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贝鲁特大爆炸后艺术界遭受创伤,塔罗牌为什么在大混乱中再度流行?| 艺术时刻2020-08-11

Aug 12, 2020   TANC

本周关注
贝鲁特艺术界哀悼
爆炸后的大面积死亡和破坏

8月4日晚,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发生爆炸,目前已确认137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年轻画廊家和一名在内战后帮助重建家乡的建筑师。在爆炸中丧生的29岁的Gaia Fodoulian正在努力成为一名艺术品经销商。现年57岁的黎巴嫩建筑师Jean-Marc Bonfils也在爆炸中丧生,他设计了位于贝鲁特的Tanit画廊。艺术家Abed Al Kadiri于8月3日在Tanit画廊举办了他首个展览,然而展览被爆炸几乎摧毁,13幅画作中仅剩下3幅。另一位艺术家Katya Traboulsi则表示“我很幸运能成为一名艺术家,因为它帮助我从战争中愈合。我住在黎巴嫩,但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想。我需要处理这一切——我的恐惧、焦虑、痛苦和愤怒。贝鲁特到处都在流血。”

640贝鲁特发生爆炸后,艺术家Katya Traboulsi的工作室,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展览
艾尔-格列柯大展“野心与反抗”
在芝加哥重开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于7月31日重开,带来了古典大师的展览“艾尔-格列柯:野心与反抗”。展览的中心作品是博物馆馆藏、为此次巡展特别修复了的《圣母升天》:强壮的、张开双臂的圣母,身穿发光的红蓝色丝绸袍子,脚蹬新月上冲向天堂,身后是一群发光的天使。艾尔-格列柯(1514-1614)在35岁时开始创作这幅非凡的祭坛画:他的人生旅程已经过半,从地中海东迁徙到地中海西面。

640 (2)艾尔·格列柯,《圣母升天》,1577-79年,©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Gift of Nancy Atwood Sprague in memory of Albert Arnold Sprague

他出生于克里特岛,接受的是圣像画家的训练——此次展出的两幅他平面化、明亮的拜占庭风格的作品——之后他前往威尼斯,然后是罗马,吸收文艺复兴时期的精神和技术革新:透视、人物造型、威尼斯色彩、古典线条。然而,他的作品从来没有真正的意大利风格,他缺乏赞助——固执、傲慢的态度无济于事——最终他移居西班牙。艾尔-格列柯,即西班牙语中希腊人的意思。艾尔-格列柯最终在托莱多遇到了藏家,那是他古怪的空间关系,拉长的人物,极端的表现力得以流传至今的起点。

1905年,印象派画家玛丽-卡萨特在巴黎邂逅了《圣母升天》这幅画,并在大西洋彼岸为其寻找博物馆的归宿。美国与埃尔-格列柯的特殊关系可以追溯到这一时期:他的作品在经过几个世纪的默默无闻之后在美国被重新发现,作为一种新的旧物,引起现代艺术收藏家的共鸣。尽管如此,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在1906年收购《圣母升天》仍是一个大胆而有先见之明的举动。展览中的重点还包括来自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圣约翰的幻象》和来自普拉多博物馆,埃尔-格列柯生前最后一件作品,那幅长达四米的《牧羊人的崇拜》。

Evelyne Axell:波普艺术中的遗珠
成为瞩目的焦点

Evelyne Axell的人生可以说相当像电影情节,年轻女演员在马格里特(René Magritte)的帮助下成为一名成功的艺术家,最终却在一场悲惨的车祸中死去。但正如一个新的展览所揭示的那样,她的一生还有更多丰富的内容。这位比利时波普艺术家充满活力的绘画、拼贴画和塑料雕塑作品探索自由和女性气质,将在波兰收藏家Grażyna Kulczyk位于瑞士的Muzeum Susch举办的Axell回顾展“Body Double”中呈现。这是数十年来Axell在比利时以外地区最大规模的作品展示。

640 (3)Evelyne Axell与她1967的作品《Valentine》留影,图片来源:tate.org.uk

1956年22岁的Axell与电视纪录片导演Jean Antoine结婚,婚后7年间拍摄了数部电影。于此同时,她学习了一年的艺术,却成了她重新获得独立的一种方式——独立于丈夫,独立于电影业固有的厌女症。1964年,她请家族朋友马格里特辅导她,成为这位艺术家唯一的学生,在一年的时间里,她每个月都会去拜访他两次。在一次和丈夫去英国的旅途中,Axell接触到了波普艺术,像是什么东西被打通了一般,尽管波普艺术也通常被视为男性主导的流派。

