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在上博穿越到唐招提寺,鉴真与东山魁夷跨越千年的艺术复调

Dec 20, 2019   TANC

12月17日,“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在上海博物馆开幕。展览选取唐高僧鉴真在平成京(奈良)营造的唐招提寺中珍贵的历史文物和当代画作。所展示的日本国宝“金龟舍利塔”是为供奉鉴真大师带到日本的三千佛舍利而铸造的;日本重要文化财《东征传绘卷》既是13世纪“大和绘”中的杰出代表,同时也深受宋画影响,史诗般地呈现了鉴真东渡的全过程;此外,建寺之初,孝谦天皇(749-758)题写的敕额,具有羲之遗风,历经千年,虽匾额退色,笔力风骨犹存。

640日本国宝“金龟舍利塔”在“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展览现场,图片由上海博物馆提供

而东山魁夷绘制的御影堂隔扇画构成了本次展览的主体。站在上海博物馆效仿寺院原貌设计的展厅中,我们已身在唐招提寺。

640“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现场,摄影:吴侃

复调,只可天成

每一座古寺都是独一无二的,但由大唐高僧鉴真兴建的唐招提寺是最独特的一处。

从公元759年建成之日起,这里就贮藏着大唐—东瀛;鉴真—遣唐使;长安—平城京……中日文字、法书、木作、陶瓷、雕刻、医药、服饰、金银、音乐、丝绸乃至精神气质信仰交织而成的记忆。表象纯粹静谧,实则杂沓深邃,这一曲复调,只可天成。

千年之后,1971年,东山魁夷应邀为唐招提寺内供奉鉴真像的御影堂绘制隔扇画。

东山魁夷(1908-1999)和竹久梦二(1884-1934)、芥川龙之介(1892-1927)、川端康成(1899-1972)、小津安二郎(1903-1963)、井上靖(1907-1991)、黑泽明(1910-1998)、三岛由纪夫(1925-1970)是同一时代的人。

640 (1)1970年,川端康成、东山魁夷(中)与井上靖在长野县中西部的安昙野

奇才、文豪、艺术大师、战争罪人、刚猛易折的武士、灿若烟花的少年都出在他们里面。他们是日本放眼看世界的一代,也是亲历战争的一代。有的为和魂而死,有的向美而生。

自古以来崇尚“哀而不伤,怨而不怒,乐而不淫”,温柔敦厚的,是我们,那么,删除“不”字,就是他们。隔海相望,每每心意通联,却往往取反。

1927年,芥川龙之介写下绝笔:“大自然之所以美,正是因为映入我这双临终的眼里的缘故。”1933年,川端康成在《临终的眼》中写道:“一切艺术的奥秘就在这只临终的眼吧。”

战后多年,东山魁夷说:

 

“如果樱花常开,我们的生命常在,那么两厢邂逅,就不会动人情怀。”

“自然景物令人赏心悦目,这个体验是我在战争中获得的。那时想到自己的生命之火就要熄灭了,处在这样境况里,才发觉自然景物却充满了旺盛的活力。”

幽玄、物哀、侘寂,临终之眼,日本之美……无论如何,他们的那一个时代已经终结了。

多彩和淡泊,华丽和幽玄,终结,且安顿于这些有灵的处所。

唐招提寺

640 (5)金堂   国宝   奈良时代(8世纪后半叶)©唐招提寺

“时有敕旨,施大和上园地一区,是故一品新田部亲王之旧宅。普照、思托劝请大和上以此地为伽蓝,长传四分律藏……以持戒之力,保护国家。

和上言大好,即宝字三年八月一日,私立唐律招提名,后请官额,依此为定……

所立寺者,今唐招提寺也。”

——《唐大和上东征传》

“唐”,即大唐,而“招提”,即梵文Catur-disa(柘闘提奢)音译简省,意为“四方”,原指聚集的僧人的住处。当时,皇室决定把奈良城右字五条二坊内新田部亲王的旧宅赐给鉴真。于是,在这块宅地上,鉴真主持建造了一所寺院,仿唐代寺院格局。

最盛时曾有僧徒3000。

金堂是主殿,正面宽7间、侧面宽4间,石台基高1米。现在的三十六根立柱,只有一根是十年大修时更换的全新木料,其余是原件。金堂内供奉主佛卢舍那佛像,高3.7米。

640 (6)金堂内卢舍那佛   国宝 奈良时代(8世纪)脱活乾漆 漆箔©唐招提寺

640 (3)金堂内药师如来佛   国宝 平安时代(9世纪)木心乾漆 漆箔高2.03米©唐招提寺

640 (2)金堂内千手观音  国宝  奈良时代(8世纪)木心乾漆 漆箔  高5.36米©唐招提寺

640 (4)讲堂  国宝  奈良时代(8世纪后半)单檐歇山顶面宽9间©唐招提寺

讲堂原为平城宫中的朝堂,在建寺时迁入,是平城宫留下的唯一的建筑。讲堂内供奉弥勒如来像。弥勒如来像两侧有两小亭,是当年鉴真师徒讲经之地。讲堂庭院里的藏经室收藏有鉴真从中国带去的经卷。和这些经卷一起留在日本的,还有豆腐、味噌、茶叶、中医药、各色细物、王羲之的《丧乱贴》和王献之的三幅真迹,以及佛舍利三千

