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

埃斯卡纳齐眼中半个世纪的中国艺术

Dec 07, 2013   艺术新闻/中文版

图:古董商朱塞佩·埃斯卡纳齐

微信截图_20160222155741

伦敦亚洲艺术周,朱塞佩·埃斯卡纳齐(Giuseppe Eskenazi)在自己的画廊中举办了两个特展,其中宋代钧窑瓷器展(1030-1122日)展出了16件艺术品。截至发稿,已有8件作品出售,5件被中国藏家收藏,其中一件钧窑渣斗更是以上百万英镑的价格被中国藏家购得。

今年3月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一件在跳蚤市场上以3美元淘到的中国瓷碗被鉴定为北宋定窑,埃斯卡纳齐又以22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82万元)的高价拍下。埃斯卡纳齐被认为是这场宋瓷热潮的最大推手。

从业50多年来,他经手的精品超过5000件,伦敦大英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东京国家美术馆等全球80余间博物馆和私人艺术机构都在他的客户名单上。

《艺术新闻/中文版》(The Art Newspaper China,以下简称TANC)的记者在伦敦亚洲周期间,到访Eskenazi在伦敦的古董行,对亲历了大半个世纪东方古董全球流转的Giuseppe Eskenazi进行了专访。

TANC: 从业50多年来,您认为艺术界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Eskenazi: 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影响力。无论是英国、法国还是美国,艺术品的税收都很高,但是在香港只有14%,香港现在已成为全球艺术市场最重要的交易中心。

至于中国内地,我第一次到访北京是1972年,那时博物馆少有人造访,我当时是和英国VA博物馆的人一起去参观,那时候博物馆工作人员会帮我们开门,我们在里面看一两个小时,全程都只有我们这一队人,待我们离开,工作人员会把门锁上。那时候即使是故宫,也鲜有观光者。从那个时期到现在,社会有很大的变化,那时被挡在门外的人们现在不但可以进去参观,还(对这些艺术品)有了购买的需求,拍卖会上大量的中国内地买家就证明了这一点。

TANC: 这些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Eskenazi: 我和苏富比香港的创始人Julian Thompson20年前就预言了,那时候人们都会对此一笑了之。真正开始显现变化大概是在10年前,六七年前开始有很引人注意的中国买家。我在9月的香港苏富比秋拍上遇到的大买家都是中国人。这次苏富比秋拍,我们竞拍一件明成化碗,叫到最后一口放弃,最终以1.25亿港元落槌,后来我们发现最后竞得拍品的买家的心理价位是2亿港元。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在4年前,类似的明成化碗在拍卖行的价格还是五六百万美元。这显然反映了目前市场的情况。

TANC: 您认为现在的中国艺术市场是否存在泡沫?

Eskenazi: 中国是个大国,而且是正在崛起的大国,有稳定的政府,庞大的人口,更多的人在创造财富,这些都是优势。同时,政府也在各方面推动艺术,让艺术交易变得更容易。相比10年前中国几乎没有拍卖行,现在全国各地都有拍卖行在做生意。目前我只能看到正面的情况,也许因为我是个乐观主义,我个人不认为市场存在泡沫,虽然我知道很多人这样认为。

TANC: 但目前来说,很多作品在市场上的转手率还是很高的?

Eskenazi: 如果从拍卖市场上来说,这是没错。很多人在持有一件作品三四年后就再在拍卖中转手。 在我年轻的时候,没有人会这样做,我们必须要等一个神奇的数字,就是7,一件作品至少要等7年后,才能再释出市场。可现在因为有人在三四年后以双倍甚至更高的价格卖出就鼓励了更多投资人士进场。

但我认为您还是应该去关注那些真正严肃的买家。其实并不是所有的中国艺术作品都升值了, 很多早期的物件,尤其是唐、汉时期的陶器和10年前相比是差不多甚至是更便宜的。 这也许和美国博物馆颁布的收购禁令有关。

现在美国博物馆如果想购入这个时期的中国艺术作品,他们必须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证明这件作品是在某一个时间段之前离开中国的。

TANC: 现在有很多中国藏家去纽约、伦敦的亚洲周购买宋瓷和青铜器,但宋瓷是不可以在中国内地交易的,这是否会影响宋瓷的价格?

Eskenazi: 宋瓷和青铜器与我之前说的早期陶器还不太一样,比如青铜器,很多都有清晰的归属信息,比如我这次在伦敦亚洲周展出的青铜器,书面记载可以追溯到19世纪,大部分宋瓷和青铜器都是有传承的,不像早期陶器有盗墓挖掘的嫌疑。

我不认为在内地禁止交易会影响宋瓷的市场,中国的收藏家还是更加偏爱明清瓷,宋瓷的市场在纽约、伦敦和香港都有很稳固的藏家群体,有至少一半的宋瓷买家是西方藏家,这和明清瓷的市场颇为不同。

TANC: 您认为为何近几年中国藏家开始关注宋瓷和青铜器?

Eskenazi: 中国藏家开始意识到宋瓷的魅力,我个人认为宋代是中国瓷器设计的顶峰时期,宋瓷的美在于它的简单,它的形状、形式和颜色,都非常地纯粹。中国藏家的学习能力非常强,他们开始去博物馆看,去学,比如我今年去了两次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我看到非常多的中国游客在中国馆里观看。

青铜器的市场也在上升,比如我不久前刚去参加了上博的一个关于青铜器的研讨会,我还曾经给上博借展过一个青铜器。上海博物馆有非常好的青铜器馆藏,除此之外首都博物馆、国家历史博物馆都有非常好的收藏。大概在3年前,我发现有中国面孔开始在拍卖行买青铜器,但是我认为大部分还是博物馆买家。我们曾经卖过一件非常重要的青铜器给文物局,现在这件作品在上海博物馆展出,我觉得好的青铜器最终一定要回到中国。

TANC: 几年前您曾经说过拍卖行开始做私洽业务是和艺术品交易商正面竞争,您现在怎么看?

Eskenazi: (拍卖行)他们没有限制,他们准备好了做任何事情,他们在买家和卖家中扮演中间商的角色,就好像花园里的篱墙,风往哪吹,他们往哪里走。如果只说交易商和拍卖行之间是充满敌意的,那也非常不公平。首先,交易商需要拍卖行,由于拍卖行的价格透明和可查询的记录,交易商可以和买家说,“你看这个的价格,完全可以在拍卖行的交易记录中查询到。”另外,当交易商非常需要现金的时候,他可以把作品放到拍卖行很快地套现。

相反拍卖行也需要交易商,比如,拍卖行没有货源了,他们可以向艺术品交易商求助,同样地,没有买家了,交易商有时也能帮他们一把。所以两者必须在同一时间共同存在。也许从外界看两者是竞争关系,但艺术品交易商和拍卖行之间的关系实则是相生相克的。

 

撰文/Sammi Liu

我是前卫女王草间弥生

年届84岁高龄的草间弥生坐在轮椅上接受了采访。这栋位于日本东京新宿区一条小巷子里的三层小楼正是这位传奇艺术家的工作室

Sorry. No data so far.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