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UCCA携两展宣布新建筑落成,“重生”的机构整装待发

Jan 21, 2019   黄辉
640-34UCCA新建筑外观。图片版权归OMA所有,摄影:边洁

北京。1月18日,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为其主馆——UCCA北京新建筑的落成举行揭幕仪式,向公众呈现其全新的外立面、入口、大堂、展厅、儿童教育空间、商店和咖啡馆。这是UCCA自创办以来的第三次重要改造完成并正式投入使用。与此同时,“邱志杰:寰宇全图”和“新倾向:尉洪磊”展览开幕。“这次改造,最主要的是从原来狭隘的路口,变成巨大的空间,方便迎接更多的观众,引起更多人参与当代文化与当代艺术。”馆长田霏宇介绍道。

640-33UCCA基金会理事会成员代表曾子墨与UCCA馆长田霏宇在落成典礼为新建筑揭幕

 

对田霏宇而言,改造的目的可用两个关键词总结:一是“透明”,从街面可以直接看到艺术中心的内部,在798坐车经过时都可以看到里面的作品;二是“信息打通”,此次改造将不同的建筑、不同的楼群和不同的人群都打通了。他说UCCA改造最想解决的问题是建馆时留下的一个问题,一直需要经过一个黑黑的通道,再进入空间,像一个“惊喜”。改造之后,从任何角度均能看见新入口,彻底改变了此前入口体量小,视觉较为模糊的问题。

640-32UCCA新建筑外观。图片版权归OMA所有,摄影:边洁

 

此前较为零散的展厅得到整合,原甬道、长廊与大堂之间的隔断被去除,临街的板楼一层与展厅被彻底打通。改造完成后的外墙由一扇专门定制,长约70米的特殊形状巨型玻璃幕墙构成,整个建筑的外部空间视野同UCCA内部大展厅的长度一致,实现了展览空间与临街道路之间的最大透明度,让观众得以清晰地一览美术馆内正在进行的各种活动,也如改造预想般从一个“隐形”的艺术空间转变为“透明”的美术馆。田霏宇还介绍了2019年上半年的安排和计划,大约在5月,原来路口的位置会增设一个咖啡馆。位于玻璃墙东北角的UCCA商店也会实现全面升级。

640-31UCCA新建筑落成典礼现场。图片版权归OMA所有,摄影:边洁

 

临街过道数量众多的休息椅以及未来会出现的绿植,将为798日渐增多的游客提供一个片刻休息的落脚点。除原有8000余平米的空间进行了功能划分,增加了开放式展览空间。建造于20世纪70年代的临街板楼成为新增的3000平方米面积,将用于艺术中心办公和儿童艺术教育,原本的办公区域将成为UCCA研究中心、图书馆等相关配套。

 

三次改造,不断刷新的UCCA

 

这个UCCA自创办以来的第三次重要改造由建筑师库哈斯(Rem Koolhaas)创立的OMA(Office for Metropolitan Architecture)建筑事务所进行设计,被视为OMA建筑事务所继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后,在北京落地的第二个项目。

640-30UCCA新建筑外观。图片版权归OMA所有,摄影:边洁

 

2007年11月成立的UCCA前身是建造于20世纪50年代的工业厂房。建筑师让·米歇尔·维尔莫特和马清运基于原有厂房设计,在保留了原有建筑风格的同时,使其内部空间最大化地满足艺术中心的使用。时逢北京2008年奥运会举办在即,整座城市就如一个大工地,整装待发。

640-29 640-28田霏宇在本次改造前的UCCA

 

2012年10月,由张永和与“非常建筑”工作室设计的UCCA建筑外立面及入口投入使用。直到2018年年底,在UCCA Gala 2018举办之际,UCCA更换了原有的视觉标识,由加拿大设计机构BMD(Bruce MauDesign)在UCCA过去标识的基础上经过合理演化形成,现已投入日常使用中。

 

640-27UCCA Gala 2018现场

 

田霏宇表示,建馆之时,中国当代艺术尚处于比较封闭的状态,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当代艺术在中国也成为公共文化的一部分。UCCA改造升级所做的一切,都在塑造UCCA的新形象:面向公众,秉持开放的态度,使得艺术能够深入并改善生活。

 

“一票做完”,展览再出发

UCCA建筑改造完成后的首展“邱志杰:寰宇全图”个展也是UCCA2009年为邱志杰举办“破冰:南京长江大桥之三”以来,第二次为其举办个展。本次对邱志杰近十年创作重心的地图系列,进行了全面与系统的梳理与呈现,而上一次展览被田霏宇视为UCCA第一个具有原创性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大型个展。

 640-26“邱志杰:寰宇全图”展览现场

田霏宇介绍,改造的工程本想分期施工,但后来决定“一票做完”,因此展期受到了影响。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一直处于闭馆的状态,原计划的两个展览的档期也相应推迟。一件邱志杰为改造后的新空间而创作的画作《艺术生态地图》将在展览结束后,作为UCCA的一部分而存在。

640

而年轻艺术尉洪磊新近创作的一系列雕塑和影像则出现在以呈现大中华地区新兴艺术家作品的“新倾向”系列最新个展中。田霏宇表示,“新倾向”将会告一段落,但会针对年轻艺术家,做一个全面的策展计划的思考和升级,进一步整合艺术家,以他们的方式与艺术中心交流,做完整的展览和出版物。

自2007年UCCA 正式对公众开放以来,艺术中心已呈现近160场展览,推出5000余场公共项目,迎接数百万观众与参与者。2018年举办的徐冰回顾展“徐冰:思想与方法”,成为UCCA成立11年以来,参观人数最多的展览。田霏宇介绍,除了继续举办高规格、高水平的当代艺术展览之外,关于教育系列、公共系列,将会展开新的延续。