640 (8)弥勒如来坐像   重要文化财(镰仓时代)木造©唐招提寺

640 (7)鼓楼 国宝 镰仓时代 仁治元年(1240)©唐招提寺
▲楼阁式建筑,上下两层都有平台环绕

640 (9)鼓楼内之金龟舍利塔 国宝 平安-镰仓时代(12-13世纪)©唐招提寺
本次参展

640 (11)▲鼓楼内之金龟舍利塔中有白琉璃舍利壶©唐招提寺
本次参展

640 (10)白琉璃舍利壶 国宝 中国唐代(8世紀)©唐招提寺
本次参展

舍利是信仰的中心。在日本的有关记录中,鉴真“请来如来舍利三千粒”。而据鉴真弟子丰安的记载,一行人赴日时,曾“携如来舍利,经像,律论,疏章,随身衣钵而往。”

640 (14)礼堂   重要文化财 镰仓时代©唐招提寺

640 (13)御影堂   重要文化财 江戸时代©唐招提寺

御影堂始建于康平三年(1060年),原属奈良兴福寺。后数度重建,1964年移至唐招提寺并恢复原貌。供奉鉴真乾漆夹造的坐像,面西,双手拱合,结跏跌坐,团目含笑,两唇紧敛,表现鉴真于公元763年圆寂时的模样。鉴真圆寂后安葬于唐招提寺后松林中。

640 (12)御影堂内鉴真和尚座像  国宝  奈良时代(8世纪)脱活乾漆©唐招提寺

640 (1)▲脱活乾漆造像的过程  图像提供:(公财)美術院・飛鳥園©唐招提寺

640 (15)东山魁夷所绘御影堂隔扇画©唐招提寺

东山魁夷为御影堂绘制的68幅屏隔扇画,有遍访日本名山海景后完成的《山云》《涛声》,三次游历中国自然名胜后创作的《黄山晓云》、《扬州薰风》、《桂林月宵》,以及最后在御影堂坐龛内部绘制成的《瑞光》,本次悉数参展。

640 (16)▲“新宝藏”馆,1970年代所造,藏有8世纪的多件木雕佛像及其他原件
©唐招提寺

640 (17)金堂鸱尾 国宝 奈良时代(8世纪)©唐招提寺
▲高1米,尾身竖立,尾尖内弯,外侧雕鳞片,近200公斤重,原件藏于“新宝藏”馆。

 “鸱尾”是中国古建屋脊两端的神兽,以唐代鸱尾最富盛名。1974年至1976年,山西五台山南禅寺大殿进行落架维修,屋脊上的鸱尾,即根据渤海国出土唐代鸱尾、西安大雁塔门楣上的线刻佛殿、晋城青莲寺碑首唐代线刻佛殿、山西乾县懿德太子墓壁画厥楼和敦煌壁画中唐代殿宇鸱尾制作安装。

640 (18)敕额 重要文化财 奈良时代木制纵1.48m、横1.17m©唐招提寺
▲孝谦天皇书写的唐招提寺敕额,学王右军体。
本次参展

640 (2)

一年四季,春日梅花、樱花、琼花、紫藤次第开放。琼花源自鉴真和尚故乡扬州。

夏6月5日-7日,为一年中鉴真坐像供公众观仰的三天。秋赏月礼佛。冬,瑞雪,拂尘,诵经,大典。

640 (19)《唐招提寺伽蓝之绘图》

天平之甍

640 (20)▲《东征传绘卷》又作《鉴真和尚东征传绘缘起》、《东征绘卷》,全本共五卷,每卷长15至20米,总长83米,藏于唐招提寺。
本次分期展出第二、五卷

640 (21)描绘鉴真东渡传佛的《东征传绘卷》卷一(局部)

640 (24)640 (22)640 (23)640 (25)640 (26)描绘鉴真东渡传佛的《东征传绘卷》卷二(局部)

640 (27)640 (28)640 (29)640 (30)描绘鉴真东渡传佛的《东征传绘卷》卷五(局部)

