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三分之一的美国博物馆可能会永远关闭,奈良美智画出了他所听到的东西|艺术时刻 2020-7-28

Jul 28, 2020   TANC

博物馆

三分之一的美国博物馆可能会永远关闭

640下东城廉租公寓博物馆(The Tenement Museum )在其网站上发起了呼吁,呼吁捐赠者帮助它生存下来,图片来源:下东城廉租公寓博物馆

美国博物馆联盟对美国750余家博物馆馆长的调查中证实,由于新冠疫情带来的财政问题,三分之一的博物馆可能会永久关闭。这份调查数据是在6月份采集的,33%的博物馆馆长认为他们管理的博物馆有永久关闭的“重大风险”,或是他们不确定是否能挺过财政危机。美国博物馆联盟的首席执行官劳拉·洛特(Laura Lott)说。“即使未来几个月部分重新开放,成本仍将超过收入,而且许多博物馆没有经济安全网。”她补充说:“永久关闭博物馆将对社区、经济、教育体系和我们的文化历史造成毁灭性的影响。”数据显示,87%的博物馆的运营储备资金只剩下12个月或更短的时间,56%的博物馆运营储备资金不足6个月。该调查也证明每年美国博物馆直接和间接提供了72.6万个工作岗位,每年为美国经济贡献500亿美元。

“博物馆必须进化,
否则它们将不复存在。”

640 (1)策展人Adam Szymczyk,图片来源:Marie Haefner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新任策展人Adam Szymczyk接受了2017年以来的首次采访,畅谈了博物馆的未来、殖民主义和他策划的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他对欧洲启蒙思想的艺术遗产持批判态度。在采访中,他试图理解在变革时刻的制度问责和包容性,并表示策划文献展是遵循揭露当今全球帝国秩序之前,欧洲权力和知识形式的构建、形成和变异,并发现了缺陷和裂痕。在他眼中,博物馆可以成为一个多向研究的场所,并开始新的工作方式,不仅是在管理上,在项目如何立足于当前社会的政治辩论的全球和本地背景下,博物馆作为公共机构,应该在更大的社会背景下负责任。“博物馆必须进化,否则它们将不复存在。必须质疑博物馆作为欧洲启蒙运动支柱之一的现有模式,并揭示其不满。”博物馆必须谦逊、自我批评,并对墙外的声音保持开放的态度。

埃尔多安带领信众在
不再是博物馆的Hagia Sophia内祷告

640 (2)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与其他高级官员在圣索菲亚大教堂进行了首次祈祷,图片来源:Turkish presidential service

7月24日,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带领信徒在伊斯坦布尔标志性的圣索菲亚大教堂进行了首次祈祷。此前,埃尔多安宣布,这座数百年来作为大教堂、清真寺和博物馆的纪念碑将重新变成穆斯林的礼拜场所。

上周五下午,土耳其领导人和高级部长的随行人员抵达伊斯坦布尔历史街区的中心地带参加祷告,他们跪在新的绿松石地毯上,而帆状的窗帘则覆盖了原来的拜占庭马赛克耶稣和圣母玛利亚。埃尔多安在仪式开始时朗诵了《古兰经》,然后土耳其宗教当局负责人阿里-埃尔巴斯继续为数百名特别邀请的与会者进行正式祈祷,大楼的尖塔上响起了祈祷的号角。在Hagia Sophia外面的苏丹纳赫梅特广场上,约有35万人与总统一起做礼拜。许多人在前一天晚上从全国各地乘坐大巴抵达,在广场上露营过夜。周五早上,数百名兴奋的民众推开警察的人群控制线,渴望参与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邻国希腊则出现了性质相反的场面:全国数百座教堂敲响钟声,旗帜下半旗,抗议这一举动,东正教教会领导人举行守夜活动,称星期五是”哀悼日”。

