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曹斐以“HX”穿越时空,融合历史与科幻:蓬皮杜首场中国艺术家个展开幕

Jun 07, 2019   TANC

作为第一位在蓬皮杜中心举办个展的中国艺术家,曹斐带着多年倾心投入的项目《HX》登陆巴黎,众多装置作品多层次展现北京红霞社区的前世今生和不定的未来,长篇电影融合了现实、历史与科幻,刻画了个人的时空遭际。

55 56

曹斐个展“HX”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曹斐成长于改革开放带来巨变的广州,在事业中期移居为她拓宽视野的首都北京。这位雕塑家的女儿选择以影像和装置记录自己的时代和当代的中国:学生时代的叛逆岁月(Imbalance 257,1999)、为人原初的肉身欲望(Burners,2003)、现代青年的孤独幻想(Cosplayers,2004)、全球生产链小小一环中普通工人的大大梦想(Whose Utopia?,2006)、现实与想象共同打造的奇幻虚拟世界(RMB City: a second life city planning, 2007)、雾霾之下的末世幻象(Haze and Fog,2013)、以物流产业为背景的人机恋爱(Asia One,2018)……

57

曹斐,《谁的乌托邦》,2006年。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Purchased with funds and contributed by the International Director’s Council and Executive CommitteeMembers 2007.130 © Cao Fei

曹斐说她对当下和未来时空科技的探索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于是她选择往回看,而历史之于艺术创作是无尽的宝库。在《HX》中,艺术家探索了一段中国历史的时空与命途。

 

HX:

社区“红霞”的新命途

本次展览的题目“HX”,以两个首字母神秘化了“红霞”这个距离798不远的酒仙桥社区内。在上世纪50年代苏联的科技援助下,北京东郊的农村地带被发展成为了当时发达的电子工业园区,如北京有线电厂(国营738厂),北京电子管厂(774厂)等。许多工厂以及工人宿舍还有职工影剧院、舞厅等相关福利设施被纷纷建立起来。这里的工厂以生产先进电话交换机、电子元件、电子设备而闻名,包括中国第一台电子计算机,后来其计算机技术曾参与了两弹一星国家项目。这些工厂在八九十年代市场经济的冲击下开始衰落,分别改组转型。

58 59

曹斐个展“HX”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如今,它的工业发展成就成为了光荣历史,曾经的集体生活模式逐渐成为过去,现在的红霞属于城市更新计划的一员,等待着自己的新命途。艺术家在她所工作和生活的社区,围绕“红霞影剧院”展开了多年的广泛调查,她和工作室的伙伴们走遍资料馆,翻阅旧档案,收集文献和老物件、学习中国早期电子科技发展史,走访居民,深入研究这个社区的兴衰起落,以及红霞所代表的正在消失中的集体生活方式,并挖掘这个地区在现代化与全球化进程中的位置。

60 61

曹斐个展“HX”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而面对建筑与它所承载的记忆面临消逝的现状,艺术家说道“就像德国著名艺术家的贝歇尔夫妇(Bernd and Hilla Becher)60年代所拍摄的德国工业遗产,这是一种带着使命感的记录而不是一场抗争。面对特殊的议题,曹斐选择在作品中的多重声音和素材的汇集下隐藏和模糊自己的态度。开放、多元,她的作品总是提供对主题的立体解读,观众则在其中发现和找到自己理解的角度。

 

历史与未来、公众与私密:

活在倒计时里的红霞

展览分两大部分。第一个大展厅内,曹斐的摄影作品呈现了红霞影剧院的凝固时空,过去的热闹欢唱成为了如今墙上安静的斑驳、堆砌纸箱里的灰尘,记忆的主人、空间的幽灵。艺术家将多年收集的众多有关738、774厂自五六十年代的文本文献和物件,还有亲自拍摄或在其他渠道平台找到的视频材料,投影在社区内被居民遗弃的老家具上,橱柜、木桌椅、老电视、绿窗帘、放映告示板、旧行李箱、床垫,纷乱叠置,散落在展厅四处,观众围绕着它们,走动在这流动的、跳跃不定的的历史时空。

62 63

曹斐个展“HX”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永恒的友谊》,两层旧床垫上摆放着众多记录中苏友谊的老出版物。1957年,位于前苏联圣彼得堡的红霞工厂因为中苏合作,从技术上支援了北京有线电厂(国营738厂),从而促成了中国第一台电子计算机“103型机”的诞生。这段历史也让曹斐开始收藏那个年代的中苏出版物,比如介绍苏联的经济、社会、文化、生活的《苏中友谊》周刊,曾深深影响了那一代中国人。

