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历经近20年,造价10亿美元,全球最大考古博物馆大埃及博物馆将在年底落成

Sep 15, 2020   TANC

640 (30)大埃及博物馆外观渲染图,图片来源:Archimation

原定于2011年开放的大埃及博物馆(Grand Egyptian Museum)终将于今年年底竣工,并且于2021年正式为大众开放——负责人阿特夫·莫夫塔(Atef Moftah)将军许诺道。这项21世纪最负盛名,且过程最坎坷的博物馆建设项目之一终于迎来尾声。完工之后,它将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考古博物馆。

因为新冠疫情,今年四月,埃及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将原定于今年年底举行的开幕式延期至2021年。一方面是为邀请各国领导人出席开幕预留时间;而另一方面,以莫夫塔的话来说,等待是值得的。毕竟,“埃及给世界的礼物值得这场隆重的庆祝。”

640 (22)大埃及博物馆施工现场,图片来源:Dana Smillie

场馆的建造现已将近尾声。在对其位于吉萨高原的工地考察中,莫夫塔预估该建筑的完成度已达到“ 96.5%”。2021年的重点将是安放10万余件文物,其中也包括图坦卡蒙墓中的3000多件珍宝。这一切将至少需要“四到六个月”的时间。

莫夫塔将军早在2016年便由埃及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亲自任命,实现这项空前绝后的建设计划。身为一名职业工程师,莫夫塔也为对博物馆作出的个人贡献感到自豪——建筑物的主立面,一堵宽阔的自立墙,便是他的“个人设计”。“原先的设计十分复杂,完全实施将花费太长时间,”他说,“现在的方案为预算节约了至少1.8亿美元。”

640 (23) 640 (24)大埃及博物馆建筑方案模型图,图片来源:Heneghan Peng

大埃及博物馆由驻都柏林的建筑师事务所Heneghan Peng设计,在2003年的博物馆建筑设计竞赛中脱颖而出。博物馆选址位于吉萨金字塔群与开罗之间的第一个沙漠高原边缘,距离金字塔仅仅两公里;既位于山谷又临于高原,并利用高低差为高原创造了一个新的“边缘”。建址到三个金字塔的视轴线勾勒出建筑物的基本框架(一个倒角的三角形);从整体规模到一切大小细节都是根据这些隐藏的关联点所设计和定义。

640 (2)大埃及博物馆夜景外观渲染图,图片来源:Heneghan Peng

在Heneghan Peng原先的方案中,博物馆建筑物的主立面是一堵一公里长的镐玛瑙石墙,夜间灯光打在半透明的材质上有独特的视觉效果。经过莫夫塔改进的墙面采用玻璃建造,并且将长度缩短了将近一半。受谢尔宾斯基三角启发的墙面设计——出于建筑稳定性的考量——在现在的方案中被延续下来。

49万平方米,10万件文物
超过6000年的历史

进入博物馆内部如入金字塔的甬道那般,层层叠叠,错综复杂,却不乏逻辑与秩序。参观者将经过种满植被的广阔花园,由位于山谷的入口进入博物馆,并穿过巨大的中庭来到有遮蔽的接待区域。接着,由一座宏伟的大楼梯上升到高原——从这里,眼前的沙漠丘原与孤立其上的金字塔将一览无余。

640 (29) 640 (25)上:大埃及博物馆外的广阔花园渲染图
下:大埃及博物馆外入口景致
图片来源:Heneghan Peng

大埃及博物馆的规模无疑是空前绝后的。它占地49万平方米(包括花园及其他设施),相当于一个大型航站楼。埃及的古迹与旅游部长哈立德·阿纳尼(Khaled al-Anany)称其为“第四金字塔”——博物馆与历经千年的金字塔为邻。以博物馆为出发点,北观胡夫金字塔,南望孟卡拉金字塔;是向古老祖先的致敬,同时也象征着古埃及人传统与智慧的延续。

640 (28)大埃及博物馆施工现场,图片来源:KHALED DESOUKI/AFP via Getty Images

建筑工地的噪音、脚手架、喷洒消毒剂的工人……即便还在施工期,博物馆的中庭仍令人叹为观止。这里“足够停放一架747飞机”,建筑师罗辛·赫内甘(Roisin Heneghan)称赞道。而说到博物馆的展览空间,他形容“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

640 (27)博物馆内的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的巨像,图片来源:MOHAMED EL-SHAHED/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庭摆放着迄今最大型的一件馆藏——拉美西斯二世那高11米、重约83吨的红色花岗岩雕像。雕像在2018年就搬迁至博物馆内,在过去两年间,博物馆中庭围绕着它逐步完工。拉美西斯二世雕像的背后,长65米的大楼梯上矗立87座法老与众神的雕像以及建筑残片。他们多数因为施工还被包裹着。一旦揭幕,他们将为游客带来一场微缩版(微观)的埃及历史之旅。人们从楼梯的底部——当代的开罗——开始,慢慢向上。随着时光倒流、历史倒叙,观者将在到达阶梯顶部的同时,回到古代的埃及——而骤然呈现在眼前的金字塔群则将体验带至高潮。从建筑设计到策展,所有的一切都力图营造一个更加完整与丰富的观展体验。

