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博物馆馆长开始为私人收藏策展?

Oct 28, 2016   艺术新闻/中文版

雅典。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弗朗西斯·莫里斯(Frances Morris)近日为乔治·伊科诺莫收藏(George Economou Collection)策划了一场以战后欧洲及亚洲艺术为主题的展览(展览于10月13日开幕,持续展出至2017年4月)。乔治·伊科莫收藏是一座私人美术馆,由同名希腊船王伊科诺莫创立。2016年早些时候,这间私人美术馆还邀请到了泰特的策展人马克·戈弗雷(Mark Godfrey)为其策划了一场极简主义的回顾展。

20161027_164616_030
▲ 从左至右分别是:弗朗西斯·莫里斯,乔治·伊科诺莫收藏馆长斯嘉丽·斯玛塔纳(Skarlet Smatana),艺术家名坂有子(Yuko Nasaka),图片来源:The George Economou Collection

 

这些展览皆在泰特现代美术馆收到这位希腊富豪的现金捐赠后促成,而伊科诺莫本人也是泰特基金会(Tate foundation)的董事会成员。该董事会主要提供购藏咨询与筹款方面的支持。虽然泰特现代美术馆拒绝透露这笔捐赠的具体数额,但是这笔巨额捐赠足以让泰特现代美术馆甘愿将由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Herzog & de Meuron)设计、造价高达2.6亿英镑的新馆中的一间展厅以其命名。

 

世界顶级美术馆与超级富豪赞助人之间的合作,在当今政府不断削减艺术经费的情况下更加凸显出公共艺术机构与私人赞助人之间日益紧密的联系。虽然,藏家担任博物馆董事会成员的传统由来已久,但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私人藏家开设了隶属于自己名下的画廊或美术馆,并邀请来自公立博物馆的策展人或馆长为他们策展。一位艺术界元老级的知情人透露说:“藏家的私人兴趣与公立艺术机构的使命之间曾经存在矛盾与芥蒂,但现在,这两者之间的合作呈现井喷式发展。”这位知情人还补充道:“这对于博物馆的运营模式来说可谓天翻地覆的变化。”

 

被藏家聘用的博物馆馆长?

– ▬ –

莫里斯并非唯一一位为博物馆捐赠者策划过展览的馆长。2011年,伦敦白教堂美术馆(Whitechapel Gallery)的馆长伊沃纳·博拉维克(Iwona Blazwick)与英国裔加拿大富商韦斯顿家族(Weston family)达成一项为期三年的合作协议:韦斯顿家族向白教堂美术馆项目策划及教育部门进行了捐赠,作为交换,博拉维克在韦斯顿家族位于佛罗里达奥兰多戒备森严的温莎(Winzor)的画廊内策划了3场展览。

20161027_164616_031
▲ 从左至右分别是:伊沃纳·博拉维克、盖伦·韦斯顿(Galen Weston)、希拉里·韦斯顿(Hilary Weston)、艺术出版公司合伙人比尔·高德斯通(Bill Goldston),图片来源:prweb

与此同时,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LACMA)馆长迈克尔·戈文(Michael Govan)与法国奢侈品巨头、艺术收藏家弗朗索瓦·皮诺特(François Pinault)也建立了合作关系。两者都曾觊觎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的装置作品《致初学者(For Beginners,2010)。皮诺特于2011年买下这件作品,并将其中50%的所有权捐献给了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

20161027_164616_032
▲ 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馆长迈克尔·戈文曾为弗朗索瓦·皮诺特的私人美术馆、威尼斯海关大楼策划了一场展览,作为交换,皮诺特收藏的布鲁斯·瑙曼的装置作品《致初学者》所有权的一半捐赠给了博物馆,图片来源:G. Sighele

两年之后,戈文与皮诺特共同为皮诺特位于意大利威尼斯海关大楼(Punta della Dogana)的私人博物馆策划了日本“物派”(Mono-ha)与意大利“贫穷艺术”(Arte Povera)的展览。戈文在一则声明中表示:“我与皮诺特有很多共同欣赏的艺术家,这也是促使皮诺特向我发出邀请为他策展的主要原因。这也成就了我们持续不断的合作关系。”

