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adtanc@modernmedia.com.cn

国际客户经理:安娜
Tel:(8610)65615550-267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晏丽芳
Tel:(8610)65615550-857
yanlifang@modernmedia.com.cn

《藤田嗣治与乳白色裸女》,巴黎画派中的“异乡人”

Jun 03, 2016   艺术新闻/中文版

擅以“小津式”慢节奏长镜头勾勒日本人心理及精神层面的哀切来表现人类生存状态的导演小栗康平时隔10年再度重出江湖,监制并编导了由小田切让和中谷美纪主演的传记电影《藤田嗣治与乳白色裸女》(FOUJITA)。这部日法合拍的片子2015年在第28届东京国际电影节荣获主竞赛单元最佳影片提名,今年4月1日在台湾上映,描写了被历史大潮“捉弄”的著名巴黎画派日本艺术家藤田嗣治波澜起伏的一生。

我越是行事乖张,活得越是疯狂,就越接近真实的自己……

——藤田嗣治

▲ 在电影中饰演藤田嗣治的日本著名演员小田切让,摄影:Dora Kallmus

藤田嗣治(Foujita Tsugouharu)是1920年代活跃在“巴黎画派”中的日本油画家,他开创了融合水墨韵味的油画形式,在乳白的底色上勾勒纤细的墨线,并施以梦幻般的淡彩,画面极具现代洗练感,独特的东方样式倾倒了巴黎。近代以来,日本油画一直是欧洲的学生,始终处于模仿和独创的纠结之中。藤田嗣治完成了几代艺术家的理想和使命,他和马蒂斯、莫迪尼阿尼、毕加索等人一道投身欧洲绘画的变革,第一次向欧洲展现出“日本式油画”的魅力,藤田嗣治也由此赢得了世界性声誉。

出生于名门之家的藤田嗣治,1913年从东京美术学校毕业后不久就前往法国巴黎。他不无感慨地说:“巴黎有着在日本无法想象的绘画自由,亲眼看到了以新的形式毫不犹豫的大胆革命,为年轻的我打开了欢喜和希望的眼界。”时值印象主义正在被年轻一代画家超越,他虽然也模仿过毕加索的立体主义,但更多的是到卢浮宫参观和临摹。正是由于他没有一味追随当时的欧洲现代艺术流派,并不惜回归传统,才得以创造出令欧洲美术界注目的东方风格,也使藤田嗣治成为极少数的载入西方美术史的亚洲画家之一。

首创“乳白色肌肤”轰动画坛

– ▬ –

经过多年研究,藤田嗣治借鉴浮世绘的手法,独创了在类似象牙般的乳白底色上勾勒纤细墨线的画法。作品以女人体为主,画面呈大面积乳白色,肤色间施以富有弹性的线条勾勒。1920年1月,藤田嗣治的6幅作品参加沙龙独立展,并在10月成为秋季沙龙正式会员,6幅作品入选秋季沙龙。1921年11月,他的3幅油画《我的房间·有闹钟的静物》《自画像》和《裸女》入选秋季沙龙。《裸女》鲜明的个人风格获得高度好评,强烈的东方韵味一举轰动巴黎,被誉为“绝妙的乳白色肌肤”。

由此,藤田嗣治的艺术生涯迎来重大转机,作品也引起收藏家和画商的极大兴趣。他的名声如日中天,香榭丽舍大街上甚至树立起他的蜡像。1925年,他被授予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勋章和比利时国家骑士荣誉勋章。藤田嗣治写道:“我作为日本人来到西方,就必须在油画中使用日本的笔和日本的墨。只有彻底理解西方,才能知晓东方的优秀之处”。他的画面色彩特点在于体现出高贵的精神气质,淡淡的阴影与纤细的墨线相呼应,营造出独特的幽玄薄墨境界。在他的笔下,女性的优雅和东方的朴素具有永恒的生命力。

战争使其深陷争议漩涡

– ▬ –

二战爆发后,藤田嗣治于1940年9月再次回到日本。此后,他被卷入一个充满争议的漩涡——战争画。当时,日本军政府利用美术作为战争机器的服务工具,从日本画和油画界召集80多位知名画家,成立“大日本陆军从军画家协会”,主要任务就是为侵略战争服务,绘制鼓吹战斗意志和记录战争场面的作品。这是日本美术的一段特殊历史。

