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

feature|特写 在混乱与危机之中,博物馆未来何在?重启博物馆的8个机会

在全球性疫情的影响下,文化界面临着严峻形势和多方面的挑战。眼下我们仍在致力于描绘这一景观,更勿论克服。

feature|特写 艾滋病、《蓝》与最后耕种的花园:在贾曼的愿景小屋中重温疫病时期的勇气与艺术

2020年1月至3月,英国慈善机构Art Fund组织了一场名为#拯救愿景小屋#(#SaveProspect Cottage)的众筹项目,旨在10周之内筹得至少350万英镑的款项,用于从基思·柯林斯遗愿基金会(Keith Collins Will Trust)购买愿景小屋

feature|特写 他创造了传奇艺术小镇马尔法,却拒绝被“极简主义”标签化

位于美国德州西南角奇瓦瓦沙漠深处的小镇马尔法(Marfa, Texas)是常被谈论的艺术目的地之一,大多数关于这里的文章都是以艺术家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开始或结束的,他于1971年首次拜访这里,由此创作了诸多广为人知的作品

feature|特写 一千零一叶|隔离及其所创造的

”Blue of my heart
Blue of my dreams
Slow blue love
Of delphinium days
我内心的蓝色
我梦境的蓝色
翠雀蓝的日子里
缓慢的蓝色之爱
......”

feature|特写 当美国面临严重的种族问题时,为什么主流艺术界却对此无动于衷

当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于5月25日在明尼阿波利斯因遭遇警方暴力而丧生之后,全美境内的多个城市立刻相继爆发了针对警察滥用职权的暴力行为以及种族歧视的抗议活动。当抗议蔓延,一些店铺遭遇抗议者的破坏甚至洗劫,其中不乏包括洛杉矶5Art画廊在内的画廊等艺术场所。

feature|特写 Eco Art | 安妮卡·易:“气味”和细菌里的感官生物政治学

一场新冠疫情让整个世界几乎停顿,眼下美国的情况依然严峻。“3月13日,我关闭了我在布鲁克林的工作室,并且让我的助手都回到各自的住所进行隔离。在此之后,我们开始利用不同的平台远程工作。”

feature|特写 艺术十日谈| 拉斐尔去世500年纪念大展将在罗马重开,他的“甜”何以成为一种至高力量?

6月2日,2020年纪念拉斐尔逝世500周年最令人瞩目的一场展览“拉斐尔,1520-1483”(Raffaello 1520-1483)将在罗马回归。罗马奎里纳勒博物馆(Scuderie del Quirinale)将再次向公众呈现来自全球52家博物馆的逾200件展品(油画、素描和对比作品,其中超过100件为拉斐尔作品)。

feature|特写 是没有伟大的女性艺术家吗?在非常时期与7位不同时代的女性艺术家同行|“致敬勇气”回顾篇

回看艺术史,“为什么从来没有伟大的女性艺术家”(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这个艺术史学家琳达·诺柯林斯(Linda Nochlins)在1971年就展开的问题和对此进行的制度和社会学分析,在近年对艺术史的重新梳理中,也许能得到新的回应。

feature|特写 纽约来信| 我们从未如此紧迫地需要开放包容、能够共情的博物馆

《艺术新闻》国际版收到了皇后区博物馆主席和执行馆长Sally Tallant的来信。她在信中提到,人们对具有呼吸感的、开放的、包容的、能够共情的文化机构的需要,从未如此紧迫过,并表示对艺术家、公众教育和社区群体的承诺从来都是博物馆的第一要义。

feature|特写 政治的啦啦队还是艺术的另类?东德艺术如何成为新的收藏前沿

1990年,在东德(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与西德重新统一后,艺术家乔治·巴塞尔兹(Georg Baselitz)说:“东德没有艺术家,他们全都离开了……东德艺术家只是政权的啦啦队长,他们都是蠢货。”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