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未受疫情影响,好莱坞氛围中的洛杉矶弗里兹艺术周哪些展览值得关注

Feb 23, 2020   TANC

6402020年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Frieze Los Angeles),摄影: Casey Kelbaugh. 图片来源:Casey Kelbaugh/Frieze.

“你认为你会在这里定居吗?”这是在第二届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Frieze Los Angeles)上能反复听到的话题,往往由来自纽约或伦敦的艺术交易商、顾问、策展人等提出。在2月中旬的温暖阳光下,身处寒冷地区工作的人会很自然地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活选择。2月13日,第二届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于派拉蒙电影工作室(Paramount Pictures Studios)如期开幕,这个由70余家画廊参与构成的艺博会保持了与上届相似的规模。“我们希望创造一种归属感。”弗里兹项目策展人——丽塔·冈萨雷斯和皮拉尔·汤普金斯·里瓦斯(Rita Gonzalez & Pilar Tompkins Rivas)表示。

远离疫情中心的洛杉矶
来自好莱坞的艺术收藏之风

目前美国全境共发现15例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而加州三个军事基地之一的特拉维斯,美国国防部已将其指定为送回的新型冠状病毒撤离者的住所。据《洛杉矶时报》报道,一美国官员于2月17日早上表示,从日本钻石公主号游轮上撤离的14名美国乘客检测出新的冠状病毒呈阳性,但获准乘坐飞往加利福尼亚和德克萨斯州军事基地的航班。

就在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开幕后的第二天,2月14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宣布,联邦卫生部长前一天已经批准CDC与全美五大城市的公共健康实验室合作,启动社区流感监测,开始筛检有流感症状的病患是否感染新型冠装病毒。这是继1月31日,美国白宫就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举行发布会,宣布美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2月2日起实施撤侨、收紧入境检疫规定等临时措施,以提高检测和遏制新型冠状病毒的能力等之后,美国政府对遏制新冠肺炎疫情在本土扩散的进一步举措。五大城市包括旧金山、洛杉矶、西雅图、芝加哥、纽约。

640 (1)歌手、演员珍妮弗·洛佩兹与未婚夫在2020年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现场,图片来源:David Owens

去年举办的第一届博览会群星荟萃,被认为是一次成功的盛会,今年的情况似乎证明,远离疫情中心的洛杉矶保持着强大的消费能力和收藏魅力。13日贵宾预览日开始的几个小时里,佩斯画廊(Pace Gallery)和凯恩·格里芬·科克伦(Kayne Griffin Corcoran)在他们的联合展位上卖出了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最近推出的玻璃系列的四件作品。据报道,大部分作品都被当地收藏家收藏,包括卡戴珊家族成员肯达尔·詹娜(Kendall Jenner)。

640 (2)詹姆斯·特瑞尔在Roden Crater工作了40多年©️James Turrell

豪瑟沃斯画廊带去的五件美国艺术家艾芙瑞·辛格(Avery Singer)新作全部卖出,价格从8.5万美元到49.5万美元不等。卓纳画廊第一天的销售额就突破了800万美元,丽莎·约斯卡瓦吉(Lisa Yuskavage)的五幅画作,每幅售价在12万至100万美元之间;卡罗尔·波维(Carol Bove)的两幅作品,50万美元。在Thaddaeus Ropac的展位上,罗伯特·劳森伯格的《Borealis》(1989)以13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在里森画廊的展位上,一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作品以70万美元成交。甚至有画廊表示,销售的速度之快让人联想到迈阿密的情景。

另类空间与多元项目
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之外的弗里兹艺术周

在独特的好莱坞氛围中,弗里兹艺术周不仅仅是这一场艺博会,越来越多非营利性的另类展览空间致力于推广有色人种艺术家、女性艺术家和其他历史上被低估的群体。“我认为,这些空间中有许多是在同一时间出现的,因为这座城市需要为有色人种艺术家提供更多的空间。”哈默博物馆馆长埃琳·赫里斯托瓦尔(Erin Christovale)表示。