根据《唐大和上东征传》,《东征传绘卷》描绘了鉴真东渡传佛的完整历程:始于扬州大云寺14岁出家,一生六次东渡;终于763年日本东大寺内,鉴真为太上皇圣武天皇、皇太后、皇子及400余位僧人受戒,而画面永远停留于鉴真圆寂的一幕。画风属日本镰仓时风,同时深受宋画影响。故事画面和释文相间,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均极高。

画作款题“永仁六年画工六郎兵卫入道莲行作”;“永仁六年八月镰仓极乐寺忍性施入”,意为由鉴真的传人、日本高僧忍性邀画家六郎兵卫入道莲行所作,完成于永仁六年(1298)

1957年,井上靖在访问中国归去之后,出版《天平之甍》,获日本文部大臣赏。书中写道:

 

“那就是小野为他带回来一个甍,收受者写明为日本僧普照。”

 “甍是放在寺院大栋两端的鸱尾。”

 “普照对这鸱尾的形状似乎有所记忆,定是在唐土什么地方看到过。”

所谓“甍”,鸱尾,就是唐招提寺的屋脊兽饰。由这一件唐物,想及唐代僧人鉴真,于是井上靖以此为这部历史小说命名。所有对这段历史感兴趣对朋友,都应该找来一读。

“朝廷商议派遣第九次遣唐使,是圣武天皇朝天平四年(公元732年)的事。同年八月十七日任命从四位七多治比广成为大使,从五位下中臣名代为副使,并选任与大使、副使合称遣唐四官的判官和录事。

 ……

同年年内,又决定了遣唐使团中的主要人员,发布了正式任命:从知乘船事、译语、主神、医师、阴阳师、画师、新罗译语、奄美译语、卜部等随员、及都匠、船工、锻工、水手长、音声长、杂使、玉生、铸生、细工生、船匠等规定的乘员到水手、射手等下级船员,共计五百八十余人。

只有遣唐使团中最关重要的留学生和留学僧的名单,当年尚未选定,推迟到第二年。原来,朝廷化费巨大财资,甘冒许多人生命的危险,派遣遣唐使团,主要目的是引进宗教与文化,虽也有政治的意图,但比重是微小的。大陆和朝鲜半岛经历多次兴亡盛衰,虽以各种形式影响这小小的岛国,但当时日本给自己规定的最大使命,是迅速建成近代国家。

……

用人的成长来比喻,正在从少年向青年发展的时期;用时令来比喻,仅仅是早春天气,春寒料峭的三月初。

营造平城京已二十五年,一切模仿唐都长安,大体已完成南北各九条,东西各四坊的井然有条的新衢;都城四周,屯集了大量移民;又修建了兴福寺、大安寺、玄兴寺、药师寺、葛城寺、纪寺等以下的四十多座寺院,但高大的伽蓝还显空洞,经堂里经典很少。”

——井上靖《天平之甍》第一章

鉴真六次东渡的故事早已耳熟能详。所以,不妨看看事情的另一面。唯有从各个角度观察打量,一切才是立体鲜活的,画卷才不仅仅是怒海沉船、怪鱼出没、庶民僧俗、楼阁亭台、皇室仪典构成的连环画。

那些置生死于度外的人们,书写了个体和家国最动人的故事。

后来,为了继承弘扬佛法的精神,鉴真和尚的传人,也就是嘱托绘画的忍性,曾决定入宋求法,未能成行,而他的同门从南宋把律宗三大经带回了日本。

当然,绘卷里的大鱼还是很神奇的。但愿大家去日本时能够得见。

640 (31)

瑞光

1970年,唐招提寺的森本孝顺长老邀约东山魁夷,希望请他创作寺内御影堂的隔扇画。好比达芬奇受委托绘画《最后的晚餐》。达芬奇当时42岁,画了7年。东山魁夷接受委托时62岁。68件画作完成于十年之后。

640 (32)唐招提寺御影堂壁画《瑞光》,此一副即供奉鉴真坐像龛内的绘画,每年橱门打开三天允许公众观瞻,唐招提寺藏
图片来源:《国宝鉴真和尚展》图录 东京国立博物馆 唐招提寺 TBS 日本经济新闻社 2005年
本次参展

640 (33)唐招提寺御影堂隔扇画《涛声》,唐招提寺藏
▲隔扇画是日本室内隔断空间的拉门或墙壁,通常以绘画为题材,是日本传统的一种室内建筑美术作品
本次参展

640 (34)唐招提寺御影堂内
图片来源:《国宝鉴真和尚展》图录 东京国立博物馆 唐招提寺 TBS 日本经济新闻社 2005年

640 (35)唐招提寺御影堂内
图片来源:《国宝鉴真和尚展》图录 东京国立博物馆 唐招提寺 TBS 日本经济新闻社 2005年

640 (36)唐招提寺御影堂隔扇画《山云》 唐招提寺藏
本次参展

640 (37)唐招提寺御影堂隔扇画《黄山晓云》唐招提寺藏
图片来源:《国宝鉴真和尚展》图录 东京国立博物馆 唐招提寺 TBS 日本经济新闻社 2005年
本次参展

