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

BLM运动引发欧美艺术界连锁反应,街头艺术如何使房地产价格上升|2020-6-16

Jun 17, 2020   TANC

本周关键词 

#Black Lives Matter

#街头艺术 

#亚马逊式的艺术市场

 

本周关注

美国画廊为Black Lives Matter筹集资金
但美国博物馆做的还远远不够

640No Martins,《发现日》(Dia do descobrimento),2019年,图片来源:No Martins

黑人权益在美国艺术界得到极大关注。美国画廊与艺术家为“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筹款,有些组织了拍卖会,有些则为那些致力于种族平等的组织出售个人艺术家的作品。美国加州的夜晚画廊(Night Gallery)组织了一场线上拍卖,拍卖的所有收益都将捐赠至支持黑人劳动力和致力于社会公平的组织。纽约的Sargent’s Daughters画廊展示了布鲁克林艺术家Abbey Williams的一系列新作,这些作品是为了推进社会提供关于黑人心理健康和黑人孕妇的卫生保健资源。

但另一方面,《纽约时报》的作者Holland Cotter则对美国机构的仓促反应提出批评——从社交媒体上急匆匆地发布“我们需要做的更多”主题的声明,到分享或上线馆藏中黑人艺术家的作品,当文化机构仓促宣布他们对BLM运动的支持时,已显示它们做得太少,反应太迟,并且那样的姿态里带着自夸的意味。Cotter认为机构应该从自身内部进行重组,用实际行动证明对公平的重视,例如招募更多元的理事会成员,雇佣更多元的策展人,加强与周围少数族裔社群的联系,倾听他们的需要,重写馆藏叙述,进入没人想碰的操作——文物归还或补偿,让破坏性企业撤资,并且公之于众。所有这些都不需要等到封锁结束和机构大门重开时,这些议题可以在任何时候被提出、讨论和决定,甚至完成。

受新发地疫情影响
北京部分博物馆再度关闭或延迟开放

北京市各博物馆自2020年5月1日起陆续恢复开放,截至6月上旬全市已有三分之一的博物馆恢复了开放。6月6日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调整为三级后,更多博物馆有望逐步开放。但随着6月12日以来新发地出现的新疫情,北京地区不少博物馆的恢复开放工作预计将延后。据《博物馆头条》报道,6月14日起,中国紫檀博物馆、中国消防博物馆、北京汽车博物馆、中国插花艺术博物馆等均宣布闭馆。故宫博物院尚未发布新的官方公告,但网站目前的预约总量上限从8000人已大幅调整至2000人。

此外,5月底刚刚开幕的X美术馆原定于6月20日的“SHY PEOPLE@X美术馆:白日造梦”公共项目活动也因北京出现的新发疫情而延期,位于草场地地区的泰康空间于5月28日开幕的“自然观:十七年时期的艺术与水利工程”,随着6月15日起该空间暂停开放而停止了线下展示,后续线上公共活动将正常举办,恢复开放日期将另行通知。

艺术项目

冈萨雷斯·托雷斯的幸运饼干
在全世界不同地方归来

640 (1)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的幸运饼干角被置于位于南非开普敦的A4艺术中心的一座电梯内,图片来源:Andrea Rosen

这是一个安静的返乡之旅:哈瓦那城的屋顶上堆放着幸运饼干,俯瞰着一条宽阔的绿色河流。艺术爱好者们三三两两地来到这里,拆开一包幸运饼干,看看自己的命运。饼干堆是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 Torres)1990年作品《无题(幸运饼干角)》的一部分,该作品在大流行中期作为一项集体作品在全球数百个地方进行重现。据菲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基金会介绍,这是在古巴出生的冈萨雷斯·托雷斯(托雷斯认同自己是美国人)的作品第一次在古巴制作。

