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当美国面临严重的种族问题时,为什么主流艺术界却对此无动于衷

Jun 06, 2020   TANC

640抗议者们在纽约布鲁克林的一场为乔治·弗洛依德举行的团结集会中,一名男子手持一面寓意愤慨的上下颠倒的美国国旗。当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依德在5月25日遭到明尼阿波利斯警方控制并最终致死之后,全美爆发了抗议活动。图片来源:Wong Maye-E/AP/Shutterstock

当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于5月25日在明尼阿波利斯因遭遇警方暴力而丧生之后,全美境内的多个城市立刻相继爆发了针对警察滥用职权的暴力行为以及种族歧视的抗议活动。当抗议蔓延,一些店铺遭遇抗议者的破坏甚至洗劫,其中不乏包括洛杉矶5Art画廊在内的画廊等艺术场所。本文作者玛格丽特·卡里根(Margaret Carrigan)在抗议爆发伊始时注意到,艺术界的大多数机构对乔治·弗洛伊德的事件表示沉默,玛格丽特·卡里根由此提出,与艺术界宣称的进步性相比,其实它的本质是相当具有掠夺性的,并呼吁业内人士应当立刻作出改变。

美国深陷危机,而艺术界却对此无动于衷。当乔治·弗洛依德(George Floyed)于5月25日在明尼阿波利斯被警方杀害之后,全美超过20个城市都相继爆发了抗议活动。在抗议活动中,一件原本收藏于洛杉矶5Art画廊(5Art Gallery)的KAWS的雕塑《同伴》(Companion)连同其他一些艺术品遭到洗劫。而现在看来,为KAWS的而战的呼声似乎超越了为乔治·弗洛依德正义而战的呼声。

640 (3)洛杉矶5Art画廊(5Art Gallery)中展示了包括KAWS的雕塑《同伴》(Companion)在内的街头艺术家作品,图片来源:5Art Gallery

根据画廊的网站信息所示,这间展示“都市”流行和街头艺术家的画廊经营包括班克斯(Banksy)、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等艺术家的作品。5Art画廊在Instagram发布了一条“快拍”,里面详细记录了洗劫发生的经过,这种做法看上去似乎相当优雅。KAWS,也就是纽约涂鸦艺术家布赖恩·唐纳利(BrianDonnelly)经常因其“概念性破产”而遭到谴责,但却同时屡屡创下拍卖记录。他价值数以百万计的超大型玩具模型“同伴”在多个层面都成为了当代艺术领域过剩价值和重要性膨胀的体现,而这一切都毫不意外地是建立在无处不在的白人特权和他们的赞助之上的。

当一名蒙面的黑人抗议者带着灰色的《同伴》从画廊里跑出来时——这一行为极具讽刺意味地将这件价格被过度商业化的作品从白盒子的画廊中带出来,并将它放回到更加激进的街头起源之中——留下的只有画廊外墙上用涂鸦颜料留下的一行字:“去**的白人艺术”。

6405Art画廊在Instagram上发布的帖子

然而再让我们看看5Art画廊在Instagram上发布的帖子下面是如何描述这场洗劫的。它是这么说的:“这是多么令人伤心的一天!我们非常反对发生在乔治·弗洛伊德身上的事,但这影响了我们的员工和艺术家。他们与这一切无关。谢谢今天帮助我们的人,请把你们有的视频都发给我们。”

这段话中的“但是”毫无疑问地表明了对于艺术界中白人至上主义的辩护。它尤其强调,艺术经纪人、他们的员工以及画廊经营的艺术家免于系统性不平等的延续。它还暗示,这些人对于一个被警方肆意夺取了生命的黑人的同情是可以轻易地因为他们的财产遭到抗议者的洗劫而减弱的。因此这也意味着他们对于反种族主义的支持充其量是可依据情况而变化的,而在情况不妙时则是利己的。除此之外,他们向公众收集可以用于指认并由此就可以昭然地对这名洗劫画廊的抗议者提出指控的录像的行为则暗中呼吁,让这一已然不公的系统站在画廊的一边并为画廊发声,再一次将一名黑人的生命置于威胁之下。

5Art画廊Instagram上的很多评论都在谴责抗议中发生的洗劫行为,而并没有关注导致这一情况发生的根本原因,即在美国接连发生的由警方暴力导致黑人死亡的命案。而当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诺将出动军队来镇压平民、警方向示威者动用不恰当的武力,或是用车撞人、向儿童和具有明显标识的记者喷洒胡椒喷雾,并向身处自家的平民发射橡皮子弹时,人们则在大声疾呼自由已处在崩溃的边缘。

