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艺术市场的监管缺陷为洗钱提供了温床,1964年奥运会认证了一个新日本|艺术时刻2020-8-4

Aug 06, 2020   TANC

艺术政策

英国政府公布15亿英镑艺术资助计划细节

640 (9)伯明翰博物馆和美术馆中接近一半的工作人员在疫情中被解雇,图片来源:Jimmy Guano

自本周开始,英国各机构可以申请总共8.8亿英镑的拨款,将分别以6.22亿英镑和2.58亿英镑两轮发放。英国数字化、文化、媒体和体育部(DCM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成功申请资助的机构需要有一个创新的计划,让他们在本财政年度剩余的时间里继续运作,并能够证明他们在国际、国家或地方上的重要性。”英国艺术委员会(ACE)将拨款5亿英镑,用于支持博物馆和剧院,以及音乐和喜剧场所。ACE资助将用于支持2020年10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期间机构维持运营所需的费用。关键的是,ACE的一份指导文件指出,符合条件的成本费用包括“已决定裁减人员的裁员补贴”以及“因新冠病毒大流行直接导致的债务”。但科学博物馆集团(Science Museum group)藏品服务部门的负责人杰克·柯比(Jack Kirby)在推特上表示:“DCMS价值15亿英镑的计划似乎不太可能阻止这个严酷的秋天。”

人物

许江卸任
高世名担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

640 (4)新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高世名,图片来源:中国美术学院

7月30日,中国美术学院宣布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副院长、跨媒体艺术学院院长高世名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1976年出生的高世名曾组织了许多大型展览和学术计划,包括“影像生存:第五届上海双年展”(2004)、“与后殖民说再见:第三届广州三年展”(2008)、“巡回排演:第八届上海双年展”(2010)、“从西天到中土:印中社会思想对话”(2010-2011)、“变动中的世界,变动中的想象:亚洲思想界上海论坛”(2012)、“西岸2013:建筑与当代艺术双年展”(2013)、“首届亚际双年展论坛”(台北-上海-科钦,2014)、“亚洲社会思想运动报告:首届人间思想论坛”(2014)、“第三世界六十年:纪念万隆会议系列论坛”(杭州-科钦-北京-东京-香港-那霸)、“山水宣言:富春山馆开馆展”(2016)、“From/To:中国艺术教育的核心现场”(2018)等。

金一斌任中国美术学院党委书记,许江不再担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职务。

艺术项目

一位历史学家如何
将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声音塞进录音室?

640 (1)圣索菲亚大教堂,图片来源:Piotr Redlinski

Bissera Pentcheva是斯坦福大学的艺术史学家,也是新兴的声学考古学领域的专家,她在过去的十年里一直在研究圣索菲亚大教堂奢侈的混响声学,以重建拜占庭大教堂音乐的声音世界。Pentcheva认为,只有当圣索菲亚大教堂被看作是有生命的光和声音的容器时,它的神秘光彩才会完全展现出来。

在这座有争议的纪念碑内进行研究需要外交、智慧和技术的结合。土耳其当局禁止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内唱歌,即使在它作为博物馆运营时也是如此。现在,这一禁令将更加严格,因而进一步的研究可能更加困难。2010年冬天,Pentcheva获得许可,在黎明时分进入当时的博物馆,当时伊斯坦布尔很安静。她说服一名警卫站在一个拜占庭时代歌者可能占据的位置,并放出一个气球。同时,她把自己驻扎在一个有特权的公众可能经历过弥撒的地方。麦克风录下了气球爆炸的声音和随之而来的混响。Pentcheva在两次访问中只被允许捕捉到四次这样的爆炸声。但这些爆裂声产生了大量的数据。

在近20年里,在后期制作过程中,将特定空间的声学效果叠加到录制的音乐上已经成为可能。Pentcheva女士现有的作品在去年秋天发行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失落的声音》(The Lost Voices of Hagia Sophia)中达到了顶峰,这张专辑将拜占庭大教堂礼仪的庄严神秘感展现得淋漓尽致——尽管它是在加州的一个录音室里录制的

艺术家在等待灾难的同时也在享受乐趣

640 (6)希瑟·菲利普森(Heather Phillipson)在她的作品《The End》前,图片来源:Tom Jamieson

艺术家希瑟·菲利普森(Heather Phillipson)的最新作品是一尊31英尺高的雕像——一颗樱桃放在一团鲜奶油上,旁边还有一只苍蝇。3月,这件作品本应安装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的一个空基座上,这是一系列委托中最新的一件作品,旨在将当代艺术带到了伦敦中心广场。但在安装计划开始的那天,英国进入了封锁状态。