“在过去十年里,开了这么多这样的空间,真是不可思议,”ICA LA downtown的新总监安妮·埃尔勒古德(Anne Ellegood)说。她说,她之所以被这个机构吸引,是因为它致力于社会公正,而且它的使命宣言明确讨论了“颠覆与种族、阶级、性别和文化相关的等级制度”。

随着比以往更多的另类艺术空间的出现,许多画廊也开始调整自己的展览节奏。从保罗·麦卡锡到徐道获在纽约“西22街348号的公寓”,《艺术新闻》选出了更多值得关注的展览。

🚇 保罗·麦卡锡:头顶空间,1963年至2019年的绘画
Paul McCarthy: Head Space, Drawings 1963–2019
哈默博物馆
展至5月10日

640 (3)保罗·麦卡锡,《自画像》(1963),图片来源:艺术家及豪瑟沃斯画廊

1963年,还是盐湖城的一名中学生的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用墨水画了一只微笑又干瘪的猩猩,随后他将这幅画命名为《自画像》。尤其令他感到不解的是,这幅绘画如今成为了艺术家目前正在洛杉矶哈默博物馆进行的回顾展中的重要线索之一。这场由阿拉姆·穆赛迪(Aram Moshayedi)、罗伯特·索罗斯(Robert Soros)和康妮·巴特勒(ConnieButler)联合策划的展览回顾了74岁的保罗·麦卡锡令人瞩目的艺术创作生涯,展示了他从早期创作到最新大型多媒体创作、行为艺术、电影以及装置等作品。“绘画成为了理解麦卡锡艺术创作深度和广度的方式”,穆赛迪说。“这几乎是他在过去五十多年创作的基础。”在展览开展的前一个礼拜,保罗·麦卡锡在仍在布展的展览现场踱步,十分惊喜地发现自己早期的实验性创作原来是多么具有前瞻意义。“想到这些作品日后成为了重要的创作,真是太疯狂了”,保罗·麦卡锡看着画框中的《喝多了的蓝色绘画》(StonedBlue Drawings,1968–69)说道。这件作品是保罗·麦卡锡在1970年代开始戒毒之前的创作。画面中,一个微笑的圣诞老人藏匿在形状怪诞、抽象的生殖器中。“我究竟画了多少个圣诞老人呢?”,他暗自思索。展览中,其他来自1960年代的作品还包括打印出来的指示创作(例如“把灰尘堆在桌上,然后离开”)、《死亡H绘画》(Dead H Drawing,1968)等极简雕塑,以及盐湖城博物馆里的木乃伊绘画。从这些作品中,观众会发现,堆砌和箱子是贯穿麦卡锡的艺术创作的重要线索。名为《飞机绘画》(Airplane Painting,1965-66)的作品描绘的是一幅充满了暴力和表现意味的拼贴和纸上绘画,描绘了一架战斗机战斗的情景。然而当观众以时间顺序来到展览的最后一个展厅时,或许会发现这件作品与2000年代的艺术家创作有些格格不入。

🚇 与有荣焉:1972年至1985年美国艺术中的纹样与装饰
With Pleasure: Pattern and Decoration in American Art 1972–1985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
展至5月18日

640 (4)图案和装饰运动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兴起于纽约,图片来源: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

无论是花朵的纹样、饰物、格子、羽毛,还是闪耀起伏的线条,这场正在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中展示的97件作品无疑都可以被视为对于极简主义“少即是多”这一信条的强烈抗拒。但是,这一展览并非只是为了简单地针对在半个世纪以前统领了艺术世界的艺术运动发起单纯的抗议或是拒绝。“展览的含义超越了反极简主义”,这一展览的策展人安娜·卡茨(Anna Katz)说。“这是对于拥抱视觉过剩的一种肯定、包容以及延伸。” 据卡茨介绍,这一以“纹样与装饰”(Pattern and Decoration)而为人熟知的艺术运动最早起源于1975年左右。当时,四位纽约艺术家聚集的翠贝卡阁楼里的工作室中,摆弄着愈发大胆的装饰物和手工艺制品,并探讨他们彼此之间的相似之处。随着组织了包括“纹样会议”在内的活动,这一小组迅速崛起,同时西部加州也出现了类似的创作方式。这些艺术家从被艺术界贬低的装饰物、饰品和手工艺出发,由此联系到针对女性或是家庭生活的负面性议题。“他们希望扭转这一等级制度”,卡茨说,“并展现在一个价值观极为模糊的系统中,绘画是如何凌驾于手工艺之上的。”

