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疯狂的行动派?!最具争议的12个行为艺术表演

Jul 13, 2016   艺术新闻/中文版

7月9日,艺术家斯宾赛·图尼克(Spencer Tunick)在赫尔(Hull)城市中心开展一场公共行为艺术,近3200名“蓝色志愿者”在赫尔城中赤身穿行,隐喻海平面上升给城市带来的威胁。6月下旬,著名行为艺术家米洛·莫伊尔(Milo Moire)又因行为艺术表演被捕。在行为艺术家不断挑战身体极限甚至社会伦理的当代,《艺术新闻/中文版》整理出12个最具争议的行为艺术作品。

“下蛋彩绘”: Plop Egg Painting

米洛·莫伊尔

Milo Moire

– ▬ –
IMG_4119▲ 米洛·莫伊尔的“Plop Egg Painting”,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本人所有

2014年,瑞士女艺术家米洛·莫伊尔(Milo Moire)站在活动梯子上,用私处将注有颜料的鸡蛋排出,掉落的鸡蛋在地上放置的帆布纸上砸出鲜艳的颜色。这场行为艺术表演“Plop Egg Painting”将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表现主义绘画方法推到一个全新的、涉及身体领域的高度。“这场行为艺术表演解放了我们思想中的束缚——它点燃了女性艺术家创造力……在这场近乎是冥想式的行为艺术的最终,那副被血红色鸡蛋沾染的‘画作’呈现出一种令人惊异的颜色与力量。”评论家评论道。

IMG_4120▲ 米洛·莫伊尔的行为表演“Mirror Box”,图片来源:artnet

今年6月,莫伊尔在杜塞尔多夫、阿姆斯特丹和伦敦开展行为表演“Mirror Box”,邀请陌生人透过一个镜面盒子触摸她的胸部与阴部30秒。这场行为表演使她以“公众猥亵”的罪名被捕。莫伊尔在警局待了24小时,罚款据称达到4位数。

IMG_4121▲ 米洛·莫伊尔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表演“Mirror Box”时被捕。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本人所有

“固定”: Fixation

彼得·帕弗伦斯基

Pyotr Pavlensky

– ▬ –
IMG_4122▲ 彼得·帕弗伦斯基行为表演“Fixation”,2013年。摄影:Reuters

2013年,艺术家彼得·帕弗伦斯基(Pyotr Pavlensky)以一场反对俄国贵族独裁的行为表演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2013年11月,帕弗伦斯基赤身将自己的睾丸固定在莫斯科红场(Red Square)的地面上,以谴责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极权统治”。这场行为表演持续了1个半小时。他认为这场表演是“对冷漠的隐喻,一种政治性冷漠,以及现代俄国社会的宿命论。”帕弗伦斯基其他行为艺术表演包括将自己嘴巴缝起,或将苏维埃前安全局的木门烧毁。表演艺术的内行人或许会说:“这已见怪不怪了。”的确,帕弗伦斯基的表演艺术只是众多威胁到自己生命的表演艺术之一。

IMG_4123▲ 2012年,彼得·帕弗伦斯基将自己的嘴巴缝起表示对起诉Pussy Riot的抗议。摄影:Reuters
IMG_4124▲ 2013年3月,彼得·帕弗伦斯基将自己赤身置于带刺钩的钢丝网中。摄影:Reuters

“睾丸宴会”: Testicle Banquet

杉山真央

Mao Sugiyama

– ▬ –

IMG_4125▲ 杉山真央,图片来源:Barcroft Media

2012年,日本艺术家杉山真央(Mao Sugiyama)用外科手术切除了他的睾丸,试图以此提升公众对“性别少数群体,无性人群体”人权的关注。他将睾丸在冰箱里保存了一段时间,后将其煮熟制成菜肴。有5位客人付了10万日币,享用这顿特殊的“菜肴”。这能算作艺术吗?没人说得清。不久之后,杉山真央以猥亵暴露罪名被警方警告。

