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路易斯·康遗作重现耶鲁大学,一座美国现代主义建筑代表作的十年修复路

Jun 03, 2016   艺术新闻/中文版

纽黑文。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Yale Center for British Art)最杰出的艺术品可以说是展馆的建筑本身。这是路易斯·康(Louis Kahn)的最后一件作品。在历时了16个月的对其展厅和讲堂的整修,并对它的可达性、安全性,以及机械和电子系统的升级之后,中心在今年5月重新开放。 这是于2008年开始进行的总预算达3300万美元的维护计划的第三阶段。

640-2▲ 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修复后的建筑外观,采用了磨砂钢和反光玻璃,图片来源:The Paul Mellon Centre for Studies in British Art
640-3▲ 路易斯·康(1901-1974),爱沙尼亚裔犹太人,美国建筑师及建筑教育家,曾担任耶鲁大学的设计评论和教育学教授,其设计风格深受古代遗迹影响,倾向于宏伟庞大,由他设计的包括耶鲁大学美术馆、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宾夕法尼亚大学理查德医学研究中心和沙克中心在内的多所建筑都被认为是现代主义建筑杰作

英国奈特建筑事务所(Knight Architects)的建筑师乔治·奈特(George Knight)领衔了中心的维护工作。他表示自己“熬夜冥思苦想的是如何在施工的同时最大程度上保持这桩建筑意义格外丰富的展馆的原貌,不致其面目全非。”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于1977年,即路易斯·康猝死的3年后揭幕。它用以收藏美国收藏家和慈善家保罗·梅隆(Paul Mellon)捐赠给耶鲁大学的艺术品,它们是在英国之外最重要的英国艺术收藏。

维护的等级
– ▬ –

对中心的维护工作建立在历时10年的研究基础之上,研究成果由彼得·茵思基(Peter Inskip)和斯蒂芬·基伊(Stephen Gee)在2011年结集出版。研究确立了需要被保存的建筑元素的优先级,以及需要被更改的部分。

“维护方案是纲领性的文件,它评估了一个建筑中具文化意义的部分。” 艾米·迈耶斯(Amy Meyers)在她于2002年出任中心总监后不久即委托伦敦的彼得·茵思基和彼得·詹金斯(Peter Inskip + Peter Jenkins) 建筑事务所制定对中心的维护方案。这是首次对一幢位于美国的现代主义建筑出具的维护方案。历史上首个对现代主义建筑的维护方案是在1993年由澳大利亚建筑修复学家詹姆斯·科尔(James Semple Kerr)提出的悉尼歌剧院维护计划。

自2002年起,工作人员对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的细微改变一直在不断地进行中。“我们将门把手取下,再上下颠倒地将它们重新装回去。电梯的一个墙面被替换成与现在使用的钢板不同的钢材。”中心的副总监,也是维护委员会的主管康斯坦斯·克莱蒙特(Constance Clement)表示。

这幢4层楼的建筑中的公共空间现在焕发出新生。日光透过天窗洒落在顶层的绘画馆内,中心内部的两个天井也沐浴在自然光之中。覆盖在入口和图书馆大堂墙面的木板因逐年的日晒而褪为清白色。它们现已被复原到原有的蜜色的光泽。展馆墙面上褪色的比利时亚麻被换下,陈旧的或是由人造纤维制成的地毯被新西兰羊毛编织的地毯所取代。克莱蒙特认为,天然材料是馆体美学特点的有机组成部分。

空间的延续
– ▬ –

由织物覆盖的隔墙被用来悬挂艺术品和分隔20平方英尺的展馆空间。中心基于路易斯·康晚年的一幅草图将它们进行了更改。它们现在被略微提升至地面之上,仿佛踩在高跷上一般,因此获得了“高跷”的昵称。它们的木质边缘也被压下,让它们看上去好似漂浮着的屏幕。

“依据康1974年的草图将隔墙提升之后,观众的双眼会禁不住想去探索墙面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奈特说,“你可以看见光线从墙面底下的空间透出。这桩建筑最显著的特点之一就是它空间的延续性”。

作为更新包括特纳、康斯特布尔、荷加斯和斯坦布斯等人画作展览布局的一部分,隔墙的位置也进行了重新的安排。中心的副总监斯考特·威尔考克斯(Scott Wilcox)认为“使用从墙面伸出的‘高跷’来对观众的视野进行框定更符合中心最初的使用方式。”对作品的展示现在变得更加密集,如今中心展出约500件作品,而原来只有300件。

长画廊中的隔板被完全移除。画廊也被恢复成原先的由7个隔间组成的敞开式空间,以及它作为研究中心的功能。在每一个隔间内,画作被以沙龙的形式展示,关注不同的主题。父母与孩子的肖像、花园、赛马和打猎的图景和新近购置的馆藏并置展陈。举例来说,由艾琳·霍根(Eileen Hogan) 创作的21世纪艺术家和诗人伊恩·汉密尔顿·芬利 (Ian Hamilton Finlay)的肖像画被挂在17和18世纪的画作边上。康在画廊的两侧各设计了一个全玻璃外墙的办公室。但在修护方案中,它们并不被认为具有很高的文化意义,于是其中一间办公室被刚改成了一个配以高科技设备的研讨室。

中心会把维护方案发布在自己的网站上,迈耶斯认为,“我们希望它能成为其它机构的范本”。茵思基和基伊如今也在筹划对沙克中心(Salk Institute)的维护计划。沙克中心位于加州圣地亚哥,是路易斯·康在1965完成的杰作。对它的维护是盖蒂维护中心“现代建筑项目”的一部分。

迈耶斯表示中心的维护计划会不断被更新:“我们将持续对馆体进行维护,让它处于最佳状态,就像任何一件艺术品一样”。(撰文 / Hilarie M. Sheets 译 / 赵文睿)

洪水、地震、火灾…当灾难来临美术馆如何求生?

随着雨季来临,世界各地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近期武汉的汛情迫使湖北美术馆闭馆,而就在上月,由于暴雨所致巴黎塞纳河水泛滥也使位于塞纳河畔的卢浮宫博物馆、奥赛博物馆关闭对外开放。面对天灾,文保机构该如何“求生”?美国历史与艺术文物保护学会(AIC)和加拿大文化财产保护协会(CAC)于5月联合举办了一场关于文物保护的主题研讨会,以1966年佛罗伦萨洪水这一标志性的事件,阐述“求生策略”。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