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一周内接待观众近十万人次,辽宁省博物馆新馆是怎样做到的

Aug 30, 2018   TANC
WeChat Image_20180830074842▲  辽宁省博物馆新馆,图片来源:辽宁省博物馆

 

沈阳。8月28日,“海派巨擘——任伯年绘画作品展”在辽宁省博物馆开幕。展览以“艺术成就”、“师承起源”、“游历交友”、“后世影响”四个部分呈现任伯年及其相关艺术家绘画精品98件(组),为近年来全国范围内举办的任伯年展览规模最大的一次。而这次展览是继8月17日辽宁省博物馆新馆推出“中国古代书法展”“中国古代绘画展”“中国古代缂丝刺绣展”三大展览后的又一重要呈现,彼时正是历经三年试运行的辽宁省博物馆新馆正式全面开馆。三个重磅展览一出,一周内便接待观众近十万人次。

 

WeChat Image_20180830074908▲  “海派巨擘——任伯年绘画作品展”现场,图片来源:辽宁省博物馆

 

曾亮相《国家宝藏》的馆藏《万岁通天贴》在2018年的春节期间创下了新馆开馆以来参观的历史最高记录,但出于文物保护的需要,展厅内暂时不会出现它的身影。而宋徽宗赵佶的《瑞鹤图》、唐代周昉的《簪花仕女图》、东晋顾恺之的《洛神赋图》,明代仇英版的《清明上河图》……这些耳熟能详的“明星展品”依然让观众甘心花时间在展厅外排队等候,而进入的观众也久久不愿离去。

 

WeChat Image_20180830074915▲  辽博展厅现场的“明星展品”前挤满观众,图片来源:TANC

 

本次展览反映了任伯年个性鲜明艺术风貌的代表作品,包括如早期《东津话别图》《任淞云像》,中期《山水花卉人物屏》《仕女观梅图》以及晚期《钟进士斩狐图》《赵德昌夫妇像》等,而这一展览也从属于“近现代书画名家系列展”,是辽宁省博物馆近年来推出的重点系列展览项目,此前该系列陆续推出过张大千、溥心畲、傅抱石、丰子恺、齐白石、徐悲鸿、吴昌硕、黄宾虹等名家展。本次除辽宁省博物馆自己的馆藏外,也聚集了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天津博物馆等地的任伯年作品。“博物馆的业务需要交流,我们的宗旨是为全社会服务,服务的空间不限于馆内,展品展示的空间也不限于馆内,我经常说我们馆内的空间是有限的,馆外的空间是无限的。”辽宁省博物馆馆长马宝杰对《艺术新闻/中文版》介绍道,在“中国古代绘画展”中,赵孟頫《红衣西域僧图卷》就曾于2017年秋天在故宫博物院赵孟頫书画特展中展出。

 

WeChat Image_20180830074921▲  任伯年东津话别图,中国美术馆藏,图片来源:辽宁省博物馆

 

WeChat Image_20180830074928▲  任伯年山水花卉人物四条屏,辽宁省博物馆藏,图片来源:辽宁省博物馆

 

WeChat Image_20180830074934▲  “中国古代绘画展”中展出的元代赵孟頫《红衣西域僧图卷》局部,图片来源:TANC

《瑞鹤图》——宋徽宗之梦

 

不同于“海派巨擘——任伯年绘画作品展”的几馆协作,“中国古代书法展”“中国古代绘画展”“中国古代缂丝刺绣展”三个展览的展品均来自辽宁省博物馆自己的收藏。辽博素来以书画收藏而闻名,展厅中不乏国宝级的书画珍品,宋徽宗艺术成熟时期的代表作,存世绝少的其“御制御画并书”之一——《瑞鹤图》在展厅中吸引了不少观众的目光。此作品画面用淡石青添染天色,18只丹顶鹤飞翔于宫殿上空,蹁跹多变。又有两鹤立于左右“鸱尾”之上,右边鹤似挺颈高歌,左边鹤曲颈相望。云气缭绕中现出宫殿顶部建筑,正面现出屋顶及斗拱,左右又各现出阙楼的一角,这正是宋都汴梁的端门(也就是宫殿的正门宣德门),点出主题,群鹤来集于此,乃是国运昌盛的祥瑞之兆。

 

WeChat Image_20180830074941▲  宋代赵佶瑞鹤图卷,图片来源:辽宁省博物馆

 

WeChat Image_20180830074950▲  展厅现场吸引诸多目光的宋代赵佶瑞鹤图卷,图片来源:TANC

 

《瑞鹤图》作于1112年,时年宋徽宗30岁,其在位的12年间天下并不太平,天灾人祸接踵而至,几年里,河东连续地震、京畿蝗灾、南方水灾……这位道君皇帝处心积虑地寻找奇花异石和各种祥瑞之物,寻求国家祥瑞所在,想以此稳定朝廷,安抚民心,却惹得民间怨声载道。崇宁五年(1106 年)正月,彗星横扫汴梁上空,天人感应之说又口耳相传,认为皇帝触怒了上苍,引起上苍的警告。6年后的正月十六,或是宋徽宗亲眼目睹,或是有人来报,宋宫的正始之门端门上空出现了群鹤盘旋,预兆国运临门、国运长久。徽宗从“仙禽告瑞”中得知国运“千岁”的吉兆,于是精心赶绘此图,在他看来有灵性的动植物会预示个人和国家的命运。这些被精心描绘下来的祥瑞将会给他的统治带来信心,也给他的臣属们带来希望,如飞越宫城端门上空的白鹤、玲珑石上的瑞草、芙蓉枝上的锦鸡等。宋徽宗和臣子们,都沉浸在这些繁花似锦的“国运”幻境里。