🚇 开放日:加拉·波拉斯-金
Open House: Gala Porras-Kim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
展至5月18日

640 (5)“开放日”展览现场,摄影:Jeff McLane,图片来源: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

作为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40周年的馆藏展览系列,第二届“开放日”(Open House)邀请了艺术家加拉·波拉斯-金(Gala Porras-Kim)进行策划与展览。艺术家选择了馆藏中易于形变的、瞬时的、或是部分损坏的作品——无论它们是被有意还是无意损坏的进行展出。这位出生于波哥大、目前在洛杉矶生活和工作的艺术家擅长以档案进行创作,通过呈现档案的不完美作为塑造我们世界观的工具。在展览的15件作品中,其中既有需要时常维护更新的作品,例如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的《未命名(角落里的芭绮巧克力)》(Untitled (A Corner of Baci)——这件作品包含了42磅可以任由观众拿走的巧克力糖,又包括了由难以储存或是维护的材料进行的创作,例如沃尔夫冈·莱布(Wolfgang Laib)的《蒲公英花粉》(Pollen from Dandelions,1978)——这件作品是一块被花粉覆盖的长方形玻璃板;亦或是已经损坏的作品,例如瓦利德·拜什蒂(Walead Beshty)的玻璃雕塑——这件由FedEx运输的玻璃作品不可避免地在运输过程中被碰碎了。

🚇 后商品时代:一些人将抵达,一些人将鼓掌
Postcommodity:Some Reach While Others Clap
LAXART
展至2月29日

640 (6)“软机器:后商品时代”呈现了墨西哥汽车文化,由LAXART和Ruben Diaz提供

“作为领土战争,殖民主义很难成为过去;它如今仍然存在。”这一立场极大地影响了原住民艺术小组“后商品时代”的创作。他们的作品批判了发生在美墨边境的不公、劳动力以及权利失衡等问题。在LAXART,这一艺术小组将与当地的复古汽车修理厂Starlite Rod & Kustom合作,创作全新的委托装置作品《一些人将抵达,一些人将鼓掌》(Some Reach While Others Clap,2019)。画廊的内部空间也因此用常见于“低底盘汽车”(lowrider)中的毛绒内饰和涂绘进行了装饰,相互呼应。“低底盘汽车”是1950年代以来墨西哥裔美国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象征着美国原住民是如何作为南加州身份象征的中流砥柱而存在的。

🚇 行动中的艺术家:旅行与绘画
Artists on the Move: Journeys and Drawings
盖蒂博物馆
展至5月3日

640 (9)保罗·高更的《塔希提女人的头》(约1892年)在盖蒂博物馆(J. Paul Getty Museum, Los Angeles)的艺术家早期旅行展览中展出

如今,我们似乎会理所当然地以为艺术家们总是步履不停的。他们从一个双年展飞到下一个双年展,从一个驻留赶往下一个研究旅行,甚至永远都在赶往艺博会的路上。但是在交通工具普及之前,国际间的旅行却并非易事。但即便如此,很多艺术家仍然蠢蠢欲动地前往他们的目的地。正在盖蒂中心进行的展览“行动中的艺术家:旅行与绘画”就深入蒂研究了馆藏中16世纪至19世纪期间期艺术家们在旅行中进行的绘画创作。展览同时还探索了艺术家们是如何利用绘画这一方式了解全新的环境,以及当地的习俗是怎样影响艺术家的创作的。展出的作品中包括让·霍诺雷·弗拉戈纳尔(Jean-Honoré Fragonard)的红色粉笔画《一座皇宫的废墟,罗马》(Ruins of an Imperial Palace,Rome,1759)、爱德华·李尔(Edward Lear)1858年的佩特拉古城水彩风景画,以及由保罗·高更大约于1892年用碳笔绘制的《塔希提女人头像》(Head of a Tahitian Woman)。对于远渡重洋的艺术家们来说,保罗·高更可谓其中所受影响最为深刻的一位了。

