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斥资5600万英镑改头换面,250岁的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面貌一新

May 24, 2018   TANC

 

WechatIMG10

皇家艺术研究院伯灵顿花园建筑物外观,图片来源: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

为纪念成立250周年,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RA)已迎来新的变革。与近期的诸多博物馆扩建工程不同的是,在今年5月19日开放的RA250项目中,皇家艺术学院在原有的位于伦敦皮卡迪利街的18世纪帕拉第奥式宅邸伯灵顿府(Burlington House)以及位于梅费尔区(Mayfair)的伯灵顿花园(Burlington Gardens)的基础上进行了翻新。改建项目总投入5600万英镑,其中英国国家彩票(National Lottery)投入1270万英镑,此外还有来自布拉瓦尼克家族基金会(Blavatnik Family Foundation)的支持。

皇家艺术研究院250周年介绍短片

RA250改建工程由曾获研究院院士的著名建筑师大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主持建设。改建后,皇家艺术研究院内曾被忽视的一部分区域被整合并重新开放,新建空间包括一个可容纳250坐席的本杰明·韦斯特阶梯讲堂(The Benjamin West Lecture Theatre)以及为皇家艺术研究院所扩建的空间,为原本的总面积扩张了近70%的空间。

WechatIMG11

新修的皇家艺术研究院沃尔入口大厅(The Wohl Entrance Hall),图片来源: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

WechatIMG12

皇家艺术研究院本杰明·韦斯特阶梯讲堂(The Benjamin West Lecture Theatre),图片来源: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

RA250的主要改造项目之一是增建由工业混凝土和玻璃制成的韦斯顿桥 (Weston Bridge),从而使原本分隔的伯灵顿府和伯灵顿花园这两英亩的场地得以联通。由于RA250项目的主要目的是将研究院改建成为一座一体式建筑,并让伯灵顿花园开放更多的展览空间,韦斯顿桥的建成具有象征意义。

WechatIMG13

大卫·奇普菲尔德韦斯顿桥设计手稿,图片来源:大卫·奇普菲尔德建筑事务所

WechatIMG14

皇家艺术研究院韦斯顿桥(Weston Bridge)及拉芙莱斯中庭(The Lovelace Courtyard),图片来源: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

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于1768年由乔治三世成立,1868迁至柏灵顿府现址,是英国最具权威的艺术研究机构之一。依循成立之初的传统,每年夏季都会举办大型征件展览,250年以来,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院士的名单涵括了一批赫赫有名的艺术家和建筑师,其中就包括艺术史上的著名人物透纳、庚斯博罗、米莱斯等等。

WechatIMG15

乔·佐范尼(Johann Zoffany)的油画作品《皇家艺术研究院院士》中描绘了皇家艺术研究院的34位创立成员,2位女性成员则已墙上肖像画的方式呈现,图片来源:TAN

WechatIMG16

皇家艺术研究院RA250改建工程示意图,图片来源:TAN、TANC

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的 A 文献和档案库是英国艺术史教育最重要的第一手资料库,馆内藏有自建馆之初的研究院的首任馆长乔舒亚·雷诺兹(Joshua Reynolds)、托马斯·庚斯博罗至19世纪的威廉·布莱克、托马斯·劳伦斯等参与其中的艺术家作品,250周年改建工程竣工当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还出席了乔舒亚·雷诺兹的一幅自画像的揭幕仪式。文献与档案库内的重要馆藏还包括一幅拥有250年历史的羊皮卷《义务清单》(roll of obligation),上面录有学院1768创立以来自乔舒亚·雷诺兹到艾萨克·朱利安等研究院成员的签名名单。

WechatIMG17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出席皇家艺术研究院乔舒亚·雷诺兹自画像揭幕仪式,图片来源:泰晤士报

WechatIMG18

皇家艺术研究院《义务清单》签名细节,图片来源: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

改建竣工之后,院内将由三个主要展馆构成—— B 赛克勒翼展厅(The Sackler Wing of Galleries) C 主展厅(Main Galleries)以及新修建的 D 加布里埃尔·容格尔斯-温克勒展厅(Gabrielle Jungels-Winkler Galleries) 。如此一来,皇家艺术研究院今后的展览项目将贯连三个展厅,由艺术总监蒂姆·马洛(Tim Marlow)直接管辖,他目前负责展览、出版、学院之外的教育、文献以及研究相关事宜,工作受院长、顾问团队和展览委员会监督。自2014年任职以来,马洛致力于为展馆注入新鲜血液,如2015年颇具影响力的艾未未个展,以及预计于2020年开幕的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大展都由其策划。

WechatIMG19

加布里埃尔·容格尔斯-温克勒展厅,图片来源:大卫·奇普菲尔德建筑事务所

WechatIMG20

建筑师大卫·奇普菲尔德于皇家艺术研究院加布里埃尔·容格尔斯-温克勒展厅内,图片来源:Annabel Elston

不太为人所知的是皇家艺术研究院的教育部门 E “皇家艺术学院”(RA Schools),提供英国唯一为期三年的研究生艺术课程,学费全免,每年大约招收17名学生,创造了一种紧密的学术团体氛围。据学院负责人伊丽莎·伯翰·卡特(Eliza Bonham Carter)表示: “我们尽可能找到更多的艺术教学方式,从讲座或谈话小组这类的正式教学架构,到一对一的教学。我们也一起吃午餐,所以很多不同的谈话都发生在那里,在晚上我们有学生酒吧,这是梅费尔区最好的酒吧”。新落成的韦斯顿桥贯连起了研究院建筑物之间的新联系,也随之为学生与教员开启了韦斯顿画廊(Weston Gallery)全新的项目空间。

WechatIMG21

皇家艺术研究院韦斯顿画廊(Weston Gallery)展览现场,图片来源: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