640 (8)Evelyne Axell 1967年创作的作品《La Grande Sortie dans l’Espace》© Courtesy Collection Philippe Axell. Photo: Paul Louis. Copyright: ADAGP, Paris, Prolitteris, Zurich 2020

在男性艺术评论家对她的美貌进行评论后,她取了一个不分性别的单名Axell。她是时代的产物:美丽的女性深知父权社会的限制,对女性气质的表现感到沮丧,并拥抱性解放。她在1970年说:“我的主题很明确:生物-植物自由的乌托邦中进行裸体和女性气质的实验,这意味着一种没有挫折或逐渐屈服的自由,它只容忍自己设定的限制”。有评论人称Axell是美国和英国之外出现的最重要的波普艺术家

菲利普-多德:在拉脱维亚再现萧勤

640 (4)萧勤,《光的力量》,1965  © Courtesy of 3812 Gallery

英国策展人菲利普·多德(Phillip Dodd)记录了2020年1月至7月,他无法亲临现场,无法与艺术家见面,基本通过WhatsApp策划在马克·罗斯科出生地拉脱维亚多加皮尔斯的萧勤(Hsiao Chin)个展的过程,和对这段时间生活状态的反思。多德认为现年85岁的萧勤是散居在欧洲的华人艺术家中的重要一员,他在欧洲艺术史上的重要地位却位仍未被书写。对于疫情期间只能靠手机屏幕策划和观看艺术,多德感到倦怠。他说:“伟大的指挥家托斯卡尼尼曾经说过,音乐需要现场体验——留声机是音乐的死亡。我对小小的手机屏幕上的艺术也有这样的感觉。”因为“绘画需要在现场体验。尺度、色彩的调制、元素的戏剧性、标记的能量——关于绘画的一切重要的东西在手机屏幕上都被抹去了。特别是像罗斯科一样,萧勤把他的绘画想象成一种精神行为。手机不适合作为冥想的曼陀罗。“

美国艺术家伊丽莎白·佩顿
中国首次个展将于UCCA举行

8月14日(星期五)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将举行“伊丽莎白·佩顿:练习”开幕。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美国艺术家伊丽莎白·佩顿的工作一直处于复兴具象绘画和拓宽肖像绘画传统和概念的前沿。

640伊丽莎白·佩顿,《练习(羽生结弦)》,2018。由格林家族收藏提供,版权归伊丽莎白·佩顿所有

作为佩顿在中国的首次个展,本次展览囊括了她三十年创作生涯中的一系列重要肖像作品,并重点关注其过去十年的创作。她的创作对象广泛并持续扩宽,涵盖了诸如拿破仑、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大卫·鲍伊、安格拉·默克尔以及羽生结弦等从生活中的亲密友人,重要文化人物到令人仰慕的历史人物的形象。本次展览由UCCA与伦敦国家肖像美术馆共同策划。

金杜艺术中心推出张弓个展“启示录”

8月13日,金杜艺术中心将举办艺术家张弓个展,包括其23幅架上作品和12幅素描。大多是他在2018到2020年的创作,以2020年的为主。

640 (7)张弓,《日光之下》,2018,图片来源:金杜艺术中心官网

在这个世界发生结构性变动的时代,艺术家描绘了他接受到的各种启示,分别来自内心的幻象和信仰,或是来自大自然的微妙细节。本次既有《日光之下》和《有晚上,有早晨》等以自然为题材的作品也有以骑士、文艺复兴式的海边山城等主题的“启示录”系列。

人物
“顶替者焦虑”和迪斯科
泰特美术馆馆长Maria Balshaw
讲述生活化的一面

640 (5)Maria Balshaw courtesy Johnnie Shand Kydd

泰特美术馆馆长Maria Balshaw参加最新一期BBC节目《荒岛光盘》(Desert Island Discs),本期邀请嘉宾选择他们最喜欢的八首歌曲,进行一次想象中的孤岛之旅。Balshaw选择了比利·布拉格(Billy Bragg)的《Waiting for the Great Leap Forwards》和大卫·鲍伊(David Bowie)的《Wild is the Wind》等,还有宠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的《It’s a Sin》,“我选择《It’s a Sin》是因为这首歌让我想起青年生活,在同性恋酒吧中听着Pet Shop Boys的歌跳舞——绝对史诗级迪斯科。”Balshaw对艺术的热情是在1991年看到英国艺术家Cornelia Parker的“冷暗物质”(Cold Dark Matter)系列作品之后被点燃的,她还提到尽管在博物馆已经工作多年,但仍然有“顶替者”的焦虑感,并坦率地公开自己的个人生活,触及了悲剧性的一面,说道泰特可能会迫不得已裁员200人,”在这期间,我们已经尽可能地动用了自己的储备资金来保住工作岗位”。她说道。她还表达了对艺术家和电影制作人德里克-贾曼(Derek Jarman)的怀念,“贾曼的电影诉说着另一个宇宙”。

