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创造“裸体特朗普”的Indecline又画出了世界上最大的涂鸦,他们能否成为下一个班克斯

Aug 30, 2018   TANC
WeChat Image_20180830072347▲  艺术团体Indecline安置在洛杉矶高速公路上的一块广告牌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雕像,图片来源:rollingstone

 

自从第45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职上任以来,来自艺术界的批评和反对声就从未平息过。8月17日凌晨,洛杉矶高速公路上的一块广告牌上挂出一个真人大小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雕像,这个貌似小丑的雕像浑身赤裸,背后的广告牌上则写着绰号“杀人小丑”的美国连环杀手约翰·韦恩·加西(John Wayne Gacy)的一句话,在被捕前他对监视自己家的侦探说:“你知道,小丑可以逍遥法外。”(A Clown Can Get Away With Murder,特朗普曾说过与之类似的话)这个广告牌出自美国艺术团体Indecline之手,广告牌上的标语也是他们一件影像作品的名称。

 

Wikipedia上介绍,Indecline 是美国一个激进艺术团体,该团体由涂鸦艺术家、音乐家、电影制作人、摄影家以及全职的反叛和激进人士组成,于2001年在南加利福尼亚成立。但Indecline组织者曾对外表示“Indecline不是一个无政府主义团体”。(Indecline is not an anarchist group.)对美国人民来说,出现特朗普的奇怪裸体雕像已不是新鲜事,早在两年前它就开始在全美各地涌现,这个项目即名为“裸体特朗普”(naked Trump)。雕塑艺术家Ginger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自己是受Indecline委托制作的“裸体特朗普”,在历时近6个月的制作过程中,他只见过这个团体的几十位艺术家中的两位,没有任何人与他讨论这个项目。除了自己繁重的全职工作之外,他每周还花25个小时来制作这些奇怪的雕像,每晚只能睡大约三个小时。

 

WeChat Image_20180830072409▲  安置在洛杉矶的“裸体特朗普”,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16年总统大选前夕,纽约、洛杉矶、旧金山、西雅图和克利夫兰这5个主要城市的中心地带都连夜安装了当时还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裸体雕塑。位于纽约联合公园广场的雕塑在几小时后被纽约市公园管理部门拆除,管理部门发言人回应,“纽约公园管理部门坚决反对在城市公园内放置任何不允许安装的设施,无论有多小”(NYC Parks stands firmly against any unpermitted erection in city parks, no matter how small)。一个不愿意透露身份的成员表示正是在特朗普即将获得共和党提名的时候这个项目诞生了。“我们开始意识到他不会像我们预期的那样轻易地离开。这不是一个笑话。”

 

WeChat Image_20180830072417▲  纽约市公园管理部门正在拆除“裸体特朗普”,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Indecline与特朗普的“不解之缘”或许可以追溯到2015年,针对其竞选时期称美境内墨西哥裔人群为“Rapists”(强奸犯)的行为,他们创作了《Rape Trump》。2017年,针对当时的密歇根州弗林特市的水危机事件,他们又推出《Greetings from Flint》(来自弗林特的问候)以讽刺当权者腐败以及政府的不作为,同年的《Ku Klux Klowns》则是针对当时美国境内白人至上主义者的一次行动。 2018年,该团体入住特朗普旗下的特朗普国际酒店,并在一天之内将奢华的酒店套房改造成一个快闪装置作品《The People’s Prison》(人民的监狱),他们让一名演员冒充美国总统,而这名演员的估价是1万到1万5千美元。墙面上的画作均由Indecline团体中艺术家成员所画,之后会送到美国一家画廊里销售。他们还针对在特朗普反移民政策下发生的现象创作出《Make Kids Disappear》,在美墨边境美国警察曾抓捕试图偷渡进美境内的墨西哥家庭,将非法移民子女与其父母强行分开关押,这一现象受到人权人士的强烈谴责。

 

WeChat Image_20180830072423WeChat Image_20180830072429▲  改造前后的特朗普国际酒店套房
WeChat Image_20180830072435▲  艺术团体Indecline的一名成员在委托创作的作品前,photo:Jason Goodrich,图片来源:vanityfair.com

 

Indecline通过其官网销售印有自己标示的商品,例如衣服,手办等,为活动提供经费。有时该团体在活动中制作的作品也会出现在拍卖或是画廊中售卖,所得也将用于团体活动经费。“裸体特朗普”系列作品的雕塑就在拍卖会上以2.8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帮助Indecline后来的游击作品获得了资金,不过该团体也表示,不太可能从广告牌上取回小丑的复制品。9月,在贝弗利山庄(Beverly Hills)的拍卖会上,他们早期的几件作品也将被拍卖,以资助更多项目。

 

WeChat Image_20180830072442▲  Indecline官网上售卖的衍生品,图片来源: Indecline

 

Indecline曾于2002年推出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Bumfights Vol. 1: A Cause for Concern》,主要记录了高中霸凌和流浪汉间打斗的真实景象,由于题材敏感和露骨的暴力场景,这部影片在英国、加拿大和新西兰等多个国家被禁。该系列影片自发布后被指散布针对流浪群体的仇恨情绪,以及宣扬暴力。Indecline成员也因此被加州地方法院起诉,2006年被告的Indecline成员认罪,并承诺终止继续制作Bumfights系列影片。

 

WeChat Image_20180830072448▲  Indecline首部影片《Bumfights Vol. 1: A Cause for Concern》海报,图片来源:reelgood.com

 

此后,他们从制作影像转向改造广告牌。2012年,开始了其《Control Alter Delete》计划(电脑程序中的 Ctrl+Alt+Del,意为重启),改造了全美境内多个广告牌,被改造的广告牌上文字多被Indecline用涂鸦颜料掩盖遮挡或者重新改写,改写后内容多关注时事问题,比如事业问题,华尔街金融危机。其中《Dying for Work》(死于工作)广告牌改写计划,就是映射08年的全美经济危机问题。同年,Indecline在洛杉矶麦卡伦国际机场航道附近创作了《Wheel of Misfortune》(不幸之轮),在地面画上一个俄罗斯轮盘,盘面上写着“Lose a Job,” “Lose a Home” and “Lose All Hope.”(失去工作、失去家园、失去所有的希望)。

 

2015年,Indecline在未得到任何官方允许下进入一个被废弃的军事管制区,在管制区地面写下“This land was our land”。花了6天时间,他们创造出世界上最大的涂鸦图案。种种举动让很多人觉得神秘街头艺术家班克斯(Banksy)后继有人,同时,也有人发出质疑“这些街头艺术恶作剧者真的能团结起抵抗力量吗?”(撰文/GABRIELLA ANGELETI、孟宪晖,翻译/许赫君)

一周内接待观众近十万人次,辽宁省博物馆新馆是怎样做到的

8月28日,“海派巨擘——任伯年绘画作品展”在辽宁省博物馆开幕。展览以“艺术成就”、“师承起源”、“游历交友”、“后世影响”四个部分呈现任伯年及其相关艺术家绘画精品98件(组),为近年来全国范围内举办的任伯年展览规模最大的一次。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