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毕加索情人之外的朵拉·玛尔,一位超现实主义摄影师与她的时代

Jul 05, 2019   TANC

 

640 (1)

Dora Maar
朵拉·玛尔
1907-1997

当人们提起朵拉·玛尔(Dora Maar),总是会先想到她的毕加索情人身份,事实上,在缪斯之外,她还是一位重要的超现实主义摄影师、画家、激进的共产主义者,也是惟一一位参加了全部六次超现实主义展览的艺术家。在超现实主义的艺术史研究中,朵拉·玛尔在遇到毕加索之前就已经确立了自己作为摄影师的独创性和启迪性,然而对于大多数人,毕加索对她的描绘——特别是一系列《哭泣的女人》(The Weeping Woman)——在此后几乎成为了定义她的一切。

0Dora Maar, 《无题(重复曝光自拍像)》【Untitled (double-exposed self-portrait)】, circa 1936

为纪念朵拉·玛尔在1930年代对摄影和绘画产生的重要影响,六月初,她的首次重要回顾展于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Centre Pompidou)开幕,展出包括艺术家的超现实主义摄影蒙太奇(Surrealist photomontages)、肖像作品、绘画,以及时尚商业摄影等一系列作品,将她从毕加索画中的形象及二人之间恩怨交织的爱情轶事中解放,还原了一个独具创造力、极富人文主义精神的女性艺术家形象。展览还将巡展至伦敦的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和洛杉矶的盖蒂中心(Getty Center)。

640 (2)640 (3)640 (4)展览“朵拉·玛尔”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展出现场

01
超现实主义风格初显

朵拉·玛尔(Dora Maar)原名 Henriette Theodora Markovitch,于1907年出生于法国,母亲为法国人,父亲是克罗地亚出生的建筑师,其父后来搬至阿根廷工作,作为他们的独女,朵拉·玛尔成长于阿根廷。1920年代末和父母搬回巴黎后,她开始学习艺术,很快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摄影上。自那时起,她结识了Jacqueline Lamba(后来成为André Breton的妻子),以及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等一众在现代摄影史上大放异彩的人物。因为天赋和勤奋,她很快掌握了摄影这项新艺术形式的技巧。

640 (6)Man Ray, Portrait of Dora Maar, 1936. Image via The Red List.

640 (8)Dora Maar, Untitled (hand and shell), 1934

同年她把自己的名字缩短为朵拉·马尔,并开始职业摄影师的生涯。那时,她已拥有自己的工作室,并与舞台设计师Pierre Kéfer合作,凭借商业摄影而小有名气。蓬皮杜的策展人Damarice Amao称朵拉的广告、时尚摄影属于一种前所未见的新风格。没有既有风格托条框框的约束,她的想象力在作品中驰骋。在给《费加罗报》拍摄的系列中,她将比基尼模特的形象和波光粼粼的游泳池重叠。她还试验极具超现实艺术属性的照片拼贴(photomontage),镜子、娃娃等角色给作品带来诡异的氛围。

640 (7)Mannequin avec une grande étoile à la place de la tête, 1936 © Dora Maar

640 (9)Mannequin en maillot de bain, 1936 © Dora Maar

在1936年的摄影作品《29, rue d’Astorg》中,一个身形健硕令人不安的形象被置于严重变形的封闭长廊内,展现了她对诡异空间和略带情色的创作的关注,这一风格深受当时超现实主义者们和巴黎知识分子的欢迎。朵拉·玛尔早期摄影作品中,她给日常生活中的平凡物件注入魔力、神秘感和陌生感。而她追求的令人不安的戏剧性和幽默感在另一件自拍作品中得到极致展现:艺术家和一具尸骨架摆拍,微笑着面对骷髅,下面写着:“终于又看到了你,我的爱!”这件作品正视生与死,证明了她毫不畏惧的极端个性。

640 (10)29 rue d’astorg,CREDIT CENTRE POMPIDOU

640 (11)Surreal photo collage Sans titre (1935), by Dora Maar (1907-1997)

