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他创造了传奇艺术小镇马尔法,却拒绝被“极简主义”标签化

Jun 17, 2020   TANC

640欢迎来到马尔法小镇,图片来源:flickr

位于美国德州西南角奇瓦瓦沙漠深处的小镇马尔法(Marfa, Texas)是常被谈论的艺术目的地之一,大多数关于这里的文章都是以艺术家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开始或结束的,他于1971年首次拜访这里,由此创作了诸多广为人知的作品,直到1994年去世,贾德一直居住在马尔法。而这个美国二战后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常被人们与“极简主义”(Minimalism)联系起来(尽管他本人因为这一标签过于笼统而强烈反对)。

640 (1)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的大型户外雕塑,有时也被称为“贾德立方体”,齐纳地基金会(Chinati Foundation),马尔法

七十年代,贾德受够了纽约的拥挤,也厌倦了这个城市的艺术氛围。选择迁移到德州小镇马尔法,为什么是马尔法?贾德说,“因为很空,周围有沙漠……离墨西哥也近。”就像拉斯维加斯有赌场,纽约有连锁餐厅,好莱坞有电影,正是马尔法的日常现实吸引了贾德。马尔法所在沙漠之上的天空如此之大,因为地平线如此之低。站在户外,你可以看到周围的山脉和任何突出的东西——城镇、城镇里的人都与周围的风景截然不同。与此同时,在大自然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噪音,而远离已知事物的感觉就会占据主导地位。空间在贾德创作中的分量越来越重,最初的创作是“几件雕塑”,应迪亚基金会(The Dia Foundation)的委托,达成“作品与空间的统一的美感”。

640 (2)1993年,贾德在马尔法,图片来源:MoMA

从1979年起,贾德开始购买马尔法的土地和建筑,以作为他的艺术装置的空间。两个并排坐落于已停用的Fort D.A. Russell军事区中的炮兵队大棚建于1939年,这是一个由退役军事建筑组成的建筑群。贾德将基地改造成一个永久性的空间,在非博物馆的环境中展示艺术。直到1986年才完成的名为《100件无题铝制作品》(100 untitled works in mill aluminum)的作品以建筑般的姿态出现,马尔法是他抵御潜在征服者的堡垒。它的艺术不会被移走,它的偏远为这个小镇成为艺术家的现代朝圣之地奠定了基础。在此的二十年间,贾德陆续将自己以及约翰·张伯伦(John Chamberlain)、丹·弗莱文(Dan Flavin)等同辈艺术家的作品安置在马尔法,永久展出。

640 (3)唐纳德·贾德的一百件不锈钢雕塑于齐纳地基金会展出,图片来源:卓纳画廊

贾德对“极简主义”这个词的厌恶是出了名的,但正是他在沙漠中的混凝土盒子,是作品的朴素使它在观众心中根深蒂固。马尔法也已经因为这种作品而闻名:大规模、永久性、固定的,有时甚至是不可思议的。但是,理解贾德试图做的事情,就能解开这个地方和它的大部分艺术作品的意义。一旦你接受了贾德的“苛刻”,他搬到马尔法的感觉就像是一种精神追求,不只是为了空间,而是为了寻找真实性。

640 (4) 640 (5)位于马尔法的辛纳提基金会,图片来源:Flickr

贾德去世后的第一场回顾展

640 (6) 640 (7)MoMA举办的回顾展“贾德”(Judd)展览现场。图片来源:MoMA

今年3月,因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仅展出11天就匆匆关闭的艺术家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去世后的第一场回顾展“贾德”(“Judd”)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呈现,这距离贾德的上一场回顾展(1988年在惠特妮美国艺术博物馆举行)已有三十年时间。展览的第三个展厅就代表了他的七十年代。MoMA展览的策展人安·泰普金(Ann Temkin)说,“走进这个展厅,你马上就能意识到,贾德的创作越来越接近建筑。” 贾德认为,艺术由三要素组成:色彩、材料、空间。而空间无疑是贾德艺术哲学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其影响也最深远。作为曾有人夸赞他的作品,能让房间变成一个“宗教性”的空间。贾德却感慨,“空间这么不为人所知。人们只能拿过去的信仰和它相比。”  除了自己之外,另一位被贾德认为彻底地探索了空间的艺术家是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

