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碧山之惑:欧宁回溯碧山计划这5年的三个核心问题

Aug 19, 2015   艺术新闻/中文版
▲ 孙云帆与汤丽莉(Leah Thompson)制作的碧山纪录短片《返乡》

2000 (1)

▲理农馆首展展出了斯洛文尼亚艺术家马蒂阿士·坦契奇(Matjaž Tančič)的“时间纪录者”(Timekeepers):2012年,他使用3D摄影的技术拍摄了20多位黟县农民的客厅摆设和他们的肖像

8D9A5028

▲ 刘传宏“皖南纪事”个展现场(摄影:朱锐)

碧山。8月8日,在碧山村的理农馆(School of Tillers),呈现了艺术家刘传宏“皖南纪事”个展,这也是理农馆成立后的第二个展览。今年5月1日,由“碧山计划“发起人、碧山共同体联合创始人欧宁创立的理农馆正式开幕。首展展出了斯洛文尼亚艺术家马蒂阿士·坦契奇(Matjaž Tančič)的“时间纪录者”:2012年,他使用3D摄影的技术拍摄了20多位黟县农民的客厅摆设和他们的肖像,因为家家户户客厅的条桉上都摆放着一个时钟,他把这个拍摄项目命名为Timekeepers,2013年在伦敦获得了索尼公司颁发的世界最佳3D摄影奖。

无独有偶,刘传宏也是在2012年首次到达碧山,被此地的风物吸引,萌发创作系列作品的念头。而后的两年多里,他曾两次到访黟县,不住旅馆,自己带着帐篷睡袋,在县城择地露营,做田野调查和历史研究,最终完成了“皖南纪事”这一庞大复杂的艺术项目。

他们当时都为了同一个项目而来到碧山:2012年11月2日至8日,是原定第二届碧山丰年庆举行的日子,它与黟县国际摄影节同期举办。但在开始的前一天,这个活动因各种原因被紧急停办了,此后这个项目也没有再出现,同时也让碧山计划这个始于2011年,备受关注的当代知识分子移居乡野的社会实践计划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野。一直到了2014年7月,哈佛大学社会学系女博士周韵与欧宁之间关于“碧山计划”的争论,让这个项目重回讨论中。2015年,碧山计划进入第五年,它将何去何从?欧宁对此有什么计划?带着对碧山计划的疑问,《艺术新闻/中文版》对话欧宁,了解碧山计划这5年的发展与困惑。

IMG_7031sm
▲ 碧山共同体联合创始人欧宁

碧山之惑一:碧山丰年庆夭折后带来了什么

被取消的丰年庆不仅是我们观察碧山的切入点,也成为刚起步的碧山计划发展中的转折点。

——孙云帆

作为碧山共同体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2011年8月26日至28日欧宁与左靖在碧山村举办首届“碧山丰年庆”,邀请了艺术家、建筑师、乡建专家、作家、导演、设计师、音乐人,以及致力于乡土文化研究的当地学者,办学术研讨会,举办乡土生活作品展览,还有当地戏曲和舞蹈的演出活动等。其间左靖启动了“黟县百工”项目,带领安徽大学新闻学院学生调研考察了90项黟县传统手工艺。

当时欧宁希望把这个项目打算把“碧山丰年庆”作为碧山计划的长期执行项目,但不料才到第二年,丰年庆正准备开幕时,突然被县政府无缘由地紧急叫停。这对欧宁的影响很大,“碧山计划”也因此放慢脚步。

如今谈起这个早夭的丰年庆,欧宁坦言,碧山丰年庆这种形式将不会再办了,因为县政府对于这样的大型展览肯定不会批准。而且不光是他,就连村里“回流”村民也不能幸免:“村里有一个在北京做茶叶生意的村民,看了碧山计划的报道后回来。他可能对传统艺术比较热爱,同时在做生意时累积了一些资源。所以他想做一个碧山书画节,结果申报上去也没批。”

