感到着迷。在目前佩斯画廊伦敦空间举办的Trevor Paglen个展“绽放”(Bloom)中,艺术家的作品也在关注标准化,以及技术系统对世界进行的抽象化影响。展厅中,像是自然摄影的作品,是用人工智能制作的,它们色彩超强,但却没有季节性,叶子和花瓣都有些塑料感。但《卫报》作者Jonathan Johnson说,那是他见过的最有说服力的算法合成艺术。帕格伦的另一件作品《自主立方体》正在美国匹兹堡卡内基艺术博物馆展出,这件雕塑也是一个开放的Wi-Fi热点,手机连上它,再连接到互联网,就可以使你的一切活动或位置完全匿名,完全不受追踪,他以此提醒人们关注监控技术的力量和无处不在。

歌剧作为艺术:艺术家作为表演者的崛起

marina02 《玛丽亚·卡拉斯的七次死亡》© Wilfried Hösl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创作并演出自己设计的歌剧作品《玛丽亚·卡拉斯的七次死亡》,表演于9月3日在慕尼黑演出。是什么促使一个视觉艺术家参与歌剧制作?这种笨重的艺术形式,要求设计者在传统的等级制作结构中工作,往往涉及数百名表演者,庞大的后勤运作,以及参与其中的每个人的妥协。对于一个艺术家或舞台导演来说,与视觉艺术家合作涉及的费用要大得多,一个大胆的设想可能需要巨额的制作预算。日内瓦大剧院总导演Aviel Cahn表示,而艺术家能带来的是”对歌剧中那些通常从事歌剧工作的人不会质疑的东西提出质疑”。往往视觉艺术家一开始并没有进行戏剧化的思考,因此,一个紧密的支持网络对于帮助引导艺术家的声音走向戏剧化表达至关重要。包括大卫·霍克尼、德里克·贾曼、安尼施·卡普尔等艺术家都曾有过跨界歌剧的经历。

一种不同的治疗方式

COVERMAILER《Frieze》杂志213期封面,图片来源:Frieze

爱尔兰作家西尼德·格利森(Sinéad Gleeson)在《Frieze》撰文探讨艺术中关于治愈的话题。今年年初去世的德国艺术家彼得·德雷赫(Peter Dreher)享年87岁,他反复画着同一杯水。从1974年开始,他将这只玻璃杯渲染了5000多次(《日复一日,好日子》,1974-2020)。德雷赫认为,回到同一个主题,让他每次都有新的有利位置。英国艺术家唐纳德·罗德尼(Donald Rodney)1961年出生于伯明翰,1998年因镰状细胞贫血去世,年仅36岁。他以自己的疾病为中心进行创作,同时探讨种族主义、身体自主性和不平等问题。他的作品《诗篇》(Psalms)由一辆电动轮椅组成,罗德尼在轮椅上加装了一台神经计算机。这把椅子被看作是艺术家的替身,让他和他的病痛都可见,同时批判黑人和残疾艺术家在主流艺术文化中的不可见性。Diamond Stingily在2017年在洛杉矶Ramiken Crucible举办的展览”Surveillance”,探讨了如何将观察作为系统性种族主义的工具。

马克·布拉德福德以工作对抗恐惧,被“隔离”在谷仓中的新画作

merlin_176396946_14595e50-9ac9-48d2-9052-e77513c2a3a7-superJumbo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的三幅新作《Q1》、《Q2》和《Q3》,图片来源:Mark Bradford and Hauser & Wirth; Erik Cart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最近,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的三幅新作在豪瑟沃斯的“谷仓”里展示。2014年豪瑟沃斯收购了洛杉矶的一个工业建筑群,这个空间之前曾被用来为私人客户展示艺术,但其危险的通行条件意味着它从未被普通公众看到过。从不在社交媒体露面的布拉福德借此机会向《纽约时报》谈了疫情间的生活与创作。”当六个月前一切刚刚关闭时,我想我进入了生存模式,”艺术家反思道。他取消了行程,告诉七名工作室助理留在家里,并未辞退其中任何一人。他的艺术作品是通过颜料、纸张和其他媒介的层层叠叠的积累和磨蚀而成的,这通常依赖于他从洛杉矶的街道上收集材料——这个城市已经成为他作品事实上的主题。但此次挂在豪瑟沃斯伤痕累累的墙壁上的抽象画(《Q1》、《Q2》和《Q3》)是布拉福德在工作室里独自一人完成的。放慢脚步对布拉福德而言不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所以制作这些画作感觉很有治疗效果。

艺术项目
新的激光扫描项目
将使威尼斯的圣乔治·马焦雷岛
以数字的形式永存

326_ne_asc_factum_san_giorgio_facade_med_res_rt位于圣乔治岛上的帕拉迪奥教堂的立面,是Factum Arte制作的合成摄影测量深度图正射影图的阴影渲染© Fondazione Giorgio Cini

