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她是征服马蒂斯、毕加索和赫斯特的缪斯:十件受巴黎圣母院启发的艺术品

Apr 19, 2019   TANC

915日,大火吞噬了巴黎圣母院的屋顶,图片来源:Geoffroy Van Der Hasselt / AFP/Getty Images

“对我来说,没有比巴黎更甜的词!”马克·夏加尔(Marc Chagall)在他的自传中这样写到。然而夏加尔和他的读者未曾想到,巴黎圣母院,这座被法国人民亲切称为“Our lady”的历史遗产竟会遭遇火灾。本周,巴黎圣母院突发的火灾事故牵动了全世界的目光。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号召下,教堂的重建项目目前已募集到来自开云集团、 LVMH集团、迪士尼公司等机构及个人约10亿美元的善款。

10

相关人员检查火灾受损情况,图片来源:Lionel Bonaventure / AFP/Getty Images

巴黎圣母院(Notre Dame)自13世纪建成以来,不仅容纳了大批艺术藏品,还给予了艺术家丰富的灵感。对巴黎圣母院的描绘跨越了近千年的巴黎历史,从中世纪的崛起、法国大革命,直至现代艺术的兴起。巴黎圣母院不仅仅本身是法国珍贵的文化遗产,也启发了马蒂斯、毕加索、夏加尔、赫斯特等一众古今艺术家创作出多种面貌的艺术作品。

01

《大卫王头像》

11

大卫王头像(1145年),图片由Met提供

作为法国君王统治的表现,装饰圣母院大门的君王雕像在法国大革命时期被摧毁。这件表现大卫王(King David)的雕像头和身体分离,最后头部在大革命的浪潮中幸存。长期以来这件作品被认为是巴黎圣母院唯一的幸存雕像,直到1977年在巴黎外贸银行(Paris’ Bank of Foreign Trade)的地下室发现了另外21件雕像。

02

让·富盖

《上帝的右手保护信众抵御恶魔》

12

让·富盖《上帝的右手保护信众抵御恶魔》,1452-1460年,图片由Met提供

这是一幅选自艾蒂安爵士祈祷书(The Hours of Étienne Chevalier)的豪华手稿,作品创作于15世纪,表现了虔诚的基督徒抬头瞻仰上帝之手,而恶魔四散飞逃的景象。这件蛋彩画作品绘制在金箔羊皮纸上,是对中世纪巴黎最精确的地理表现。画中可以分辨出巴黎圣母院、圣礼拜堂(Saint-Chapelle)、圣米歇尔大桥(Pont Saint-Michel)和西岱岛(the Île de la Cité)上的其他建筑。

03

雅克-路易·大卫

《拿破仑加冕》

13

雅克-路易·大卫《拿破仑加冕》,1805-07年  © Universal History Archive / UIG via Getty Images

巴黎圣母院是法国历史中许多关键时刻的见证场所,包括1804年拿破仑一世的加冕典礼。画家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绘制了这个场景,画中的拿破仑像罗马皇帝一样穿着长袍,将王冠高举过头,为自己加冕。画幅宽达10米,展现了巴黎圣母院内部的华丽和拿破仑的帝国野心。

04

尤金·阿特热

《巴黎圣母院》

14

尤金·阿特热《巴黎圣母院》,1923年,图片由MoMA提供

尤金·阿特热(Eugène Atget)的作品执着于创造他所谓的城市和环境的“档案”,为最能表现法国历史和文化的建筑、景观和手工艺品编译一个视觉纲要。在那个年代他更多的是在为自己的兴趣而创作,在他生命的最后五年中他常常拍摄巴黎圣母院。他在照片中放大了巴黎圣母院正面的各种细节,或像图片里展示的一样在一定距离下从一个新的角度观看巴黎圣母院。