碧山丰年庆的早夭,也使得碧山以艺术使中国乡村复兴典范的愿景变得更为遥远。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成功用艺术把川端康成笔下的“雪国”——日本新潟县南部的十日町市和津南町在内的760 平方公里的土地进行复兴。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是1990年代后半叶日本政府在历经经济泡沫化冲击后,试图振兴地方产业的一项意外成果。这个始于2000年的项目,每年举行一届,今年进入第六届,原本是“艺术项链计划”(The Art Necklace Project)的一环:当时,新潟县的6个市役所(其中5个于2005年合并为一个都市)于1997年提出一项一年计划,试图通过艺术和文化手段,重振一个在现代化过程中逐渐衰颓老化的农业地区。据称,此前五届有超过百万人次观看,为新潟县带来超过35亿日元的经济效益。

07094453a2kc
 今年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上日本艺术家小松敏宏的摆放物“供物”。“供物”是由3000个装满积雪融水的玻璃瓶组成,这些积雪融水是在2012年冬天十日町的不同地区采集的。所有的玻璃瓶都按设计有序的摆放在龙王神殿前,作为贡品祭拜水神龙王。
想了解更多关于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
请点击图片阅读相关内容:在6大艺术盛会中进入艺术壮游时间 :爱丁堡、越后妻有、阿尔勒……

 

在碧山共同体另一位创始人左靖编撰的《碧山》杂志书第二期“去国还乡”中,也曾选刊了一篇撰写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的文章,详细介绍了这个艺术复兴乡村的活动。欧宁表示如果碧山丰年庆继续下去,起码能达到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70%的效果。但是越后妻有和碧山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首先,日本的农村不是复兴,它只是被遗忘了。而且他们的城乡经济水平差距不是很大,所以他们要做的是让人们重新记起这个被遗忘的村庄而已。并且这个项目的背后有政府的支持,同时也得到一些大财团的赞助,所以在操作起来会有区别。在中国农村,在碧山,我们面对的问题很多,而且我们也没有只是把它当作一个艺术项目,它还关心其他的议题,所以推进的难度会更大。”

碧山之惑二:谁说碧山不要路灯,要看星星?

“碧山村没有路灯,村民十分想要——但是从外面来碧山的游客却认为,没有路灯,可以看星星……”

——周韵

 

在欧宁的自述中,碧山计划最初的目标是一个“关于知识分子回归乡村,接续晏阳初的乡村建设事业和克鲁泡特金(Peter Klopotkin)的无政府主义思想,重新激活农村地区的公共生活的构思”,“针对目前亚洲地区迫人的城市化现实和全球农业资本主义引发的危机,试图摸索出一条农村复兴之路”。

碧山计划进行到第3年(2014年),遭遇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一个公关危机:7月2日,哈佛大学社会学博士周韵作为南京大学“中国研究”国际暑假班的一员来到碧山,和40余名同学一道探讨“碧山计划”。在此期间,周韵连发了十多条微信质疑“碧山计划”,并发文《谁的乡村,谁的共同体?——品味、区隔与碧山计划》,其中她写到:“碧山村没有路灯,村民十分想要——但是从外面来碧山的游客却认为,没有路灯,可以看星星。村民想要开小店、修马路、搞文化旅游卖门票搞创收,这一切,精英知识分子是不认可,甚至可以说是不屑的。……”欧宁随后发文否认回应,甚至引来香港诗人廖伟棠等人的助阵,顿时“路灯VS 看星星”成为当时网络的热词之一。

说起这次论战,欧宁表示,他从来没有反对过村里修建路灯的事,甚至到了后来,他从北京举家搬到村里后,参加村里会议,填写的那份“进万户、听民意、解民忧”的群众走访表时还写道:“在村中主要街道安装路灯,在村口安装路牌指引游客……”这次论战引发路灯争议后,在村里新上任的村支书推动下,碧山村里的路灯装上了。