博物馆的10万余件文物将根据时期分为四个展区:史前至古王国时期、中王国时期、新王国时期、晚期与罗马时期。最令人翘首以待的无疑是图坦卡蒙的宝藏。官方表示,在这些有着3300多年历史的稀世珍宝中,许多将会是首次展现于世。

图坦卡蒙的世界

640 (26)1922年,霍华德·卡特在埃及卢克索附近打开了图坦卡蒙国王陵墓最深处的神龛。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霍华德·卡特(Howard Carter)1922年首次发现图坦卡蒙墓穴时,发掘出土了5398件文物,而如今博物馆数据库中图坦卡蒙墓出土文物共计5600件。除了象征财富的黄金之外——死亡面具、王冠、棺椁、战车,珠宝——更多日常物品的展出将为参观增加另一种深度。法老的贴身物件不乏日常使用的拐杖、其缠腰布、打猎用的回旋镖,甚至是在世时偏爱的各种食物、野味、香料等。除此之外,展览还将着重介绍陵墓的考古挖掘。

640 (9)埃及法老图坦卡蒙的随葬面具,图片来源:Hannes Magerstaedt/Getty Images

640 (10)一件精美的图坦卡蒙的胸甲上有着硅玻璃雕刻而成的圣甲虫,图片来源:J.BODSWORTH/WIKIPEDIA

这些展品将分布于约7000平方米的四个展厅中,规模足足有原墓的60倍以上。卡特与团队首次发现墓室时,无不对其规模之小而感到惊讶——因为法老的意外死亡而不得不匆匆下葬,墓穴中仅有四个房间,总面积不过110平方米。可以想象,小小的房间内,鼎铛玉石、宝马香车盈箱溢箧、堆叠如山的样子。而参观者将第一次在帝王谷之外身临其境地体验这一切——除了出土文物,图坦卡蒙的展区还将陈列一个复制墓,与2014年在帝王谷开放的如出一辙。体验了一把古墓探险后,观者会发现,四个展区的陈列顺序并非无中生有——而是与当年卡特对于墓穴进行挖掘的顺序相符。

640 (11)哈里·伯顿、霍华德卡特和卡那封勋爵在图坦卡蒙国王的坟墓的入口。图片来源:Griffith Institute

640 (12)在塞索斯二世墓穴的临时实验室里,哈里·伯顿、文物保护员亚瑟·梅斯和阿尔弗雷德·卢卡斯正在清理图坦卡蒙国王墓中的一尊雕像。

100多张由哈里·伯顿(Harry Burton)所拍摄的墓穴考古的历史照片也将丰富观者体验。这些照片的扫描版皆来自牛津大学格里菲斯学院(Griffith Institute)的卡特档案馆。就在近几年,学院将档案馆中保存的一部分原始底片和照片经过了数字化处理,并重新着色。这些一百多年间激发了无数人想象的经典黑白照片第一次以原貌示人,向我们展现卡特眼中所看到的埃及。

640 (13)图坦卡蒙的随葬面具,图片来源:Griffith Institute

640 (14)图坦卡蒙墓前厅的手工艺品,图片来源:Griffith Institute

最负盛名的照片之一要数传说找到了墓穴的,卡特身边的埃及水童肖像照。图中,水童佩戴着图坦卡蒙的吊坠,上面装饰着青金石圣甲、蛇、太阳与生命之符,并镶有金、银、以及各种宝石。这张照片与吊坠目前正在图坦卡蒙巡回展上展出——并已与洛杉矶,巴黎和伦敦的270万的参观者见了面。巡展迄今筹集的资金已超过2000万美元,这将为新博物馆提供必不可少的经济资助。

首次离开帝王谷的棺椁
与留在帝王谷的木乃伊

值得期待的不仅是图坦卡蒙的展览。据首屈一指的埃及学家扎希·哈瓦斯(Zahi Hawass)透露,博物馆将展示不少新的展品——这些展品甚至有可能取代包括图坦卡蒙的木乃伊面具等的热门展品,为文化与旅游业带来新的血液。这一批展品将包括“ 20个皇家木乃伊”和塔尼斯(Tanis)的珍宝——后者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埃及学家皮埃尔·蒙特(Pierre Montet)从尼罗河三角洲的皇家陵墓中发现的黄金陪葬品。

640 (15)1940年3月2日,在埃及尼罗河三角洲的塔尼斯考古遗址,法国埃及古物学家皮埃尔·蒙特在检查来自第二十一王朝王朝的法老普苏塞内斯二世的石棺。图片来源:Keystone-France/Gamma-Keystone via Getty Images

为准备博物馆开幕,超过4.6万件展品——特别是图坦卡蒙文物——早已移交修复中心进行检测与修复。该中心从2010开始运行,由五个修复科室组成,并包括多个用于检测与分析的科学实验室。“我们的工作之一包括‘重新发现’国王的宝藏。”考古部门负责人塔耶布·阿巴斯(Tayeb Abbas)说。“这与卡特的工作同样重要。”