艺术项目

奈良美智画出了他所听到的东西

640 (4)奈良美智的日本工作室,左边是其2020年新作《在桌边思考》(Thinking at the table),图片来源:Tetsuya Miura

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在重开之后,将开启奈良美智的大型回顾展,该展览将汇集艺术家过去36年的100多件作品,重点是受音乐启发的作品。由Yoshitake策划的展览还将包括几百张奈良个人收藏的黑胶唱片封面。

限量版展览图录将附赠一张定制的黑胶唱片,其中包括老牌美国独立乐队、奈良最爱的Yo La Tengo的六首曲目,以及包括Karen Dalton和Donovan在内的艺术家的复古民谣B面。虽然这个展览可以看做是音乐和艺术结合的例子,但对于奈良来说,两者从来都没有分开过。“当我在画画的时候”,他说,“音乐就会进入我的耳朵,然后直接从我的手中传出。”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奈良美智用家里的收音机痴迷地收听一个为当地提供新闻和音乐的美国电台Far East Network。在这些电波中,他发现了西方的民谣和摇滚乐,他也听到了一种陌生的外语——英语的声音。于是他成了西方流行音乐从60年代中期民谣流行到70年代末朋克的狂喜惊悚的一个见证者。当他收集唱片时,他仔细检查专辑封面,他认为这是一件奇妙的艺术品。这些声音和视觉的组合训练了奈良的想象力,也预示着此后他将为包括Shonen Knife、R.E.M.和Bloodthirsty Butchers在内的乐队提供封面艺术。

被拆解的纪念碑:
解构过去的雕塑以及他们讲述的故事

640 (3)位于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的阿米尔·铁木尔广场,图片来源:Alamy

在美国和西欧各地看到的推倒雕像的事件,对前苏联地区的居民来说并不新鲜。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在重要时刻,以前的权力结构的确凿证据会被推翻,而最新的意识形态驱动的公共纪念工作会被立起来。

莫斯科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委托56岁的哈萨克艺术家叶柏新·梅迪贝科夫(Yerbossyn Meldibekov)创作、安装在高尔基公园的作品中的最新作品《Transformer》(2020年),以既温和又雄辩的方式讽刺了该地区对公共雕像的态度。他的灵感来自于前苏联地区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的阿米尔·铁木尔广场纪念雕塑。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这个广场已经改名六次,共拥有八座不同的纪念碑。从俄罗斯帝国时代的征服者军事指挥官,到1917年后不断变化的革命标志(红旗纪念碑、巨大的锤子和镰刀、斯大林和列宁的雕像、印有共产党宣言的石碑)。1991年至今,阿米尔·铁木尔骑着的巨大奔马伫立在广场。这位在14世纪征服了从地中海到中国的军事天才,一方面是艺术、知识和教育事业的赞助人,但另一方面,据估计,他35年的军事行动屠杀了约1700万人,约占世界人口的5%。以该广场纪念碑更替为灵感的作品《Transformer》是一座4.5米长的木质雕塑,由拆解的碎片组成,包括了砖块、基座的碎片、旗帜、锤子和镰刀等广场过去辉煌雕塑的所有元素。这些元素会根据艺术家的奇思妙想轮流重新配置。

在2005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上,梅尔迪贝科夫向参观者和艺术界的业内人士介绍自己是中亚共和国帕斯坦的人——很多人都认真地假装知道这个虚构的地方在哪里。他的作品充满玩味,总是带有政治色彩,而这在一个如他所说的“当权者对我这样的艺术家过敏”的环境中,早已让人感到不舒服,甚至是危险的。做激进的作品越来越危险。因此,“现在我采用的不是公然的悲观主义,而是讽刺和笑声”。

