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敲开东南亚的大门

Sep 25, 2013   艺术新闻/中文版

微信截图_20160229140242

新加坡。虽然曾被视作毫无生气的文化沙漠,新加坡正竭力在国际艺术地图上力争一席之地并巩固其重要地位。开放于2012年9月,吉尔曼军营艺术区(GillmanBarracks)是这个海岛国家初绽头角的艺术界内最新的发展项目。不仅如此,该项目延续了至今一系列受该国政府支持、以将新加坡彻底改造为亚洲当代艺术中心为目标的积极举措之一。

坐落于一处以已过世的韦伯·吉尔曼将军(General Sir Webb Gillman)的名字所命名的老军营,这个殖民地时期的军营在今天已被完全转变为一座造价10亿新加坡元(约为48亿人民币)的国际画廊中心,已有来自于10个国家的13家国际高端的画廊在吉尔曼军营艺术区开设了分画廊。在它们中间便有香格纳画廊,该画廊是中国最早的的当代艺术画廊之一,并在上海与北京均设有分画廊。另一家知名中国画廊、目前在上海与香港都有分支的艺术门画廊(Pearl Lam Galleries)也将于11月在该艺术区内开设画廊的第三个空间。

 

在新市场发展需要时间和耐心

由瑞士艺术商人何浦林(Lorenz Helbling)创建于1996年的香格纳画廊是最早在上海开放的私人艺术空间之一。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的先驱者,该画廊是第一批来自中国并参与到如巴塞尔艺博会(Art Basel)及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FIAC)等国际艺术博览会的画廊之一。如今,香格纳代理了近50位成熟与新兴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举例来说,画廊代理的艺术家中包含了丁乙,杨福东,曾梵志,张恩利,孙逊,李山,余友涵和徐震。对于香格纳来说,来到新加坡与何浦林17年前在中国创建画廊的经历没有多大不同。在当时,上海的艺术市场是几乎不存在的,相比于上海如今作为一个发展迅速的国际艺术中心可谓全然不同。

“到新加坡对于画廊来说这是一种挑战。我们想尝试一下这个市场会不会起来,可能需要花三年或五年的时间”香格纳画廊运营总监陈艳说。

负责将吉尔曼军营艺术区发展为艺术画廊中心的新加坡经济发展局究竟会向入驻画廊提供哪些优惠鼓励政策仍不清晰,香格纳的创始人何浦林说,“在吉尔曼军营艺术区开设画廊的租金也许会低于市场价格水平。”尽管在店面租金上能得到优惠补助,何浦林仍指出花费成本与官僚主义是在新加坡开设新画廊的最大挑战:“我们在中国有点被惯坏了,在中国我们可以用很少的钱做如此多的事。”

如同在吉尔曼军营艺术区的许多画廊一样,香格纳希望在新加坡艺术界的未来繁荣与这个极具活力的艺术社区的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香格纳日后依旧会将关注集中在中国当代艺术的推广之上,画廊想要借此契机与东南亚艺术家建立联系,同时也意在将画廊业务扩展推广给该地区资产雄厚的收藏家们。

艺术门画廊不久便将入驻吉尔曼军营艺术区,这家画廊目前代理了约30位亚洲与西方艺术家,这些艺术家有的来自中国内地、香港、韩国、日本和新加坡,有的则来自西方。虽然该画廊的新加坡空间将主要推广来自于东南亚的艺术家作品,画廊同时也希望向公众介绍推广国际艺术家的全新方式来丰富新加坡的艺术世界。

对于在新加坡开设新空间的决定,艺术门画廊创立者林明珠说道:“亚洲充满了未实现的潜力,这种潜力不仅反映在艺术天分上,更体现于逐渐成长扩大的收藏家群体上,不同的文化、教育与信息接收都使这些收藏家拥有了具有极大差异的品味。”

由于吉尔曼军营艺术区是由政府领导发起的项目,这一点吸引了包括香格纳与艺术门在内的许多画廊。林明珠对于新加坡艺术市场的崛起持乐观态度,“新加坡艺术界正在日益繁荣,尤其是当我们看到东南亚艺术的日益兴起。该地区正雄心勃勃地试图将亚洲其他地区与欧洲的私人藏家吸引到新加坡自由港来,这种由新加坡政府层面率先领导的积极举措可以说是独特的,这也正是为何该地区能发展为一个全新涌现的艺术文化中心并可能在未来更加繁荣的原因。”

吉尔曼军营艺术区究竟是否成功,在更高层面上新加坡是否在未来发展成一个真正的国际艺术中心,现在下定论也许为时过早。林明珠这样表示,“新加坡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一直都是其基本可以忽略的国内市场。因此,十分重要的是该市场要向外扩张到其他东南亚地区,继续呈现高质量的美术馆与艺术博览会,并发展世界级的基础设施来吸引更多国际受众。”

“新加坡是一个有趣的地方,它与许多拥有不同传统的国家在地域上相近,也充满了试图搞清楚我们的当代文化的人。新加坡这个地方,小、富裕并具文化多样性,具有滋养并展示所有这些艺术家的创作的可能,并获利于他们的活力与创造性。”何浦林说道。撰文/王宜文(Yvonne Wang) 译/曹冰沁

本文作者为新加坡艺术文化网站Muse(www.themuse.com.sg)的主编

中国先生苏立文

作为西方公认通晓中国艺术的大师之一,苏立文的独特性不仅在于他能提供的学术视野,其中国经历也令他成为一位独一无二的中国艺术亲历者。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