由于藤田嗣治在欧洲的影响力,他也成为战争画的头面人物。作为一位纯粹的艺术家,藤田嗣治身不由己地卷入罪恶战争的漩涡,这既是时代的悲剧,也是他个人的悲剧。从巴黎时期的“绝妙的乳白色”到血腥的战争画,我们看到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藤田嗣治。

战后,在由美国主导的清算战争罪行的过程中,日本美术界也开始追究战争画的责任,由此引发了一场大论战,藤田嗣治再次成为众矢之的,他被认为是美术界最大的“战争责任人”,美术界以往对他的批判也再次出现。他对美术界的相互倾轧深感失望,决意重返巴黎。1949年3月10日他取道纽约赴法国,临行前留下“画家之间不要争吵,祝愿日本画坛早日达到国际水平。”的最后赠言,从此再也没有踏上日本的土地。

倾倒巴黎的“异乡人”

– ▬ –

回到巴黎后的藤田嗣治,1955年加入法国籍,1959年接受洗礼,皈依基督教。此后他迁往巴黎郊外的农村,深居简出,主要绘制圣经故事和儿童、动物题材的作品。法国学者指出:“藤田嗣治向欧洲投射出远东的新光线,将日本绘画传统作为照耀欧洲绘画传统改革的光芒”。

尽管明治维新之后开始有大批留学生奔赴西方,但依然是单方面的文化输入。只有到了20世纪初期,藤田嗣治才从真正意义上实现了日本油画民族化的理想,他不是像其他众多日本留学生那样,仅仅将所学到的欧洲油画技法带回日本,而是以自己的创造对欧洲油画产生影响。虽然他一度陷于战争画的漩涡,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但他在巴黎所开创的东方风格油画依然具有美术史和文化史的意义。

2006年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为了纪念藤田嗣治诞辰120周年举办了大型展览“倾倒巴黎的异邦人”,共展出藤田嗣治的水彩、油画原作近百幅,这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最完整的藤田嗣治回顾展。在这次展览之前,NHK制作播放了专题文献片《空白的自传·藤田嗣治》和《画家·藤田嗣治的20世纪》。今天,日本美术界对藤田嗣治的评价正在客观起来。毕竟,藤田嗣治是第一位将日本油画带向欧洲的画家。

对于欧洲人来说,藤田嗣治就是日本人;而对于日本人来说,藤田嗣治却是一个“异乡人”。日本学者指出:“藤田嗣治更多地依赖欧洲社会而非日本社会成长起来,两种社会在结构上的不同造成艺术家感知的差异。这种差异很早就在藤田嗣治的言行中体现出来。”在藤田嗣治看来,是法国这个“异乡”造就了他的艺术巅峰,欧洲社会带给他的是故土般的亲切和温情;与此相对,故乡日本却在他的一生中扮演了一个过客、异己的角色,同时也带给他一生无法忘却、无法厘清的恩怨纠葛。法国与日本,两个在不同时期、从不同程度孕育他艺术魂灵的地方,到底哪个才是他真正的皈依,或许没有人能回答。从这一意义而言,藤田嗣治之于日本,更像是一个异乡人。(撰文/潘力)

Copyright © 2016 The Art News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新闻/中文版》为The Art Newspaper独家授权现代传播集团的出版物,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和翻译,否则权利人将根据知识产权法追究法律责任。
 

当艺术遭遇战争:《德军占领的卢浮宫》于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映

第19届上海电影节如期而至(6月11日至19日),在这期间展映的影片当中,俄罗斯导演亚历山大·索科洛夫(Alexander Sokurov)的最新作品《德军占领的卢浮宫》曾于2015年获得第72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提名。这部影片也是索科洛夫继聚焦于冬宫的影片《俄罗斯方舟》之后,再次将摄像机聚焦博物馆。索科洛夫以这部影片带领观者,将时空拉回二战时期,探究纳粹占领下艺术与政治的内核关联。与此同时,TANC在文末也对此次参与电影节展映的影片《海上火焰》《野马》和《丹麦女孩》进行了介绍。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