蛇形画廊的曹斐展览:
当虚拟与现实相遇

640 (5)曹斐,《新星》(Nova),2019年,图片来源:曹斐及维他命空间

曹斐的个展”曹斐:蓝图”于3月在伦敦蛇形画廊开幕,之后因疫情关闭,8月4日将重新开放。展览的第一个空间变成了北京红霞区一家电影院的门厅。艺术家在欢迎观众的到来。展览的核心是与Acute Art合作创作的虚拟现实作品《永不消逝的电波》。作为一件特定场域作品,它使用了档案材料和艺术家在北京工作室的实际元素。同为艺术家的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对此表示认可,称这是她体验过的最好的VR作品。在画廊闭馆期间,这件作品的增强现实版本面世,参观者的智能手机可以看到《永不消逝的电波》开始的厨房空间,进一步拓展了曹斐对其关键主题的探索,即现实与虚拟的相互作用,以及科技改变我们对人类现实的理解的方式。

艺术市场

为何加文·布朗加入格莱斯顿画廊
表明纽约的画廊比我们想象的更糟糕

640 (6)此前加文·布朗画廊(Gavin Brown Enterprise)的纽约空间,图片来源:Gavin Brown Enterprise

Artnet专栏作家Tim Schneider撰文讨论艺术品经纪人加文·布朗(Gavin Brown)加入格莱斯顿画廊背后的隐喻。此前加文·布朗所代理的48位艺术家中大约有四分之三将随他一同加入格莱斯顿,而像劳拉·欧文斯(Laura Owens), 罗布·普鲁伊特(Rob Pruitt), 赛·加万(Cy Gavin)等艺术家则不加入,Tim Schneider对此写道请留意今年下半年这些名字是否会出现在那些画廊巨头的代理名单中。布朗画廊的关闭也意味着许多与其同等规模或更小的画廊可能在几周前已经关闭了,只是局外人不知道罢了。而布朗选择关闭自己的画廊并加入更大体量画廊这种运作方式在过去15至20年里似乎时有发生。大部分情况是因为强大的社会经济力量的后遗症,几乎每个行业都整合成了一个“赢者通吃”的市场。

屏幕快照 2020-07-29 13.09.58左:加文·布朗(Gavin Brown);右:格莱斯顿创始人芭芭拉·格莱斯顿(Barbara Gladstone),图片来源:Gavin Brown Enterprise及Gladstone

布朗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坦言自己和格莱斯顿创始人芭芭拉·格莱斯顿(Barbara Gladstone)对21世纪艺术行业现状的共同厌恶:“想象我们都能像往常一样重新开始是一种集体错觉。”布朗也表示在今年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取消之后,他与格莱斯顿的谈判加速了。艺术顾问Emily Tsingou表示,布朗的决定”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但对于一个中等规模的、处于职业生涯中段的艺术家组成、需要一个可行的未来的画廊来说,是一个务实的举措”。

虽有线上推动
但2020年拍卖销售额减半

根据ArtTactic本周发布的《2020年回顾》报告,截至7月10日,今年所有形式的艺术拍卖销售总额与去年相比几乎减少了一半。佳士得、苏富比和富艺斯的总销售额从去年同期的57亿美元下降到2020年的29亿美元。

自封锁以来,艺术博览会的组织者一直依赖数字平台,但一直不愿意透露其在线流量的细节。虽然不同的活动会有波动,但Masterpiece艺博会提供了一些虚拟访客行为的线索。这个混合类别的博览会有两个在线入口点:在6月20日至7月5日期间通过艺博会网站(86,000名访客),以及在6月22日至7月8日期间通过Artsy平台上的销售微网站(24,000名独立访客)。在这两个网站的VIP开放日,流量明显增加,占到了访问者的42%。

