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以“新风貌”为起点,“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在上海呈现不同时代的造梦之境

Sep 15, 2020   TANC

传奇设计师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从1947年推出的首个时装系列设计起,便在时尚史中掀起了一场绵延大半个世纪的史诗级时尚运动。7月28日于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开幕的展览“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以全新的场景叙事、13个主题与275件高级订制礼服,向我们讲述了克里斯汀·迪奥及其后继者70余年基于其时尚基因而不断更新创意的历史。

 

640 (2)“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该展览最初为纪念迪奥成立70周年而策划,由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现代纺织品和时装策展人奥丽悦·库伦(Oriole Cullen)担任策展人,并曾先后于2017年和2019年在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和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举办。在200余件礼服之外,本次上海站展览还呈现了来自高伟刚、梁远苇、林天苗、刘建华、王光乐、徐冰、严培明和郑国谷八位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它们与迪奥服饰设计的对话,为观众带来了不同维度的想象。

 

展览策展人库伦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专访时表示:“这场展览审视了迪奥品牌背后的男人——克里斯汀·迪奥——的历史。展览着眼于他的生活及其对于迪奥设计方式的影响,他从自己母亲那里继承的对于花卉和花园的热爱,他作为画廊主的职业生涯,他对建筑的热爱,他对18世纪和凡尔赛宫等历史时期和场所的迷恋,以及他的迷信思想。展览的各个主题区域因此得来,这些主题描绘出迪奥品牌的基因,以及后来的设计师们如何以这些基因为参考进行重新创造。”

“新风貌”
从1947年的一场时尚革命发展至今

在时尚的边界每天都在被拓宽的今天,我们很难想象1947年的“新风貌”(New Look)在当时的社会具有怎样的革命性。彼时,包括法国在内的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正在努力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影响中复苏。1947年冬季,巴黎蒙田大道30号的迪奥之家人满为患。这一天的迪奥发布会,带来了与当时的方肩线和过膝短裙的风格截然不同的设计。

640“迪奥套装”(Bar suit)
克里斯汀·迪奥
1947年春夏高级订制“花冠”系列
巴黎,迪奥典藏馆收藏

迪奥的廓形以斜肩线、细腰身和飘逸的中长裙为标志,完全颠覆了二战后宽松粗犷的女性风格,成为艰难的年代过后关于奢华和女性气质的宣言。《时尚芭莎》杂志的主编卡梅尔·斯诺(Carmel Snow)将这个系列称为“新风貌”(New Look),这个名字也一直沿用至今。《VOGUE》杂志的贝蒂娜·巴拉德(Bettina Ballard)则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我们见证了一场时尚的革命。”

640 (1)“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来自该场发布会中“花冠”系列的“迪奥套装”(Bar suit)由白色收腰上衣与百褶黑色圆形大裙摆组成,它既是“新风貌”的象征,亦成为了迪奥品牌的经典。“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便以该套装作为起点,回溯迪奥的每一任设计师如何从不同的视角对这一套装重新加以诠释。

640 (3)“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新风貌”展区以现任创意总监玛丽亚·嘉茜娅·蔻丽(Maria Grazia Chiuri)最新设计的“迪奥套装”版本拉开帷幕。往前行进,观众将看到一线排开的历任迪奥设计师的作品。运用简单的黑白两色,不同设计师对裙摆造型形似花瓣和花冠的“花冠”系列,和以紧身铅笔裙为特点的“数字8”系列,进行了风格各异但都堪称经典的再设计。狭长的走道尽头,来自1947年的“迪奥套装”陈列在玻璃橱窗中,标记着一个传奇故事的开端。

640“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在策展人库伦看来,这种时尚风格的演变亦是时代变革的一个缩影,“在战争刚刚结束的艰辛背景中来看待迪奥先生的设计非常重要,他是在为一个新的时代而创作。”

“迪奥品牌的设计师”
在时尚传承中窥见时代变革

如果说“新风貌”展区中不同版本的“迪奥套装”展示了历任设计师对于迪奥先生设计精髓的传承,“迪奥品牌的设计师”区域则更加清晰地呈现出他们独特的个人风格。

 

640 (4)“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1957年,迪奥的年轻助手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成为了品牌的新任创意总监,带来了一个更年轻的迪奥。彼时“垮掉的一代”正通过文学和音乐来反抗社会的束缚,圣·洛朗亦受到这种亚文化风格的影响,更将街头时尚灵感引入高级时装。

640 (18)“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在圣·洛朗之后,“专注于优雅、精致和一丝古典主义精神”的马克·博昂(Marc Bohan)带领迪奥品牌走过了60年代至80年代的岁月。在60年代,博昂设计出简约、时尚的轮廓和穿戴舒适的服装,并喊出“不要忘记女性”的口号,这与当时社会的情绪不谋而合。

640 (5)“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来自意大利的吉安科罗·费雷(Gianfranco Ferré)是迪奥的第一位外国设计师,他将80年代宽垫肩、窄腰线的潮流融于时装廓形中,并使用皮草、绸缎、丝绒和珍贵皮革,打造出富有戏剧性而结构感十足的风格。费雷的大胆线条令人想起迪奥先生对自己作品的定义——“颂扬女性美的移动式建筑”。

640 (6)“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七年之后,来自英国的约翰·加里亚诺(John Galliano)接掌迪奥创意总监一职,并颠覆性地改变了迪奥高定。经济繁荣发展的90年代迎来了经济全球化,也为加里亚诺天马行空的设计提供了绝佳舞台。他将夸张的复古宫廷风、戏谑主义和街头文化混搭,将亚洲传统元素融入设计之中,为迪奥带来了一场场极具冲击力的视觉盛宴。

 

