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adtanc@modernmedia.com.cn

国际客户经理:安娜
Tel:(8610)65615550-267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晏丽芳
Tel:(8610)65615550-857
yanlifang@modernmedia.com.cn

他把狄公案与秘戏图带到了全世界:高罗佩的“中国心”

Feb 03, 2015   张宇凌

1、在书房中抚琴的高罗佩

在书房中抚琴的高罗佩

2、高罗佩_狄公传_法英西语

各国版本的《大唐狄公案》小说封面。1949年,高罗佩将以唐朝名臣狄仁杰为主人公的小说《狄公案》翻译成英文在东京出版;1958年,他继续以狄仁杰为主人公创作推理小说集《大唐狄公案》(Judge Dee Mysteries),在伦敦出版,此后畅销全世界

2-1、高罗佩狄公案插画

荷兰文版的《大唐狄公案》插图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暨重庆博物馆近日获赠了一批来自荷兰高罗佩家族的收藏。高罗佩(Robert Hans van Gulik,1910-1967),荷兰汉学家,同时也是一位外交家和小说家。他通晓15种语言,1935年起被荷兰大使馆派驻亚洲,先后在日本、中国、印度等地任职。1943年至1946年,高罗佩在中国战时首都重庆任荷兰驻华使馆一等秘书。正是在这里,他找到了自己的终身伴侣水世芳,也结识了许多中国文化界的名流,并成为终身挚友。高罗佩一生钟爱中国文化,琴、棋、书、画皆造诣不凡,除了在中国书画、古琴研究等领域留下卓越成果,他还以创作《大唐狄公案》系列侦探小说和对中国传统秘戏图的研究而蜚声国际。

3、三峡博物馆高罗佩厅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为高罗佩家族捐赠的藏品开辟了“高罗佩厅”,并在厅内复原了其书房“尊明阁”

高罗佩去世后,其大部分文物捐赠给了母校莱顿大学,少部分文物保存在其后人手中。据三峡博物馆学术委员会主任黎小龙介绍,高罗佩家族与三峡博物馆的接触始于2011年。因为某个研讨会的契机,黎小龙与高罗佩的子女相识,对方主动提出愿意将高罗佩文物捐赠给三峡博物馆,留在高罗佩曾经生活过的这座城市。总计116件/套的高罗佩家族捐赠文物中包括高罗佩在重庆留下的珍贵照片,他钟爱的古琴、书法和版画收藏,他著作的部分学术作品和狄公小说,以及他生前的书房陈设用品和文玩收藏等。这批藏品,足以构成全世界除荷兰莱顿大学之外的第二大高罗佩公共收藏。

向往远东文化的荷兰外交官

4、高罗佩肖像

除了汉学家的身份,高罗佩还有一个著名的身份是外交家,而这也给他了解亚洲各地文化提供了便利

高罗佩幼年时曾随父亲在荷属东印度住了9年。小时候,家中摆放的中国花瓶以及上面的中国文字,使他对中国文化产生了兴趣。自16岁起,他便开始学习中文;1933年,他进入乌得勒支大学攻读中文、日文、藏文、梵文和东方历史文化;25岁时他已获得博士学位。高罗佩的博学多才,此时已初露端倪。

在许多文章和介绍中,人们总是强调他的文化身份:汉学家,收藏家和作家。但其实高罗佩从来没有想成为一个象牙塔中的学者或高校里的教授。自结束学习生涯后,他就决定成为外交官,去往他向往的远东和中国。

高罗佩作为外交官的生涯开始于1935年5月3日。当时他被派往东京的荷兰公使馆。在日本的生活,让高罗佩从生活方式上真正地进入东方。除了与日本女性的共同日常生活,他的活动还深入到古董店,黑社会,温泉,酒馆,妓院等社会的各个角落。高罗佩原本就十分不愿意参加那些只是为了“让人看到”的鸡尾酒会,也不屑于由此而获取外交圈内部的情报。在吃穿住行上全面日化,使他从“最广阔的层面”来了解日本。这也是高罗佩不同与其他汉学家和外交官的主要特征。

交际达人:通过中国人了解中国

5、在重庆抚琴

高罗佩在重庆时结交了很多文化人士,他深爱古琴,加入了重庆本地的“天风琴社”