著名的 F “雕像走廊”(The cast corridor)由建筑师西德尼·史密克(Sydney Smirke)设计,与之相连的则是新修的拱顶室展区(The Vaults),两个贯连的区域摆放了皇家艺术研究院用于绘画教学的石膏雕像模型,这些雕像自研究院成立之初就一直是学院与馆藏的一部分,当年康斯坦布尔、特纳和威廉·布莱克等艺术家都曾于此学习古代雕塑,除了著名藏品——1801年托马斯·班克斯(Thomas Banks)的《受难解剖人体(詹姆斯·莱格)》之外,基于古罗马原型的18世纪末雕塑法尔涅斯·赫鸠力士(Farnese Hercules)也是亮点之一。

WechatIMG22

1953年,皇家艺术研究院学院学生于雕塑走廊内,图片来源: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

WechatIMG23

皇家艺术研究院拱顶室展区法尔涅斯·赫鸠力士雕塑展出现场,图片来源: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

皇家艺术研究院收藏系统的核心由新当选的皇家院士所捐赠的作品构成,关于研究院的 G 收藏展厅,馆藏部主管莫里斯·戴维斯(Maurice Davies)表示:“我们这里有康斯太勃尔的18幅原作,偶尔也会收购一些学院学生的当代创作”,除此之外,还包括1753件乔治·克劳森 (George Clausen)的作品,2007年,新当选院士的翠西·艾敏(Tracey Emin)就提供了她当年创作的作品《试图找到你1(Trying to Find You 1)》。

皇家艺术研究院250周年介绍短片

改建之后,米开朗基罗创作于1504年至1505年间的大理石浮雕《圣母圣婴》(Taddei Tondo,又称《圣母、生子与圣约翰》)以及出自达·芬奇的学生加姆比耶多里诺(Giampietrino)之手的《最后的晚餐》(创作于1520年前后)都于伯灵顿花园全新的藏品画廊内展出,展厅由皇家艺术研究院院长克里斯托弗·勒·布伦策划。

WechatIMG24

皇家艺术研究院米开朗基罗大理石浮雕《圣母圣婴》及加姆比耶多里诺《最后的晚餐》于伯灵顿花园全新的藏品画廊展出现场,图片来源: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

《圣母圣婴》(Taddei Tondo)是米开朗基罗创作成熟之初的代表作,这件未完成的大理石浮雕作品呈圆形,展现了圣母玛利亚、圣婴与圣约翰的施洗场景,是唯一一件存于英国境内的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原作,也是皇家艺术研究院最重要的馆藏之一。《圣母圣婴》于1830年由艺术品收藏家、鉴赏家乔冶·波蒙特爵士 (Sir George Beaumont)遗赠给皇家艺术学院,该作是他在罗马从法国新古典主义画家兼收藏家让-巴蒂斯特·维萨(Jean-Baptiste Wicar)手中购得。

WechatIMG25

米开朗基罗大理石浮雕《圣母圣婴》,图片来源: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

让-巴蒂斯特·维萨不仅是米开朗基罗作品的主要收藏者,也是帮助拿破仑从意大利、法国、奥地利及荷兰等地征用艺术品并藏于法国博物馆的主要负责人,在这样的背景下,维萨声称自己于1812年从佛罗伦萨的塔迪欧·塔代伊宫(Palace of Taddeo Taddei)直接购得了这件米开朗基罗作品,随后将它以不菲的高价售给乔冶·波蒙特爵士,意大利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也是这笔交易的主要推手,并负责将作品运往英国。

WechatIMG26

《圣母圣婴》曾被挂于皇家艺术研究院总成室的一处壁炉之上,图片来源:TAN

适逢研究院250周年纪念,这件具有历史纪念意义的米开朗基罗作品被重新安置在伯灵顿花园全新的藏品画廊最北的显要位置。去年它曾被借展至英国国家美术馆举办的“米开朗基罗和塞巴斯蒂亚诺”(Michelangelo & Sebastiano)大展,在此之前,该作于皇家艺术研究院的长期展出并未得到广泛关注。展览结束后,《圣母圣婴》继续留于英国国家美术馆内展出,临近一间陈列文艺复兴盛期杰作的展室,而该展厅的最大亮点之一则是一幅达·芬奇的《圣母马丽亚和圣安妮画像》,值得一提的是,该作正是由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于1962年以80万英镑的价格出售给英国国家美术馆。

WechatIMG27

皇家艺术研究院教学现场,图片来源:TAN

据皇家艺术研究院现任秘书长兼学院执行主管查尔斯·萨马赖斯·史密斯表示,皇家研究院具有严密的层级制度:首先是要受英国女王管辖,其次院长(目前由克里斯托弗·勒·布伦出任),随后是皇家艺术研究院的127位院士。在史密斯看来,这场250周年改建计划的重点在于:它突出了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作为教育场所的社会功能,不仅仅只是一座博物馆。除了为学院师生开启全新的韦斯顿工作室之外,还将开设艺术管理类研究生项目,新设的课程将于今年10月启动。(撰文/TAN,翻译/翁家若、宋玮秋)

Museums Too:当合作艺术家被控性侵,艺术机构该如何应对?

从美国从电影界波及到世界各地、各行各业的 #MeToo 运动的风暴席卷了艺术行业这个“重灾区”。在刚刚揭幕的巴塞尔艺术展及其平行展上,性别平等与女权等话题再次进入人们视野,并引发广泛讨论。然而,除了艺术家们在创作上对这些议题的自由表达,更不应(也无法)置身事外的则是艺术机构——当合作艺术家被指控性侵时,应当如何“危机公关”?以及,艺术机构在性别平等和女权等道德议题上,应当选择什么样的立场与态度?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