代表艺术家遗产的Andrea Rosen画廊和David Zwirner画廊在全球邀请了约1000人,包括冈萨雷斯·托雷斯的朋友、艺术家、策展人和粉丝参与这个项目,共同创作了一个集体装置,每个装置堆放240到1000块饼干,并于5月25日至7月5日展出(6月14日补充一次饼干)。它帮助人们表达疫情带来的悲痛,就如当年在艾滋病危机中那样。

“法医建筑”小组关于
警察杀害Mark Duggan案件的新进展

艺术调查小组“法医建筑”(Forensic Architecture)在过去一年内用证人的证词、视频和图像等制作了一个虚拟现实视频,模拟29岁的Mark Duggan在2011年的伦敦街头被警察杀害的过程。Duggan被枪杀,且随后警方的对事件的反应引发了英国现代史上最大规模的骚乱,2011年8月的四天内,3000余人被捕。“法医建筑”的调查被英国《卫报》报道,并质疑了该案件在2014年的裁决结果,他们的调查结果显示了Duggan在被便衣警察杀害的过程没有任何武器武装。去年11月,该调查结果曾经在托特纳姆权利组织(Tottenham Rights)举办的一次会议上展示,托特纳姆权利组织将在今年秋天在伦敦当代艺术中心举办一场关于警察暴力的展览,展览中,“法医建筑”将展示最新调查结果。

街头艺术家JR为纪念乔治·弗洛伊德
和阿达玛·特劳雷的新壁画揭幕

640 (3)一对法国夫妇在巴黎街头观看纪念阿达玛·特劳雷和乔治·弗洛伊德的作品,图片来源:NurPhoto

2016年,24岁的法国黑人阿达玛·特劳雷(Adama Traoré)被法国警方拘留,却在拘留期间死亡,但其死亡报告直至2020年才被公布,报告显示其死亡原因是宪兵使用的逮捕手段造成的。今年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也在美国引起了民众的愤怒。这幅壁画是由JR、电影导演Ladj Ly及其电影学院的学生共同创作而成,描绘了弗洛伊德的一只眼睛和特劳雷的另一只眼睛。在壁画揭幕的新闻发布会上,特劳雷的姐姐重申了其家人的呼吁,要求“将那些警察绳之以法”。

展览

极其脆弱的范艾克画作
十年来首次展出

640 (2)扬·范艾克,《年迈男人肖像》(picture of an old man),1435年-1440年

在德国德累斯顿国家艺术博物馆举办的一场展览中,一件由扬·范艾克(Jan van Eyck)创作的罕见画作作为纪念版画和素描博物馆成立30周年的展览亮点,十年来首次公开展出。这幅创作于1435-1440年的银尖笔画被博物馆馆长斯蒂芬妮·巴克(Stephanie Buck)称为“终极杰作”,作品的上一次展出是在2010年,为期仅有一周,这次它将在德累斯顿国家艺术博物馆展出一个月,与博物馆收藏了三个世纪的其它200多件作品一起展出。范艾克画作也将于明年第一次登上飞机,在纽约的摩根图书馆(Morgan Library)展出。

浙大博物馆开启“魏风堂堂”特展:
再现云冈石窟百年记忆

640云冈石窟天花,浙大博物馆在展览以3d打印制作了云冈第12窟1:1复制窟,图片来源:浙大博物馆

6月12日,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开启疫情后首场大展“魏风堂堂:云冈石窟的百年记忆和再现”。展览分四个单元展出112件(套)文物,回顾并整理了一个多世纪以来,研究和记录云冈石窟的中外学术文献、珍贵历史影像。许多展品是首次亮相,其中不少直接来自研究院文物库房。丰富的云冈雕刻之美,让观众走入了“云冈时间”。此外,世界上首个可拆卸3D打印数字化石窟“云冈第12窟1:1复制窟”也将与观众见面。展览持续至11月30日。