保罗-麦卡锡访谈:我每年被审查四五次

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的创作,无论是电影、雕塑、绘画、装置,意义在于直面现实,弄清楚你周围发生了什么。没有结论,没有硬性事实,只有问题和实验。不管那是粪便形状的充气装置,乔治-W-布什和猪做爱的橡胶雕塑,或是白雪公主和她的七个小矮人排泄的绘画。但在2020年,以麦卡锡一贯的方式——用性、暴力、体液和病态幽默——来创作变成一件棘手的事。“但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已经被阻止了很多次,被审查了。我不知道,一年有四、五次。”但他没有提到具体的事例。

640 (6)保罗-麦卡锡和达蒙·麦卡锡,《加勒比海盗》,2005年,摄影:Ann-Marie Rounkl,图片来源:《卫报》

今天很少有艺术家做的表演能像他70年代的作品那样直面问题,比如在《Class Fool》中他把一个芭比娃娃塞进自己的屁股,在满是番茄酱的教室里呕吐,或是做出令人震惊的《Rebel Dabble Babble》。在他职业生涯的40年里,他仍然是你会遇到的最具对抗性、最令人震惊和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怪异艺术家之一。

640 (9)2013年,麦卡锡“粪便”充气雕塑《Complex Pile》在香港西九龙公园展出,艺术家以此嘲笑周围如画的环境,并取笑公共雕塑的谨慎品质,图片来源:Art@Site

但《卫报》指出最令人震惊的,是以前我们可以把他的所作所为看成是极端的,而现在,你越是领略他的暴力和愤怒,你就越会发现,这个世界已经慢慢变成了一个大型保罗-麦卡锡的艺术作品。

 

 艺术项目
《我看见了世界终结》:
一颗炸弹如何在一瞬间
改变了地球上的生活?

640 (10)《我看见了世界终结》(I Saw the World End)静帧© Es Devlin and Machiko Weston

上周末,出于对黎巴嫩爆炸受害者的尊重,在伦敦皮卡迪利广场放映Es Devlin和Machiko Weston纪念75年前广岛和长崎遭到美国投下的原子弹轰炸而制作的影像作品,改在委托创作这件作品的帝国战争博物馆的官网上播放。两位艺术家收集轰炸幸存者,世界各地政治家、精神病专家、科幻小说家等在对事件的看法,文本和声音在一个明亮的白色爆炸脉冲,穿过一个黑暗的屏幕。作品中来自西方的声音描述了原子弹的孕育过程,而那些原子弹受害者的声音则捕捉到活过那一瞬间的记忆。”我的周围变成了刺眼的白色,就像一百万个照相机的闪光灯同时熄灭。然后,一片漆黑。”在长崎空袭中幸存下来的田中康次郎回忆道。羽田秀子描述了从广岛的防空洞里出来时,看到的是一个完全改变了的世界,早晨变成了黄昏。

 

博物馆
结束163天的关闭
大英博物馆将于8月27日重开

640 (11)重开后的大英博物馆将限流每天2000人© British Museum

与其他博物馆一样,重开后的大英博物馆将采取社交距离措施,将每天参观人数限制在2000人,在疫情爆发前,大英博物馆每天的参观人数为18000人。为纪念重启,特纳奖得主艺术家格雷森·佩里(Grayson Perry)将展出他的作品《无名工匠之墓》(The Tomb of the Unknown Craftsman),该作品最初是他为2011年的大英博物馆同名展览创作的。锈迹斑斑的铁棺呈船形,上面镶满了从博物馆藏品中提取的工艺品铸件,是对工匠精神的致敬。佩里在博物馆网站上的一部影片中说:”它是对所有建造、打造大英博物馆的匿名技术人士的纪念”。与此同时,原定于春季开放的展览也被重新安排时间。“密宗:从启蒙到革命(Tantra: enlightenment to revolution)”将于9月24日持续至2021年1月24日。“北极:文化与气候(Arctic: culture and climate)”则将于10月22日开幕。