640 (7)“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在加里亚诺之后,拉夫·西蒙(Raf Simons)将现代主义的剪裁和线条与迪奥的浪漫主义和女性气质相结合,并常常从艺术中汲取灵感。而作为迪奥的首位女性创意总监,玛丽亚·嘉茜娅·蔻丽则为迪奥带来了女性的柔美与21世纪的前卫设计语言。在她2017年亮相的首个设计系列中,抢眼的T恤口号引用了作家奇马曼达·南戈奇·阿迪奇(Chimamanda Ngozi Adichie)的“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的女性主义口号,鲜明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嘉茜娅·蔻丽深知女性对于服装舒适度的需求,她采用轻盈飘逸的面料,大大提高迪奥的实穿性。

 

640 (8)“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走向迪奥的世界”
从中国情节到世界文化

1947年,从未到访过中国的克里斯汀·迪奥,为其首套设计系列中一件外套取名为“上海”(Shanghai)。他常常从中国文化以及中国纺织品与装饰艺术中获得灵感,设计出“北京”(Pékin)、“中国情节”(Chinoiseries)、“中国之夜”(Nuit de Chine)、“香港”(Hong Kong)和“中国蓝”(Bleu de Chine)等作品。

640 (9)“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走向世界的迪奥”展区中“迪奥在中国”区域着重呈现了迪奥及其后继者设计中的中国元素,加里亚诺尤为其中的浓墨重彩者。1998年,加里亚诺的秋冬高级订制系列以清朝皇帝的龙袍为灵感,采用了明黄色丝绸以及龙的图案刺绣;“埃雷奥诺拉公主”紫色礼服受到汉朝裹身半裙的启发;银项链则借鉴了中国西南地区苗族妇女的银饰风格。玛利亚·嘉茜娅·蔻丽在上海呈现的2018年春夏高级订制发布会上,则展示了5套红色设计,回应迪奥先生对于红色的“生命的色彩”这一称呼。

640 (10)“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走向世界的迪奥”这一区域集中展现了迪奥先生对于旅行以及异国文化的热情。在黑色的细纱帘背后,热情果敢的墨西哥女骑士、神秘迷人的西班牙女郎、鹰头人身的埃及拉神、炽热原始的撒哈拉风情都通过一套套敢于打破陈规的服装得以呈现,交织成一场充满想象力的探险之旅。

“迪奥品牌的设计师”
在时尚传承中窥见时代变革

18世纪凡尔赛宫廷中流行的丝绸面料与精美轮廓令迪奥先生着迷,他在常常设计中借鉴18世纪的服装风格。在本次展览的“凡尔赛”展厅中,巴洛克风格的复古奢华服饰、18世纪的装饰艺术品与曲面屏幕上潺潺流动的瀑布光影,令人仿佛来到一场200年前的法国宫廷舞会。

640 (11)640 (12)“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迪奥的永恒灵感花卉是“迪奥花园”与“迪奥小姐”展厅中的主角。“迪奥花园”展厅的背景墙以一片五彩而梦幻的花海构成,薄如蝉翼的花瓣在光影中摇曳,而玛利亚·嘉茜娅·蔻丽的大量礼服裙缀以手工染色和真丝花瓣,呈现出轻柔飘逸的质感,令观众有如置身仙境般的花园。

640 (13) 640 (14)“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展览行进至最后,“迪奥舞会”、“迪奥真我香水”与“迪奥星光”三个区域共同在龙美术馆西岸馆挑高的空间中呈现,将“梦之设计师”推至高潮。上下两层的结构将展厅空间一分为二,结合繁复刺绣与华美装饰的十余件舞会礼服在上层排开,呈现出一个如在云端的奢华舞会;下层中央的镜面舞台上,则展示着曾加身英国戴安娜王妃与众多国内外明星的数十件礼服裙;以金色为背景的“迪奥真我香水”区域,则展出为该香水代言人查理兹·塞隆(Charlize Theron)定制的六款金色礼服。

布满整个场域的声光装置时而充满流淌的金色细线,时而化形空中的蔓延云海,带来沉浸式的梦幻观感。

 

640 (15) 640 (16)“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梦之设计师”
以设计为时代造梦

在全球新冠疫情发展方向尚不明朗的背景下,将这一切呈现在上海并非易事。“新冠疫情改变了我们的整个工作方式。由于每件档案服饰的穿戴都很复杂,无法前往上海的迪奥专家展览团队制作了80只安装指导短片发给上海的同事,以便他们顺利布展。此外,我们每天都会与现场的摄制组进行视频通话,持续7到10个小时。”策展人库伦在采访中指出,“这是一种充满挑战的全新工作方式,但我们收获颇丰。”最终,“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在2020年的夏天为我们带来一场看似不可能实现的时尚饕餮。

640 (17)“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2020年

这样的情境不禁让人联想到迪奥品牌的开端:在战后满目疮痍的年代进行一场时尚的革命。也许从来没有容易的时代,但人们对美的向往和制造美好的愿望,总有不可估量的力量。而这场展览呈现的不仅是一次视觉盛宴,更让人重新审视时尚的历史和意义:时尚不仅仅是每年两次秀场上流行风潮的轮换,更是时代文化和思潮的产物,也塑造着不同时代的生活与精神。

 

采访、撰文/何佩莲 

* 如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来自迪奥

克里斯汀·迪奥,梦之设计师
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
7月28日至10月4日

 

 

“文明人”对望“野蛮人”,木心与米修在上海的艺术“相遇”

2015年位于乌镇的木心美术馆建成开放,木心的画作初次在中国、在他的故乡公开展示。5年后,“米修与木心“展览将木心的绘画作品第一次带回他曾生活三十余年的上海。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