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adtanc@modernmedia.com.cn

国际客户经理:安娜
Tel:(8610)65615550-267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晏丽芳
Tel:(8610)65615550-857
yanlifang@modernmedia.com.cn

世界上第一个手绘动画电影来了:讲述凡·高最后的日子

Oct 10, 2017   高尉然

9月22日,世界上第一个全部由手绘构成的动画长片《挚爱文森特》(Loving Vincent)在纽约和洛杉矶首映。随后将于10月10日起在美国其他主要城市超过100家影院上映。为了制作这部动画长片,传统适用于短片的绘图动画方式必须调整,以适应两倍以上的长度。125位画师为了捕捉变化的背景、面部表情和动作,每幅画布都被重新绘制了76次,完成了总计65000幅油画。《挚爱文森特》的幕后团队为此花费4年时间开发了名为“PAWS”(Painted Animation Work Stations)的工作站系统,保障了画师能够专注于单幅绘画本身,从而实现数十人同时绘画时的高效,大大缩短了影片的制作周期。

a
影片中的每一帧都由专业画师绘制,40位画师将完成总计56800张画作,《挚爱文森特》的幕后团队还为此独立开发了名为“PAWS”的工作站系统

2015年是文森特·凡·高逝世125周年,全球多家艺术机构已筹备众多展览缅怀这位命运曲折的著名荷兰画家。而由波兰与英国合作制作的这部动画电影则试图通过旁观者的角度一窥这位传奇画家的自杀之谜。上周,《挚爱文森特》又在希腊的动漫展上赢得了观众奖。10月12日起电影会在希腊的电影院正式上映。

b

画师Alexandra Bari,Nikos Koniaris和Polina Mavrikaki在希腊的领奖现场

六年前,影片导演多萝塔·科比尔拉(Dorota Kobiela)和罗伯特·古拉奇克(Robert Gulaczyk)冒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创造世界上第一个手绘动画电影。主题为文森特·凡·高最后的日子。凡·高当年的离世至今仍有多种解读,是自杀,还是谋杀?在影片中,凡·高笔下的人物打破沉默,谜底也在不断的对话和戏剧化的事件重建中逐步揭开。

120余幅凡·高的经典画作将得以在电影中重现。在凡·高的肖像画中,频繁出现的并不是模特与陌生人,而是那些在他短暂生命中与之交往甚密的朋友:鲁林一家中的长子阿曼德·鲁林(Armand Roulin)、凡·高生前最后所住旅馆所有者的女儿艾德琳·拉瓦克斯(Adeline Ravoux),一直监护凡·高的精神科医生加谢(Dr. Gachet)⋯⋯他们均在影片中发声,通过自己与凡·高的私人交往剖析凡·高的自杀之谜。

c

d

凡·高画中的阿曼德·鲁林、艾德琳·拉瓦克斯都将在影片中接受采访,讲述他们眼中的“凡·高的自杀”

e

在一声枪响后,乌鸦从麦田中飞起,这也是凡·高生前的最后一幅作品《麦田群鸦》

“你不确定他们(画中人物)之中谁承担了更多的罪责,他们试图说服你他们更了解凡·高,但他们却都无法与凡·高的自杀脱离干系。”制片人及联合导演休·韦尔什曼(Hugh Welchman)这样说。由休·韦尔什曼担任制片人的《彼得与狼》(Peter and the Wolf)曾荣获2008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

f

g

《挚爱文森特》中重制了凡·高的画作

据多萝塔·科比尔拉介绍,在前期筹划剧本时,剧本被反反复复重写达8次之多。“如何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内抓住观众的好奇心,讲述一个已被众人熟知的故事,困难重重。”而剧本的定稿也建立在与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的细致沟通上,“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故事具有现实性。” 科比尔拉强调。

h i

j

制片方为其众筹项目的支持者准备的周边产品——冰箱贴、杯垫及T-shirt

这部2014年年底开始制作的影片遇到最艰难的挑战之一是为其筹集资金。这个项目并没有什么实物可以类比,而电影投资人又是出了名的风险规避者。因此《挚爱文森特》通过建立自己的Kickstarter页面进行筹款。所得款项用于画师的培训课程,在课程结束后,他们其中的部分人员将投入到正式的影片创作中。作为回报,片方制作了T恤、杯垫等衍生品。最终,他们募集到了500万美元款项,休·韦尔什曼说:“如果没有那些疯狂的人,这部电影就不会被制作出来。他们喜欢文森特,并进行了一场赌博。”原本电影计划在2016年面世,虽然推迟到了2017年,但好在并未流产。