大埃及博物馆将于今年完工
10亿美元巨资项目的幕后花絮

640 (12)博物馆的中庭立着一尊拉美西斯的雕像,图片来源:CNNI

大埃及博物馆(Grand Egyptian Museum)将在今年年底完工。作为21世纪最负盛名的博物馆建设项目之一。目前建筑已经完成了96.5%,将在2021年用4到6个月的时间安装大约10万件文物,包括3000件来自图坦卡蒙墓的珍品。大埃及博物馆的面积达49万平方米,埃及文物和旅游部长Khaled al-Anany称其为”第四金字塔”,自然也就可以看到古迹的全景。最大的艺术品——一尊高11米、重达83吨的红色花岗岩拉美西斯二世雕像早在2018年1月就运到了,中庭也围绕它建造,它的身后矗立着87尊法老和埃及众神雕像。楼上的图坦卡蒙长廊是博物馆的亮点展厅,将首次展示有3300年历史的图坦卡蒙藏品。日本是该博物馆的主要支持者,10亿美元费用中,日本提供了价值约75%的贷款,并通过日本国际协力机构提供了专业团队,该机构培训了数百名埃及保护人员。从2002年宣布建筑竞赛到计划明年开馆,大埃及博物馆的开幕用了近20年时间。

艺术市场
詹姆斯·默多克的投资
对巴塞尔艺术展的未来有何启示?

Artnet专栏作家Tim Schneider分析詹姆斯·默多克的其他投资将为巴塞尔艺术展的未来带来哪些启示,8月3日,巴塞尔艺术展母公司MCH集团的股东和董事会成员投票通过了一系列举措,旨在平息该公司不稳定的财务状况,并制定新的发展路线。虽然债务重组和更多资本化是一系列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这笔交易的核心是Lupa Systems注入7450万瑞士法郎(约合8000万美元),Lupa Systems是詹姆斯·默多克(James Murdoch)创立的投资公司。Lupa Systems现在成为MCH集团新的”重要股东”,最高可获得49%的股权,并承诺至少持有全部股权5年。在近期MCH集团发布的一封声明中提到,预计2020年的销售额将比2019年减少一半。尽管此前MCH集团此前在印度的发展并不完全顺利,但印度仍然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詹姆斯·默多克在印度投资已经有20年,因此这部分的潜力不可被长期忽视。

佩斯画廊旗下公司将于迈阿密
推出体验式艺术中心Superblue

今年12月,一家名为Superblue的商业艺术中心将在迈阿密开业,但这家艺术中心并不会销售作品或雕塑,这家艺术中心是佩斯画廊的新分支,将通过门票销售获得收入,致力于沉浸式、体验式,以及结合科技和当代艺术的艺术作品。

640 (13)迈阿密Superblue效果图,Photo by Moris Moreno. Courtesy of Superblue

Superblue的首席创意官Mollie Dent Brocklehurst说:”这是来自多个背景合作的结果:建筑、戏剧、工程、设计、美术。”他在2019年与佩斯总裁兼首席执行官Marc Glimcher一起创立了名为PaceX的项目。Superblue将位于一座50000平方英尺的废弃工业建筑中,而这仅仅是这个新成立的公司计划中的几个体验式艺术中心之一。

纽约画廊Edward Ressle在上海开设新空间
首展布鲁斯·瑙曼

8月16日,纽约画廊Edward Ressle在上海的全新画廊空间开放,首展为“布鲁斯·瑙曼:影像实验”,呈现瑙曼创作于1968-69年的五件影像作品,这也是艺术家在中国大陆的首次个展。

640 (14)图片来源:Edward Ressle微信公众号

此次展览与芝加哥艺术学院的视频数据中心(VDB)合作举办,展出作品源自卡斯泰利-索纳本德(Castelli-Sonnabend)的影像收藏。Edward Ressle是2016年春季成立的年轻画廊,坐落于纽约上东区。画廊主爱德华·莱斯勒表示上海空间的选址经历了三年的筹备。

艺术现象
塔罗的艺术,从文艺复兴到今天

塔罗牌近年来又重新流行起来。但这一具有百年历史的神秘学实践图示,却随着每一位新一代艺术家的出现而不断演变。近期出版的一本新书探索了塔罗牌背后来源有14世纪意大利的传奇形象,在Taschen出版的《秘传图书馆》(Library of Esoterica)的第一卷中,记录了人类寻求精神联系的创造性方式,收录了从意大利北部文艺复兴时期至今的500多张塔罗牌,其中许多牌很少出版。