Hyundai Blue Prize 2019
“创意能量(Creativity)”获奖展开幕

6月16日,Hyundai Blue Prize 获奖展将于位于798艺术区的现代汽车文化中心开幕,《游戏社会:狼、猞猁和蚁群》由HBP2019“创意能量”的获奖者陈旻与张业鸿共同担任策展人。展览包含了安吉拉·瓦施蔻(Angela WASHK)、陈抱阳、陈欣+黄钰、劳家辉、循环故事、软工业、尼基·凯斯(Nicky CASE)、鹿脚、唐潮、姚清妹、张文心、赵邦、郑达、周蓬岸等海内外14组/位艺术家和游戏设计师的作品,运用影像艺术、纸本绘画、多媒体互动装置、电子游戏等不同形式进行展示,对“游戏(play)”展开讨论。Hyundai Blue Prize由现代汽车(Hyundai Motor Company)主办,自2017年举办以来,持续关注中国青年策展人发展。两位获奖策展人以狼、猞猁、蚂蚁三种动物作为媒介技术发展不同阶段中人类社会原型的隐喻,揭示出网络社会与个体状况之间的矛盾。现代汽车文化中心将在线下展览限流期间特别推出线上VR展。

艺术家瑞秋·罗斯(Rachel Rose)的
《湖流谷》将亮相池社

640 (4)瑞秋·罗斯将于上海呈现《湖流谷》影像装置作品,图片来源: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池社

美国艺术家瑞秋·罗斯将在6月20日至7月31日于池社举办其在中国乃至亚洲地区的首个个展。艺术家将于上海呈现其《湖流谷》影像装置作品,“生”系列全新雕塑作品以及“象征”系列摄影作品,以探索人类童年、生命政治、炼金术、精神性、自然等主题在当今时代的意义。《湖流谷》2017年曾在威尼斯双年展展出。这一件围绕童年主题展开叙事的影像装置作品使用了以精细技艺手工绘制赛璐珞胶片,以及数千张十八至二十世纪儿童文学的插画扫描图片。由大量静态作品及历史图像构成的《湖流谷》得名于一个虚构的美国城郊地区,讲述了一个被主人遗弃的、形态变幻莫测的动物的生命历程。

博物馆

英国博物馆重开后
游客数量、门票销售和筹款的数字解析

伦敦泰特美术馆和泰特现代美术馆计划在八月初重开,去年八月,这两个美术馆吸引了78.8万名游客,泰特美术馆馆长玛利亚·巴尔肖(Maria Balshaw)告诉《艺术新闻》,当两个美术馆重开时,可能会迎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前30%的游客数量。根据《艺术新闻》统计,重开后的美术馆的运营成本将与疫情前基本持平。泰特美术馆每年的访客中有一半来自海外,V&A博物馆的38%的参观者都是游客,英国国家美术馆和大英博物馆每年的游客数量约占访客总数的65%,而国际旅行的停滞不前,将使他们更为困难。2019年,英国的国立博物馆的整体收入中有58%来自博物馆自身运营,其余部分来自政府。重新开放后,门票和其它收入将恢复至关闭前水平的20%左右,即使有政府的资助,整体收入也有可能会损失总收入的三分之一。

梵高博物馆或进入一个没有游客的未来

640 (6)6月1日,梵高博物馆重开首日,访客陆续到达,图片来源:Reuters

Emilie Gordenker在今年2月,欧洲疫情变得严重之前被任命为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的馆长。近年来,令该博物馆的馆长最头疼的问题之一就是人流控制。Gordenker没想到,如今她的挑战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该博物馆可能招不来游客。梵高博物馆89%的预算依赖于自营收入——门票销售,商店和咖啡馆的收入,而非政府资助,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该博物馆接待的85%游客来自境外。这一现实在本已具有挑战性的时期造成了额外的困难。Gordenker 馆长对《纽约时报》表示:“我们正在重新转向我们的荷兰公众。很多当地人认为梵高博物馆是给游客的。这是我们需要改变的观念。”

