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被恐怖袭击的查理!这场艺术界的“911事件”正在撕裂法国

Jan 08, 2015   艺术新闻/中文版
法国总统奥朗姆发表全国电视演讲,表示受害者“为着法兰西共和国的立国之本—— ‘自由’而死去的,他认为“所谓的“法兰西共和国”,即言论自由、即文化、即创造、即多元、即民主制度,在今天被分裂了!” 来源:dailymotion
《查理周刊》遇害的四位漫画家:Cabu,Tignous,Charb,Wolinski

巴黎当地时间2015年1月7日上午,一场恐怖袭击的枪口瞄准了法国老牌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三位来自巴黎市郊小城Gennevillier的袭击者闯入编辑部,夺走了12位工作人员的生命。 在《查理周刊》长达45年的历程中,不乏各种激烈、艰难的时刻,但这次“恐怖袭击行为”在法国社会引起了巨大的震动,更将《查理周刊》聚焦在世界舆论的浪尖。

法国《自由报》1月8日当天的版面

640-10

法国艾丽舍宫降半旗致哀,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全法1月8日至10日国丧三天

问题在于,在这样一个被多媒体信息充塞的时代,几张寥寥数笔的讽刺漫画何以在法国社会引起轩然大波?对于习惯了在手机屏幕上刷海量图片和视频的中国读者来说,或许更加难以想象的是一份纸质漫画周刊的影响力。事实上,讽刺漫画在欧洲、尤其在法国一直在大众文化与传播领域占据重要位置。且不论巴黎拉丁区街头那些林林总总的漫画店、全法每年数以千计的独立漫画出版物和大大小小的漫画节,光是发行量领衔的权威媒体《世界报》每日以左下角的讽刺漫画栏目开篇,就足以说明这种艺术形式在法国民众心目中的份量。

法国著名的《世界报》,每日总是以左下角的讽刺漫画专栏开篇

《查理周刊》尤其特殊。1969年,《Hara-Kiri周刊》(L’hebdo hara-kiri)在法国揭开了阿尔及利亚战争之后政治讽刺之“野兽与恶魔”(Bête et Méchant)的幽默风格。整个六十年代,言论自由尺度在法国大幅跃进,政治讽刺的尺度和尖刻程度也愈演愈烈。

pig

1969年1月的《Hara-Kiri周刊》封面

1970年11月,戴高乐将军去世, 而就在十天前在法国一家夜总会的火灾导致了百余人死亡。对于这两起重大事件,《Hara-Kiri周刊》没有登出任何漫画,而只是在封面写上了“Colombey的舞会悲剧 - 1人死亡”。刊物由此被法国内政部查禁。为了能够继续发行,周刊更名为《查理周报》(Charlie Hebdo),这个新名字里的“查理”也正是来自于对夏尔·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的暗讽。从1971年到1974年,这本周刊在法国大获成功。1974年蓬皮杜总统过世的时候,周报甚至发表了一张非常不合时宜的对这位已故总统的讽刺漫画,画上的总统脑袋上被划了一个巨大的红色叉号,上书“再也不用见了!”(PLUS JAMAIS ÇA!),引起巨大争议。但在1981年法国总统大选之际,因为电视在大众传播中的新崛起,《查理周报》的影响力开始式微 。

640-11

1969年1月的《Hara-Kiri周刊》封面,“Colombey的舞会悲剧 - 1人死亡”

1992年,《查理周刊》重新回归,在继承了其历史性荣耀的基础上,大量刊登当时名噪一时的漫画家的作品让这本周刊获得了新生,其中就包括在此次恐怖袭击中遇难的Cabu和Wolinski。

漫画家Cabu

640-13

Cabu的漫画作品,法国前总统萨尔科齐和教皇的对话:教皇问道:“你是那位‘爱人如己’的吗?萨尔科齐回答道:”不,我是那位‘干得越多,挣得越多’”。

事实上,整整一代法国人看着他们的作品成长起来,也由此奠定了《查理周刊》在法国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不久前法国电视5台对周刊的主笔漫画家之一、“法国媒体界最伟大的讽刺漫画家”Cabu做了一场专访。当被指出其漫画作品的批判态度显得太过残酷时,Cabu以一贯的幽默态度对此进行了否认,虽然他的确十分乐意利用画笔对一些政治或宗教群体进行“攻击”。在他看来,政治是一出反映人性的世俗喜剧,充满了戏剧性与残酷性;而宗教也是意识形态的一种。近20年以来,宗教变得尤其激进,如何用幽默的态度对待宗教问题,是他不吝推进的创作方向。正如政治观点可以被自由地划分为左翼或右翼,漫画家同样可以持画笔对宗教或政治人物进行批判与表达,而这种表达一定是自由的。漫画天然地表达一种时代批判精神,而法国人笃信“凡是我们所想的,都必定是自由的”。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不断有观众在视频网站上的视频下留言,表达对Cabu的哀思,多数人认为Cabu并非一位种族主义者,并引用他那句“人生如戏,世界是残酷的”(La vie est  un  théâtre, le monde est cruel )以寄哀思。

法国漫画家Ben Lebègue向遇难漫画家致敬的作品:右侧是这次遇难的四位漫画家一边画一边对天堂里的耶稣和默罕默德说“这下我们有永恒的时间来折腾你们了!”,而耶稣和默罕默德则说“这帮蠢货!他们把我们骗了!”

在1月7日巴黎共和国广场民众自发组织的集会上,大多数法国民众对这一恐怖事件的反应是无法接受言论自由作为立国底线被公然挑衅和伤害:“新闻媒体从业者因为捍卫自己的观点而失去生命,这样的事情太令人震惊了!”、“当言论自由处于危机之中,我们就不得不走上街头!”、“自由表达的权利正在受到威胁,这是一场斗争,我们必须坚持自己的主张!” 穆斯林人士同样也对此作出回应,指责此次袭击行为。穆斯林学者塔里克·拉马丹  (Tariq Ramadan) 在他的个人社交网站上对此事做了如下声明:“这并非是为了真主的复仇行动,而是叛离和抹黑了我们的宗教、价值和准则。”

向遇难者致敬的漫画作品

法国总统奥朗德于当日傍晚的全国电视讲话中说道:“才华横溢的漫画家、勇敢的专栏作家被杀害了,这些男人和女人,他们是为着法兰西共和国的立国之本—— ‘自由’而死去的,他们是我们的英雄 !今天整个法国都遭到了袭击,因为所谓的“法兰西共和国”,即言论自由、即文化、即创造、即多元、即民主制度,而这一切在今天被分裂了!亲爱的同胞们,我们最好的武器,就是团结一致!”毫无疑问,整个法国沉浸在悲恸之中,但并没有陷入无望的哀鸣,秉持一贯的理性态度,法国媒体和民众已经开始反思这一袭击事件可能带来的其他后续影响,包括极端右翼保守主义势力在这个传统左派国家的抬头。撰文/贺婧 、洪雅笠

Free不等于免费:上海西岸自由港进行时

上海西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与全球知名的艺术品物流服务商瑞士欧亚投资集团签署《上海西岸自由港项目合作意向书》,宣布打造国内首个纳入“自由港”(LE FREEPORT)全球服务体系的艺术品保税综合服务平台——上海西岸自由港。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