🚇 乔治·罗德里格斯:重影
George Rodriguez: Double Vision
文森特·普莱斯艺术博物馆
展至2月29日

640 (7)乔治·罗德里格斯所摄1970年墨西哥学生抗议者的图像,图片来源:乔治·罗德里格斯

乔治·罗德里格斯的首个博物馆回顾展包含了近130幅拍摄于1950年代至1990年代的摄影作品。这期间的洛杉矶正处在作为蓬勃发展的杰克逊五人组(The Jackson 5)、艾瑞莎·富兰克林(Aretha Franklin)和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等音乐人的天堂,和1992年作为反抗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的社会前线的多重城市角色之间。展览中,康普顿说唱团体N.W.A的照片对面是劳动激进主义者塞萨尔·查韦斯(Cesar Chavez)在1969年抗议中被拍摄下来的画面。展览通过将农民和工人与玛丽莲·梦露和希拉里·克林顿的面孔并置,展现了作为洛杉矶最伟大的影像记录者之一的罗德里格斯是如何捕捉了城市逐渐蔓延开来的不安与超越想象的奇幻荣耀的。

🚇 徐梯善:液体回路
Tishan Hsu:Liquid Circuit
哈默博物馆
展览持续至4月19日

640 (8)《液体电路》(1987)探索了早期的数字景观,由明尼阿波利斯市威斯曼艺术博物馆提供

自从1980年代起,纽约艺术家徐梯善(Tishan Hsu)就开始探索人工智能用途,以及我们所处的飞速发展的数码科技时代中蕴含着哪些潜在陷阱——这一议题如今也成为了当今艺术家密切关注的话题。徐梯善使用Photoshop所进行的实验可谓是艺术家探索软件的最早尝试之一。当徐梯善在全新出现的数字平台上探索视觉影响时,他就已经率先成为了一名领先时代的“因特网美学家”——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大多数人连拨号上网都尚未听说过的年代。作为艺术家在美国的首次美术馆的回顾展,由纽约雕塑中心(Sculpture Center)策划的“液体回路”包含了30幅墙上浮雕、绘画、建筑绘画以及雕塑创作。

🚇 徐道获:西22街348号
Do Ho Suh: 348 West 22nd Street
洛杉矶郡立美术馆
展览长期进行

640 (10)该装置复制了徐道获在纽约的公寓© Do Ho Suh

来到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ACMA)的观众将会瞬时穿越到徐道获(Do Ho Suh)在纽约“西22街348号”(348 West 22nd Street(2011-15))的公寓里。观众们在这件空灵的公寓穿梭、游荡。这位在伦敦、首尔和纽约之间往返的韩国艺术家以极其细腻的方式复制室内物件和空间,尤其以复制他在各处的住所而被观众所熟知。这件去年首次亮相的博物馆收藏以1:1的尺寸复制了徐道获位于切尔西的底层公寓,其中填充了他标志性的半透明聚酯家具和设施的复制品。徐道获色彩缤纷的沉浸式创作吸引了众多Instagram爱好者们像飞蛾扑火一样簇拥而来。但这些作品也具有其凄美的一面:这些极其细致的房屋复制品和其中的设施事实上都是极其容易被撕裂的。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一暗示意味着,正如我们称之为家的那个地方一样,也是极其容易被撕裂的。(撰文/TAN、孟宪晖,翻译/Laura Xue)

疫情可能让你错过这些展览,但在线上还能进入日本1300年以来的传统艺术

因为一场突发的疫情,两个国家对于彼此文化和历史的了解和认知,可能将重新开始。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