今年夏天,来自Factum 基金会的Adam Lowe和他的团队与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ARCHiVE一起,对威尼斯的圣乔治·马焦雷岛(San Giorgio)中的所有建筑的内部和外部进行了高分辨率的数字记录,使圣乔治·马焦雷岛成为数字化身。这里是乔治·西尼基金会(Fondazione Giorgio Cini)的所在地。用数字记录这些建筑,旨在追踪亚得里亚海和环礁湖水位的上升程度,精确地监测到水的侵占以及由此对岛屿和建筑物造成的破坏。据极具权威性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说法,海平面将持续上升几个世纪,如果温室气体排放继续强劲增长,水平面可能上升至60-110厘米左右。在110厘米时,威尼斯将在每次涨潮时被淹没,其建筑物的严重损坏将从由此开始。

博物馆
故宫600年大展
“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
正式开幕

2020年,紫禁城建成已整整600年。9月10日,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将展出“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展览共分为三大单元,锁定了18个关键年份,除了展品,时间演变的概念也被融合到了展厅设计中,用这座城四季变化的景象体现时间的概念,以在对紫禁城600年历史的回望中,理解贯穿紫禁城“时”“空”的历史文化。

640 “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展览现场,图片来源:微故宫

紫禁城宫殿建成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是中国古代城市建设和宫殿营造思想的集中体现,作为明清两代的皇宫,共有24位皇帝在此生活居住,本次展出了诸多精品文物,其中不少为首次展出。西燕翅楼展出的《徐显卿宦迹图册》全面真实的记录了徐显卿作为一位明代翰林官员的成长历程和仕宦生涯。本次展览展出了图册中的两页,观众可形象地看到距今400多年前,也就是明代中晚期紫禁城午门及太和殿广场的真实情景,也能从中发现紫禁城建筑在明清两代变迁的蛛丝马迹。

640 (1) “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展览现场,图片来源:微故宫

在正楼展厅宁寿宫区展出的漆纱,制作于1773年,这是它在二百多年来首度与公众见面,因其脆弱的表面状况,以后也不容易再有机会公开展出。宁寿宫花园的内檐装修是公认的乾隆时期工艺巅峰水准,紫禁城内无出其右。而这件漆纱的工艺复杂程度与制作难度,即使在宁寿宫花园之中,也称得上数一数二。以今天的科学技术手段,仍然未能实现对其工艺的彻底理解,更难以原样复制。

美术馆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迎来第一位美洲原住民策展人

09met-item-superJumboPatricia Marroquin Norby博士,图片来源:Patricia Marroquin Norby博士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其150年的历史上,第一次聘请了一位全职的美国原住民策展人。Patricia Marroquin Norby博士是Purépecha族的后裔,该族主要生活在墨西哥米却肯州,Norby博士将担任大都会美国原住民艺术副策展人,她最近的职务是纽约美国印第安人国家博物馆的高级执行官和助理馆长。在博物馆的大部分历史中,美国原住民艺术家的作品一直在非洲、大洋洲和美洲的画廊中展出。该博物馆于2018年在其美洲艺术展厅举办了美国原住民艺术展,但该展览面临美国印第安人事务协会的反击,该协会、声称博物馆在展览开幕前没有与部落代表进行令人满意的协商,因为展览中的大多数物品对他们而言不是“艺术品”,而是”神圣的仪式物品、文化遗产和墓葬物品”。

艺术市场
巴塞尔艺术展
最新市场报告中的五点启示

media_tefafmedia__MG_5735一位色彩斑斓的客人在TEFAF Maastricht欣赏色彩斑斓的艺术。摄影:Loraine Bodewes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和瑞银集团的一项名为《2019冠状病毒对艺廊行业的影响》的调查报告出版,该报告旨在调查冠状病毒对艺术行业的损害程度。聚焦美国、英国和香港三大市场板块,该报告在调查中有以下五点发现:1. 即使是最大的画廊也不得不裁员;2. 线上销售瞬间成为关键;3. 经销商加大了数字化战略的力度;4. 取消的艺博会导致销量大跌;5. 画廊正在调整其商业模式,且千禧一代藏家对购买艺术品的兴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

今年上半年,画廊销售额平均下降了36%。正如近年来艺术市场的常态,食物链较低的画廊感受到的痛苦最大。年营业额在25万至50万美元之间的画廊占被调查画廊的13%,它们报告的缩减成本的比例最大(38%),总销售额下降幅度也最大(47%)。画廊的在线销售总额从则2019年占业务的10%增长到2020年上半年的37%。这项对795名当代和现代艺术专家的新调查是由行业专家、Arts Economics的创始人克莱尔-麦克安德鲁进行的。