02
反法西斯运动和街头摄影

朵拉·玛尔不仅在艺术风格上靠近超现实主义,还极度认同这一运动的左倾思想。面对欧洲法西斯力量的崛起,她加入了朋友布列东(Andre Breton)和曾经的情人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等创立的反法西斯知识分子联盟(Union of Intellectuals Against Fascism),并积极参与其他反法西斯团体的活动。她为法国现代戏剧怪才阿尔弗雷德·雅里(Alfred Jarry)的《愚比王》(Ubu Roi)制作的怪诞犰狳“愚比王”形象,也是该运动的重要代表作之一。

640 (14)Dora Maar, 《愚比王肖像》(Portrait of Père Ubu), 1936年

她是著名摄影师曼·雷(Man Ray)和布拉塞(Brassaï)的模特,也拍摄了一系列他们的友人肖像。作品中,曼·雷形象俊美;布拉塞在二战白热化时期于朵拉画布前沉思;诗人艾吕雅(Paul Éluard)和妻子Nusch是朵拉亲密的朋友,她镜头下的Nusch总是光芒四射。

640 (15)Man Ray, Portrait of Dora Maar, 1936

640 (16)Portrait of Nusch Eluard, by Dora Maar (1907-1997)

作为左倾思想的实践,朵拉·玛尔还有一系列于巴塞罗那、巴黎、伦敦等城市拍下的街头摄影,反思1929年经济危机后贫困侵袭之下的社会现状。朵拉镜头下的社会底层人物包括瘸子、盲人、孩童。比如1933年的《无题》,一位男孩依靠着铁墙,脸上毫无生气。比起时尚大片和肖像,这一系列作品展现出她的才华、视野、政治情怀和人道主义精神。“朵拉·玛尔的街头摄影和商业摄影都给她提供了实验的空间,使她认真思考超现实主义。她想把这些题材的作品联系起来,是她区别于其他摄影师的地方”,盖蒂中心的策展人Amanda Maddox这样评价。

640 (17)Sans Titre 1933, by Dora Maar (1907-1997)

0 (1)Vendeuses et vendeur riant derrière leur étal de charcuterie, Barcelona 1933 ©Dora Maar

03
“恶魔情人”毕加索

1935年末,艾吕雅在让·雷诺阿电影《兰基先生的罪行》(Le Crime de Monsieur Lange)拍摄现场介绍毕加索与担任场景摄影师的朵拉相识,这是二人的初遇,当时的毕加索54岁。第二年初两人在双叟咖啡馆(Café des Deux Magots)重逢,并很快发展为情人关系。

640 (18)Doar Maar,《毕加索肖像》(Portrait de Picasso),1936年,Photo- © Centre Pompidou

当时的毕加索在私生活和事业上都遇到不顺。他和第一任妻子俄国舞蹈家奥尔加(Olga Khokhlova)的婚姻走到了尽头,他和情人玛丽-特雷泽·沃尔特(Marie-Thérèse Walter)的女儿Maya刚刚出生,而他极度缺乏艺术灵感。策展人Amao说:当他遇到朵拉·玛尔时,一个新的毕加索诞生了

640 (19)Pablo Picasso and Dora Maar

在他一生的众多缪斯中,鲜有人像朵拉·玛尔那样深刻影响了毕加索的生活和艺术。正是在她的影响下,毕加索开始积极参与政治,并最终于1944年加入法国共产党。两人在一起的九年,也是毕加索最多产的创作阶段,间接改变了20世纪艺术的面貌。事实上,在与朵拉相恋时,毕加索从未停止和玛丽-特蕾泽的关系,并不断挑起两位情人的嫉妒心,两人还至少一次共同出现在了情人的画布上。玛丽-特蕾泽是毕加索私密的情人,而朵拉陪他出席公共场合,毕加索为其才华倾倒,却也嫌弃她不能生育和她的男孩子气。