但对于艺术界来说,洗劫KAWS雕塑这件事几乎成为了行业内个体发声的催化剂。无论是网络段子手“Jerry Gogosian”、作家或是策展人,都纷纷呼吁艺术界的机构和商家站出表态。

“KAWS的作品被从画廊里偷出来的视频——它的本质或许是治愈的”,艺术评论家安特旺·萨金特(Antwaun Sargent)在推特上说。他补充道:“过去几个月,当代艺术界一直在宣称艺术是必不可少的,但他们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表明他们是站在正义的这一边的。”

确实,大多数画廊和博物馆对抗议活动展现出的沉默就像回荡在美国各大城市的警笛声一样震耳欲聋——这很奇怪,因为他们最近一直都在鼓吹艺术与社会的相关性。

640 (1)美国多个城市为乔治·弗洛依德举行的团结集会,全美爆发抗议活动。图片来源:wusa9.com

新冠疫情迫使美国的画廊和博物馆在3月关闭,数以百万美元的预算一夜之内顷刻蒸发,同时导致大规模合同工和低收入者被解雇——而数据显示,相较于高收入的白人而言,有色人种更容易成为这一群体的一员。自那时起,艺术界的口头禅就变成了这个世界是多么“前所未有地”需要艺术,并为此奔走疾呼。然而,这一基于艺术作为伟大粘合剂、一种服务于大众的乌托邦式的社会工具的历史想象,却恰恰是长久以来由白人男性艺术家创造并紧紧掌握控制权的产物——然而我们现在却要团结起来支持它。

但是在现实中,当不同种族的人们在过去一周走上街头,为公平权益和停止警察暴力而团结起来疾走呼喊时,这个国家规模最大的博物馆——顺便提一下,他们引以为傲的收藏其实是从非洲、中东、亚洲和其他原住民岛屿掠夺过来的——此时却选择默不作声。

当我撰写这篇文章时,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ACMA)在洛杉矶市长市长艾瑞克·贾西迪(Eric Garcetti)实施戒严禁令之后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则团结声明,而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则是纽约“三大”博物馆之中唯一一家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支持美国非裔群体团结宣言的博物馆。大都会博物馆在Instagram上发布了艺术家费斯·林格尔德(Faith Ringgold)的《自由宣言》(Freedom of Speech),同时在图片标题里包含了团结宣言。其他机构则纷纷在大都会博物馆发布这一帖子之后的一个小时内也纷纷发布了类似的内容。

640 (2)德里德·斯科特,《一个人昨天在这里被警察吊死》(A man was lynched by police yesterday,2015)© Dread Scott,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Jack Shainman Gallery, New York

例如Lyles & King画廊在内的一些商业画廊纷纷通过转发捐赠链接的方式表示团结和抗议,而例如Jack Shainman画廊和Bridget Donahue画廊则通过分享由他们代理的黑人艺术家创作的政治性作品或名言来表示支持。很多人还引用了激进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就包含发起了“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联合创始人派翠丝·库洛斯(Patrisse Cullors)还有艺术家德里德·斯科特(Dread Scott)的创作。斯科特黑白分明的旗帜《一个人昨天在这里被警察吊死》(A man was lynched by police yesterday,2015)长久以来就与这一议题密切相关,这幅图在过去一周里则成为了社交网络上人们纷纷转发的对象。

但无论这些行动是出于怎样的好意,目前的行为却完全不足以展现白人至上主义在这一行业根深蒂固的程度。艺术界作为一个白人为主的行业,必须更加警惕它在种族主义结构中的同谋关系,并应当停止在创伤时期简单地模仿黑人群体的话语。当美国全国性的夜间抗议持续多日,当针对黑人群体的系统性暴力持续了数十年,当系统性压迫却惠及了美国白人和富翁长达数个世纪,如果博物馆、画廊和拍卖行不通过改变他们的经营方式和从业者的工作方式的话,那么就像5Art画廊事件所展现出来的,这不仅是我们做得太少或是行动得太晚的问题,而是给黑人群体带来羞辱,甚至是危险。

在这一议题上,艺术界作为一个行业来说已经行动得太晚。财政与物资的调配不仅对于构建一个更有包容性的艺术界,同时也对于一个减少压迫的社会来说尤为重要;否则什么都不会改变。而直到那一时刻来临之前,艺术界都没有进步性可言;相反,它是一个具有掠夺性的,依赖他人的牺牲和劳动力并且继续收割这一已经崩塌的系统的同时又等着他人来改变的行业。(撰文/MARGARET CARRIGAN,翻译/Laura Xue)

一千零一叶|隔离及其所创造的

”Blue of my heart
Blue of my dreams
Slow blue love
Of delphinium days
我内心的蓝色
我梦境的蓝色
翠雀蓝的日子里
缓慢的蓝色之爱
......”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