上周四,这件名为《The End》的作品终于揭开面纱。作品让观众会心一笑,但在它们明亮、超乎寻常的外表下,却隐藏着黑暗、紧迫的信息。菲利普森说,这件作品构思于2016年,也就是英国投票脱欧后不久,她曾希望这座看起来仿佛能从平台上渗出的乳白色雕塑看起来岌岌可危,因为那是当时世界的感觉。她补充说,但情况在最近变得更糟了。

艾未未的《炸弹史》
以强烈的冲击力提醒人类
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能力来消灭自己

640 (8)在伦敦帝国战争博物馆中艾未未的作品《炸弹史》(History of Bombs),图片来源:伦敦帝国战争博物馆

伦敦的帝国战争博物馆呈现了一件艾未未的特定场域作品《炸弹史》(History of Bombs)。在帝国战争博物馆中央大厅的地面上,艺术家以精确的手法呈现了各类炸弹和导弹真实大小的3D图像。这些炸弹美得可怕所有的炸弹都崭新而闪闪发光,令人毛骨悚然的细节展示了人类为互相残杀而创新的武器的可怕巧思。有意思的是,因为展示的地方不是美术馆,这种艺术干预的在于你不需要知道它是艺术,就能发现它的有趣之处——一个10岁的孩子可以从比较这些硬件中学到很多东西。但我们成人应该看到,在世界因自然大流行病而颤抖的时候,他提醒我们,我们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能力来消灭自己。

 巴塞尔艺术展推出“光映现场”线上放映

640Pauline Curnier Jardin,《Explosion Ma Baby》截图,图片来源:巴塞尔艺术展

巴塞尔艺术展推出“光映现场”,邀请策展人Filipa Ramos挑选8部艺术短片,每周在巴塞尔官网播放,这个名为“乡痛症——八宗抓狂岁月”的项目为期三个月,8部短片的艺术家来自不同背景和年代,且包括了真人电影、现成影片和动画,首次展示作品是Pauline Curnier Jardin的《Explosion Ma Baby》,艺术家连续几年在一个秘密的地方拍摄纪念天主教圣徒圣·塞巴斯蒂安(Saint Sebastian)的年度游行。当圣人的雕像被抬出教堂时,人群突然唱起歌来,烟火绽放,礼炮将天空染成红色、黄色和绿色。壮汉把光着身子的婴儿抱给圣塞巴斯蒂安,他身上还裹着缠腰布。婴儿们脖子上挂着成串的钞票,作为对圣人的祭品。在这种仪式中,热闹的当下与古代的信仰相联系。

艺术展览
2020年横滨三年展回顾:
展览必须继续吗?

640 (5)Nick Cave,《动转轮森林》(Kinetic Spinner Forest),2016年,图片来源:横滨三年展

天普大学日本分校(Temple University-Japan Campus)艺术史助理教授在Artreview撰文评论本年度横滨三年展,他认为尽管策展人说此次三年展的主题是培养正义的话语,但政治基础设施恰恰是被忽略的讨论内容。2020年横滨三年展首次引入了非日本籍的艺术总监Raqs Media Collective,由三位常驻新德里的艺术家组成的艺术团体,他们从世界各地挑选了67位艺术家(个人和团体),在三个物理场馆和一个虚拟平台上展示作品。遗憾的是,2020年的横滨三年展让人感觉没有聚焦。展览的标题和主题是“余晖”。展览的关键理念被定格为“光辉”,在策展框架中,它与“自体”、“关怀”、“友谊”、“毒性”等词汇并列。Iiyama Yuki的《100个活生生的故事》(100 Living Tales)是一部经典的、教化意义上的重要政治作品。它通过揭示朝鲜族残疾日本居民终身领取养老金的草根斗争,处理了能力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复杂交集。郑波的《蝶恋花I-IV》在对性的处理上更具实验性。法拉赫·阿尔·卡西米(Farah Al Qasimi)的《Jazira Al Hamra》以阿联酋一个鬼城命名,由廉价输出和刻意俗套的彩色照片直接贴在墙上和一扇窗户上,探讨后互联网世界中的精灵附身及驱魔。神秘主义和灵异主义在这个日趋理性化和缺乏灵性的世界中生存是应该的。然而,我们不要落入从影响个人和政治的历史环境中得出宇宙结论的陷阱。