 640-25“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2019年3月,UCCA大展厅将举办“文明:当代生活启示录”,集中呈现创作于过去二十五年间的超过130位摄影艺术家创作的近300幅作品,以复杂多元的广阔视角阐释当代的文明现状。这些见证了全球化带来的巨变,更提示我们关注与日俱增的复杂困境与冲突,以及当代生活中事物间前所未有的相互依存程度。

 

2019年6月至9月,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中国迄今为止最为重要的作品展“毕加索——一位天才的诞生”将出现在UCCA。展览基于国立巴黎毕加索美术馆的馆藏,全面回顾了毕加索创作生涯的前三十年。这将是UCCA在完成本次建筑改造后举办的第一个大型展览。田霏宇希望通过展示现代大师的创作,来审视当代艺术的根基,也让中国观众通过UCCA,了解世界。640-24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习作》,1920- 1922,100 × 81 cm,图片来源:国立巴黎毕加索美术馆,© Succession Picasso 2018

 

因此,在进行这次改造之前,就考虑到毕加索大展的接待能力,如果是改造之前的空间结构,可能无法满足这类展览的人流。“整个空间,从美学到功能上,都有了很大的改变。”田霏宇说。

 

2019年秋,UCCA将呈现由耶鲁大学美术馆策划的展览“马修·巴尼:堡垒”。展出美国当代艺术家马修·巴尼2016至2019年间所创作的最新系列作品,该展览也将是艺术家在中国的首次个展。展览将呈现一部时长两小时的同名影像作品,此作品围绕“狩猎”主题及与其相关的神话传说和艺术创作。展览还将展示4件巨型雕塑、40余件雕版与电镀铜蚀刻作品,以及艺术家参与创作的作品图录。

 

田霏宇表示,在未来的发展中,UCCA仍将成为中国与国际艺术界交流的桥梁,在全球当代艺术领域里起到核心作用,继续服务广大观众。

 

一个机构的重生

640-23

“建筑改造完成之后,我希望走进UCCA的人们可以感受到我们的使命,体验到当代艺术的独特魅力,思考自己与所在的文化、国家和世界的关系,感受到这个文化共同体的可能性。”自加入UCCA到独当一面,田霏宇在近期对外的声音中,常常用“重生”定义新的UCCA。2018年11月4日举办的慈善晚宴——UCCAGala 2018,也以“一个机构的重生”为主题。

 

640-22UCCA Gala 2018现场

 

2011年,尤伦斯先生的藏品开始相继出售,在当时,外界传言很多,很多人以为这个机构即将关掉了。2016年,他宣布UCCA即将易主;次年4月,时任CEO薛梅离职,美术馆工作人员人数也将至最低点,接踵而来的事件,将UCCA推至风口浪尖。

 

直至2017年,UCCA赞助理事茅矛所在云月投资接手,田霏宇仍就任馆长。UCCA展览的数量、规模和质量并未产生大的变化,团队工作人员逐渐增加至130多人,还成立了UCCA沙丘美术馆,最终实现平稳过渡。

 

640-21UCCA沙丘美术馆现场图,摄影:倪楠

在UCCA新建筑落成典礼剪彩仪式上,UCCA前任CEO薛梅以K11艺术基金会教育与机构关系总监及K11华北区艺术项目总经理的身份参加。

 

然而,被投资公司接盘后的UCCA,也面对下一个十年的现实和生存问题:如何正常运营且实现自身造血功能?还能保持自身的独立性和学术性吗?改造之后的UCCA,又以怎样的姿态搅动中国当代艺术的浪潮?

640-182016年6月12日至8月21日在大展厅呈现的大型展览“劳森伯格在中国”

 

2015年,肯特里奇、刘韡等艺术家展览,当时的门票是15元,UCCA门票收入不到80万;2016年,举办劳森伯格展览时,UCCA门票调整60元,门票收入达到400万;而到2018年的徐冰个展,展览门票为100元,但参观人数创UCCA新高。改造之后的毕加索与马修·巴尼艺术展,门票还会上涨吗?是否还会继续刺激UCCA的参观人数和门票收入?

面对在坎坷中发展了10多年的UCCA,艺术家邱志杰也很感慨:798是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生态的网络密集点,UCCA又是798的旗舰,他也曾在UCCA度过非常多神奇的不眠之夜,伴随着中国当代艺术的酸甜苦辣。

 

新的十年,UCCA将会有更大的变化。2018年,UCCA已取得北京尤伦斯美术馆资质,成为北京市文化局主管的民办非企业,成功转型为真正意义上的非营利机构。10月,UCCA正式成立公益性基金会,取得北京尤伦斯艺术基金会资质。田霏宇介绍,此后最主要的变化是体现在,UCCA将从单一的艺术中心,成为一个多层面与艺术相关的集团。其中,美术馆将主要由基金会运营,儿童艺术教育将成为UCCA下属的另一个独立板块,集团还将开启包括艺术品商店在内商业部门。所做的一切,都要顺应市场化的潮流,实现UCCA自我造血功能。田霏宇希望UCCA能做得更大、更有影响力,贡献更多给公众。(撰文/黄辉)

 

邱志杰:寰宇全图

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展至5月5日

  新倾向:尉洪磊

  展至4月14日

※如无特殊标注,本文图片由UCCA提供

卡塔尔国家博物馆正式启幕,让·努维尔在沙漠中创造了一个有灵魂文化景观

卡塔尔多哈。3月28日,卡塔尔国家博物馆 (National Museum of Qatar) 正式向公众亮相。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