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谁来抢救埃及的历史遗产

Sep 16, 2013   艺术新闻/中文版

微信截图_20160229171636

埃及,开罗。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伴随着过去三个月的流血和骚乱,故意针对国家历史遗产的抢劫越来越多,而普通埃及人正在联合起来保护历史遗迹、博物馆和纪念地。大家被动员起来保护包括世界遗产代赫舒尔的金字塔群(Dahshur)和阿拉伯-希森(Arabel-Hisn)地区的寺庙,后者为古城赫利奥波利斯(Heliopolis)的一部分在内的遗址。他们还使用网络社交媒体努力追回从博物馆盗走的文物。

 

系统掠夺

他们面临着一场艰苦的斗争:随着8月中旬穆斯林兄弟会开始示威游行以来,暴力行为不断升级,全国各地历史悠久的教堂和修道院遭到袭击。位于开罗以南300公里的迈莱维国家博物馆(The Mallawi National Museum)遭到了洗劫。该博物馆以收藏来自阿玛纳山(Tell el-Amarna)的重要文物而著称,阿玛纳山是由法老阿肯纳顿(Akhenaton)在大约公元前1350年前后建立的首都。一开始的报告说,1089件展品中仅仅剩下49件,而截至《艺术新闻/国际版》付印前,地方当局仅追回少量的展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Irina Bokova)严厉谴责了发生在迈莱维国家博物馆的掠夺,以及发生在上埃及、法尤姆和开罗地区对古迹、教堂和清真寺的破坏行为。她说,“这使埃及人民的历史和传统认同受到了无法弥补的损害。”

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在2012年6月宣誓就任总统的时刻看起来是一个转折点——不仅埃及的政治方向,而且针对文化遗产的保护也发生了变化。但是,随着2011年1月25日革命开始而发生的抢劫依然持续不断。对埃及古董文物的需求一直很高,在目前缺乏安全保卫的环境里,有组织的武装团伙已经开始系统地掠夺文化地点,并且将得到的物品出售给国外的买家。与此同时,根据文物部负责文物遣返的总干事乌萨马·本·埃尔-安古拉(Osama El-Nahas,他在6月辞去了该职务)的说法,因为部门间合作失败,缺乏资金和警察力量的支持,埃及国家文物部一直无法有效打击这些行为。

 

武装团伙

受洗劫最严重的古迹之一是位于中埃及地区的村庄,Abu Sir al-Malaq。埃及考古学家莫妮卡·汉娜(Monica Hanna)报告说,一伙大约有30名携带冲锋枪的男子在夜间挖掘遗址;现在那里看起来一团糟,到处散落着遗骨,还有彩绘棺木的碎片——遗址的管理员用之烧水泡茶;象形文字和图案雕刻都被敲碎卖给了文物贩子。该遗址的糟糕情况已经报告给了文物部,但文物部还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就在吉萨金字塔南边的世界遗产代赫舒尔金字塔群的遭遇有所不同。今年早些时候,一个墓地被非法地修建在保护区内,武装人员在金字塔周围挖掘文物。考古学家和当地社区的成员发起了现场抗议,并且发展成一个为期三个月、利用在线社交媒体的抗议运动,吸引了全世界对代赫舒尔金字塔群现况的关注。

这样一来,文物部部长穆罕默德·易卜拉欣(Mohamed Ibrahim,从2011年到2013年5月期间任部长,7月份连任该职)向军方求助,加强了安保:现在,军队正在负责保卫遗迹,非法修建的墓地也被移走了。

被现代开罗城包围,属于赫利奥波利斯古城遗迹的Arab el-Hisn也同样得益于大众的干预而获得保护。在6月的示威活动中,一个团伙曾经宣布要抢占Arab el-Hisn,在那里修建房屋,而那个时候Arab el-Hisn已经被垃圾覆盖。为了让此危机得到更多关注,并且采取有效行动遏制该团伙,志愿者们利用社交媒体展开动员,帮助政府监察清理保护该遗迹。莫妮卡·汉娜已经成立了埃及文化遗产工作队(Egypt’s HeritageTask Force),记录和监控处于危险当中的文化地点,鼓励全埃及的人们报告任何针对历史遗迹的破坏行为。这只是一系列组织起来对抗破坏遗迹犯罪的众多运动之一,其他的还包括为保存古开罗的“拯救开罗”、“拯救塞德港”、“拯救亚历山德里亚”。

穆罕默德·易卜拉欣说,他正在采取进一步措施,以提高对历史遗迹的安全保卫。然而,考古学家们反对他的连任,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对他在前一个任期内未能解决文化遗产的危机感到愤慨。埃及前任文物长官扎希·哈瓦斯(Zahi Hawass)说:“他在一年半里无所作为,这实际上纵容了对古迹的破坏⋯⋯要打击这种行为,文物部长必须拿出一个计划。”尽管汉娜对未来一样的悲观,但是她认为至少有一个原因可以抱有希望。“与在穆斯林兄弟会统治之下不同,那个时候没人关心文物古迹,但是新的政府会听见我们的呼声,从而对部长施加压力,”她说,“而且,人民知道,这一切要靠他们自己,他们有责任。如果还有人无所作为,他们知道他们能把他撵下台。”撰文/Garry Shaw 译/盛夏

敲开东南亚的大门

虽然曾被视作毫无生气的文化沙漠,新加坡正竭力在国际艺术地图上力争一席之地并巩固其重要地位。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