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犹在《黑镜》:地球紧急状态中的艺术|Antidote 07

Mar 21, 2020   陈舒孜

过去一年,亚马逊森林和澳洲山火、冰川融化加剧以致威胁北极熊存活等气候问题,全球暖化,物种濒危带来的生态危机的新闻不断涌现。环保倡议者纷纷在世界各地发起大型示威行动,寻求气候和生态正义。其中全球罢课行动的发起人瑞典环境保护主义者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和起源于英国的社会运动组织“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更是引起相当广泛的报道和争议。

640 (1) 640“生态创见家:面对一个紧急状态中的星球(Eco-Visionaries: Confronting a planet in a state of emergency)”展览现场,英国皇家艺术学院

面对前所未有的严峻生态问题,此前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Academy of Arts)举办的《生态创见家:面对一个紧急状态中的星球》(Eco-Visionaries: Confronting a planet in a state of emergency)涵盖了气候变化、粮食短缺、生物绝种和资源耗尽等议题,展览结合21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设计师和建筑师的作品,在展览的引言中,策展人严正地指出生态危机已达刻不容缓的地步,根据联合国的资料,全球暖化会在未来数十年急速加剧,世界人口将于未来30年间上升至97亿,“我们必须在2050年前把二氧化碳排放减至零”——面对这些排山倒海的事实和数据,和未来无法预料的灾难局面,艺术怎样从中开辟另一条出路、提出新的创见?

640 (9)“生态创见家”策展人贡萨洛·埃雷罗·德利卡多(Gonzalo Herrero Delicado)

策展人贡萨洛·埃雷罗·德利卡多(Gonzalo Herrero Delicado)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的访问时响应:“观众可能已经对气候议题相当熟悉,但这个议题中有不同程度的复杂性,我们想展示气候变化不仅与环境有联系,它与政治、社会和经济也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展览就是一个集体行动(collective action),它不限于艺术、设计和建筑的领域,重要的是展示各方共同在建立在生态危机上的集体响应。”

被破坏的,
和正在消逝的过去

640 (2)HeHe,《本土灾难N°3:实验室星球》(Domestic catastrophe N°3:La Planète Laboratoire)装置,“生态创见家: 面对一个紧急状态中的星球”(Eco-Visionaries: Confronting a planet in a state of emergency),皇家艺术学院

走进黑暗的展厅,迎来的是一个在水族箱里、被绿雾笼罩的地球仪,为展览其余部份奠定了严肃并具警告性的基调,亦迫使观众面对当前地球污烟漳气的事实。地球仪在满布液体的箱中缓慢地转动,慢慢被阴霾包围,浓雾逐渐减慢行星的旋转速度;作品象征在人为的污染下,所产生的温室气体令地球窒息。

对于无法挽回的现实,一些艺术家采用记录方式来对人类行为所造成的灾难提出抗议。一系列看起来像化石似的黑白印刷品,是丹麦艺术家Tue Greenfort 采用日本古老工艺的鱼拓技法,用墨水覆盖死去的罗非鱼标本,再把它们压在宣纸上制成。鱼拓起源于日本,最初是垂钓者用来记录和展示不同种类的鱼的身长,形状,颜色等体表特征,作为纪念。艺术家以这个象征巨大的捕获量的传统工艺技法,记录一种濒临灭绝边缘的罗非鱼;最讽刺的是,这种罗非鱼就是在过份增加鱼类产量下,被破坏原生的生态环境而走向灭亡。

640 (3)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融化的冰块》系列(The ice melting series),2002年,“生态创见家:面对一个紧急状态中的星球(Eco-Visionaries: Confronting a planet in a state of emergency)”,皇家艺术学院

一直关注环境的冰岛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擅长透过作品联系当今重大的气候议题,来传递知识和讯息。他用镜头捕捉一小块冰川冰块溶化的过程。在20张相片中,小冰块体积逐渐减少,最后完全消失在黑色的岩石上。尽管小冰块的流逝看起来像没有造成大规模的损失与景观改变,作品把这消逝的过程定格,加以放大显示人类活动如何悄悄地对自然造成不明显的影响,清晰地让观众意识到眼前面对的是什么问题。

《黑镜》式的未来

离开指涉过去/已发生的空间,展览紧接着抛出一堆艺术家们对未来的狂想。基于联合国的预测,2050 年后人类再没有足够的粮食。一所在伦敦成立的设计工作室Dunne&Raby,提出从根本上改变气候变化的建议,以两支模仿其他物种消化系统的超现实“食管”,让人类像动物般在野外进食,消化原来人体无法食用的资源,例如坚硬的根管植物等,并吸取足够的营养。

