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历史会经历此消彼涨的时期,但也会永远记住最初的创始者

Nov 26, 2018   艺术新闻/中文版

IMG_0530以“观念转换:艺术机构的多重角色”为主题的圆桌会议现场

2018年,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专业已走过了15个年头。11月2日,国际美术教育大会艺术管理论坛在中央美术学院校史馆西厅如期举办,来自全球10个国家和地区34个机构的重要学者、专家、机构负责人和学科带头人共45位会嘉宾齐聚一堂,就“艺术机构的教育本质”这一主题展开讨论。这场自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创办以来成功举办又一项重量级国际学术研讨活动,通过两个板块的15位嘉宾发言、三场圆桌讨论,以及一场实时连线的全球艺术管理教育大会筹备会的举办,从多个维度展开深入研讨和对话交流,迈出了在全球视野中前瞻下一个百年美术教育及学科发展、构建国际美术教育对话与合作平台的重要一步。

在新时代下,更习惯于从互联网、虚拟社交平台等途径获取信息的数字化一代的年轻人给艺术教育机构及艺术管理者们提出了新的要求,面对新时代的变革,传统意义上的艺术教育机构该如何提升其社会职能,如何与时俱进的配合更广大受众的终身学习成为他们将要解决的问题。而为期三天的行程中,各家的畅所欲言也从不同角度提供了新的思路。

IMG_0535与会嘉宾合影

艺术管理作为一个年轻的学科,尽管自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在美国诞生至今只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但已经成为覆盖全球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学科专业。中国艺术管理学科则兴起于本世纪初,从开始学习和借鉴欧美国家艺术管理教育的经验,到力图与中国艺术管理的实践结合起来,经过近20年的探索,已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和文化产业的发展,中国艺术与文化产业机构迅速扩张,呈现出超越1960年代美国艺术机构大爆发时期的态势,而这一势头仍有很长的持续性。“西方国家行业成熟较早,在某种意义上说它的传统行业是走在我们前面的,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中国则是在行业发展的壮年时期开始兴起,完全可以贡献自己的力量。”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首任院长余丁在接受采访时表现出充足的信心:“我认为中国在未来五到十年能够成为世界艺术管理的领导者。新时代的经济高速增长在未来不会停步,所有人都需要文化软实力作为经济发展的支撑动力,持续的扩张和碰撞会造就这一领域出现更多更好的机构,更要有全球的视野和体系。”

IMG_0534与会嘉宾合影

回顾这个筹备了一年之久的国际美术教育大会艺术管理论坛,余丁说其“最初的设想比现在呈现得更为理论化”。嘉宾邀请名单中原本包括三位重要的具有全球学术知名度的专家,美国前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系的保罗· 迪马吉奥,他的社会学理论中一大部分是关注艺术机构和艺术世界,探讨关于什么是艺术、艺术能否在市场环境下生存等问题。前任巴黎高等美院的院长尼古拉斯·博瑞奥德是关系美学的提出者,也曾担任过东京宫的馆长和巴黎现代美术馆的馆长,其思想涉及到了艺术品进入到艺术世界以后,它的方方面面的所形成的不同类别的各种关联性。此外还有意大利的哲学家吉奥乔·阿甘本。最终这三位没能成行,略有遗憾。但从就目前的状况而言已经是一场成功的论坛。

IMG_0536艺术管理论坛外方主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荣休教授、前艺术管理系主任、美国艺术管理教育学会(AAAE)前任主席简·杰弗里(Joan Jeffri)发表主旨演讲《教育在艺术和文化机构中的多维角色》

来自直接的盈利性机构——艺术品市场方面专家的发言给这次论坛提供了更多更为现实性的启发。荷兰国际艺术市场研究学院主席、阿姆斯特丹大学教授奥拉夫·维苏斯(Olav Velthuis)和英国伦敦苏富比艺术学院艺术商业研究主管伊恩·罗伯森(Iain Robertson),均为来自欧洲的专家。他们的发言原本就包含主办方对论坛的设计中,盈利性机构、艺术机构同样具有教育本质,它的目标中亦包括从理论和市场的角度去考量的对观众、收藏家的教育。而从宏观的艺术管理角度来说,一些盈利性机构甚至比非盈利性机构更为注重教育。而今具有国际水平和高度的Art Basel、Frieze就是典型案例。

IMG_0529苏富比艺术学院艺术商业研究主管伊恩·罗伯森(Iain Robertson)发表主旨演讲《新艺术与新市场》

对于受众更为广泛的博物馆来说,如何让观众更好地理解艺术是从业人员长期思考和研究的问题。英国大英博物馆中东部助理部长欧文·芬克尔(Irving Finkel)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诠释、研究和数字学习部的主任莎娜·伯丁逊(Sara Bodinson)都贡献了精彩的发言。前者身为一个研究型的专家,而非教育研究型专家,更多从一个美术史的研究专家的角度,一个博物馆的资深研究员的角度去考虑教育问题。也以更为落地的实在的发言,从不同的角度来透视了艺术机构的教育本质的问题。