伦敦设计博物馆电子舞曲新展
关注令人汗流浃背的狂欢乐园的失落

640 (2)一部3D影像纪念电子音乐先驱Kraftwerk在2017年的巡演,图片来源:伦敦设计博物馆

进入伦敦设计博物馆书写电子音乐新历史的展览,首先看到的是一张巨大的Andreas Gursky照片,照片上是1995年杜塞尔多夫的狂欢者。与它的副标题”从Kraftwerk到Chemical Brothers “相反,展览的时间线从1901年第一台合成器Telharmonium开始,经过几十年的创新,特立独行的计算机研究员将电话线和拨号引入音乐制作,再到Brian Eno、Giorgio Moroder和Jean-Michel Jarre的流行音乐突破,以及1980年代House音乐在芝加哥出现,电子音乐成为了俱乐部文化的代名词。整个展览随着法国DJ Laurent Garnier的主题混音的节拍而跳动,给人一种嘈杂、热闹的能量。而如今,30年来司空见惯的场景突然间变得遥不可及:一个令人挥洒汗水的天堂失落了。疫情期间开幕,社交的距离不仅改变了展览的布局,也改变了它的情感共鸣。

皇家艺术学院展览“高更与印象派”:
乱世中的美感冲击

640 (3)高更,《年轻少女的肖像,Vaïte (Jeanne) Goupil》,1896年,图片来源:伦敦皇家艺术学院

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新展“高更与印象派:奥德鲁普加德收藏展”带来了60幅以保险业起家的丹麦人汉森(Wilhelm Hansen)在20世纪上半页收藏的60件从莫奈和德加,从柯罗到库尔贝等前印象派艺术家,以及杜普雷和多比尼等巴比松画派的艺术家的作品,并以高更的一系列作品结束,这些作品跨越了他从布列塔尼到塔希提岛的创作生涯,追溯了他对色彩和简化形式的高度个人化运用的发展历程。

在20世纪20年代国际藏家对印象派绘画的争夺中,塞缪尔-库尔陶德(Samuel Courtauld)是汉森的竞争对手之一。他们的不同选择——库尔陶德的藏品大多华丽,汉森的则克制——反映了各自的气质。这背后可能有汉森的北欧感性和谦逊,以及和丹麦不成文的准则——反对大声的个人主义有关。

广东时代美术馆
携新展“格物致知”重新开馆

640 (7)程新皓,《银币…及其他元素》(局部),2020年,图片来源:广东时代美术馆及艺术家

自1月22日起闭馆的广东时代美术馆将于8月8日携新展“格物致知或一则关于喷泉、地砖、锡、银币、石头、贝壳、窗帘及人的故事”重新开馆,展览将展出盖伊·班纳尔Guy Ben-Ner、程新皓、安德里亚斯·普罗加希Andreas Fogarasi、胡伟、胡昀、李娜琪、俊·玛米Tuan Mami、娜布其、里亚尔·里扎尔迪Riar Rizaldi、谭婧、王思顺等11位国际艺术家的作品,以地砖、银币、石头、贝壳等现成物作为创作媒介,追踪那些跨越时间、历史、民族国家边界的物的流动轨迹,涵盖物的发现、开采、生产、运输及消费的过程,试图重新寻找人与物的相处方式:从恋物到格物致知。也试图在资本主义和全球消费主义盛行时,重新思考商品、人的异化与物化等问题。

设计互联X瑞士文化基金会:
在群山、丘陵与湖泊之间

640 (10)陈海舒,《AQUATIC 水族馆洛桑》,2019年,选自《气泡》系列,图片来源:设计互联

8月5日,设计互联携手瑞士文化基金会,开启由何伊宁策划的国际当代摄影展“在群山、丘陵与湖泊之间”,呈现七位瑞士当代摄影创作者,以及两位曾经参与瑞士驻留项目的中国摄影实践者的共9组、123件作品。包括奥尔加·卡菲罗的《听》、朱岚清的《山上的雅努斯》、克里斯多夫·奥斯格的《2°》系列、陈海舒的《气泡》系列等作品。“在群山、丘陵和湖泊之间”基于策展人何伊宁在2019先后两次在瑞士的访问和调研,展出的摄影及衍生媒介作品从地理、神话、科技和日常等不同维度,考察了瑞士的社会、文化以及当代图像创作的独特之处,展现了一个融合而又复杂的瑞士。

