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博物馆里有多少宝贝是我们看不到的?

Jan 29, 2016   艺术新闻/中文版

在维基百科的词条中,“博物馆”的定义是“通过搜集和保存科学、艺术或历史的重要物件,并通过常设展或特展,让公众得以观看这些物件”。然而近期网络新媒体Quartz发布了一则文章,记者调查了7个国家的20座主要美术馆,以13位当今世界最为人所知的艺术家为标杆,统计了他们共计2087件作品在其中的展示情况,结果大大出人意料。

藏品都去哪儿了?

– ▬ –

 

世界上最杰出的艺术品绝大多数都保存在仓库之中,只有极少数在展览之列。最主要的博物馆中只有5%的收藏被展出过,但是他们不愿意将这一数字透露给观众。那些富有的赞助人慷慨捐助的艺术品一直在公众的视线之外。

Quartz的调查范围涵盖了世界上最为重要的20座美术馆,包括伦敦泰特博物馆(Tate)、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Art)、惠特尼美术馆(Whitney Museum)、大都会博物馆(MetropolitanMuseum of Art)、洛杉矶保罗·盖蒂美术馆(J. Paul GettyMuseum)、波士顿国家美术馆(NationalGallery of Art),以及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MuséeD’art Moderne)等。

由于绝大多数博物馆都不愿将这部分数据公之于众,调查人员不得不通过间接的方法在博物馆的公开数据库中进行分类检索。他们以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保罗·塞尚(Paul Cezanne)、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亚历山大·考德尔(AlexanderCalder)等13位耳熟能详的艺术家最为人知的创作媒介(例如莫奈的油画或考德尔的装置)为基准,发现了如下意外事实:

保罗·塞尚和克劳德·莫奈的油画最受欢迎,他们作品的展出率高居榜首

擅长描绘扭曲人体的奥地利分离派艺术家埃贡·席勒最受冷落,其分布在7座美术馆中的53件描绘人体的画作竟没有一件出展

位于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在1986年获得来自罗斯科基金会(RothkoFoundation)的一笔重要捐献,但受赠的199幅罗斯科画作中仅有2件被公开展出

在被调查的博物馆中,共有13家拥有传奇街头摄影师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的黑白摄影作品,收藏的总件数高达 862件,然而因为其媒介对光线十分敏感,所以极少被展出

5项意外发现

– ▬ –微信截图_2016021816275711位艺术家的作品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收藏中的展出比率及未展出比率

 

1哪位大师最受偏爱?谁又备受冷落?在被调查的20座美术馆中,12位艺术家作品的展出比率及未展出比率

 

微信截图_20160218162452我们能够看到冰山的多大一角?在芝加哥美术馆、费城博物馆、大都会博物馆、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中被展出的藏品比例
微信截图_20160218162139我们能够看到冰山的多大一角?在芝加哥美术馆、费城博物馆、大都会博物馆、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中被展出的藏品比例

 

微信截图_20160218162201在20座被调查的美术馆中,卡蒂埃·布列松的黑白摄被13家美术馆收藏,但由于其特殊的材质极少被展出

为什么不被展出?

– ▬ –

 

对博物馆而言,有相当一部分艺术品作为“研究收藏”不足为奇。相较于被展出的艺术品而言,这部分藏品往往对于公众而言无甚吸引力,但仍然具有巨大的研究价值。

 

另一方面,诸如布列松的黑白摄影或席勒的纸上绘画这类藏品,由于其材质对光线极其敏感,博物馆方面出于保存的考虑也不愿将其长期展出。

 

一般认为,博物馆具有四大功能:收藏、研究、展示和教育。然而博物馆的各个部门显然存在着不同的认知,在接受Quartz采访时,美国国家博物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的策展人弗兰克·凯利(FrankKelly)就认为博物馆最为机要的部门是文献库:“我们的全部任务就是保护艺术品,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将它们妥善地保存。”

 

相反地,对于规模较小或较新成立的博物馆而言,他们却尽可能地将所有收藏展示给公众,原因是与日俱增的收藏和保存成本。特别是对于必须单件存放的雕塑和装置作品而言,这笔成本更是不容小觑。在一份2013年发布的加拿大博物馆调查中显示,收藏规模和保存成本是博物馆现所面临的最大顾虑。

 

不断扩充的馆藏,有何风险?

– ▬ –

 

博物馆不断扩充馆藏规模似乎是理所当然,绝大多数的机构研究也仅限于如何管理藏品,极少反思这一机构行为本身的合理性。在众口一词中,仅有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策展人安·泰普金(Ann Temkin)指出了在不断扩张的收藏中隐藏的危险,她甚至担心“博物馆最终将成为一片无人驻足的墓地”。而另一种怀疑的声音则认为,相当多的机构收藏仅仅由策展人的个人喜好所决定。

 

vault布罗德博物馆内的开放仓库,图片来自hyperallergic.com

一些年轻的机构开始思考如何更加有效地利用博物馆内的贮藏空间。2015年下半年刚刚开馆的洛杉矶布罗德美术馆(The Broad)在这项尝试上迈出了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步——直接将工作人员所在的仓库公之于众,观众可以通过玻璃窗一窥究竟。即便如此,公众能够真正得以端详的藏品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编撰 | TANC

本文数据及图片来自Quarz及Atlas

Copyright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新闻/中文版》为The Art Newspaper独家授权现代传播集团的出版物,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和翻译,否则权利人将根据知识产权法追究法律责任。

漩涡中的巴恩斯基金会:这里有最好的现代主义收藏,也面临最大的改革争议

巴恩斯基金会是原位于费城外下美浓区的私人艺术机构,是世界上最好的现代艺术收藏之一,它在2012年搬入费城市中心。巴恩斯基金会正在积极地通过全新的发展策略和展览计划来展开变革,它的改变也昭示着私人博物馆在新时代的努力与困境。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