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和蔡明亮到美术馆郊游:他想用美术馆还原电影的艺术性

Jul 18, 2015   艺术新闻/中文版
蔡明亮电影《郊游》(2013)预告片

广州。2015年7月18日,蔡明亮的首个内地个展“来美术馆郊游——蔡明亮大展”在广东时代美术馆开展。自从两年前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宣布“退出影坛”后,蔡明亮就专心致志于各项艺术活动。尽管在此之前,他创作过艺术装置《是梦》参加过威尼斯双年展、为罗浮宫拍过艺术片《脸》、与服装设计师跨界合作推出艺术装置《锅炉里的剧场》,但都不及这一年多来在艺术界里的活跃度。

2P6A4338_1
在展览VIP开幕当天,蔡明亮与李康生亲笔挥毫写下“郊游”
FGO_2667_1
“来美术馆郊游”展览现场

继去年他在台北教育大学北师美术馆展出《来美术馆郊游》不久后,就向内地观众发出了“郊游”邀请:“不久我要去广州了/会遇到你吗/你会来看我吗/来美术馆郊游/不是电影院/你会来吗/……我要来/带小康一起来。”让不少内地影迷受宠若惊。

《郊遊》劇照-04,攝影:William-Laxton_1

《郊遊》劇照-03,攝影:William-Laxton_1

《郊遊》劇照-11,攝影:William-Laxton
蔡明亮电影《郊游》剧照(摄影:William Laxton)

蔡明亮曾公开强调,《郊游》是他从影以来最好、也最满意的电影。这部长达2小时18分的片子,维持他一贯的孤独美学,主演依然是他20多年来不离不弃的“小康”(李康生)。此次展览,除了《郊游》正片,还有一些未收录于正片的单一原始镜头,以影像装置的方式同期展映,蔡明亮本人,既是“参展艺术家”,又是“策展人”:“在本次展览中,我希望让观众看到两样东西:120多分钟在威尼斯参加竞赛并获奖的原版,除此还有制作过程中珍贵的拍摄镜头。比如一个长镜头,我拍了半小时,最后只用了四分钟,在展览中我会一一把它们拿出来。这是在电影院里不可能看到的。”

2P6A4594_1
蔡明亮在“来美术馆郊游”现场

蔡明亮的电影被很多人视为“看不懂”,对此,他的回应是,“看不懂电影的观众应该学着去看,我不会改变风格,因为电影就是导演的自我表达,观众也没什么了不起。”支离破碎的情节、越来越少的对白、动辄几十秒的长镜头……导演在自我表达的路上越走越远,似乎不能愉快地和观众“做朋友”了。而蔡明亮觉得,看电影是一种体验和感觉,并不是单纯看故事,眼下的商业片太强调电影的娱乐属性,却忽略了电影本身的艺术美学,“我想用美术馆来还原电影的艺术性”。

movie-it-is-a-dream-by-caimingliang-mask9
蔡明亮的影像装置作品《是梦》参展2007年威尼斯双年展台湾馆展览,后被台北市立美术馆收藏

还原艺术性最大的改变是来自观看方式的改变。蔡明亮表示:“我在台湾做展时,和台湾的美术馆可以签约10个星期。在这10周内,观众可以随时进入美术馆在一天内随意观看不同场次——我们很难想象哪一部华语电影可以这样在电影院放映10周。电影院的宣传需要立竿见影的口碑效果,观影先热后冷,而美术馆通常是口碑相传、先冷后热,我的电影属于慢热型,非常适合在美术馆展映。”

在以“票房”为主导的商业逻辑下,文艺片在院线没有多少容身空间。这是一个令人尴尬的现象,一方面,文艺片确实有那么一小拨观众,但他们的力量远远无法刷出一单漂亮的票房成绩。长久以来,电影作为一种大众娱乐产业,一直面向大众市场,而事实上,形态多元的电影应该划分出若干分众市场,就像有些国家有专门的艺术院线。

 

蔡明亮应巴黎罗浮宫之邀拍摄的《脸》

 

蔡明亮不愿迎合市场,不愿去拍商业片,于是,美术馆就成了他“情非得已”的选择:“电影本身就是媒介,我希望借此重新找回电影这个定位。2009年罗浮宫邀请我为他们拍摄电影并收藏,也是出于这个意思。他们意识到,今天的电影似乎离开了创作的概念,完全在服侍电影市场。这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自己也认为,做电影不能不想市场,可是我的个性、能力不见得是做商业电影的,自己比较喜欢做不一样的东西。如今,艺术电影逐渐被边缘化,似乎没有别的出路。恰好这个时候美术馆对我发出召唤,似乎也在告诉我:为什么不给电影找一条新的通路?”

2P6A4262_1
2P6A4448_1
“来美术馆郊游”展览现场

对走进美术馆的观众,他有很高的期待,甚至希望能够从这里培养一群观众,“我的电影在欧洲比较吃得开,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欧洲的观众对艺术的接受更宽、更柔软……我也想,为什么欧洲的老中青年观众都排队去看艺术电影?这可能与他们从小接受的生活的、美术馆的教育有关。所以我想把这样的概念引进到亚洲来。美术馆这个场域很可能为电影工作者提供一个新的契机”。

即便在美术馆放映,蔡明亮也一再强调,自己的片子是电影,而不是影像艺术,“影像艺术更多关注议题性的东西,而我依然是美学的,所以即便我为了美术馆拍一些短片,但它们依然是换了一个场域观看的‘电影’。因此这个还是一个看电影的展览。”蔡明亮不愿给自己的电影挂上当代艺术的标签,也不愿给自己挂上艺术家的标签。他坚持,“我还是一个导演,卢浮宫请我拍片子,也是以导演之名邀请的”。撰文/金琳、朱绍杰

 

展览信息

“来美术馆郊游——蔡明亮大展”

广东时代美术馆 | 7月18日 至9月6日


 

杨泳梁:人造自然与都会之《魇》

一个全副武装的剑士出现在高楼林立的超级都市之中,在匆忙行走的人群中显得孤独而突兀,仿佛身负重任却没有用武之地。他跟随一只三足乌鸦的指引,在梦境中不断穿梭在海洋与森林之中,内心世界和现实反复交织,以至于无法分离……艺术家杨泳梁在他的第一部艺术电影作品《魇》中,用精致的黑白画面,从个人的角度描写了城市给人的“梦魇”,延续着他对现代化问题的探讨。这也是他首次以一条主观线索作为对于以往作品的延伸。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