640 (8)Donald Judd,《无题》(1960),布面油画,177.8 x 121.3 cm,National Gallery of Canada, Ottawa

640 (9)MoMA举办的回顾展“贾德”(Judd)展览现场。图片来源:MoMA

展览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追溯贾德的艺术历程,由他于1960和1961年创作的一黄一蓝两幅无题画作开启。黄色油画平滑,而蓝色画作的丙烯颜料中掺有沙子,形成某种粗糙的颗粒质感。两幅画挂在主要展厅的入口处——贾德艺术生涯的重要转折点即将开启。

1962年,贾德从绘画创作转向了“物体”系列的观念艺术创作。贾德的父亲,一位技艺精湛的木匠,开始帮助贾德制作他的“物体”。他们找来木材、金属、还有各式各样的材料来制作浮雕,以及之后将贯穿贾德整个创作生涯的“盒子”。1963年,这些作品首次在纽约五十七街的格林画廊亮相。浅镉红是这段时期作品的主题颜色。贾德对色彩的浓厚兴趣一直延续到他的最后一件作品。

640《唐·贾德》展览现场,格林画廊,纽约,1963年12月17日-1964年1月11日,图片来源:卓纳画廊

640 (1)格林画廊1963年展览的许多早期经典作品亦在MoMA《贾德》回顾展中再次呈现,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2020

“贾德”回顾展的四个展厅间的隔断设计保持了观者视角的连续性。放眼望去,参观者能从贾德的六十年代,看到贾德的七十年代、八九十年代。这样的设计理念也符合贾德对自己创作生涯的看法——他并不认为他的作品随着他的年纪增长而“发展”了。

640 (10) 640 (11)MoMA举办的回顾展“贾德”(Judd)展览现场。图片来源:MoMA

1964年,贾德发现他可以从工匠那里定制“物体”,他随之开始将工业制造融入他的创作。1965年,贾德做出了他的第一个“堆栈”(“Stacks”):垂直排列的七个等长宽高的镀锌铁盒从墙上伸出,每个铁盒之间相隔等同于自身高度的距离。之后三十年,贾德都不断回归这一形式,以不同材料及颜色重新亮相。

640 (12)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无题》,1967“堆栈”系列。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收藏

1984年,贾德开始和瑞士铝材制造商Lehni AG合作,将折叠铝片拼成开放式盒子。这些铝片的颜色都从RAL色卡,选取而来。贾德想要所有的颜色同时展示出来,而不是融合到一起。他想要一种“前所未见的多样性”。回顾展的最后一件作品,贾德1991年的大型搪瓷铝盒艺术,由五纵五列不同颜色的小铝盒组成,为“贾德”回顾展画上了色彩斑斓的句号。

贾德给予观众完全的自由。他拒绝给自己的作品加以诠释,也不屑于命名。他的作品,皆以无题为题。而他另一重要理念,是坚持艺术要与观众直接沟通,没有分隔。

“和贾德一起,你会意识到他生活的变化反映了作品的变化。从表面上看,这些作品是如此没有人情味。但这让你意识到,他的进化其实有他自己的逻辑。”安·泰普金说贾德60年代早期从绘画到三维作品的转变根本不是一个灵光一现的时刻,“很明显,这是稳定的,持续的,深思熟虑的几年。”

640 (13)MoMA举办的回顾展“贾德”(Judd)展览现场。图片来源:MoMA

尽管展览无法继续,但从4月23日起,MoMA推出了#MuseumFromHome活动,观众得以在线上继续深入探索展览。关于唐纳德·贾德的线上项目不止于此,卓纳画廊制作的音频节目《对话》(Dialogues),其中就包括弗莱文·贾德(Flavin Judd,艺术家之子、贾徳基金会艺术总监)与诗人艾琳·迈尔斯(Eileen Myles)的节目,他们回顾了这位艺术家的艺术遗产,以及在知名艺术驻留地马尔法的岁月。《艺术新闻》国际版也制作了一期特别播客《唐纳德·贾德101:伟大的深度艺术家》,采访了MoMA展览的策展人安·泰普金(Ann Temkin)和弗莱文·贾德。