640 (15)《秘传图书馆》,图片来源:Taschen

最早已知的塔罗牌参考资料均可追溯到文艺复兴早期,并以意大利的威尼斯、米兰、佛罗伦萨和乌尔比诺为中心。一张手绘金箔牌是已知最古老的塔罗牌之一,据信是前米兰公爵Francesco Sforza委托艺术家Bonifacio Bembo工作室制作的。艺术家Osvaldo Menegazzi则沉浸在塔罗牌的历史和象征意义中,并开发了许多受传统图示和现代艺术运动影响的牌组设计。随着塔罗牌的再次流行,21世纪的艺术家们常常回归传统设计,以反映对种族、性别和性的态度变化。

艺术发现
玛雅人广泛使用
前工业化欧洲极罕见的蓝色颜料

640 (16)今墨西哥境内的玛雅遗址奇琴伊察勇士殿上的壁画使用了“玛雅蓝”(约270年),图片来源:Photo by Universal History Archive/UIG via Getty images

在前工业化的欧洲,蓝色颜料是极其罕见的,但在大洋彼岸,蓝色颜料却被玛雅人广泛使用。由于需要从遥远的阿富汗进口,这种蓝色颜料有时甚至比黄金还昂贵。然而,早在公元前600年,一种被称为玛雅蓝的颜料出现了,这种颜料的鼎盛时期是在8世纪,当时它被广泛用于绘制古典玛雅时期的壁画。艺术史学家和科学家都对玛雅艺术中鲜艳的蓝色颜料的起源感到困惑,直到20世纪60年代,这种色彩艳丽的颜料的来源才最终被确定:它是通过将一种罕见的粘土(称为attapulgite或palygorskite)与靛蓝科植物añil制成的染料混合而成。考虑到即使在今天,创造新的且状态稳定的蓝色颜料仍然是一个挑战,这种几乎是无名的成就就更加引人注目。虽然玛雅蓝似乎并没有在殖民时期的艺术家中流行起来,但另一种当地的颜色却很流行——靛蓝。

意大利艺术专家制作了
拉斐尔的面部3D重建图
证明他被埋在罗马万神殿

拉斐尔-桑齐奥于1520年在罗马去世,年仅37岁,在感染高烧8天后去世。罗马Tor Vergata大学的专家们利用1833年他的尸体被挖出后制作的头骨石膏模型,创建了3D模型,并将其与同时代的艺术家所画的肖像以及自画像进行了对比,得出的结论是模型与画像彼此吻合。

640 (17)Tor Vergata大学研究人员制作的拉斐尔复原像与拉斐尔约23岁时的的自画像对比,图片来源:Composite: Getty Images/Tor Vergata University

Tor Vergata大学的分子人类学家Olga Rickards说。”这项研究首次提供了具体的证据,证明1833年从万神殿挖出的骨架中有属于拉斐尔的,这为未来可能进行的旨在验证这一身份的分子研究开辟了道路。”

640 (1)

 《我的伦勃朗》:当代收藏家们对荷兰古典艺术大师的迷恋

一部关于“拥有”伦勃朗作品的藏家和机构的纪录片《我的伦勃朗》即将在英国上线。

640 (18)《我的伦勃朗》海报

在阿姆斯特丹,Jan Six是一位身份极特殊的伦勃朗藏家。他其实是Jan Six十一世,是伦勃朗1655年画的那幅繁荣商人的后裔——这幅画被西蒙-沙马称为17世纪最好的肖像。纪录片中展示,这幅画挂Jan Six那座有56个房间的17世纪阿姆斯特丹豪宅里,里面摆满了维米尔、布鲁盖尔、哈尔斯和鲁本斯以及伦勃朗的作品,Jan Six从小就和伦勃朗的画作一起吃早餐。影片的核心剧情之一是讲述Jan Six在2014年到2018年之间,如何甄别两幅“新”伦勃朗作品。

托马斯-卡普兰也进入了人们的视线,他是一位57岁的美国亿万富翁。他与妻子达夫娜不仅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伦勃朗私人收藏(11件),还拥有唯一一件在私人藏家手中的维米尔作品,他们的荷兰黄金时代收藏大约有250件。自2003年以来,这对夫妇就开始了“艺术消费的狂欢”。开普兰诙谐地解释说,他们平均每周购买一件作品。而且他们有一个使命,让他们的“莱顿收藏”为全球的博物馆服务。“我们的使命是利用古典大师来促进人文主义及其高贵的后代:宽容和相互尊重。”他在影片中卢浮宫的一场展览发布会上说。影片还捕捉到卡普兰回顾自己意识到可以拥有一幅伦勃朗作品的那天,脸上闪耀着的那种喜悦和自豪的光芒。

SWATCH请你入住和平饭店!

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艺术家招募启动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