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feature|特写 艺术审查500年

法国艺术史学家托马斯·施勒赛尔(Thomas Schlesser),同时也是《美术》杂志的特邀记者以及电台的专栏主持人。作为“艺术与政治”这个方向的专家,他的著作《艺术面对审查——五个世纪的查禁和抵抗》展现了其深厚的学术功底与投身当前时代的勇气。

feature|特写 【夏日艺术大旅行】艺术之城

艺博会的展位已经拆除,VIP休息室人走茶凉;从3月的纽约军械库展到6月的巴塞尔艺术展,艺博会马拉松以夏日的到来暂时画上句号。至少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艺术世界的主要活动就是艺术节、双年展和三年展,随着艺博会的数量飙升,这些活动在捍卫文化地位上的作用,无疑比以往更重要了。

feature|特写 献给葛兰西的纪念碑

瑞士艺术家托马斯·赫赛豪恩(ThomasHirschhorn)以作品“纪念碑”系列献给作家和思想家们,其中第四件也是最后一件作品标志着迪亚艺术基金会(DiaArt Foundation)悄然回归纽约。

feature|特写 艺术进入3D时代

过去的五年间,3D打印机和3D扫描仪已经成功地制造出了各种玩意儿:从枪支到墨西哥卷饼,甚至功能完整的“肾脏”。艺术圈注意到了此项新技术,艺术家们开始使用这些工具创作那些十年前难以想象的结构复杂的作品;而博物馆正在利用3D技术探索新的藏品保护手段。

feature|特写 走出非洲

作为第一个只专注于非洲和大洋洲艺术品的巴黎经销商,拉顿(1895-1986)从1920年代中期起便主导市场长达数十年。巴黎凯·布朗利博物馆(Musée du Quai Branly)正在举办回顾他传奇历史的专题展览(6月25日至9月22日)。

feature|特写 何时告别美术馆的工程时代?

中国美术馆新馆的设计方案至今仍是一个秘密。早前公众所能了解到的,就是法国设计师让·努维尔(Jean Nouvel)和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朱小地联名中标,建筑位于鸟巢一侧,外形像一块黑色的残墨,是一座面积达到13万平方米的超级美术馆,但更多的详情,并没有被披露。

feature|特写 人人都是赞助者

为纪念即将到来的“涂鸦摇滚”三十周年,纽约艺术家米歇尔·霍尔曼(Michael Holman)在Kickstarter网站上发起了一项募资活动:从6月18日至8月2日,他需要在45天之内募集5万美元,用来拍摄纪录片《涂鸦摇滚:未被讲述的故事》(Graffiti Rock:The Untold story)

feature|特写 故宫建设北院区

北院区位于北京海淀区西玉河,距北京城区40公里。北院区在历史上曾经是故宫的窑厂,是明代崔氏烧制青砖的所在地,因此被称为“崔家窑”。窑厂于1997年停产,目前是一个自然村,有大约90户居民,将于今年年底搬迁至新村。

feature|特写 书画鉴定的“另类”

对于中国传统书画鉴定,非饱学之士不敢轻易问津。不仅要博闻强识,熟识印章、纸绢、题跋、收藏印、著录、装潢这些衍生出无数细枝末节的相关知识,还要精通历史、文学。在长年累月的积累下,后人总是站在前人的基础上,引经据典,最后形成了堆叠历代观点的案牍迷宫。对此,中德混血的徐小虎很不以为然,她用齐白石的《耳食图》来比喻,这就像用耳朵吃饭一样“不知其味也”。

feature|特写 凡高,谋杀还是自杀?

谁杀了文森特·凡高?直到两年前,史蒂文·奈菲(Steven Naifeh)和格里高利·怀特·史密斯(Gregory White Smith)合著的权威传记《凡高的一生》出版之前,人们一直认定画家在法国的去世为自杀。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