追随者不重要
不愿意被极简主义标签化

1928年,唐纳德·贾德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的一个小城。从军队退役后,贾德进入威廉玛丽学院及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哲学和艺术史。尽管五十年代的时候,贾德就已作为抽象画家投身艺术,但他的艺术批评却更为人所知。1959到1965年间,他发表了将近六百篇艺术评论。而起草于1964年,在1965年发表于《艺术年鉴》(Arts Yearbook)的文章《具体物件》(Specific Objects)甚至成为了教科书级的文献,也是探讨和定义极简主义艺术最重要的评论之一,新的艺术批评的分水岭。普利策得主、知名艺评人杰瑞·萨尔茨(Jerry Saltz)称,贾德大概是那段时期最杰出的艺评人。

640 (14) 640 (15)《唐纳德·贾德文集》,贾德基金会/卓纳图书出版,2016

贾德曾收集了超过1.3万本书,其中很多现在都存放在马尔法的一个图书馆里。奇怪的是,贾德不是按字母或主题来组织他的书,而是按作者的出生顺序。就像贾德所触及的很多东西一样,这个体系看起来很独特,但仔细观察之后,它揭示了一种特定的逻辑。

艺术史学家詹姆斯·梅耶(James Meyer)的著作《极简主义:六十年代的艺术与论争》(Minimalism: Art and Polemics in the Sixties,纽黑文&伦敦:耶鲁大学出版社,2001年)曾对贾德所写的《具体物件》做出重要解读,他发现尽管《具体物件》很快地成为了一篇颇有立场和地位的文章,但这并非贾德的本意。据他事后回忆,写作这篇文章并不是为了挑起论辩,而是一份受委任写作的有关当代艺术情况的“报告”。在文中,贾德拒绝把自己的“物体”创作归类于雕塑。对他而言,绘画或者雕塑已然是制定好了的形式。而他,以及同辈艺术家如李·邦泰科(Lee Bontecou)、克莱斯·奥尔登堡(Claes Oldenburg)等人所创作的三维艺术,一非绘画,二非雕塑。因为三维的艺术拥有更多的可能性,更少的定义,也不需局限于欧洲流传下来的艺术传统。

640 (16)《唐纳德·贾德采访集》,贾德基金会/卓纳图书出版,2019

贾德无可否认是战后西方艺术以及极简主义运动(Minimalism)的先锋人物。尽管他本人从不承认“极简”这个标签,但他与艾格尼丝·马丁(Agnes Martin)、丹·弗莱文(Dan Flavin)、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等艺术家,因作品中精简的美学体验、重复的艺术形式以及工业材料的使用方式等共性,因极简主义而为世人所知。这个被贾德拒绝的名词,深远地影响了西方艺术世界,尤其是美国的美学景观。

为《纽约客》撰写了二十二年艺术专栏的批评家彼得·施杰尔达(Peter Schjeldahl)曾评价道:“唐纳德·贾德是现代艺术的最后一次大革命。”

640 (17)贾德基金会(Judd Foundation),马尔法© Elizabeth Felicella,图片来源:卓纳画廊© 贾德基金会/ 纽约艺术家维权协会(ARS)

贾德一生拒绝标签和定义,挑战传统。他从不诠释自己的艺术,也毫不吝惜打笔仗的墨水,“大部分关于历史的想法都过分简单化、过时、具有破坏性。”  贾德的艺术,拒绝幻觉、叙事和隐喻,寻找真实的空间。“追随者不重要”,1966年,三十八岁的贾德如是说。(撰文/李思嘉、孟宪晖)

640 (2)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在位于纽约第19街的loft住所兼工作室中,他在这里生活与工作了九年,撰写了大部分的艺术评论。也正是在这间房子中,他的创作开始从二维向三维转换,图片来源:卓纳画廊

艾滋病、《蓝》与最后耕种的花园:在贾曼的愿景小屋中重温疫病时期的勇气与艺术

2020年1月至3月,英国慈善机构Art Fund组织了一场名为#拯救愿景小屋#(#SaveProspect Cottage)的众筹项目,旨在10周之内筹得至少350万英镑的款项,用于从基思·柯林斯遗愿基金会(Keith Collins Will Trust)购买愿景小屋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