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卢浮宫启动“二战以来最大的一次藏品转移”,2.5万件藏品将离开巴黎

Oct 16, 2019   TANC

ezgif.com-video-to-gif-2卢浮宫藏品保管与保护中心外观,视频来源: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 LLP

卢浮宫馆长让-吕克·马迪内(Jean-Luc Martinez)任期内最重要的建筑工程在10月8日完工,但是公众暂时还看不到它。在巴黎北部200公里处的城市列万(Liévin),这座全新而庞大的卢浮宫藏品保管与保护中心已对策展人和研究者开放。

希望用1卢浮宫藏品保管与保护中心建筑设计外观渲染图,图片来源:© 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 LLP

这座建筑的绝大部分由Roger Stirk Harbours事务所设计。尽管在开幕当天内部还是空的,但是到2023年,这个中心将会保管大约2.5万件卢浮宫的藏品。10月28日,第一批迁入的将是来自卢浮宫历史部门的建筑构件,之后雕塑藏品也将搬迁至此。保护中心的主管布莱斯·马修(Brice Mathieu)表示:“我们将最先转移那些最重的藏品。”他把这个项目称为“二战以来最大的一次藏品转移”。

ezgif.com-video-to-gif-3卢浮宫藏品保管与保护中心内部效果图,视频来源:© 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 LL

卢浮宫品牌冠名收入反哺藏品保护

尽管这个机构得到了所有部门主管的支持,但对于卢浮宫的策展人来说,他们从办公室到这个新地点需要花费两个小时,可以预见,他们对此会有不同的看法。马迪内表示他别无选择。绝大多数卢浮宫的库房所在的位置都低于塞纳河水位线,面临被淹没的风险。2016年,卢浮宫不得不闭馆四天撤离展品,以应对洪灾。近年来,塞纳河水位升高导致的洪涝履次发生。事实证明,要在更接近巴黎的地方找到另一个合适的地点是不可能的。不过,卢浮宫内会保留临时性的设施,来准备用于展览或者租借的藏品,绝大部分的绘画作品和印刷物藏品也会留在巴黎。

640-13卢浮宫馆内库房,图片来源:©Sam Felder,摄于2003年

这座新的中心位于一个老煤矿区,靠近卢浮宫朗斯分馆,包括一些学术会议室和文物保护工作室,其中之一是欧洲最大的大型绘画保护工作室。建筑工程从2015年开始,按照预算和预定时间完工。这栋建筑耗资6000万欧元,其中3450万欧元来自向阿布扎比授权卢浮宫品牌和培训专业知识的收入,其余1800万欧元来自欧盟,500万欧元来自法国上法兰西大区(Hauts-de-France)地区支持,250万欧元来自法国文化部。

卢浮宫未来几年的重大项目:
藏品调整、全新布展与考古发掘

除了这座中心,马迪内还计划推进其他的重大项目。2013年被任命为馆长的时候,他承诺要对博物馆的工作和观众参观情况进行一个全面的检查和提升。

至今为止,“金字塔”入口在2014年至2016年进行了翻修,在2019年初的采访中,马迪内表示,卢浮宫在2018年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多的游客,优化的玻璃金字塔入口和分时段的售票制度减少了游客排队的时间。而藏品的全新布展也正在进行,包括重写展厅中陈列的3.8万件展品的说明牌。以呈现《蒙娜丽莎》的展厅为例,卢浮宫为作品提供了双语解释,而关于展厅的说明则有三种语言。在展厅里,观众还可以获取额外的相关信息。最近的翻新工作主要集中在伊斯兰展厅和《蒙娜丽莎》的展室——今年夏天,达芬奇的这幅画作被暂时移到别的展厅,引起了参观者的混乱。

316_mu_gh_louvre_jean_luc_martinez卢浮宫馆长让-吕克·马迪内(Jean-Luc Martinez),摄影:Florence Brochoire,© Musée du Louvre

在《艺术新闻》国际版的独家访谈中,马迪内表示,他正在规划自2020年起的一系列重大工作,包括罗昂翼(Rohan wing)的翻修。这座十九世纪的建筑位于杜伊勒里公园(Jardin des Tuileries)和里沃利大街(rue de Rivoli)之间,现为办公区域,也是一个消防队的驻扎点。因之前属于法国财政部,所以没有被包括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大卢浮” (Grand Louvre)翻新计划中。大卢浮计划由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发起,玻璃金字塔入口就诞生于这一时期。马迪内希望在2025年之前,能够将其改造为一个新的19世纪装饰艺术展厅,并且会连通相邻的艺术装饰博物馆(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

17世纪法国绘画的重新布展于2016年开始,之后是2017年开始的荷兰和佛兰德展厅。马迪内正在规划埃及展厅的完全翻新,他希望能够在2027年之前完成,以纪念卢浮宫这个部门成立200周年。马迪内同时计划建立拜占庭艺术和伊特鲁里亚艺术的专门展厅。

1-La_Pyramide_du_Louvre__2012_musee_du_Louvre_-Olivier_Ouadah-jpg

作为一名受过专业训练的考古学家,马迪内于1997年加入卢浮宫,成为了一名希腊雕塑的策展人。他表示:“我们必须完全纠正对于藏品的观念,重新唤起一直以来都被忽视的,对所谓‘中间期’的兴趣,像是古典时代晚期(late antiquity)、17世纪初和19世纪的艺术品(objets d’art)等等。”

马迪内强调,他的视野“以藏品为中心”,同时他也热衷于展开新的考古发掘。在意大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苏丹和乌兹别克斯坦的项目都已启动,明年,在比布鲁斯(Byblos,古代腓尼基港口)、黎巴嫩和埃及塞加拉的塞拉皮雍(Serapeum of Saqqara)的新发掘也将启动。塞拉皮雍在1851年被一位法国考古学家发现。2015年,卢浮宫与伊朗政府达成协议,计划展开考古任务,尽管后勤保障在美国制裁的影响下受到挑战,但是这项计划仍然在日程表上。(撰文/ Vincent Noce, 编译/聂然)

寻找行进中的亚洲叙事,第四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入围艺术家作品展揭幕

“从身体和声音表演到动态影像,从真实/虚构叙事到视觉装置,这四位艺术家乐于探讨多层次的在地和文化语境以及历史叙述,对它们作出改变和创新,从而强调出非常当代的社会话题和艺术实践。”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