05

尤金·巴萨诺

《巴黎圣母院侧门》

15

尤金·巴萨诺《巴黎圣母院侧门》,1845年,图片由MoMA提供

这张巴黎圣母院侧门的照片是一幅典型的珂罗版(Calotype)作品,是一种同银版写真一同发展的接近摄影的技术。珂罗版技术使用涂抹有碘化银的纸张,注重图像的质量和照片表面的光滑程度。这张照片拍摄于1844年巴黎圣母院被修复之前,是19世纪中叶由巴萨诺(Bassano)开创的法国纪念性建筑摄影的例子之一。

06

亨利·马蒂斯

《巴黎圣母院的傍晚》

16

亨利·马蒂斯《巴黎圣母院的傍晚》,1902年,图片由维基媒体提供

这幅作品是从马蒂斯(Matisse)在巴黎的公寓和工作室远眺巴黎圣母院的景象,在那里他生活了8年(1899年至1907年)。他在他的创作生涯中一次次回到这个视觉点,通过不同的风格再现同样的巴黎圣母院景色。这幅作品创作于马蒂斯(Matisse)的黑暗时期,这段时期他同心中的阴暗斗争。此幅作品目前收藏于纽约水牛城的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Albright-Knox Art Gallery)。

07

巴勃罗·毕加索

《巴黎圣母院-城市》

17

巴勃罗·毕加索《巴黎圣母院-城市》,1945年

毕加索一生都在同巴黎的景色打交道,特别是那些桥梁和河流,他将这些事物变形解构,融入由他开创的立体主义绘画之中。这幅作品创作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将巴黎圣母院置于一种松散的风格和柔和的色彩之中,或许反映了城市被解放后的轻松心情。

08

马克·夏加尔

《巴黎圣母院》

18

马克·夏加尔《巴黎圣母院》,1980年

来自白俄罗斯的马克·夏加尔(Marc Chagall)从1910年第一次来到巴黎时就爱上了这座城市,他在1948年决定永久定居于此。夏加尔创作了很多与巴黎圣母院有关的图景,在他充满想象力的风格中,神话怪兽和人物在色彩的漩涡里跃然纸上。在这幅作品中巴黎圣母院出现在画作的中心,漂浮的人物向塞纳河畔的女士送去花束。

09

罗杰·海恩斯

《硫酸铜沙特尔和硫酸铜巴黎圣母院》

19

罗杰·海恩斯《硫酸铜沙特尔和硫酸铜巴黎圣母院》,1996年

罗杰·海恩斯(Roger Hiorns)的巴黎圣母院雕塑或许不是最有名的,但展现了悚然的预见性。巴黎圣母院的雕塑在建筑的模型之上覆盖了一层硫酸铜晶体,晶体像火焰一样吞噬了建筑。对于海恩斯而言,这种晶体在建筑上的滋生是生活和艺术中不可预见性和脆弱性的表现,今天,巴黎圣母院的命运也许正应对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10

达米安·赫斯特

《教堂图案,巴黎圣母院》

20

达米安·赫斯特《教堂图案,巴黎圣母院》,2006年

万花筒风格图像一直启发着达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他在2001年创作了他的第一幅万花筒作品《美妙世界》(It’s a Wonderful World)。作品中有数千只蝴蝶和绚丽的色彩,这种图案模型来自维多利亚时代的茶托。万花筒作品使用蝴蝶作为精神象征主义的表现,之后赫斯特开始模仿教堂中的彩色玻璃,其中包括巴黎圣母院的玫瑰花窗。(撰文/Aimee Dawson、Kabir Jhala)

与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艺术总监鲁戈夫谈论“悖论的艺术” + 威双艺术家推荐

“当你观看这样一场展览时,会意识到你看到的不过是一幅更大图景中的一部分。这也揭示了在看似越来越狭隘的信息环境下,艺术的存在变得更加模糊,包含更多的矛盾性”。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艺术总监拉尔夫·鲁戈夫(Ralph Rugoff)接受《艺术新闻/国际版》采访,以矛盾和悖论的艺术回应“有意思的时代”。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