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她说,“永远洗手”:“提灯女士”南丁格尔诞辰200周年时重新了解这位护理先驱

Mar 09, 2020   TANC

640“英国护士南丁格尔诞辰200周年纪念展:物、人与地”展览现场,图片来源:assets.londonist.com

2020年的三八国际妇女节仍在疫情中度过,在对抗新冠病毒的过程中,医护人员成为一线的英雄。今年也是英国护士弗洛伦斯·南丁格尔(Florence Nightingale )诞辰200周年,更被世界卫生组织指定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全球护士和助产士年。强调良好的个人卫生、在新鲜空气中的锻炼、勤洗手,这位护理先驱曾倡导的许多基本原则在今天仍然是现代护理的基础,也在当前的情况下继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为纪念这位“提灯女士”(The Lady with the Lamp),伦敦的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博物馆(Florence Nightingale Museum)于3月8日推出将持续一年的展览“英国护士南丁格尔诞辰200周年纪念展:物、人与地”。4月25日起,一场名为“弗洛伦斯·南丁格尔2020年回家”的巡回展览也将在英国诺丁汉郡起步,更多的纪念性活动也将在这一年中展开。而早在2010年,伦敦国王学院档案馆亦举办过一场“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和医院设计”的在线展览,至今仍可访问。

640 (1)1906年,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在床上,时年86岁(伊丽莎白·博桑基特/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博物馆摄)

640 (2)“英国护士南丁格尔诞辰200周年纪念展:物、人与地”展览现场,图片来源:assets.londonist.com

曾建立南丁格尔培训学校
圣托马斯医院仍在抗击新冠的前线

“英国护士南丁格尔诞辰200周年纪念展:物、人与地”展览重现了南丁格尔在世时的生活场景,也陈列了包括她在克里米亚战争中使用过的土耳其提灯、狄更斯赠送给她的《雾都孤儿》副本、家庭影集、宠物猫头鹰等,以更多展示其不为人知的一面,来超越其死亡,呈现她的遗产和影响。南丁格尔于1910年去世,享年90岁,晚年她仍在继续工作,并进行写作。展览还再现了她在伦敦的卧室,香水味和她声音的录音让参观者在嗅觉和听觉上多了一重接近她的方式。

640 (3)弗洛伦斯·南丁格尔的提灯,1856年,图片来源:nam.ac.uk

值得一提的是,博物馆所在的圣托马斯医院是当下英国为数不多的拥有治疗冠状病毒患者的专科病房的医院之一,这所医院曾于1860年7月9日建立了南丁格尔培训学校。这正是1856年8月,南丁格尔从前线医院回到英国并在随后的几年里继续为护理改革和清洁医院而努力的证明。建设培训学校的钱来自她所建立的南丁格尔基金会。此外,她还出版了两本书,《医院笔记》(1859年)和《护理笔记》(1859年),为现代护理实践奠定了基础。

640 (4)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在伦敦南大街南丁格尔医护学院,图片来源:smithsonianmag.com

“如果弗洛伦斯·南丁格尔本人也在这里,她就会支持目前所说的一切。她绝对喜欢控制感染,洗手,非常细心。“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基金会主席、英国前国家护士长伊冯娜·莫尔斯(Yvonne Moors)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她也会铭记着她漫长的职业生涯,鼓励那些已经退休的人,想想他们在回归中可能扮演的角色。“事实上,护士只是南丁格尔身份中的一部分,而作为一个活动家,研究员和职业改革家,她花费了更长的时间。

640 (5)“英国护士南丁格尔诞辰200周年纪念展:物、人与地”展览现场,图片来源:assets.londonist.com

展览展示了更多南丁格尔不为人熟悉的一面,她是第一个进入皇家统计学会的女性,此前那里的文书工作完全是用男性完成,也从未出现过女性成员的可能性她。对当今社会的持续影响也是这个展览所要表现的,现代护理在技术上与南丁格尔的时代已完全不同,但是她所引进的系统和实践仍然是这个专业的核心。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席卷全球,她那句“永远洗手”的箴言如今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共鸣。

维多利亚时期的“提灯女士”
英国最著名的女性之一

1820年,南丁格尔出生于意大利的一个英国上层移民家庭,富裕的家庭并未阻挡社会地位给她带来的束缚。1851年,尽管遭到家人的反对,她还是在德国一个路德教会的社区完成了一门为期4个月护理培训课程,为日后的护士工作奠定了基础。

640 (6)南丁格尔的护理服

面对报纸上对克里米亚战争(1854- 1856)中士兵苦难的报道,南丁格尔响应了政府对护士需求的呼吁,并被任命为东部医院女护士的主管。在君士坦丁堡附近的斯库塔里(Scutari)的医院条件非常糟糕。缺乏基本的设备和给养,大批士兵从克里米亚战争中被运过黑海,令医务人员疲于奔命。

640 (7)1856年,斯库塔里的医院和墓地,图片来源:nam.ac.uk

起初,南丁格尔及其带领的护士们受到了当地男性军医的排斥,随着1854年11月因克曼战役中又有新的伤兵到来之后,工作人员很快就得到了充分的支援,接受了护士们的帮助。医疗和卫生在这些女性护理人员的安排下获得改善,她们建立了伙食厨房,清洗了亚麻布和衣服,帮助士兵们写信回家,并引进了阅览室。正是在此工作期间,南丁格尔获得了“提灯女士”的绰号。《泰晤士报》报道,晚上她会手里拿着灯,来回走动检查那些伤员。

640 (8)南丁格尔在斯库塔里军事医院,1855年,图片来源:nam.ac.uk

“提灯女士”的形象抓住了公众的想象力,弗洛伦斯很快就成了名人。1857年,亨利·沃兹沃斯·朗费罗(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所写的诗《圣菲洛梅娜》(Santa Filomena)更引发了南丁格尔崇拜。

这位英国最著名的女性而今被印在了10英镑的英国货币上,她的当代声誉则反映在纪念其成就的商品的生产上。尽管她本人不愿抛头露面,但这并未妨碍她对整个护理行业发展的推动。维多利亚女王曾亲自授予南丁格尔一枚由她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设计的珠宝胸针,以示对她的尊重和感激。(编译/孟宪晖) 

640 (9)1907年授予弗洛伦斯·南丁格尔的荣誉勋章,图片来源:nam.ac.uk

640 (10)1856年,弗洛伦斯(生病时)画的一幅速写,图片来源:nam.ac.uk

 

“我创作的一切都与死亡有关”,在2020年重温沃霍尔的恐惧、创造与信仰

“如果你想了解真正的安迪·沃霍尔,只需看看的我绘画、电影和我的外表,没有什么东西隐藏其后。”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