 

WeChat Image_20180830074956▲  宋缂丝赵佶木槿花卉图册页,图片来源:辽宁省博物馆

 

唐宋元时期珍贵手卷全部舒展

 

此外,《国家宝藏》中播出的《洛神赋图》,亮相奥运的《簪花仕女图》、明代仇英版本的《清明上河图》以及唐书典范《欧阳询书仲尼梦奠帖》等都出现在展厅中。辽宁省博物馆艺术部主任董宝厚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采访时说:“书法、绘画这两个展厅的定位就是希望展现出整个绘画史、书法史的演变过程,反映出不同时期的风貌,但是大部分博物馆的藏品,难以实现通史陈列,形成比较完整的序列,而辽博具备这个条件。观众在展厅中浏览一遍就能粗略了解到中国绘画史和书法史的艺术风格变化。我们藏品比较多,唐宋元时期的书画手卷很多,一个展柜十多米长,可能只展了一件作品,数量就会被压缩,因此我们做了三期的陈列,一方面让展品得到正常的轮换休息,同时也让更多的展品能和观众来见面。”

 

WeChat Image_20180830075003▲  唐代周昉簪花仕女图卷,图片来源:辽宁省博物馆

 

WeChat Image_20180830075012▲  唐欧阳询行书仲尼梦奠帖卷,图片来源:辽宁省博物馆

 

“中国古代绘画展”以三件最重要的展品开篇,分别是唐代周昉的《簪花仕女图》、东晋顾恺之的《洛神赋图》,以及五代董源的《夏景山口待渡图卷》,全部展开展出。其中《洛神赋图卷》传为顾恺之所绘的存世多卷,目前所知有六件,除了此件还有五件分别收藏在美国佛利尔美术馆、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辽博的藏品为宋摹本,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顾恺之绘画的艺术特点,被称作最佳版本。画面也比较完整地表现了曹植《洛神赋》的内容,尽管画面破损明显,但线条飘逸、造型生动。

 

WeChat Image_20180830075019▲  展览现场全卷展开的东晋顾恺之洛神赋图卷,图片来源:TANC

 

WeChat Image_20180830075025WeChat Image_20180830075034▲  东晋顾恺之洛神赋图卷(局部),图片来源:辽宁省博物馆

 

 

末代皇帝出逃时亦不能离身的珍品

 

在书法馆中同样呈现了宋徽宗的作品《草书千字文》,而张旭的《古诗四帖》、东晋王羲之的《曹娥诔辞》、赵孟頫的《心经》也都是值得推荐的名品。谈到辽宁省博物馆如此丰富的藏品和收藏体系是如何建立的,董宝厚说:“最重要的书画藏品,尤其唐宋元的部分大都来自溥仪离宫时淘选带出的珍品。”在末代皇帝溥仪逊位前,曾以“恩赐”名义,将内府所藏珍贵字画赏赐给其弟溥杰、溥佳,让他们利用每日放学出宫机会将书画带出。盗运出宫的书画起初存放在醇王府内。溥仪出宫后,这批书画被运抵天津。1934年,溥仪到长春做了伪满洲国傀儡皇帝,这批书画被运至当时的长春伪皇宫“小白楼”内。1945年,日本宣布战败投降,溥仪乘飞机企图逃往日本时,被苏联红军俘获,其携带的书画、珠宝被查扣,几经辗转后,藏于后来的辽宁省博物馆。

 

WeChat Image_20180830075057WeChat Image_20180830075104▲  南宋赵佶草书千字文卷(局部),图片来源:辽宁省博物馆

 

“那批作品被军队缴获后存在了当时的东北银行,辽博是于1949年7月1日正式对外开放的,东北银行的这批作品就拨交给了辽宁省博物馆,当时叫东北博物馆,奠定了最重要的一批收藏。此外,还有一批从长春伪‘帝宫’小白楼中流出的作品以及通过捐赠、购买、拨交等方式收藏的作品,这些本身就建立了一个比较好的序列。而杨仁恺先生为首的博物馆一代代文物工作者,按馆内的需求又从北京荣宝斋、上海朵云轩、私人收藏家、玉器文物店等处陆续收入很多作品。当然也离不开很多人的捐赠,比如启功先生、吉林大学的古文字学家于省吾等。就此辽博就建立出了今天这样比较完整的书画收藏序列。”董宝厚进一步介绍道。

 

WeChat Image_20180830075112▲  位于沈阳市和平区十纬路二十六号,辽博最早的地址为原奉系军阀热河都统汤玉麟官邸

 

WeChat Image_20180830075132▲  位于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363号辽宁省博物馆旧址,图片来源:辽宁省博物馆

 

辽宁省博物馆的前身——东北博物馆是新中国由人民政权建立的第一座大型历史艺术博物馆,现有馆藏文物近十二万件/套。新馆展览面积(24,000余平方米)、常设展数量(13个)、展线长度(4200余延长米)、上展文物(6200余件)、展出文物占馆藏文物总量比重(5%)、馆藏精品展出率(70%以上)等指标方面,均位居国内省级博物馆前列。同时新馆位于正在建设中的浑南新区,与毗邻的科技馆、图书馆、档案馆,四座设计风格相同的现代化建筑共同构成了沈阳新的文化中心。(采访、撰文/孟宪晖)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跳房子”,“巴塞尔艺术展都会”来到阿根廷

十多年前,以欧洲为大本营的巴塞尔艺术展开始将眼光挪向外面的世界。从迈阿密到香港,如今又拿下一城。这一城是布宜诺斯艾利斯。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