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拯救老化中的现代绘画

Aug 23, 2013   艺术新闻/中文版

 

微信截图_20160302132208

到20世纪中叶为止,油画颜料已经被画家们使用了超过500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广泛应用的现代合成颜料开启了艺术表现的新时代,艺术家们把新型颜料,例如丙烯颜料,看作一种在日新月异的世界中表现生活的新媒介。“新需求导致新技术的出现⋯⋯现代的画家不可能用文艺复兴时期或者其他更早年代的方式表现这个时代的东西——飞机、原子弹、无线电。每一个时代都有其特征技术。”杰克逊·波洛克在1950年提道。

有很多著名的艺术家喜爱这些颜料:毕加索喜欢刷房子用的普通油漆,波洛克使用醇酸瓷漆,利希滕斯坦偏好麦格纳(Magna)牌丙烯颜料,霍克尼在1960年代搬到洛杉矶以后采用丙烯乳胶颜料。随着作品的逐渐老化,寻求如何保存这些作品的方法变得非常重要,伦敦泰特美术馆和洛杉矶盖蒂保护研究所(Getty Conservation Institute,简称GCI)决定汇集专业力量来寻找答案。

 

快速干燥

过去30年间,丙烯颜料占到了所有艺术类颜料销售总额的50%。丙烯乳胶颜料本来是为了在户外使用而设计的,可以耐受拉伸弯曲而很少会开裂;而传统的油画颜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硬化,容易产生裂纹。丙烯颜料干得也很快,一般几个小时就完全干燥了,因此艺术家们可以专注创作一幅作品,不必为了填补等待颜料干燥的时间而同时应付好几幅作品;而且与油画颜料相比,丙烯颜料随时间推移发黄的程度也小得多。

但是丙烯颜料的柔软性也会导致一些问题。如果温度太高,颜料会变软变形,容易被损坏;温度太低,颜料膜又会变脆,容易产生裂纹。早在本世纪初,泰特美术馆就开始展开对丙烯颜料的研究,并于2006年与安盛艺术品保险(Axa Art)联手进行一项为期三年针对画作介质的研究项目,并促成了《关注丙烯颜料:现代和当代绘画》一书的出版。

材料的柔软性也意味着搬运和运输这些作品的时候需要格外小心。指纹是最大的问题之一,特别对于那些因为审美或者因为尺寸太大而没有上釉的作品来说。“想想一整天你的手上积累了多少化学品,而这些化学品将会对作品造成怎样的损害。”安盛艺术品保险的理赔经理克莱尔·杜威说。手指上的油脂会沾在画作表面,吸引灰尘和污垢。“你可能不会马上看到污渍,可是几年之后,污渍就开始显现了。”汤姆·勒纳(Tom Learner)说。他在2007年离开泰特美术馆,作为资深科学家加入GCI并且负责当代艺术研究部门。

 

清洁

丙烯画的清洁是最热门的研究领域之一。据勒纳说,丙烯颜料对清洁处理的反应与油画不同,因此科学家必须回到原点重新设计新的清洁剂。GCI和陶氏化学公司针对此课题开展合作研究。“陶氏化学公司拥有的自动设备可以同时测试几十种⋯⋯整个过程都是自动的,因此他们可以测试很多清洁剂,看看哪些是有效的。”勒纳说。此项研究的一个副产物就是“清洁丙烯画表面”——一个针对艺术品保护专家的研讨会,为他们提供关于清洁研究的最新进展情况。

艺术家们,例如利希滕斯坦,也使用用于汽车和航空工业的工业涂料。“这些涂料通常相当稳定,也不太会褪色,特别是用于室内的时候。”勒纳说。但是如果这些涂料应用在松软的表面上,可能会变脆。他建议在坚硬的表面上使用这些工业涂料,例如板材、铝塑板,或者在坚硬的东西上绷紧的画布。

 

建筑涂料

说到建筑涂料,马上跃入脑海的就是毕加索。这种介质的流行并没有止于这位西班牙大师,包括特里克·考菲尔德(Patrick Caulfield)、布里奇特·莱利(Bridget Riley)和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在内的艺术家也在使用建筑涂料。建筑涂料通常是最便宜的,特别是一些生产商减少了昂贵的成分——黏合剂、染料,而增加了便宜的成分,例如水和白垩,从而进一步降低了成本。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建筑涂料都是由便宜的材料制造的,许多用建筑涂料创作的作品依然保持良好。勒纳举例说,莱利早期绘制在板材上的黑白画作和斯特拉用家用瓷漆在画布上创作的早期作品都是历经数年保存情况不错的例子。

“与其他形式的当代艺术作品——装置艺术、行为艺术、时基媒体——相比,画作保护面临的挑战是合理可控的,”勒纳说,“虽然现代绘画保存面临一些问题,但是和其他形式的现代和当代艺术作品带来的问题相比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撰文/Emily Sharpe  译/盛夏

给生活一拳

从达明安·赫斯特的斑点到瑞秋·怀特里德(Rachel Whiteread)的填补空间,从修拉(Seurat)的点彩到波洛克的滴画,还有数不尽的其他例子可见,一个艺术家的名望大多是建立在对能够捕捉到大众和评论注意的某种技巧的不断重建、反复使用、精益求精之上。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