IMG_4126▲ 杉山真央 “Testicle Banquet”现场,图片来源:Huffington

“3RD”: The 3RD

华发·比拉尔

Wafaa Bilal

– ▬ –

IMG_4127▲ 华发·比拉尔“3RD I”,图片来源:oneart.org

2010年,出生于伊拉克的纽约大学教授、艺术家华发·比拉尔(Wafaa Bilal)受难民经历启发,利用外科手术在自己的后脑植入一个监视设备“3RD I”。这个监视设备每60秒就会自动拍照,并自动上传到网络,记录每天被比拉尔“抛到脑后”的事物。“我把自己看作是一面镜子,反映一些被遗忘的社会情景,”比拉尔对CNN说,“这个项目的目的在于建立一场与‘监视’(Surveillance)的对话。”但最后比拉尔还是把后脑上这个钛制金属相机摘除了。

“眼球机械”:“Eyebrog”

尼尔·哈比森

Neil Harbisson

– ▬ –

2004年,常驻加泰罗尼亚的色盲艺术家尼尔·哈比森(Neil Harbisson)为自己植入了一个装置,用声音来分辨色彩。2004年这个“眼睛”装置经过授权被印上护照——这是机械人权利的里程碑。哈比森也是赛博格基金会(Cyborg Foundation)的创始人。

IMG_4128

▲ 尼尔·哈比森“Eyebrog”,图片来源:© Lars Norgaard / SWNS.com

“重塑圣·奥赫兰”: The Reincarnation of Saint Orlan

圣·奥赫兰

Saint Orlan

– ▬ –

IMG_4129▲ 圣·奥赫兰 “The Reincarnation of Saint Orlan”,图片来源:© Orlan, Axcel Heise

在1990年开始的一场行为表演“The Reincarnation of Saint Orlan”中,法国艺术家圣·奥赫兰(Saint Orlan)通过一系列整形手术不断地改变自己的模样。她希望通过整形手术将自己改造成西方绘画中的理想模样,包括波提切利(Botticelli)的维纳斯,与蒙娜丽莎。她将这个艺术项目描述为“与天性的抗争”。

IMG_4130

▲ 圣·奥赫兰 “The Reincarnation of Saint Orlan”,图片来源:© Orlan, Axcel Heise

“寻找神迹”: In Search of the Miraculous

巴斯·简·阿德尔

Bas Jan Ader

– ▬ –
IMG_4131▲ 巴斯·简·阿德尔“In Search of the Miraculous”,图片来源:Art and Project Gallery, Amsterdam

如果巴斯·简·阿德尔(Bas Jan Ader)在他“寻找神迹”的表演艺术中死去,那便是在无人知晓的寂静中死去。1975年,这位荷兰艺术家从科德角(Cape Cod)出发,乘着一艘小帆船跨越大西洋。这场表演艺术还包括记录洛杉矶的乏味风景。阿德尔试图在旅途中寻求比天堂、快餐生活更深刻的事物。阿德尔预计这场跨洋之旅将在两个半月后结束,但阿德尔在出发3周后便失去音讯。最终他驾驶的帆船船骸在距爱尔兰海岸150英里处被发现:而阿德尔已不知所踪。

“节奏5”: Rhythm 5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Marina Abramovic

– ▬ –
IMG_4132▲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Rhythm 5”,图片来源:Student Cultural Center (SKC) in Belgrade

今天的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还能在花园中悠闲散步。但在1974年,这位出生在贝尔格莱德(Belgrade)、常驻纽约的艺术家差一点就加入了阿德尔的大西洋之旅,为艺术而献身。在行为表演作品“Rhythm 5”中,她在地上放置了一个五角星型的装置,将其浸于汽油中并点燃。火焰熊熊燃烧之际,她在观众面前将自己剪下的指甲、头发丢入火中,随后她纵身跃入火焰中心。她跳入火焰不久后便陷入昏迷。幸而她被及时就起,送入医院,最后安然无事。

在另一场行为艺术“Rhythm 0”中,阿布拉莫维奇站在公众面前,身前放着玫瑰、皮革、刀、枪一系列道具,“任公众处置”。公众从礼貌而好奇的试探,到突破界限的暴力行为——阿布拉莫维奇的衣服被剪碎,有人拿着一把上膛的枪指着她的脑袋。

IMG_4133
▲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Rhythm 0”,图片来源:© Marina Abramović

“温床”: Seedbed

维托·阿肯锡

Vito Acconci

– ▬ –

1972年,美国艺术家维托·阿肯锡(Vito Acconci)在他的行为表演“Seedbed”中于纽约的Sonnabend画廊中设置了一个楼梯,自己躲藏于楼梯之下。当画廊访客走过那截楼梯时,他们便听到阿肯锡躲在楼梯下对着他们低语手淫,令人想起尼克松时代风行的妄想症。除此之外,画廊中的扬声器循环播放着他的录音,他的“下流”话语在整个房间里回荡。