“被打断的饭局”群展将在昊美术馆展出

640 (14)未来农夫,《十的次方变奏》,2011年至今,图片来源:昊美术馆及艺术家

8月8日,包括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邓恩与雷比(Dunne & Raby)、未来农夫(Futurefarmers)、林育荣(Charles Lim Yi Yong)、劳丽丽、艾丽亚·内薇斯塔(Elia Nurvista)、石青、田村友一郎(Yuichiro Tamura)、唐菡与周霄鹏、童文敏、徐坦、于吉、郑波等艺术家作品在内的群展“被打断的饭局”将在昊美术馆展出。题目取自法国哲学家米歇尔·赛荷(Michel Serres)的著作《寄食者(The Parasite)》。塞荷在书中将人类的历史视作其对自然和人类本身相互“寄食”历史,对人类中心主义及此观念之下的技术生产体系展开批判。持续性项目“我与博伊斯”的第二个展览,也将于8月8日在昊美术馆(上海)2层展厅开展,此项目每4个月邀请一位艺术家,用作品的形式与馆藏的博伊斯展览进行对话,并在博依斯展区以“展中展”的形式展出。第二个展览为艺术家杨振中用《立方》与博伊斯展开对话。

北京当代·艺术展2020
艺述单元“金汤”先行

“艺述”是“北京当代·艺术展”的策展单元,今年从“金色”主题入手,旨在讨论和呈现艺术与社会、美学与时代之间的深层关系。8月8日,“艺述”单元的主题展“金汤”将在北京三里屯CHAO 27层空间开幕,主题构思来自于文化史中贵重金属及宝石所折射出的图像学意义在当下现实中的回应,金色是中国近几十年经济高速发展期间常被运用的颜色,这种曾经风行于皇家的高级颜色,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一种财富炫耀。本次展览汇集了陈文波、陈哲、傅丹、珂勒惠支、李钢、刘诗园、陆扬、马秋莎、娜布其、蒲英玮、乔瓦尼·欧祖拉等35位中外艺术家的五十余件作品,作品创作年代跨度超过一百年,既有20世纪早期的创作,也有大量专门为本次展览创作的全新作品。诸多作品与死亡、灾难和梦境相关,体现出富足、权势和崇高等象征意蕴背后潜藏的反面。在2020年这一历史关键时刻,这些作品为“金”的意象提供了丰富的角度,以供在美学上为中国几十年来经济快速腾飞的时代做出总结。

艺术市场

为什么美国参议院的调查表明
艺术市场的自我监管存在致命缺陷

640 (11)俄罗斯寡头Arkady Rotenberg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关系密切,图片来源:Mikhail Svetlov

7月19日,美国参议院发布了一份长达150页的报告,指控两位俄罗斯寡头Arkady和Boris Rotenberg兄弟在2014年3月受到经济制裁后,利用拍卖艺术品的销售和收购,通过美国洗钱超过1800万美元。而在这个国际阴谋之下,调查的结果提供了厚厚的证据基础,说明为什么各大拍卖行和私人交易商不太可能有效地进行自我监管。报告显示这对兄弟通过与一位匿名艺术品经纪人和四所拍卖行合作,大举进入艺术界。报告中并没有指控这些拍卖行,拍卖行也配合了参议员的调查。

一位常驻俄罗斯的美国公民和艺术顾问Gregory Baltser,早在2010年就以一家名为Steamort Limited的公司的名义在拍卖会上购买艺术品。报告发现这家公司从与Rotenberg有关联的空壳公司获得资金,Steamort唯一有记录的董事和股东是一个Jason Hughes,他与210家不同的空壳公司有关联。2013年,Gregory Baltser创立BALTZER公司,该公司在网站上公开宣传,“如果有必要”,它可以让客户参与拍卖,同时还能让客户保持”完全匿名”。尽管如此,Baltser和他的公司还能在各大拍卖行保持良好的声誉,从拍卖行反洗钱的角度看来,这种政策有两个结构性缺陷:一是拍卖行无权要求Baltser披露资金的来源,二是,拍卖行无法在法律上阻止Baltser将艺术品转卖。另一方面,当经销商代表客户在拍卖行购入艺术品时,拍卖行无法知道真正的买家,一个信息不对称的艺术市场,就是为洗钱埋下种子的艺术市场。