艺术就业

年轻艺术史学者如何应对惨淡的就业市场

纽约大学艺术史硕士生、博士生候选人Anna Ficek对Artnet表示图书馆和档案馆的关闭剥夺了他们的实际工作空间和阅读材料,实习和工作机会也被取消了,本来就渺茫的就业前景被缩小至极小的范围。即使在正常情况下,艺术史学家的职业道路也充满竞争和艰辛,需要经过多年的研究和培训,面对无数受过高等教育的求职者,他们的工作报酬越来越低,安全性也越来越低。病毒大流行更加剧了博士生和应届毕业生的困难处境。有超过55名来自纽约大学美术学院的学生联合写信至校方,要求行政部门通过发放应急资金和减免学费来增加财政支持,为研究生及博士生提供图书馆特权,并延长学生攻读学位所需的时间。在目前博物馆和美术馆的就业市场正在枯竭的情况下,许多学生也将目光转向艺术史学家传统的就业领域之外的领域,例如出版和基金会。

豪瑟沃斯举办应届毕业生展“现实生活”
白立方线上展售毕业生作品

640 (9)Samantha Davies,《50.7193°N,1.8431°W(外部安装视图)》[50.7193° N, 1.8431° W  (external installation view)],2019年,来自豪瑟沃斯举办的应届毕业生展览“现实生活”(In Real Life),图片来源:豪瑟沃斯

豪瑟沃斯将于萨默塞特与洛杉矶举办应届毕业生展览“现实生活”(In Real Life)。画廊将在未来四个月于萨默塞特及洛杉矶先后举办两场由学生主导的实体毕业展览。在英国布鲁顿The Malting艺术家驻留工作室举办的首场展览,将会展出英国西南部四所大学的10位毕业生的作品,其中参与的大学包括伯恩茅斯艺术大学、巴斯艺术与设计学院、法尔茅斯大学和西英格兰大学。这项国际计划还将于今年秋季在豪瑟沃斯洛杉矶艺术中心继续进行,并将与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合作,挑选2020届艺术硕士毕业生的优秀作品在“书籍与印刷品实验室”进行展出。按照当前的慈善计划,豪瑟沃斯将捐出线上展览净收益的10%赠予世界卫生组织的新冠肺炎团结应对基金。

白立方画廊的策展人也从250件投稿作品和5所学校中选出了20名硕士毕业生,并在其网站上每周举办5位艺术家作品组成的展览“明天:伦敦”。所有的作品(售价950到9000英镑)的收益直接归艺术家所有。

艺术考古

玛雅象形文字
揭示了曾经的强大女性统治者

640 (10)一名研究人员在科巴城的石碑上工作,图片来源:Mónica López Portillo

经过十年的研究,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玛雅城市科巴城(Cobá)向考古学家揭开了它的秘密。墨西哥国家人类学与历史研究所(INAH)在对科巴遗址的重新检查中得以发现公元500年至780年间统治这座城市的14位统治者,并得知许多统治者的名字。其中有开国者Ju ‘npik Tok和一位名叫Yopaat的女性统治者。这些在遗址中发现的古代铭文,早在一个世纪前就曾被分析,但他们严重受侵蚀的状况使许多专家不敢对其进行详细研究。而通过对遗址磨损的雕刻中提取的新信息发现,科巴城曾经最重要的统治者之一是一位女性,她在7世纪初统治了40年,并加强了科巴在该地区的权力。在公元600年至800年,一位武士女王袭击了亚苏纳城(Yaxuná),并修建了一条100公里长的公路,将科巴和这座城市连接起来,这条公路至今仍然存在。