640 (38)唐招提寺御影堂隔扇画《黄山晓云》唐招提寺藏
图片来源:《国宝鉴真和尚展》图录 东京国立博物馆 唐招提寺 TBS 日本经济新闻社 2005年
本次参展

640 (39)唐招提寺御影堂内景《桂林月宵》
图片来源:《国宝鉴真和尚展》图录 东京国立博物馆 唐招提寺 TBS 日本经济新闻社 2005年
本次参展

640 (40)唐招提寺御影堂隔扇画《扬州熏风》唐招提寺藏
图片来源:《国宝鉴真和尚展》图录 东京国立博物馆 唐招提寺 TBS 日本经济新闻社 2005年
本次参展

◎东山魁夷

“愿以青青叶,拂尔泪莹莹”——东山魁夷引松尾芭蕉写给鉴真的俳句

东山魁夷这位日本国民画师,祖籍香川县的柜石岛,在濑户内海之滨。1931年,毕业于东京美术学校,1933年留学德国,在柏林大学哲学系攻读美术史。青年时代,他倾心于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广泛地阅读歌德、康德、黑格尔,聆听巴赫、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瓦格纳、施特劳斯的音乐,也欣赏席勒的魅力。

战后,欧美文化渗入日本。于是,他和同时代的艺术家们在东西思潮的相遇中寻觅日本之美。在风景画中,他找到了自己。他同时也是作家,人们甚至觉得他和川端康成一样好。

640 (41)东山魁夷送给川端康成的画《北山初雪》,1964-1966

“新叶娇美的6月初,我去唐招提寺瞻仰鉴真和尚像。

静静闭合的双目,膝头相交的双手,端然正坐的身姿,一千二百载星移斗转,而其风采依然,甚至可以感受到其微微的呼吸。

一种不妨称之为战栗的冲击力直贯全身,但很快融入安谧的情思,化为深深的景仰。”

“就拿这本作为御影堂隔扇画创作记录的《唐招提寺之路》来说,一开始我便已打算中途止笔。奇异的是,动笔之初,无论和尚像还是唐招提寺都好像距自己很近,后来随着脚步的行进,本该更近才是,然而现在每每觉得竟如海市蜃楼一般位于不可触及的地方,那是一个越走近越崇高,越深远的世界。”

“迄今为止我仿佛是在梦中行走,漫漫旅途,唯有岁月不知不觉的叠积,而走过之路的距离感却几乎没有,这或许是因为自己以初衷为贵,准备随时返回原地的缘故。”

——东山魁夷《鉴真和尚》

为唐招提寺御影堂作画的十年,绘画之路也是人生之路。他走过中国的江南塞北,悠游于山水间,泛舟于漓江上,从群青、绿青的日本海到水墨中国,从有我之境到无我之境,直至达成“多彩与淡泊,华丽与幽玄”同在的美学理想。

 

“我成长在东西方的结合点上,对异国的憧憬和对故乡的依恋,就是我的宿命。濑户内海的这片土地、山和海……传递着生命的根本,它对我来说,不仅是一种拯救,而且直到后来还深深地隐藏在我内心的深处,成为我精神上的指引因素之一。”

640 (3)《东山魁夷的世界》高原富保编1978年©每日新闻社

关于展览

“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由律宗总本山唐招提寺、上海博物馆、东山魁夷纪念一般财团法人、日本经济新闻社主办,奈良国立博物馆担任学术协助。2019年,时值中日文化交流协定缔结40周年,上海博物馆以此展览纪念为中日文化交流做出贡献的先贤先学。

上海博物馆特别展览的陈列设计,历来以呈现物件原本的文化语境为核心理念,因耗时耗工,资费盈万,即便得窥法门也难以仿效。所以每出一展,人们总奔走相告,共襄盛举。

本次展览,同样,精心打造的唐招提寺御影堂风貌,令参观者有身临其境之感,而脱离原来的宗教氛围,更具艺术至上的纯粹(撰文/邱慧蕾上海博物馆副研究馆员、《博物馆评论》编辑室主任)

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
上海博物馆
2019年12月17日至2020年2月16日

和美术馆2020开幕在即,以开馆展“世间风物”联结岭南文化与现当代艺术

由日本建筑师、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安藤忠雄设计的和美术馆将于明年3月21日正式向公众开放,并将首次呈现其囊括了岭南画派、中国近现代与国内外当代艺术藏品逾400件的作品收藏。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