为什么要制作一部关于凡·高的动画长片?

k
制片人和联合导演休·韦尔什曼

《挚爱文森特》制片人及联合导演休·韦尔什曼,先后就读于牛津大学、英国国家电影电视学院及柏林电影学院,其首部作品《Crowstone》曾获戛纳电影节电影基金会奖。2002年,他和Alan Dewhurst共同建立了BreakThru Films。2008年,由他制作的《彼得与狼》荣获当年的最佳动画短片奖。除了长期工作于动画电影领域,韦尔什曼还曾担任过法国歌手琵雅芙个人传记电影《玫瑰人生》的视觉特效制片人。

Q:制作一部关于凡·高的动画长片的创意最初是如何产生的?

A:我们的编剧及导演多萝塔·科比尔拉在毕业后开始从事动画电影的制作,纵然她喜欢动画,但更怀念拿着笔画画的感觉。在接近30岁的时候,她不想继续再为别人打工了,而是决定将她的两个爱好—电影与绘画结合起来。她在凡·高生命中的最后一封信中看到:“没有什么能比我的画作更好地传递我的声音了。”这给了她通过画来讲故事的创意。

Q:在制作过程中,是否与其他相关机构有合作?

A:是的,我们与阿姆斯特丹的凡·高博物馆有合作,他们帮助我们进行研究,也让我们有更多权限接触凡·高的作品。

Q:在预告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凡·高的作品,这其中是否涉及版权问题?

A:我们并非在复制凡·高的作品,而是经凡·高作品的启发进行再创造。就像凡·高本人受米勒、杜米埃与德拉克罗瓦等人的影响,在色彩上再创造一样。

Q:凡·高曾在纽南、巴黎、阿尔勒等地区生活过,这些不同的阶段在影片中是如何权衡的?

A:10%在阿尔勒,10%在巴黎,5%在荷兰,其他的部分都是在凡·高生前最后居住的奥维尔。我们起初设定了很多在荷兰时期的内容,但这引发了一个问题,凡·高的画风经历了很大的转变,这也会使影片的风格产生不一致。所以最终我们决定集中在大部分经典画作被创作出的时期,也就是阿尔勒及之后。

Q:在之前公布的预告片中,我们看到了很多与凡·高画中人物对话的场景,在不剧透的情况下,可否透露一些更多的影片细节?

A:预告片仅仅介绍了影片的概念,要撑起一部长片当然不仅有对话。我们还设计了追逐的场景、两个打斗场景、不真实的梦魇场景等等,还有从星空到地球的升降镜头。

Q:介绍一下《挚爱文森特》的技术手段,这么炫酷的效果是如何达成的?

A:其实并不难,我们绘制第一帧,在硬纸板上创作油画,这比在布面上画更实际。然后一帧接一帧地画下去,重复绘制的数量视很多情况而定,比如镜头的运动、人物的数量、运动的形式、特效(例如雨滴)等等。

我们在画布上方布置有参考物,或者可以投影至画布上。参考物是由实景拍摄、数字绘景、CG动画和VFX视觉特效动画所创建的。

我们开发了名为PAWS的工作站,它包含了相机、电脑、投影仪、显示屏、光源及画布。它的开发使得制作手绘动画变得容易一些,我们希望画师能够专心于绘画与动画,而不是工作站的技术架构。在你绘制很多帧的时候,每一帧减少2分钟的绘制时间都会是巨大的变化。如果每一帧能够减少2分钟的绘制时间,那么总制作时间将能缩短10天。

Q:众筹的支持者都是谁呢?他们中对于回报有没有奇怪的要求?

A:据我所知,大约20%的支持者是我们认识的朋友,其余的都是陌生人。目前为止他们并未提出什么奇怪的提议。(撰文、采访 / 高尉然)

从光之教堂到直岛再生:在东京进入安藤忠雄半个世纪的建筑之旅

史上最大规模的安藤忠雄作品展“安藤忠雄展·挑战”于9月27日在东京国立新美术馆开幕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

Anal
Creampie
Orgy
Creampie
Threesome
Anal
Blowjob
Anal
Anal
Threesome
A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