IMG_0527荷兰国际艺术市场研究学院主席、阿姆斯特丹大学教授奥拉夫·维苏斯(Olav Velthuis)发表主旨演讲《艺术教育与艺术市场》

余丁希望能够把艺术管理学科提升为在全球平台上大家共有的平台,“提出实时连线的全球艺术管理教育大会筹备会,就是要让教学、实践案例、学科建设的理论和思想都进行碰撞”。他在专访中阐述了自己如何带领学院涵盖艺术学、管理学、经济学与教育学等多学科,培养复合型跨界人才的思路,也畅谈了未来的构想与方向。

640_019国际美术教育大会秘书长、艺术管理论坛中方主席、学术召集人,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余丁

Q:本次论坛呈现的面貌是国际化的,艺术管理这一学科也已发展了数十年,您对这一学科是如何看待的?

A:艺术管理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需要有自己的核心的思想资源。这个核心的思想资源是交叉的、跨领域的,因为它既涉及到文化理论、艺术学当中的内容,更多的还有社会学、管理学、经济学方面的思想,需要包罗万象非常丰富的思想库来支撑这个学科的发展,也会闪出那些单一学科所没有的光芒,这是我们所期望的。当然,这种光芒闪烁碰撞出来以后应该要落在具体的机构运行和操作以及管理上,落在艺术的创作上,落在人的培养上,它最后是落在这个终端。

以后有机会我会再把这些有思想高度的、对学科建设有影响的人请到我们的讲坛上,艺术管理终究是一个实践性学科、动态的学科。它与现实接触的案例也很多,我们更需要深入到事物本质的那些思想来助力这个学科的方向,包括未来的发展。它需要有内在的动力。所以其实这一点是未来艺术管理学科发展的很重要的方面,而不仅仅是做一些项目,做一些机构管理的案例。

Q:艺术行业的体量并不大,同时高校又在陆续扩招,艺术管理学院是否面对着如何更好地帮助学生就业的问题?怎样帮助学生在艺术生态中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

A:这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我们每年招生量一直控制研究生和本科生各30个,文化产业管理专业需要落地到非常具体的项目上,艺术管理应该是依托艺术学科来展开的,不适于大规模招生。我相信未来的需求是在逐渐扩大的,而且是非常迅速的扩大,但也要考量社会需求,有哪些机构需要这样的人来逐步扩大规模。

我们就定位在培养不同层次的精英管理者,即便是最基础的员工也是最专业的。首先,中央美术学院作为中国最高的美术学府,其品牌确保了最大份额的优质资源,包括学生资源。第二,学校提供了最好的机会、最好的资源、最好的业界资讯,每个进入学校的学生都可以实际地接触到,在本科间就能受到最好的训练。第三,艺术管理学院自创办以来就定位为国际化的开阔视野。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在教学的安排上就是训练学生成为一个不用培训直接能上岗的艺术管理工作者。到任何一个单位,他的专业技能、专业意识不仅仅会很快地适应工作,还有可能让一些艺术机构从不规范转变引导到规范的管理里,他能够对机构有所带动和改变。我们培养的学生不仅仅是要适应市场、适应艺术机构的发展,更希望他们以自己的所学去引领这个国家的艺术机构,让它走向一个合理的、规范的、有效的运营状态。

从这个角度而言,市场对我们培养的人才甚至会供不应求。在最近七八年,我们培养了一大批艺术产业的管理人才,从一个比较窄的艺术品管理——市场、博物馆、策展人转向了整个艺术产业管理延伸,就包括以艺术品为核心,及其外围部分,比如说艺术产业园区、艺术衍生品、特色小镇、城乡一体化当中或者乡村建设文化乡建过程当中的内容设置等等。之所以谈的是艺术产业,因为它非常具体,文化产业则是宽泛的。大多数学校都会从艺术品市场开始切入,因为在他们看来可能这方面人才的需求量比较大。其实现在已经发生了非常微妙的变化,为盈利性的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的机构的量已经开始超过艺术品市场这个量了。

Q:是什么导致了人才需求的变化?中国未来的艺术管理专业将如何走下去?

A:要看到这个国家的变化。画廊、博览会、拍卖行充斥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国家的政策是倾向于建设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创建特色小镇、民营博物馆都会获得国家优惠政策的支持,那所有的投资就会往非盈利方向转,从我们的学科和专业建设上来说,要看清国家的整个状态,然后有针对性地培养人才。

世界艺术史学会已经成立了将近百年,四年一届的会议去年迎来第三十四届,四年一届,我认为在这个框架下完全可以做到一个世界的艺术管理教育学会,让中国作为一个倡导者、发起者去讨论这一领域中的重要问题。那就推动了全球的艺术管理学科,包括从研究到实践,到人才培养发展。历史可能会经历此消彼涨的不同时期,但也会永远记住那个最初始的人是谁。

一千零一叶 | 东京夜与昼

从台场Palette Town的teamLab Borderless到丰洲的teamLab Planets…… 这趟特别安排的行程,是从触觉、视觉到听觉……感官被不断挑动的一夜。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