艺术钩沉

医疗错误导致了拉斐尔的死亡

640 (11)拉斐尔,《自画像》,1506年,图片来源:乌菲兹美术馆

据信,拉斐尔·桑齐奥·达·乌尔比诺于1520年4月6日在罗马去世时年仅37岁,他是在发烧8天后去世的。意大利的几家博物馆正在举办展览,纪念他去世500周年。

米兰-比科卡大学历史学家的研究排除了早先疟疾、伤寒和梅毒的理论,而得出的结论是放血,即古老的抽血治疗疾病的做法,进一步削弱了拉斐尔,且他可能患有肺炎。“他并没有患有肠道疾病,为此我们假设是肺部感染引发高烧。”该研究的作者之一、米兰-比科卡大学医学史研究员米歇尔-奥古斯托-里瓦告诉《卫报》。在上周发表在意大利内科医学会杂志《内科和急诊医学》上的研究中,作者写道,“当时的描述很差,只报道了发烧是死因”,而关于过度性生活的传言“导致了他患有梅毒的传闻,以及性传播疾病是主要死因”。作者比较了同为画家的Giorgio Vasari在《艺术家的生活》一书中对拉斐尔生命最后几周的描述,他写道,拉斐尔在一夜激情之后发了“剧烈的热病”,但没有向医生坦白,医生认为他自己过热,“轻率地给他放了血”。简言之,当时医生治疗肺部感染并不采用放血治疗,夺去拉斐尔生命的不是这种高烧不退的急性疾病,而是医生误判的放血治疗。

黑暗暴力的幻想
如何刺激了年轻的培根的艺术创作

640 (12)1938年,Diana Watson拍摄的弗朗西斯·培根,图片来源:The Estate of Francis Bacon

关于英国艺术家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早期生活的未曾见过的日记,揭示了他对纳粹文化的短暂执着,并展示了随机和令人不安的痴迷如何塑造了他非正统的天赋。这些奇怪而坦率的记录取自他的表妹和密友戴安娜-沃森的日记。

在1934年的一篇日记中,沃森谈到培根对希特勒纳粹德国的“总设计师”赫尔曼-戈林的迷恋。华生在当年4月写道:”他[培根]谈到了最近明显的民族主义和活力的回归……他似乎对戈林很着迷。”她接着引用了她表姐对这位纳粹头子的看法。”当一个人有如此强烈的感觉时, 他们就不再是一个庸人了”

四个月前,她曾描述过培根断断续续想离开英国的愿望,以及他们在报纸上读到德国政治游行的报道后一起讨论的情况。到1934年11月,她写道,他住在柏林,并告诉她“他将无限期地留下来。他觉得目前他真的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

但根据弗朗西斯-培根的遗产所收购的沃森日记,这位画家对纳粹军团和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短暂兴趣只是他痴迷事物的而一部分,偶然的遭遇和奇特的事故受到培根的欢迎,因为这是拓展想象力的一种方式。沃森也是最早购买培根画作的人之一,她与她那富有魅力的表兄一起广泛旅行,并认真聆听他解释他对戈林、对耶稣受难以及对艾米丽-勃朗特那部令人不安的小说《呼啸山庄》的感受。她还观察到那些黑暗和暴力的主题,如十字架和受虐狂的成长,这些主题一直激励着培根的创作,直到他1992年82岁时去世。

640

赫尔穆特·纽顿:恶与美

640 (13)《赫尔穆特·纽顿:恶与美》(Helmut Newton: The Bad and the Beautiful),图片来源:Helmut Newton Foundation

由吉罗·冯·伯姆(Gero von Boehm)执导的《赫尔穆特·纽顿:恶与美》(Helmut Newton: The Bad and the Beautiful)本应在今年春天的翠贝卡电影节(tribeca Film Festival)上首映,但由于电影节推迟,这部电影目前可在网上观看。Newton曾为《Vogue》杂志拍摄女性照片,也曾为《花花公子》等主流色情杂志工作。

640 (14)1978年,赫尔穆特·纽顿为《纽约时报》拍摄的作品《Arena》,图片来源:Helmut Newton Foundation

他的照片挑战了20世纪年代的商业出版,当时尚需要一些震撼时,他通常可以提供。他说,男性作为摄影对象,对他来说是“像帽子和手套一样”的附属品。影片采访了那些与Newton合作过的人物,从他们的角度了解这位备受争议的摄影师。在这些受访对象中,唯一对Newton持反对意见的是Susan Sontag,她认为Newton是一位羞辱女性的厌女症患者。

由《艺术新闻/中文版》
每周二推出
及时播报
全球艺术界的重要动向与鲜明观点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