2021年艺博会的日程依然变幻莫测

taipei_dangdai_january_2019_courtesy_taipei_dangdai_5拥挤的台北当代艺博会现场,图片来源:台北当代

2021年初的艺术博览会日历看起来几乎和今年的日程一样不稳定,因为台北当代成为最新一个改变日期的博览会,从1月改到5月。原定于2月举行的墨尔本艺术博览会已被推迟到2022年;现在所有的目光都将投向仍定于明年2月举行的弗里兹艺博会洛杉矶展会。在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集团发布的最新报告《2019冠状病毒对艺廊行业的影响》中,对2021年艺术博览会的复苏表示怀疑,大多数收藏家表示在明年下半年之前不打算前往参加艺术活动。巴塞尔艺术展的全球总监Marc Spiegler认为,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作为亚洲地区的领头羊,将在2021年3月进行。”我们的假设是它会发生,但如果你停止工作,它就不会发生,”他说。与此同时,法国的博览会是个例外;巴黎现代与当代艺术博览会在9月13日落幕,有112家画廊参与。一位匿名的法国记者说:”氛围很好,但销售量很少”。

查尔斯·萨奇的女儿菲比·萨奇
将在伦敦开设大型画廊

39菲比·萨奇和亚瑟·耶茨。图片来源:Artforum

前广告大亨和收藏家查尔斯·萨奇(Charles Saatchi)26岁的女儿将于10月15日在伦敦Mayfair中心地带开设一家面积达1万平方英尺的画廊。在父亲的帮助下,菲比·萨奇(Phoebe Saatchi)和丈夫Arthur Yates在过去的三年里一直在为开业做准备,与他们的邻居不同的是,该画廊将聚焦那些仍然”未知”和”未被发掘”的人才,而不是蓝筹战后和当代艺术大师,新画廊也将涉猎二级市场。早期受到委托的作品包括罗伯特·马瑟韦尔(Robert Motherwell)、安塞尔姆·基弗(Anselm Kiefer)和草间弥生的作品。菲比·萨奇解释说:”我们希望保持Saatchi的传统,即展示和购买年轻的艺术家,但不同的是,我们希望长期与他们在一起,并培养他们的职业生涯。”

艺术与城市
新未来的希望,
贝鲁特的艺术界告诉我们
如何重建这座城市

2CBM5K6 Beirut, Lebanon. 14th Aug, 2020. A heavily damaged historical house is seen in Mar Mekhail neighbourhood. The UNESCO is planning to lead an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he recovery and restoration of Beirut7s heritage as around 60 historic buildings in the Lebanese capital were at risk of collapse following the massive Beirut seaport explosion on 04 August which killed at least 171 people, wounded at least 6000 and displaced some 250,000 to 300,000. Credit: Marwan Naamani/dpa/Alamy Live News

2019年9月,为纪念贝鲁特艺术博览会十周年纪念,黎巴嫩塞内加尔艺术家Hady Sy在豪华的Le Gray酒店外推出了他的雕塑作品《希望之墙》,在以往划分贝鲁特东西部的绿线上。“它见证了所有的革命和冠状病毒。有时它被用来保护警察,有时它被用来保护革命者。”艺术家说道。

贝鲁特城中奥斯曼帝国和法国殖民建筑的高顶石屋正在被缓慢地修复,它们所在的蜿蜒街道上挤满了酒吧、餐馆、书店、出版商和艺术画廊。在上个月的爆炸中,这些地区中的许多地方深受其害,画廊界几位深受尊敬的人物去世,文物建筑有640座受损。过去十年,贝鲁特的文化活动范围非常广泛,2013年威尼斯双年展上的第一个黎巴嫩馆亮相。MIM矿物博物馆(The MIM Mineral Museum)在2013年亮相,2015年,经过7年的修缮之后,苏索克博物馆(Sursock Museum)重新开放。贝鲁特艺术博物馆将在国家博物馆对面兴建,展示黎巴嫩国家艺术收藏。贝鲁特历史博物馆本来要建在烈士广场下面,也许很幸运,它没有建起来。黎巴嫩国家博物馆馆长Anne Marie Afeiche说,现在,她建议讲述一个更大的故事,“重新定义话语,重新与现实联系,谈论破坏和重建,谈论一个人们一直生活和死亡的地方。”这次爆炸对贝鲁特国家博物馆的破坏很小,藏品是安全的。

由《艺术新闻/中文版》
每周一推出
及时播报
全球艺术界的重要动向与鲜明观点

 

 

朝向“旷古与田野”:赴一场考古学家与艺术家的约会

在2020年剧变的现实之中,
我们以“昨日与明日”系列讨论的第二场对谈
拉开时间的维度,
重新回到文明的原点,
再看我们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