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艺术联结 | 企业的文化机构何为?——专访普拉达艺术基金会项目总监阿斯特丽德·韦尔特

Nov 18, 2019   TANC

640

艺术联结| ART ENGAGEMENT

随着传统广告业影响力式微,消费方式的演变,尤其是以视觉为中心的社交媒体的兴起,营销策略更新换代。近年来,文创产业和展览经济蓬勃发展,品牌以赞助人的身份参与到文化生产,甚至成为文化主体的现象日渐普遍。企业社会责任、慈善事业与营销之间的界限亦渐趋模糊。出生于X世代的艺术家,不再拒绝与品牌跨界合作,与大众文化接轨,希望以此提高传播的持续性,或试图以艺术实践介入资本的内部。

艺术与商业之间的博弈永远存在。《艺术新闻/中文版》开设“艺术联结| ART ENGAGEMENT”栏目的初衷,即希望从品牌的角度,探讨企业应以何种方式介入艺术和文化。我们将走访全球活跃于艺术和文化领域的企业的CEO、文化事业总监、基金会总监、策展人展开深度访谈,一览多样的艺术赞助方式,了解这种介入如何构造一道社会文化风景,以及它对企业自身与艺术生态带来何种影响。

640 (1)普拉达艺术基金会威尼斯展馆

“文化机构何为?”普拉达艺术基金会(Fondazione Prada)在一份文化宣言中提问。随着时尚与艺术的跨界合作日益常态化,时尚品牌成立艺术基金会、举办当代艺术展览、艺术家与品牌合作已成为近年趋势。而初创于1993年的普拉达艺术基金会在艺术领域以一种有深度、先锋且慷慨似乌托邦的方式闻名,在全球赢得了优秀的声誉。通过专题性的艺术家委任创作、当代哲学论坛、研究性展览以及电影领域创议,普拉达艺术基金会在创立20余年中不断扩展与丰富自己的文化属性。在建立米兰与威尼斯的艺术中心之后,普拉达艺术基金会于2018年起在上海百年宅邸荣宅中举办了一系列当代艺术展览,开拓其亚洲艺术图谱。

640 (2)《寓言叙事1,张爱玲》,刘野,2004年
Prada荣宅刘野个展“寓言叙事”展览现场,2018年

在《艺术新闻/中文版》对普拉达艺术基金会项目总监阿斯特丽德·韦尔特(Astrid Welter)的专访中,她分享了基金会的运作方式、普拉达艺术基金会如何独立于品牌发展、基金会在中国当代艺术界的体验,以及她对品牌社会责任的思考。

韦尔特从1997年开始与普拉达艺术基金会合作,参与其艺术展览与场域特定项目的组织。2011年,她负责基金会威尼斯场馆的开幕活动,后于2015年负责了基金会米兰永久场馆的规划、创建与内容策划,并担任项目总监至今。

640 (3)普拉达艺术基金会项目总监阿斯特丽德·韦尔特(Astrid Welter)

曹丹(以下简称CD):你从1997年便开始与基金会合作,并参与了2011年基金会在威尼斯的开馆。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阿斯特丽德·韦尔特(以下简称AW):普拉达的艺术项目从1993年开始运作,到1995年有了更清晰的结构,成为了普拉达艺术基金会。现在我们的团队有40人,但1997年我开始在基金会工作时,整个团队只有两个人,我要负责和运作几乎所有事情——从预算,到邀请嘉宾,甚至晚餐菜单。

当时我即将大学毕业,正在写关于年轻英国艺术家(Young British Artists)的论文。在此之前我曾作为普通观众看过普拉达基金会的安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和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 Bourgeois)等最早的展览,所以能获得这个机会令我受宠若惊。而对于这个城市来说,开启一家致力于国际当代艺术展览的私立机构也非常令人期待。

CD:与时尚产业中的其他艺术基金会相比,普拉达基金会有何不同之处?

