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千里江山图》全卷在故宫展开,看青绿山水里的“盛世”与“仙境”

Sep 16, 2017   孟宪晖
0故宫博物院“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现场,图片来源:vera tz

北京。“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9月15日在故宫博物院开幕。这是《千里江山图》在建国后的第5次露面,上世纪八十年代公开展出之后,一度沉寂了近三十年。2009年,《千里江山图》曾有过一次短暂的露面,但并非全卷展示。它最近一次的面向公众是在2013年,“故宫藏历代书画展”第六期在武英殿书画馆开幕,首次全卷展现。时隔9年,在两侧燕翅楼各代青绿山水余韵的映衬下,完全舒展的《千里江山图》更加突出。

0-1

故宫博物院“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现场,图片来源:vera tz

鉴于纸张、绫绢的脆弱性和人为、自然等各种因素影响,书画珍品历来难以频繁展出,同为院画名作并于2015年“石渠宝笈”中引发千人排队的《清明上河图》就须经历至少三年的休眠后才能再度出关。《千里江山图》时隔千年,已有相当部分的颜色脱落,厚厚的石青、石绿等矿物颜料每次展开都会有所掉落,损伤画作原貌,而现有的装裱技术并未超越以前的水平,因此该卷很少与世人见面。

请将手机向右旋转90度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千里江山图》全卷,王希孟,图片来源:网络

“千里江山”,江南景色

– ▬ –

“独步千载,殆众星之孤月耳。”这是宋徽宗对于《千里江山图》的点评。政和三年(1113),时年18岁的王希孟完成了北宋难得一见的青绿山水长卷《千里江山图》。这幅作品,层峦叠嶂延绵不绝,江岸、宫室、村舍、船只、人物纤毫必现。画中虽没有款识,但卷后蔡京一跋将此画的原委简略表述一番,宋徽宗于政和三年四月八日将此卷赐蔡京。后又归南宋内府,有宋理宗“缉熙殿宝”印。卷后接纸有元代溥光和尚在大德七年(公元1303年)的题跋,此画一度为其所有。清初为梁清标所得,在本幅和前后隔水、接纸上盖有其收藏印多方。后入清乾隆内府,《石渠宝笈初编》有著录。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0-10

《千里江山图》上蔡京的题跋,图片来源:网络

“政和三年闰四月一日赐,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逾半岁,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

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借用了唐代的绘画典范,将它转化为具有宋人情趣及时代特征的艺术作品。此画不仅代表了徽宗宫廷艺术的最高成就,其图像背后的文化与政治涵义同样耐人寻味。傅熹年曾在《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中的北宋建筑》一文中指出“从画中表现了大片竹林和江干平野之景来看,所反映的应是江南景色,和常见的北宋画中多画北地风光者颇为不同。”

0-11

0-12

《千里江山图》中的大片平原,图片来源:网络

《千里江山图》背后的人:宋徽宗

– ▬ –

宫廷画家作为官方体系中的一部分,如同军队、文官系统、宦官等一样被皇帝掌控着,虽然实际工作大都委任给了具体负责的官员,但对嗜画如命的宋徽宗来说,收藏绘画作品和任用画家作画是同等重要的大事。伊沛霞在《宫廷收藏对宫廷绘画的影响:宋徽宗的个案研究》中描述19岁的徽宗继位之后不到6周就对臣僚评价宫墙的装饰太过华丽,称:“禁中修造华饰太过,墙宇梁柱涂翠毛一如首饰。”可见,年纪轻轻的宋徽宗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审美标准。

0-13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宋徽宗画像,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由官方主持编撰的宫廷藏画著录《宣和画谱》显示宣和内府藏品丰厚,但绝非徽宗继承和收集的全部珍品,其中介绍每一类绘画的论述中都会提起一些画家被排除在外的理由,层层筛选下仍然有诸多山水珍品可供学习斟酌。《千里江山图》在位置经营上沿袭了北宋的宫廷山水长卷风格,其特点在郭熙的《林泉高致》中表述得很清楚,简言之就是将山水位置按照君臣尊卑的上下等级来进行布局,主峰、云、水域、楼阁水榭以降序依附的构图风格来表现理想政治秩序。宋徽宗“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如此授意引导下,兼容文化与政治意义的以江山借代完整国家概念,在中国画的流传中几成定律。这幅后赐予蔡京的气势旷远之作带有强烈的政治意味,可做另例参照的是《清明上河图》,只是后者以都城风俗的形态表达彼时的政治、经济、文化。

0-14

0-15《千里江山图》局部,图片来源:网络

理想中的盛世山水

– ▬ –

王希孟将想象加诸在写实的基础上,造型、用笔技法均与江南平远山水画类似,墨色变化尤其接近董源。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马季戈曾撰文指出:《千里江山图》卷在设色和用笔上继承了传统的“青绿法”,即以石青、石绿等矿物质为主要颜料,敷色夸张,具有一定的装饰性,被称为“青绿山水”。《千里江山图》十分接近南方山水趣味,但又有意将艳丽色彩加诸其上,保持着皇家绘画的富贵形式。《千里江山图》整卷旨在传达宋徽宗之意,在他的想象中, 江南富庶的风物和景色等同于太平盛世,更似他信奉的道教仙境,审美与太平中构建出最理想的画面。(撰文/孟宪晖)

0-17

0-16

0-18

《千里江山图》局部,图片来源:网络
“千里江山图——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

故宫博物院 | 9月15日至12月14日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