 

随着博物馆之间对于来自超级富豪的现金捐赠与艺术品捐赠的争夺日益激烈,人们很有可能会看到越来越多此类的钱权交易。比利时收藏家艾伦·西尔亚斯(Alain Servais)观察到这样一个现象:“曾经有人对企业资助博物馆进行过抗议,比如围绕着英国石油公司(BP)资助泰特的一系列反对声音。”(2016年早些时候,英国石油公司在遭遇多次抗议后终止了对泰特长达26年的资助)西尔亚斯说:“如果公众不希望艺术机构被烟草公司或者石油公司资助,那么艺术机构应该由谁来资助呢?”

20161027_164616_033
▲ 2011年,抗议者们在泰特现代美术馆反对英国石油公司,图片来源:Peter Marshall/Demotix/Corbis

伦敦国家肖像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的馆长尼古拉斯·库利南(Nicholas Cullinan)认为:“这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博物馆应当怎样在摸索的过程中保持道德和透明度,并持续为公众、雇员以及支持者服务。”

“潜在倒退的可能性”

– ▬ –

然而,来自文化咨询公司 AEA 的总监阿德里安·埃利斯(Adrian Ellis)也发出警告,指出公立博物馆与私人收藏家建立的合作关系有可能危及博物馆本身的使命。他说:“博物馆是靠公共资金支持的。在欧洲,博物馆会直接收到资金支持,在美国会享有税收优惠政策。然而,如果在这些政策之下受惠的反而是藏家的话,那么这里就存在着资金被从穷人手中夺走,转而使富人受惠的潜在的倒退的可能性。”

埃利斯还指出,即使有些藏家选择将其收藏的所有权转交给基金会,“这些基金会仍然会受到捐赠者极具影响力的控制。对于这些捐赠者而言,他们中的很多人并不能明确区分隶属于基金会的财产和自己的私人财产。”

乔治·伊科诺莫收藏馆长斯嘉丽·斯玛塔那(Skarlet Smatana)在一份声明中称,乔治·伊科诺莫收藏是一个旨在“通过举办展览来促进国际间的对话交流,并同时激发公众艺术兴趣的免费的、非营利性的展览空间”。她还补充道,特邀策展人将会为展览带来不同的视角和专业性的指导。

20161027_164616_034
▲ 乔治·伊科诺莫收藏此前请到泰特现代美术馆资深策展人马克·戈弗雷策划展览“大卫·哈蒙斯:给我些时间”(David Hammons: Give Me A Moment),图片来源:The George Economou Collection

斯玛塔纳还表示,据悉,泰特现代美术馆目前尚未收到任何关于利益冲突的投诉。但是她拒绝进一步透露乔治·伊科诺莫收藏是否会涉及销售——这一行为会导致私人收藏家通过得到博物馆馆长的默许而从销售中获利。

一位来自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发言人指出,美术馆于2011年收到来自乔治·伊科诺莫的现金捐赠,这距离莫里斯为其在希腊雅典策展以及成为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之间有着相当长的时间间隔。这位发言人还补充说,泰特的策展人们会经常收到为博物馆以外的展览场地策展的邀请,而对于机构本身而言,泰特会根据“重要的标准”来衡量这些邀请。据悉,这些“重要的标准”包括邀请方艺术收藏的质量、策展项目对于公众的影响力以及相应项目对于公众的长远影响。(撰文/Cristina Ruiz 译/Laura Xue)

收藏 | 古典与当代并行的柏林弗尔睿典藏博物馆,向公众打开大门

弗尔睿典藏于今年10月正式向公众敞开大门。这座位于柏林的私人美术馆藏有德希雷·弗尔睿(Desiré Feuerle)多年的收藏,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他将国际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与中国古典家具、东南亚古董的并置。弗尔睿典藏曾在今年4月末的柏林画廊周末(Berlin Art Weekend)上进行过公开展示,当时,门票全部售罄。今年夏天,弗尔睿典藏的二层成为了第9届柏林双年展的主展区之一,在不到3个月时间里吸引了超过10万名访客。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