艺术市场

佳士得撤回四件
被“非法掠夺”的希腊罗马珍宝

640 (5)出现在佳士得图录上的罗马时期青铜鹰,图片来源:佳士得

佳士得本月悄悄撤回了四件希腊和罗马古董拍品,原因是有人指控这些古董是从非法挖掘中被掠夺的。这些物品出现在最初的拍卖物品小册子中,但后来从网上页面消失,佳士得没有任何解释。著名考古学家克里斯托斯·齐罗吉安尼斯(Christos Tsirogiannis)教授在拍卖的网页上发现了这些艺术品,他说,他掌握的证据表明,这四件物品——一只罗马时期大理石兔子、一只罗马时期青铜鹰和两个阿提卡红彩陶制花瓶——与被定罪的贩卖者盗窃的艺术品有关。他感到愤怒的是,主要的拍卖行和经销商一再未能与专家就某些古董是否是从原籍国非法拿走进行充分的检查。

艺术联结

“野蛮院线”当代艺术群展
落地上海TX淮海

640 (7)叶甫纳,《指甲计划》,2020年,“野蛮院线”展览现场,图片来源:iag艺术院线

由ART021品牌推出的iag艺术院线联合上海TX淮海|年轻力中心,在6月12日推出首个展览“野蛮院线”,展览由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联合创始人兼iag艺术院线创始人周大为、艺术家徐震和陆平原共同策划,展出22位中外艺术家的作品,在零售空间中展示大型装置和实时互动项目。公共区域群展中有艺术家陆扬、王欣、徐震、叶甫纳和史莱姆引擎创作的互动艺术装置,包括艺术家徐震的艺术项目“徐震超市”,在日常的超市空间中售出有完好包装的空商品。iag的艺术空间“Cc美术馆”则呈现包括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达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丁乙、冯梦波、曾梵志等艺术家作品。

艺术现象

街头艺术如何使你的房价上升?

640 (8)由巴西艺术家Eduardo Kobra在纽约切尔西区的一栋建筑中所作的画使该楼价格大幅上涨,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街头艺术曾被视为破坏行为,但新一批的壁画家正在赢得声望。2016年,华威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街头艺术与房价上涨之间存在联系。他们分析了2004-2013年间上传到社交媒体的440万张照片的数据,以邮政编码为单位,他们发现伦敦那些有街头艺术的区域经历了房价的急剧上涨。在纽约切尔西区,一栋2010-2011年间估价为88万美元的建筑,因为第二年巴西街头艺术家爱德华多·科布拉(Eduardo Kobra)在上面画了两幅巨大、明亮的壁画,到2014-2015年估价上涨至207.5万美元,增长约135%。GS数据服务公司(GS Data Services)首席执行官加勒特·德德里安(Garrett Derderian)表示,同期切尔西的平均售价上涨了49%。

街头艺术,似乎不再被视为贫困社区的标志。今天,它可能预示着一个值得投资的领域。伦敦甚至将在9月举行了第一次全市范围伦敦壁画节。但如果壁画增加某一地区的吸引力,是否也会迫使街头艺术逐渐与一开始争取代表的边缘化群体区隔开来?

观点

反种族歧视抗议下社交距离时代的艺术

640 (9)5月28日,抗议者在美国明尼阿波里斯市第三警察管辖区抗议,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Richard Hylton在《Art Review》撰文,随着美国各地的博物馆和画廊加入到日益高涨的抗议浪潮中,我们需要进行更多的批判性反思,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骚乱和愤怒情绪对美国社会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在一场全球大流行中,成千上万的人占领了美国许多城市的街道,但事实上美国已经证明了自己的社会长期以来残酷地维持着一种基于种族的社交隔离——包括住房、工作、教育和司法系统。社交隔离是一个思考美国艺术和非裔美国艺术联系的隐喻,也反应了艺术机构和非裔美国艺术之间的关系,准确地描述了美国艺术中的潜在政治。