高古轩在雅典开设新空间
呈现布里斯·马登首个希腊个展

640 (13)高古轩位于雅典的新空间将于9月揭幕,图片来源:高古轩

今年秋天,高古轩将在雅典开设新的画廊空间,并展出美国艺术家布里斯·马登(Brice Marden)的大理石和水墨纸上作品,展览从9月24日持续到12月19日。自2009年起,高古轩就在雅典开设了一个较小的画廊空间,当时它以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的展览开幕。但现在,高古轩雅典空间总监克里斯蒂娜·帕帕佐普洛(Christina Papadopoulou)表示画廊正在迁往同一地区一座更大、独立的新古典主义建筑。

马登在希腊的伊兹拉岛(Hydra)有一处度假别墅,1981年夏天,他开始在当地大理石碎片上绘制抽象的色彩形状,这种创作形式他追求了20年。此次展览是马登在希腊的首个个展。帕帕佐普洛说,虽然艺术品市场可能很小,但“希腊是一些重要当代艺术品收藏的所在地,年轻收藏家的活力正在迅速发展。”该国还拥有为数不多但活跃的当代艺术画廊。

考古

巨石阵的石头从哪里来?
科学家们揭开了这个古老的秘密

640 (12)研究人员用可移动X光设备检测石板表面,图片来源:David Nash

布莱顿大学(University of Brighton)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已经破解了考古学的最大谜团之一:构成威尔特郡巨石阵的巨大石板是如何最终出现在这个古遗址的。1958年采集的样品是发现古遗址”地球化学指纹”的关键。这些巨石总共有52块,构成了巨石阵的外环和中心(原来有80块)。新的研究显示,这些巨石可能是由古代建造者从西伍兹(West Woods)运来的,在马尔伯勒北部地区。这些发现发表在本周早些时候的《科学进展》杂志上。布莱顿大学物理地理学教授David Nash领导了这项研究。研究人员对这块从1958年钻取的石块进行了X射线荧光测试,并分析了英国南部20个地点的石块,发现与西伍兹地区在同一时期产生的石块成分相匹配,因此推断出石块的来源。该报告还提出了从西伍兹运输石块的路线。

640

1964年奥运会认证了一个新日本
在钢铁和银幕上

如果不是疫情带来难以克服的困难,2020年东京奥运会赛程应该已经过半,但现在按计划,该届奥运会将在2021年7月举行。

事实上,日本首都周围遍布着另一届奥运会的遗产:1964年夏季奥运会,它为东京在20年间从一个战争废墟转变为一个超现代的超级大都市加冕。准备工作把东京变成了一个全城的建筑工地。1962年随美国空军驻扎在东京的作家罗伯特-怀特描述了打桩机和推土机带来的”压倒性的感官攻击”。行人带着口罩和耳塞走来走去,工薪族在用挡尘塑料布保护的酒吧里喝酒。日本距离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只有几年时间了,1964年的奥运会是一场经济复兴和重获荣誉的盛典。

无轨电车被淘汰了,高架公路进来了。城市有了新的下水道系统,新的港口,两条新的地铁线,以及严重的污染。贫民窟及其居民被无情地清除,为新的建筑腾出空间。在开幕式前一周,新干线首次在东京和大阪之间匆匆行驶。实际上,那一届东京奥运会是战后民主的日本的处女秀,日本不仅通过体育,还通过设计向世界重新介绍自己。

参与1964年奥运会的建筑师和设计者必须满足一个明确的意识形态目标:这是一个展示新日本、和平主义和前瞻性的场所,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日本古典美学或传统民族象征。没有富士山,没有樱花,也没有书法。而任何民族自豪感的表达都必须尽可能地与旧的帝国军国主义保持距离。最终,从奥运会海报到场馆建设,体现的都是硬朗、干净的现代性,给抱着对东方异域”期待的西方人一个打击。

1964年的奥运会也是第一次通过卫星电视向全世界转播,收入不断增加的日本家庭甚至可以观看彩色的奥运会现场,而最经久不衰的影像出现在导演Kon Ichikawa的三小时纪录片《东京奥林匹亚》(Tokyo Olympiad)中。

 

640 (15)

由《艺术新闻/中文版》
每周二推出
及时播报
全球艺术界的重要动向与鲜明观点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