640 (4)亚历山德拉·黛西·金斯伯格(Alexandra Daisy Ginsberg),《替代品》(The Substitute),“生态创见家:面对一个紧急状态中的星球(Eco-Visionaries: Confronting a planet in a state of emergency)”,皇家艺术学院

2018年,地球上最后一只雄性白犀牛苏丹死亡,余下的两头雌性白犀牛已没有生育能力,苏丹之死可说是标志着白犀牛物种的灭绝。英国艺术家亚历山德拉·黛西·金斯伯格(Alexandra Daisy Ginsberg)透过人工智能让绝种的犀牛得以“重生”。她的装置作品《替代品》(The Substitute)重塑了一只具人工智能的犀牛,让它在虚拟的空间漫游;当人工智能犀牛在适应空间后,透过从稀有动物数据库中所复制犀牛的声音和行动,将使犀牛转变成更立体逼真的样子。

640 (5)亚历山德拉·黛西·金斯伯格(Alexandra Daisy Ginsberg),《替代品》(The Substitute)展览现场

参观者面对一比一真人大小的人工智能的犀牛在投影荧幕中走动,看着它从数码化的模糊身影变成更真实的影象,最后消失于屏幕中。无论犀牛的声音听起来再栩栩如生,它终究是人造的,没法脱离屏幕而生。作为“替代品“的人工智能犀牛,是人类利用科技来尝试重新与已消失的有机世界建立联系;却可悲地代表着人类对生态破坏后,以技术作虚假救赎,自我安慰地以为可以弥补所造成的损失。我们迎来的,是科幻寓言片《黑镜》(Black Mirror)里的未来场景吗?

策展人德利卡多说:“展览中的部分作品呈现反乌托邦的情境;显示如果我们今天不采取行动,未来我们可能需要适应这些已经在发生在变化。展览的主题通常被诠释为提供解决办法的行动者,但事实是这些实践者在给观众提供另类的可能性,超越一般主流对可持续性的理解。”

追溯过去、幻想未来
然后回归当下

640 (6)米尼·普劳特考(Rimini Protokoll)《,win > < win》,2017年,“生态创见家:面对一个紧急状态中的星球(” Eco-Visionaries: Confronting a planet in a state of emergency),皇家艺术学院

看完种种对未来的设想后,展览的压轴之作《win > < win》首次在英国展出,由赫尔加德·豪格(Helgard Haug)、斯蒂芬·凯吉(Stefan Kaegi)与丹尼尔·威特泽尔(Daniel Wetzel)联合创办的戏剧团体米尼·普劳特考(Rimini Protokoll)带来的16分钟的互动装置艺术用声音与真实影像导航,引领观众思考谁是生态危机下的最终存活者?漆黑的小房间中,观众戴上耳机,盯着眼前的圆形镜面,同时跟着指示做出手势来响应与生命有关的简单问题。接着镜面渐变,蓝光的水母水族缸显现,一群活水母空灵地浮动于眼前,耳机传来生物学的信息:在海洋变暖、二氧化碳增加的情况下,大部分物种的生存愈趋艰难,唯独是这种简单却结构复杂的水母,生存能力会变得愈来愈强,似乎是地球上少数受益于气温上升的生物。在弱肉强食、物种相互竞争的生存模式中,生态危机下的人类,本身条件并没有比水母更优越。随时间过去,水母缸渐渐变得透明,从玻璃水缸中对面房间的人出现并且在挥手,用手指比划着一些讯息,最后离开水缸范围。

640 (7)米尼·普劳特考(Rimini Protokoll)《,win > < win》,2017年,“生态创见家:面对一个紧急状态中的星球(” Eco-Visionaries: Confronting a planet in a state of emergency),皇家艺术学院

镜面重新切换之际,观众隐约间意识到,自己最先对着镜子的互动,曾被另一群观众注视着,当时却只顾凝视镜中的自己;因此当最后镜面还原之后,观众被要求向着镜面挥手和用手指勾划出愿望时,表情更显谨慎。剧场式的环境和体验令人着迷,我们原来既是参与者,同时也是观察者;我们在接收前一组观众留下的线索时,亦留下讯息给下一批观众。观众在集体创意的行为变成为文本的一部份,观察他人表现到后来自身的“演出”,所产生的感觉熟悉却异常。

640 (8)米尼·普劳特考(Rimini Protokoll)《,win > < win》,2017年,“生态创见家:面对一个紧急状态中的星球(” Eco-Visionaries: Confronting a planet in a state of emergency),皇家艺术学院