这个论战,成为继丰年庆夭折后碧山计划又一个转折点。这让碧山计划创始人们与当地政府的关系再次陷入紧张:“这个事情之后,因为吸引了很多记者的关注,然后他们还去采访了当地的领导,使得领导们对我们这个计划更加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我们与政府关系更加雪上加霜,为日后推动一些项目造成了困难。”

其中一个困难就是来自展览的审批问题。比如欧宁所创立的理农馆,所在的地方占地约260平方米,原是碧山村的一个汪氏家祠,1949年后改为台前组粮点,近年一直空置。2014年6月16日,台前组村民集体签名要求将此地售予欧宁,欧宁以10万元购下后,从2014年11月12日开始清理杂物,进行维修,并改名为“理农馆”,共规划了展厅、学习中心、主题图书馆、茶室、咖啡厅、杂货铺和研究者驻地等七项功能。

552

▲ 理农馆的标志
8D9A5038
▲ 理农馆 (摄影:朱锐)

在进行理农馆的首个展览之时,欧宁希望把各个手续都办全了,为此他把相关的职能部门都跑了一遍,结果对方一看到是涉外展览,尽管了解到展览的内容,但还是怕承担相关的责任,最终没能让这个展览报批通过。所以最后在开展时,他们保持低调,不想惊动当地政府,以免再次恶化双方的关系。“艺术家应该与政府保持距离,但是搞乡村建设则必须取得政府的支持,在中国这是绕不过去的,”左靖说。

碧山之惑三:商业开发与文化理想能平衡吗

碧山计划能充当一个协调人的角色,整合社会各界的力量,对碧山发展的模式产生更多元的影响。

—— 欧宁

除了政策之外,碧山计划进行下去最大的问题,是资金。从理农馆开馆至今,欧宁自己已经为其投入了65万的资金,如何维持下去,成为欧宁如今思考的问题。欧宁希望理农馆一年能开展6个展览,并且它们都能围绕着三个主题开展的:与农业相关的,与地方文化相关以及与传统手工艺相关的。与此同时,他也希望把商业引入碧山,因为“做乡村建设,商业太重要了。”

在这个问题上,欧宁一开始对资本进入碧山,是保持一种警惕的态度:2013年,香港东盛投资有限公司购买了碧山村三块总面积为222亩的土地(其中170亩为建设用地),准备用6亿元兴建一个占地61亩的Alila精品酒店和一个占地81亩的产权式酒店,由其新成立的子公司黄山碧山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负责管理。黟县政府网站上公布的与东盛公司洽谈中的项目还包括五个分别展现生态大观、百工体验、民俗文化、创意演绎和徽派民居的主题公园。这是黟县政府申报给黄山市2014年度十大项目的备选重大工程之一。

据欧宁透露,东盛董事长杨晓东在和黟县政府签订的协议中作为条件特别提出要保障一年一度的碧山丰年庆,并准备赞助碧山计划100万元用以筹办2014年的丰年庆。然而,考虑再三之后,欧宁推辞掉了这笔巨款,因为他不能确定东盛公司与碧山计划的理念能否相容。

如今再谈起这个事情,欧宁坦言:“当时我比较谨慎,因为大资本进入农村,其实资源很复杂,有利有弊,而且还要看这个资本的动机是什么。但是现在我觉得那时候的自己过于保守了。可以这样说,文化是在乡村经济建设差不多的时候再进入,会更好。”因为碧山计划不可能阻挡资本进入,村民、政府、开发商都想搞旅游开发,这是民心、政策、利益所向,但是欧宁希望碧山计划能充当一个协调人的角色,整合社会各界的力量,对碧山发展的模式产生更多元的影响。

撰文 | Phenix Luk

 

Copyright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新闻/中文版》为The Art Newspaper独家授权现代传播集团的出版物,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和翻译,否则权利人将根据知识产权法追究法律责任。

亚洲博物馆再造城市运动

亚洲地区新兴的博物馆群落在蓬勃而阻力重重的“创业”环境中显示出的活力和创造性,与其面临的挑战一样明显■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