AW:普拉达基金会是由缪西娅·普拉达女士(Miuccia Prada)与帕特里奇奥·贝尔泰利先生(Patrizio Bertelli)出于好奇心创立的。在1993年,没有人谈论艺术与奢侈品的关系,也没有人认为艺术与时尚产业应该相结合。那些都是后来的事。因此,普拉达艺术基金会的成立与这一观点无关,也与市场分析无关。

640 (4)普拉达艺术基金会创始人缪西娅·普拉达女士(Miuccia Prada)与帕特里奇奥·贝尔泰利先生(Patrizio Bertelli)

其次,基金会与普拉达品牌是完全独立的。基金会的注意力更多放在创建一个文化机构上,以及我们应该去关注或质疑哪些文化。现在我们的项目方向还包括与公共利益相关的科学研究,例如在展览“艺术生活政治: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意大利艺术”(Post Zang Tumb Tuuum. Art Life Politics: Italia 1918-1943)当中,我们并没有去讨论艺术与时尚界,而是研究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艺术。这也是我们的一个立场。我认为思想的独立性是普拉达艺术基金会最重要的部分,这使我们与时尚行业的其他艺术基金会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640 (5)普拉达米兰基金会

同时,普拉达艺术基金会也充实着米兰的艺术氛围。米兰没有当代艺术博物馆,只有当代艺术展览馆PAC(Padiglione d’Arte Contemporanea),但是它的展览空间很小,且没有自己的馆藏。米兰的当代艺术私人机构主要是普拉达艺术基金会和倍耐力(Pirelli)的Hangar Bicocca 基金会。这座城市或多或少已经放弃了建立一间当代艺术博物馆的想法,因为米兰的私人基金会已经创造出一片独特的艺术生态。

CD:一开始团队只有两个人,那么当时基金会每年做多少个展览?到现在,你们的工作方式发生了怎样的转变?

AW:最开始每年只做两次展览。第一年我们团队只有两个人,后来变成了五个半,一个兼职,这样一直维持到了2010年。期间我们也开启了威尼斯的项目,工作量越来越多,但在很长一段时间还是维持了一个非常小的团队。那是一段很美好的年代,虽然团队小,但非常灵活。至今我已经在基金会工作了22年,现在很多之前的同事仍然在团队里,我们仍记得这个基金会的历史演变以及其间所发生的一切。

640 (8)普拉达艺术基金会于2019年5月11日至11月24日在威尼斯展馆剧本杰尔马诺·切兰特策划展览“雅尼斯·库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

我们现在管理4个空间,包括米兰的主要空间、摄影空间以及威尼斯和上海的空间,仅米兰的展览空间就有一万平方米。基金会没办法像以前那样仅靠5个人运作。现在我们团队有40人,是之前的十倍之大,也有了真正的公司结构,包括媒体新闻团队、数字团队、制作和作品录入团队、策展团队,以及行政和技术办公室。我们现在已经在着手准备2022年的展览了,提前三年做规划。这比以前有前瞻性许多。

但我们仍然非常灵活,经常会快速搭建一些预料之外的项目。对于现在和我们一起工作的年轻人来说,精神状态一定不是“太好了,我可以在下午六点钟准时下班”,而是每个人都深入参与其中。

640 (6)普拉达艺术基金会呈现由Lizzie Fitch 及Ryan Trecartin 策划展览“Weather Line”

CD:你能描述一下创始人缪西娅·普拉达女士和帕吉欧贝尔泰利先生在基金会中的角色吗?

AW: 他们是普拉达基金会的总裁,在最初的几年里,基金会由他们两人一起运作。在过去的几年里,贝尔泰利先生的主要工作在普拉达公司中,普拉达女士则在基金会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她参加许多会议,并为基金会作出决策。

总裁有几处建议来源:一个是杰尔玛诺·切兰特(Germano Celant),我们的艺术与科学部门负责人;由我担任负责人的项目团队;展览制作部门;以及由马里奥·梅内提(Mario Mainetti)主管的科研与出版部门。此外,我们还有由位于伦敦和芝加哥等地的策展人组成的思想委员会。他们为项目提供建议并参与展览制作。当然决策方式也关乎于具体事件,在有些问题上我的话语权更大:比如关于我们能否担负起展览预算这类问题,我可以给到更详实的参考数据分析。在文化方面,杰尔玛诺·切兰特或者思想委员会的意见则更为重要。

640 (7)普拉达艺术基金会推出佩德罗·阿尔莫多瓦(Soggettiva PedroAlmodóvar)电影展及专注于西班牙电影的全新项目

CD:作为一家文化机构,普拉达基金会涵盖了电影、音乐、哲学、建筑、艺术和科学等广泛领域,同时也保持在每个领域的深度和广度。能否分享一下基金会如何在这种多样性之间取得平衡?

