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威尼斯之死?

Jul 24, 2013   艺术新闻/中文版
1_meitu_3

对于像威尼斯这样优美而脆弱的城市,未来一定已规划好了吧?事实却并非如此。1987年,威尼斯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址,相应的管理方案本也应随之出台。今年3月,市议会终于将方案呈现给公众,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为该市编写的管理方案。议会宣称,其目的是要“确定战略并通过行动计划将其付诸实践”。可惜的是,方案在这两方面几乎都一败涂地。

世界文化遗址不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动颁给的嘉奖,它需要由国家提出申请。为得到该称号,意大利承诺制定管理方案,并围绕威尼斯划分出“缓冲区”。成为世界遗址并不意味着确保获得任何基金,因为今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仅有325万英镑可用在其活动和所有遗址上。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多能做的便是持续观察,如果发现对遗址的重大滥用,便向其所在国提出正式抗议,将其列为濒危遗产,若情形更为严重,万不得已,便取消其世界文化遗址称号。到这一步有极大外交和政治麻烦,因此历史上只发生过两次。

“大船”与港口利益

威尼斯在2007年终于开始整合管理方案。据称这份方案长达157页,并咨询了250家机构和个人。虽然那些机构并没有公布,但我发现呼声很高的“禁止大船”(No Big Ships)运动并未被咨询。在冬日之外的每一天,你都能看到那些白色的“浮动酒店”,远远高过古老的房顶和教堂尖塔,被拖轮拽向总督府和朱代卡运河。1997年,威尼斯有206艘游轮;2011年达到655艘。它们通过同一条运河进出城,那意味着1310次航行:遮挡美景、污染空气、震动房屋、将朱代卡岛的水排向运河。

政治和经济利益阻碍了管理方案对这个不断恶化的现象的批评。从政治上来说,威尼斯港口管理局的负责人保罗·柯士达(Paolo Costa)比市长乔治·欧索尼(Giorgo Orsoni)更具影响力,前者曾任国家公共工程部部长以及欧盟运输旅游委员会主席,并将连任港口管理局局长至2016年。

2012年1月13日,歌诗达协和号在吉廖岛触礁侧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助理总干事弗兰西斯科·班德林(Francesco Bandarin)致信意大利环境部长,指出该事故加强了教科文对威尼斯尤其是其泻湖作为濒危遗产的“长期考量”。政府很快下令禁止超过四万吨的轮船在朱代卡运河行驶。但这一法令遭到彻底忽视。

毫无疑问港口在该城的经济增长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据柯士达称,它在为船只和游客服务方面提供了1600份直接工作,在供货、维修、销售等方面提供了2600份工作。当其他行业的工作越来越少,这些数据的确让人印象深刻。但没有被披露的是,由港口直接带来的城市运营成本,以及谁在从中受益。在威尼斯总是这样,信息缺乏或被管制,要么给得扭扭捏捏,要么用作了政治宣传。

拥挤的游乐园

如果说管理方案在处理游轮问题上已经失败,在游客过多的问题上它同样是失败的。方案称,基于在威尼斯及周边过夜而留有记录的游客数量,威尼斯每年共有630万游客,再乘以他们停留的平均天数,得到2300万人次“到访”。其中并没有提到更多威尼斯一日游的游客,他们大部分是组团而行。如首次游卢浮宫的人会直接去看《蒙娜丽莎》一样,大多数威尼斯一日游的旅客只想见识圣马丁广场。昔日“欧洲客厅”如今像火车站一样嘈杂,如网球场面积的广告污染了建筑立面,乐队在Quadri和Florian咖啡厅外面演奏。难道这就是人们所期待的威尼斯吗?

联合国世界观光组织预言,全球游客数量至2020年将达到16亿,欧洲将成为最受欢迎的目的地。值得注意的是官方数据显示2012年前往威尼斯的中国游客数量比2011年增加了16.3%。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游客就要到来,狭窄小巷中的拥挤人潮变得更加难以忍受甚至危险只是个时间问题。

限制人数意味着售票,这可以使游客直接为日益增加的城市维护成本做出贡献。目前对此的反对意见是这将侵犯自由流通的合法权益,并将威尼斯变成迪士尼乐园。但是法律是可以修改的,当前管理无序的游客才正在将威尼斯变成一个游乐园。然而顾忌那些从短期游客获利的人们,管理方案不敢提出这些观点。这些人包括柯士达和他的游轮、水上出租车司机、比萨店长和出售狂欢节面具的摊贩。对他们来说限制人数仍然是个诅咒,但高级旅店老板们已经开始请求限制一日游游客的数量。

没“城”之灾

无论游轮如何破坏城市的美景,游客如何侵蚀它的灵魂,只有海平面上升严重威胁着这座城市的物质存在,然而最令人震惊的是管理方案中并没有将其影响考虑在内。这座城市对于2007年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做出的全球海平面将上升7到23英寸的预言满不在乎。2011年教科文组织发表的报告中称,“计划中的摩西(MOSE)移动防洪闸工程可能阻止今后二十年的洪水,但是海平面上升至一定高度时即使其完全闭合也无法保护城市免遭侵袭。问题并不是这是否会发生,而是何时会发生。”但是为什么对于这个该城面临的最本质问题现在即使提及都如此困难呢?

这是害怕重新点燃对于摩西工程的讨论,该工程计划于2014年至2015年完工。对这项工程的质疑在威尼斯长期存在,承建此防洪闸的意大利工程集团Consorzio Venezia Nuova不仅未能公布详细账目或科学进展报告,还通过公关手段强势宣传防洪闸是威尼斯在海水面前的最终解决办法,但实际上它们只是防洪方案。它们从未被设计为应对长期的海平面上升,并且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在下沉和海平面上升的共同作用下,水位已经比1897年制定的参考点高出了12英寸。有史以来第一次,涨潮时水面漫过了作为建筑物基础的伊斯特拉基石,砖结构建筑被盐侵蚀碎裂。上升的潮气还在腐蚀建筑一层起紧固作用的铁杆。同时,大运河上的宫殿被重建为旅馆和奢侈品商店,这些在管理方案中几乎没有提及。

市议会的管理方案声称“将关注这座城市受到的威胁”,这里的未来时态提供了唯一的希望一瞥,寄期望于一份更务实的文件将在不久后推出。而第一版唯一值得记录的就是其不敢面对这个城市面对的所有重要议题。撰文/Anna Somers Cocks 译/Amber Thijs,刘苑

喧哗的现实,与躁动中孕育的未来

2013年5月23日,第一届巴塞尔香港国际艺术展开幕,而出任艺术展总监的还是之前Art HK的总监Magnus Renfrew。Art HK被巴塞尔艺博会于2011年收购,这个创立于2007年的艺博会,成为巴塞尔打造其亚洲艺术平台的新港口。而每年举办巴塞尔香港国际艺术展的香港会展中心,苏富比、佳士得的春秋两季大拍也在这里举办,湾仔码头边的会展中心汇集了香港最重要的国际艺术交易平台。香港成为继纽约、伦敦之后全球第三大艺术交易中心,同时力争成为一个艺术中心城市。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