但是,过去三十年来,美国的大型博物馆和美术馆率先推动和实施了多种形式的体现包容性和多样性的活动。惠特尼艺术博物馆在1994年的展览《黑人男性:当代美国艺术中男子气概的代表》(Black Male: representation of Masculinity in Contemporary American Art)标志着主要机构思想的转变。然而,在对非裔美国人艺术的尊重和非裔美国人日常生活中严酷的现实之间存在着分歧:一方面是承认、历史修正和进步,另一方面是惰性、不平等和暴行。毫无疑问非裔美国艺术在过去几十年的能见度大幅提高,但却与黑人的殉难行成鲜明对比。但他也表示此时艺术界需要多一些批判性思维,而不是象征性的行为,例如仓促地推进员工多样化,否则可能错过该行动真正的重点。

亚马逊式的艺术市场不会发生
数字化不是艺术世界的未来

640 (10)在2019年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现场的陆扬作品,图片来源:Art Basel

在一个几个月前还主要通过pdf工作的行业中,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迫使艺术界全面拥抱数字化,也刺激了数字技术的快速应用。《金融时报》刊登巴塞尔艺术展全球总监Marc Spiegler最新文章。他观察到,一种乌托邦式的论调开始流传,认为未来画廊可以不再租用大空间和参加昂贵的博览会;当艺术生产的每个步骤都可以通过WiFi连接时,我们的碳足迹将大大减少;我们还将可以通过虚拟现实平台建立伟大的收藏——在这些平台上,购买作品就像在亚马逊上浏览一样简单。

Spiegler认为,这样的数字化就是一切都分崩离析的开始。因为亚马逊式的艺术世界听起来更像地狱而不是天堂,因为它缺乏感动灵魂的力量。从市场的角度看,Spiegler认为亚马逊式的艺术市场不会发生。首先,艺术品是独一无二的,因此不容易商品化。它们没有实用价值,没有真正可证明的价值,没有严格的可比性。所有这些都使购买艺术品成为一种出于信任行为,“人”的因素起到很大的作用。疫情期间,画廊对通过Zoom、FaceTime和社交媒体营销实现的销售感到惊喜。这是否证明市场可以更充分地向数字化发展?Spiegler的答案是“不,因为当你深入地与画廊主和收藏家谈论隔离情况时,很明显,现有的关系往往是数字销售最可靠的驱动力。”

Spiegler分享了他的乌托邦愿景:画廊、博物馆和艺博会将在今年内将重新开放。艺术爱好者能够看到艺术和彼此。艺术界将建立新的生存模式和新的迁徙模式。但事件之间的间隙时间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丰富。“这不是亚马逊艺术世界。这是一个混合的景观,数字和物理相互融合,而不是脱节,创造了一个更广泛的生态系统,全世界的人作为艺术家,画廊和文化赞助人参与进来。”Spiegler写道。

为什么关于抗议的照片
使社会运动更具标志性?

640 (11)多萝西·兰格(Dorothea Lange),《移民母亲》(Migrant Mother),1936年,图片来源:MoMA

艺术史学家及独立策展人凯文·穆尔(Kevin Moore)在Artnet讨论为何有些抗议的照片将留存多年。“最好的历史照片不只是记录事件,还带着残留的情绪。有些甚至成为了一种象征。”他写道。多萝西·兰格(Dorothea Lange)的《移民母亲》(Migrant Mother)表现了大萧条时期男人和女人所遭受的苦难,这些图片通常是以大众传播为目的,展示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甚至能够煽动政治运动。刘易斯·海因(Lewis Hine)的《纺纱厂纺工赛迪·法伊弗》(Sadie Pfeifer,a Cotton Mill Spinner)则是为了揭露童工现象,并促成了多项立法改革。穆尔认为最近针对警察暴力的抗议活动带来了许多令人震惊和鼓舞人心的照片,成为这个时代的标志。人们高举“我们无法呼吸”、“为乔治·弗洛伊德伸张正义”、“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等标语的图像使我们更好地理解抗议活动的氛围和情趣。穆尔认为尽管在充斥着图像的世界里,我们可能对暴力和苦难的画面已经脱敏,但有时行动能够激发纪实图像和影像,这些图像档案也能激发行动。

Sorry. No data so far.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