64

曹斐个展“HX”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永不消逝的电波》,红色旅行箱内展示着中苏科幻小说,以及描绘中国早期科技发展的文学、电影作品,如中国经典科幻老电影《错位》的剧本,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的小说版,《小灵通漫游记》小人书等。《卡拉OK系列》,6个视频模仿卡拉ok模式,播放6首曾风靡全国的苏联金曲如《莫斯科郊外的夜晚》、《喀秋莎》、《小路》,影像则记录了红霞社区居民的日常生活,红霞及周边社区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发生的变化,以及居民在这一发展中所面临的困境。纪录片《红霞》集合了对738、774工厂的退休员工、红霞影剧院老经理、工人后代、城市发展历史学者、建筑师、摄影师的采访,构建出了关于一个正在消逝的社区的口述历史。

65

曹斐个展“HX”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酒仙桥南路2016》、《酒仙桥南路2017》由两件狭长的摄影灯箱作品构成,分别以众多照片断断续续高高低低拼接组合成完整的酒仙桥南路在2017年北京整治“开墙打洞”现象前后的变化。这一现象自80年代末随着市场经济发展而开始,一些居民把一层的居住用房改造成商铺,以获取住宅达不到的商业利益。但这种改造增加了房屋的安全隐患,也造成了交通拥堵、楼前绿地挤占等方面的问题。还有另一个旅行箱内的老式小电视机播放着一段酒仙桥住宅区的重建规划视频等等。

66 67

曹斐个展“HX”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曹斐说她不会有意识的考量女性身份,但她不得不承认作为女性艺术家的敏感、情感和个人情绪,溢满在拥有历史维度作品的细节之处,比如她格外珍惜捡到的小纸片。红霞影剧院是曾经属于社区居民的公共空间,又因为曹斐的艺术项目与之产生了私密的关系,而当下它活在倒计时中。

“献给红霞影剧院”


展览的第二部分“未来”,则是长达109分钟的科幻电影《新星》(Nova)。苏联的科幻小说和中国的科幻老电影是《新星》的重要灵感来源,而装置部分几次出现的旅行箱似乎暗示了影片主人公时空穿越的故事线索。

 

电影讲述了在一所虚构的新星市,一家新星电子公司在外国专家的科技援助下建造了红霞一号时光机,但后来外国专家撤离、公司破产,科学家将其年少的儿子作为试验品,送入了时光机内,而后被困在计算机所设置的40年延迟时空中,不断找寻回家的路,并在时空漂移旅行中遇到了电子孤魂等各色人物,而与此同时父亲则变成了老人。

68

曹斐个展“HX”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影片随处可见的蓝与粉的霓虹灯光打造了超现实的未来科幻感,但怀旧的小物件,父亲与外国女专家间若有若无的爱情以及父子之爱,又以温情的视角打动着观众。曹斐在采访中谈到这个电影里,她将故事的时空打散,过去、现在、未来交织融合。她重新创造了一个没有坐标的时间。

69

曹斐个展“HX”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艺术家在《红霞》纪录片最后写到“献给红霞影剧院”。她也反复强调作为一个以研究为基本的展览,作品是需要真正被读进去的,而如果理解了所有的装置,也就能理解她的电影。影片前期和最后,都有父亲带着年幼的儿子进电影院看电影的场景。跨进影院之门,历史与未来,现实与科幻的界限不复存在。而走出影厅,再看一眼展厅墙上复制的影剧院入口,或许对整件“HX”作品会有全新的理解。

70

曹斐个展“HX”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在采访的最后,曹斐谈到当初闭关锁国,中国的科学家和工人们在有限的条件下塑造了可谓辉煌的中国科技史。如今,世界面临以技术和贸易为武器的没有硝烟的新战争。电影中情景会再现,观展是个循坏的过程,历史也会重演吗?(采访、撰文/马君怡)

 HX:曹斐个展

 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  06/06/2019 – 26/08/2019

*如无特殊标注,现场图片及视频

由艺术家曹斐和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提供

村上隆对战村上隆:三个回合,一个艺术家的多重身份的拉锯战

人格要有多分裂才会想得出要以自己对战自己?偏偏,村上隆就是一个放不过自己的艺术家。经历过挣扎、有故事的艺术家才能成为好艺术家,不过,好艺术家绝不等于好卖的艺术家。正因为“好”与“好卖”常常被看成是对立的,很多人会自动把村上隆归为“好卖”而漠视他“好“的一类。6月1日,在香港大馆当代美术馆(Tai Kwun Contemporary)开幕的展览”村上隆 对战 村上隆“(MURAKAMI vs MURAKAMI)就站在了种种对立的立场上,为村上隆搭建了对打自己的擂台。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