《win > < win》异常真实的体验,一瞬间彷佛令整个展览文本都充满意义:我们追溯过去留下的讯息,被启发对地球未来的想象和认知;但当回归当下,人类最关注的仍然是自己,甚至要透过观照他人才觉知自身的行动对人和环境的影响。艺术语言比起科学数据、客观的报导,提供另一种表现形式让人感知事实,带出哲学性的问题和反思。或许,人类是时候该好好审视自己,当下首要重新建立和万物的关系;了解生态系统是互相链接,一方过多的争夺地球资源,必会造成系统失衡。

德利卡多期望展览令观众固有的思维方式产生变化:“未来我们可能面对非常具挑战性的环境,但我们可以用一个更积极或乐观的角度,去适应和解决问题。另外,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以往的模式,就如第一次工业革命前、就如我们还没有开始像从大自然中不断提取资源前——这是我们还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们一向只顾人类的利益,简单如建筑设计一般建构,试图保护我们免受自然侵害,比如我们为了安装过滤器而改变环境景观等等。现在是时候把自然放在第一位了。我们所有人都可以采取行动,生态创见者也可以是所有人。”

可持续的展览

《生态创见家》是欧洲六家博物馆合作的联合策展项目,每个地方均有其独特副題,所选的作品也不完全一样。2018年,“生态创见家:人类世之后的艺术与建筑”(Eco-Visionaries: Art and Architecture after the Anthropocene )展览相继在葡萄牙里斯本的艺术、建筑和技术博物馆(MAAT)和巴塞尔电子艺术中心(HeK)举行。随后在瑞典的图片博物馆(Bildmuseet)举办的展览从历史的角度深入挖掘艺术与科技之间的联系,西班牙希洪的劳动艺术与工业创作中心(LABoral)的“生态创见家:生物圈与技术领域渐成的联系”(Eco-Visionaries:Emerging connections between biosphere and technosphere)展览以警示的态度展示人类正生活在一个有限资源的星球。在马德里的马塔德罗文化中心(Matadero Madrid)举办的“生态创见家:危机中献给星球的艺术”(Eco-visionaries. Art for a planet in a state of emergency)中,马塔德罗文化中心除了展览之外,还与研究生态环境下的基因突变机构IMNA合作完成研究项目。

640 (10) “生态创见家:面对一个紧急状态中的星球(Eco-Visionaries: Confronting a planet in a state of emergency)”展览现场,英国皇家艺术学院

“伦敦是项目的最后一站,过往展览给予我们非常保贵的机会去观察观众的反应;当把展览带回伦敦时,我们希望给予富国际视野的伦敦观众一个崭新的体验。”德利卡多续说:“在皇家艺术学院的展览,我们特别关注16岁以下的受众,加入额外的文字诠释、活动来邀请他们参与其中。”

为积极响应主题,展览坚持用可持续的方式策划展览。展厅全是由可回收物料制造,在拆卸展览后也可被完全回收。德利卡多表示:“展览开幕一年前我们便已在皇家艺术学院的储藏室收集展览可再用的物料;展板、标签都用上可回收的卡纸和墨水。我们还为减少运输时所产生排放而集运展品,所需材料也尽量从欧洲本土采购。”

640 (11)640 (12)“生态创见家:面对一个紧急状态中的星球(Eco-Visionaries: Confronting a planet in a state of emergency)”展览现场,英国皇家艺术学院

《生态创见家》汇集了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艺术团体蚂蚁农场(Ant Farm)、艺术家亚历山德拉·戴西·金斯伯格(Alexandra Daisy Ginsberg)、建筑师安德烈斯·杰克(Andrés Jaque)、丹麦艺术家及环保人士图尔·戈林富特(Tue Greenfort)、英国艺术团体未知领域(Unknown Fields)、戏剧团体里米尼·普劳特考(Rimini Protokoll)、设计师维吉尔·阿伯拉赫(Virgil Abloh)和设计公司WORKac。他们是各个领域的实践者,他们的作品再一次直接迫使观众面对生态危机的议题,面对人类活动对生态的严重影响;同时启发观众对自然世界的重新构想。在过去、现实与未来的构想中,观众重新与自然连结,反观自身,重塑自然和自身的关系。展览并没有驱走各种全球生态危机紧急状态的阴影和压力,却在警醒中建立希望,鼓励并积极地寻求当下保护和补救地球的生命形式,建立对自然更多的同理心,亦强调个体的参与性。就如在水母缸两边的每个个体,都可以是实践者,也有能力创造留下重要的讯息并传播给其他人。(撰文/陈舒孜)

*若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由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提供

Eco Art | 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生态将成为我们所做一切事务的核心

“50周年这个转折点让我们停下脚步进行思考:作为展览空间,作为容纳艺术家和艺术创想的场所,作为档案馆和催化剂,我们承担的是什么样的角色?对这个问题的思考让我们决定采取新的思维和行为方式。而生态将成为我们所做一切事务的核心。”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