0 (2)毕加索,《哭泣的女人》(The Weeping Woman), 1937

正如她后来告诉友人的那样,“所有那些画像都是谎言。它们是毕加索,没有一幅是朵拉·玛尔”,而朵拉在其重要作品中作为缪斯的重要程度仅次于陪伴毕加索度过晚年的最后一任妻子杰奎琳·罗克(Jacqueline Roque)。

04
纪录《格尔尼卡》及绘画转向

640 (20)布拉塞(Brassai)拍下的画室中的朵拉·玛尔,1946年

在两人相恋初期,毕加索在朵拉的帮助下将画室搬至大奥古斯汀街7号,一年后他在这里画下了震惊世界的《格尔尼卡》,而朵拉则用摄影记录下了杰作诞生的过程。整个西班牙内战期间,多拉都是毕加索创作的合作者和见证者。毕加索说过“绘画不是用来装饰公寓的,它是一种战争武器,用来对抗残酷和黑暗。”而《格尔尼卡》中提着灯的女人正是按照朵拉的肖像绘制的,由此可见两人的亲密关系。

640 (21)0 (3)朵拉·玛尔拍摄的《格尔尼卡》创作过程

朵拉在和毕加索相识后,逐渐由摄影转向绘画。有说法是毕加索迫使朵拉放弃摄影,因为他不能忍受自己的爱人在任何方面强于自己。多拉自己也在分手后说过:“中庸的人是他最好的朋友,因为他们无损于他,所以他尽一切努力鼓励他们”,如此评价毕加索。

640 (22)毕加索,《朵拉·玛尔肖像》(portrait de DORA MAAR),1937

0 (4)朵拉·玛尔,《毕加索肖像》(Portrait de Picasso),1936,Credit- Courtesy Galerie Brame et Lorenceau

因为这段关系,朵拉得以发掘自己的绘画才能。在她的早期画作中,个人才华和毕加索的影响均清晰可见,比如1936年的《毕加索像》。两人还合作了一系列的黑影照片作品。而后其个人风格逐渐建立。面对战争阴影、母亲早逝和友人被迫放逐,朵拉通过灰棕色调为主的塞纳河畔风景画和一系列静物画,来表达内心的伤痛和忧愁。

640 (23)Nature morte, 1941 (Credit- Galerie Makassar-France, Paris)

05
毕加索之后

640 (25)Dora Maar,Untitled, ca. 1940

在缪斯和情人地位被弗朗索瓦丝·吉洛(Francoise Gilot)取代后,朵拉经历了精神崩溃,并逐渐退出公众视野,在宗教和神秘主义中寻求慰藉,晚年以独居为主。然而她始终持续自己的艺术创作,尽管拒绝参与展览,也不允许摄影作品被复制。直到1997年去世之后,她的众多作品才被发掘,其艺术家的声誉才逐渐恢复。在这场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朵拉·玛尔回顾展中,众多作品是首次面对公众亮相,得以让观者在“毕加索缪斯”的标签之外,看到一位超现实艺术家的激情、大胆、创新和沉思,一个更为真实的朵拉·玛尔。(撰文/马君怡,编辑/翁家若)

640 (26)Dora Maar, Autoportrait au ventilateur (ca. 1930) Paris, Musée Picasso © RMN-Grand Palais

朵拉·玛尔 Dora Maar
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 05/06/2019 – 29/07/2019
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 20/11/2019 – 15/03/2020
洛杉矶盖蒂中心 21/04/2020 – 26/07/2020

*如无特殊标注,本文图片和视频
均由 Centre Pompidou 提供

他是规则的创造者和摧毁者,彼得·威尔逊如何塑造了现代拍卖行

获得国际古董和艺术品市场上今日渐渐确立的地位,得益于一系列开创性的第一次和创新,这些创新不仅改变了该公司,也改变了整个行业。要实现这些,1958年至1980年间时任苏富比主席的彼得·威尔逊(Peter Wilson,1913-1984)功不可没。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