这件表演艺术作品充满挑逗性,人们很容易将这类作品解读为对妇女的蔑视。但阿肯锡在2006年说,“我在一些女权作品当中发现和“温床”类似的东西。我试图重构男性视角,使其爆发。”

IMG_4134▲ 维托·阿肯锡“Seedbed”,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本人所有

“射击”: Shoot

克里斯·波顿

Chris Burden

– ▬ –

IMG_4135▲ 克里斯·波顿“shoots”视频静帧

1971年,年轻的美国艺术家克里斯·波顿(Chris Burden)在他的朋友拿着步枪瞄准并打伤他手臂的情况下仍旧保持一动不动。这场行为艺术表演被录影记录下来。这场行为艺术表演在一个充满暴力的时代中进行:1970年代的越南战争、美国暴动,人心惶惶。波顿穿着衬衫和牛仔裤,在被打伤以后,他抓紧手臂,露出震惊的表情,似乎这一切并非他所策划。他康复后,又进行了另一场行为表演:将自己钉在大众汽车上。他还曾在一个狭小的箱子里以蜷缩的婴儿姿态度过5天5夜。波顿以这些激进的行为艺术表演逼迫群众正视他们所处的动荡环境。

IMG_4136▲ 克里斯·波顿进行“shoots”表演后受伤的手臂,图片来源:Phaidon

“衣片”: Cut Piece

小野洋子

Yoko Ono

– ▬ –

IMG_4137▲ 小野洋子在纽约的Carnegie Hall的行为表演“Cut Piece”,1965年。 摄影:Minoru Niizuma
IMG_4138▲ 小野洋子在纽约的Carnegie Hall的行为表演“Cut Piece”,1965年。 摄影:Minoru Niizuma

在小野洋子(Yoko Ono)1964年早期的女权行为表演作品“Cut Piece”中,小野洋子跪在一双剪刀面前。观者可以走上前用剪刀剪她的衣物。最初的尝试者十分礼貌,但后来观者的行为越来越脱离控制,她的衣服碎成褴褛,最终只穿着内衣跪在地上。小野洋子的行为艺术表演使人联想到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Rhythm 0”,二者在公众面前相似的遭遇使人想起阿布拉莫维奇那句著名的话:“一旦你把决定权交给公众,你离丧命也就不远了”。

“酒神剧院”: Orgiastic Mysteries Theatre

赫尔曼·尼特西

Hermann Nitsch

– ▬ –

IMG_4139▲ 赫尔曼·尼特西“Orgiastic Mysteries Theatre”,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本人所有

从1962年至1998年,赫尔曼·尼特西(Hermann Nitsch)进行了近100次行为艺术表演。赫尔曼·尼特西是维也纳行动派中的一员,以血淋淋的暴力、动物屠杀、人造刑罚等行为艺术作品震惊奥利地。尼特西的行为艺术表演呈现一种“被美化的暴力”,通常会邀请观者加入。在他怪异的瓦格纳风格的行为艺术“Orgiastic Mysteries Theatre”中,一群年轻人在血泊中洗澡,在他的城堡中开展动物祭祀仪式。尼特西于1950年代初次构思了这样的祭祀仪式,最后一次类似的祭祀仪式在1998年进行。

IMG_4140▲ 赫尔曼·尼特西与“Orgiastic Mysteries Theatre”中完成的画作,图片来源:ZUMA Press

中国为什么没有“游击队女孩儿”

从1989年起,一群自称为游击队女孩儿(Guerrilla Girls)的活跃在纽约艺术圈的女艺术家联合起来,对艺术行业里的男性至上主义和女性艺术家所受到的歧视进行揭露。然而在过去的的多年内,中国的女性艺术家很少把自己归类为女性主义者,更无人认为政治运动能够改变自己的处境。2014年年初,美国著名艺术评论家芭芭拉·波拉克(Barbara Pollack)在《艺术新闻》对中国女性艺术家的处境和女性主义艺术创作提出了自己的评论。在2016年的今天,当我们重新审视这篇文章,这样的情况是否有所改变?中国为什么还没有出现“游击队女孩儿”?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