1942年,二战全面爆发,高罗佩不得不随使馆人员撤回荷兰。而由于对远东,特别是日本的了解,他被调往非洲盟军总部,执行秘密情报参谋的任务,采取措施对付日本间谍在同盟国的渗透。也正是在这个时期,高罗佩赢得另一个工作机会,前往他最向往的国度。1943年3月5日,他乘飞机飞越喜马拉雅山,首次踏入了中国的国土。

在重庆,他作为大使馆一等秘书,仍然以他的个人特色:即对当地社会的最全面地进入,执行别人难以企及的外交任务。而高罗佩的能量又绝不仅限于此。他曾经向大使递交了一份当时属于绝密级别的报告:《中国的秘密团体生活》。报告不仅详细梳理了从北方的白莲教,西部的哥老会,南部的三合会到东南沿海的青红帮的历史和现状;还涉及许多轶事奇闻,比如,蒋介石和杜月笙的“师徒”关系;冯玉祥虽然被称为基督徒将军,但在哥老会中居高位;宋美龄搞新生活运动,想去上海清除妓院烟馆却被杜月笙软禁的经历。

高罗佩的同事回忆说:“高罗佩在民众中的一切阶层有许多渠道……他生活在各种不同的圈子里,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对中国文化,中国人和其‘生活方式’更深入的理解。”

如何成为中国人:娶一位中国太太

高罗佩与夫人水世芳

高罗佩水世芳夫妇与子女

有一个“家”,是传统中国人的定义之一,想要成为一个中国人的高罗佩正是在重庆实现了这个重要的步骤。在重庆荷兰使馆工作时,他爱上当时在大使馆任秘书的水世芳。水世芳的外祖父为清末名臣张之洞,父亲水钧韶曾在德国和法国担任外交官,也曾经在清政府的铁路部门任要职。高罗佩这样形容自己的选择:“要和一个西方妻子永远幸福,这种可能性是很小的。实现个人幸福的最大可能性在于我应该与一个亚洲女人,尤其是一个中国女人结婚。”

在高罗佩对远东真相的探求中,女性也永远是最重要的引领者。在日本,他的长期女友胜桑使他“不仅认识了由传统支配的复杂的日本社会生活形式中不成文的微妙法规,也认识了日本人的生活方式本身”。胜桑使高罗佩进入了东方的思维内部,而水世芳则使他在更大程度上成为了一个中国人。他们的夫妻关系是传统中式的,高罗佩自己这样记载道:“即女人主内,所以S.F.(世芳)忙于内部事务,对外部事务不很感兴趣。这意味着我们从来不谈论我的办公室工作,也从不谈论我的学术活动。当我单独出去时,她不问我要去哪儿,当我回来时,也不问我干了些什么。”

这段婚姻一直延续到高罗佩去世。在高罗佩生病住院期间,他曾对医生瓦尔肯斯谈过他们的婚姻,他认为如果把东方人的聪明智慧和西方文明结合起来,就会产生一种特别的东西,他补充说,“我想那是你能够结合起来的最美好的东西”。而水世芳则评论高罗佩说,除了外表,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中国人。撰文/张宇凌

高罗佩汉学著作

《砚史》(原作者:米芾)译本,北京,1938年

《琴道》,东京,1940年

《中国琴论随笔》,东京,1941年

《嵇康及其琴赋》,东京,1941 年

《东皋禅师集刊》,重庆商务印书馆出版,1944年

《秘戏图考——明代春宫图,附论汉代到清代中国的性生活》,东京,1951年

《Siddham:中日梵文研究史》,那格浦尔,1956年

《〈棠阴比事〉:梨树下的两桩相似案件,一本13世纪法学及侦查教科书》,莱顿,1956年

《中国绘画鉴赏——中国及日本以卷轴装裱为基础的传统绘画手法》,罗马,1958年

《书画说铃》译本,贝鲁特,1958年

《中国古代房内考——中国古代的性与社会》,莱顿,1961年

《中国长臂猿——中国动物传说札记》,莱顿,1967年

高罗佩为研究中日绘画中的猿的形象,饲养了数只小猿,并在回到荷兰后写作了《中国长臂猿——中国动物传说札记》

猿的形象也出现在高罗佩的《大唐狄公案》中

图片提供: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高若兰(高罗佩外孙女,Dee Projects创始人)

5位玩转电子游戏的极客艺术家

这5位海内外玩转电子游戏的艺术家,为了表达现代生活,他们把目光转向了电子游戏和游戏技术,并永无止境地寻找他们的艺术方法和工具。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

Anal
Creampie
Orgy
Creampie
Threesome
Anal
Blowjob
Anal
Anal
Threesome
A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