AW:不只是我们,很多其他机构也是如此。意大利国立二十一世纪艺术博物馆(MAXXI)就拥有很大的建筑设计部门,沃尔玛也有非常棒的电影部门。当然,这不仅取决于机构的兴趣和需求,也与是否拥有该领域的专家有关。我们有来自电影界的专业电影顾问,我们也与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和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等导演合作,他们为普拉达拍摄了短片和电影。

我们今年也请了一些音乐领域的专家,协助我们做一个关于“实验科技音乐”(Experimental Technological Music)的项目。在哲学方面,我们正在组建一个新的团队,致力于哲学和科学领域的研究。普拉达艺术基金会在不断建立一些精细的专业领域,因此我们需要专家。但同时,团队里的所有人都必须尽可能的涉略广泛。

640 (9)普拉达米兰基金会将于2019年9月20日至2020年1月13日举办韦斯·安德森和尤玛·马努夫(Juman Malouf)策划展览“棺中的木乃伊及其它宝藏”

CD:普拉达基金会已在上海荣宅举办了数次展览,也有一些与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合作。你如何形容在中国当代艺术界的体验?

AW:我们一直在学习。刚开始做荣宅时,我们对中国的了解并不多。虽然我们认识几位中国当代艺术家,比如曹斐、刘野和杨福东,但却没有作为当地艺术机构运作的经验。现在,我们对上海的艺术系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640 (10)Prada荣宅“罗马1950-1965”艺术展

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界,这两年我们一直在学习。我们喜欢以西方策展人的视角来呈现中国当代艺术家,也会在未来坚持这一原则。我们不会将荣宅变成一个仅仅展示中国当代艺术的空间,而是将继续保持自我,比如高什卡·马库加(Goshka Macuga)的“我曾为何物?”就是一个在米兰做的项目的巡展。

640 (11)Prada荣宅举办高什卡·马库加展览“我曾为何物?”(What Was I?)展览现场

CD:你如何看待当今企业品牌与艺术文化之间的关系?尤其是面对企业社会责任、慈善事业与品牌推广之间的界限渐趋模糊的现状?

AW:在这件事上我也在观察。总体来说,我认为品牌与艺术家的合作可以是有益的,但前提是艺术家有足够的创作自由。最危险的合作关系便是只让艺术家挂名,让他们完全遵循品牌的意愿进行创作。

640 (12)美国歌手Jay-Z 和碧昂丝(Beyoncé)在卢浮宫内拍摄音乐视频《Apeshit》

去年,卢浮宫(The Louvre)允许了美国歌手Jay-Z 和碧昂丝(Beyoncé)在美术馆内拍摄音乐视频。那个视频令我反复思考,在文化上黑人进入卢浮宫说唱,这透露出一种去殖民化的姿态。这个视频的浏览量达到了数千万次,其中包括卢浮宫每年500万访客之外的人,他们也许一辈子也不会有机会亲自参观卢浮宫,却能通过这个视频看到卢浮宫内部的样子。

CD:对于那些想要参与文化与当代艺术领域的人或品牌,你会给他们什么建议?

AW:首先要学习。要去了解当代艺术,不能只因为当代艺术是一种潮流,或者仅因为市场分析而去做。另外,任何想做艺术项目的人都应该花时间学习,去了解艺术家的背景,尊重艺术家。这是我的两条建议。艺术在其他行业里输出的好处,是它能让更多领域的人认识到当代艺术多么有意思。艺术也总能提前感知到一些事物,几乎像是预知未来。我们应该尊重艺术的这个角色,而不要让它仅飘浮于市场的表面。(采访/曹丹,翻译整理/余佳潞,编辑/何佩莲)

*如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由Fondazione Prada 提供

还有“梦想之地”吗?来自伊朗的她又经历了一遍对美国的爱和恨

在洛杉矶布罗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施林·奈沙个展“我将再次迎接太阳”(Shirin Neshat: I Will Greet the Sun Again,2019年10月19日-2020年2月16日)横跨艺术家30年的职业生涯,呈现了超过230件的摄影作品和8件影像装置,在西方和中东关系破裂的局势背景下,探索她在美国和伊朗作为艺术家的身份认同。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