640 (16)大埃及博物馆修复实验室,修复人员正在对图坦卡蒙藏品的石棺部分进行修复,图片来源:MOHAMED EL-SHAHED/AFP via Getty Images

 

640 (17)一位埃及考古学家在图坦卡蒙国王的石棺上工作,图片来源:Hassan Mohamed/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图坦卡蒙以贴金柏木制成的外层棺椁长2.2米,已于去年转交修复中心。这是它三千多年来第一次离开其位于300英里外的帝王谷的墓室,并且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常驻博物馆(尽管这个计划曾遭到当地人们的强烈异议)。仅这一件文物的修复,包括熏蒸,就花费了大约八个月的时间。它将与图坦卡蒙的两个内棺一起组成新展的一部分。

640 (18)一具包含了图坦卡蒙木乃伊肝脏的石棺,图片来源:Business Wire via Getty Images

博物馆希望图坦卡蒙的木乃伊也能进入馆藏。今年5月,原本这一愿望即将实现,但最终帝王谷的当地居民赢得了这场拉锯战——他们把木乃伊看作是自己的祖先,更是重要的旅游热点。哈瓦斯对此表示理解。他说:“卢克索人认为他们的祖父应该留在那儿,我尊重他们的想法。木乃伊将保留在帝王谷。”

日本国际合作社为主要赞助方
国际专业团队合作,文物修复先行

而缺少资金,这所有一切将只能是沤浮泡影。作为主要赞助方,日本国际合作社(Japa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为博物馆将近10亿美元的建造提供了约75%的贷款,并已经培训了数百名埃及文物修复师。在保护中心,一支由埃及与日本专业人士组成的修复团队对于图坦卡蒙陵墓中的纺织品进行了首次科学研究。纺织品是陵墓出土文物中裂化状况最严重的手工艺品之一——与那些金银首饰相比,他们对卡特而言似乎显得无足轻重。对于我们来说,则是了解古代帝王生活的绝佳线索。

640 (3)大埃及博物馆的文物修复中心,图片来源: CNNI 纪录片

这些出土的纺织品包括115条用上等亚麻制成的缠腰布以及93双鞋(多为凉鞋)。修复师还发现了法老的头饰、袜子和弓箭手的护腕。日本纺织品专家石井三重(Mie Ishii)表示,这些衣服提供了大量蛛丝马迹。在她看来,图坦卡蒙是个“非常敏感的年轻人,骨骼纤细,总是保持干净整洁”,并穿着“整个王国能够提供的最美丽,且最舒适的衣服”。

640 (19)图坦卡蒙的一双凉鞋,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不仅如此,对于法老陵墓中的出土文物,科学研究所还取得了许多其他有趣的发现。例如,用来制造图坦卡蒙的仪式及狩猎用马战车的榆木原产于地中海东部,距古代底比斯(现代卢克索)足足500英里……一系列令人费解的金叶杆则来自一辆马战车的遮阳帘,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遮阳帘……而法老木乃伊旁的匕首刀刃经过检验,几乎百分之百来自陨石。

640 (20)在图坦卡蒙墓中发现的一件亚麻衣服上的贴花和刺绣面板的细节。图片来源:Nino Monastra.

在图坦卡蒙死因的调查上,哈瓦斯也有了新的进展。他利用最新仪器进行DNA分析,来确认法老的死因是否源于腿部的病毒感染。“如果能确认结果,那将意味着他是在一次事故中死亡的。” 哈瓦斯表示。这将完全颠覆迄今为止广为接受的他杀理论。这位热情洋溢的埃及学家甚至还写了一部图坦卡蒙歌剧——或许有望于博物馆开幕时上演。

640 (21)正在修复文物的专家,图片来源:CNNI

对于国家来说,大埃及博物馆无疑是意义非凡的。埃及的经济亟需游客的输入,而莫夫塔预计,第一年博物馆将迎来至少200至300万的游客;来年甚至有望增加至每年800万——这将为经济注入一针强心剂,而博物馆对于接待庞大数目的游客,也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莫夫塔表示,总统对于建筑细节的完美度有着很高的要求。他们每个月至少开一次会议,有时甚至是每周一次。

据估计,法老胡夫花了大约20年的时间才建成一座金字塔。从2002年宣布建筑竞赛到项目竣工,大埃及博物馆也将近花费20年。已经等待了那么久,就算再延后至2022年开放,似乎也合乎情理——那将正好赶上卡特发现图坦卡蒙的一百周年纪念。(撰文/Nicholas Glass,杨早早,翻译/杨早早) 

以“世间风物”大展启动,和美术馆打开从地方到国际的艺术视野

10月1日,由日本建筑师、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安藤忠雄设计的和美术馆在广东顺德面向公众开放。受疫情影响,原定于今年3月20日开幕的“世间风物——和美术馆开馆大展”,本次以“启动展”的形式率先亮相。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