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从文艺复兴到数字时代,怀孕的女性形象为什么很少进入艺术史?

Jan 17, 2020   TANC

在重新发现历史暗处的女性艺术家逐渐获得应有的重视之时,2020年新一轮聚焦女性议题的展览中,更加微妙与具体的问题意识逐渐浮现。如今的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视女性健康和生育权利的问题。怀孕直接影响超过一半的人口,但我们往往贬低它的重要性。直到20世纪为止,许多女性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处于怀孕和生育的状态,而艺术史上似乎鲜少有作品涉及女性怀孕题材。近期几场以表现孕期女性和母亲身份为主题的展览,以期改写我们对该议题的理解。

我的眼睛在问,为何孕期女性的肖像如此之少?

640动图原作《一位不知名女人的肖像》据传为马库斯·盖雷尔斯二世(Marcus Gheeraerts II)1595年创作,图片来源:giphy

为了纠正这个错误的认识,作为一家成立于18世纪、从儿童慈善机构转变为英国第一座公共美术馆的伦敦育婴堂博物馆(Foundling Museum)即将于本月呈现展览“描绘怀孕:从霍尔拜因到社交媒体”(Portraying Pregnancy:from Holbein to Social Media)。

6402017年碧昂斯以安沃·艾力克为其拍摄的孕照在Instagram上公布怀孕消息,24小时之内获近千万点赞,图片来源:Instagram

该展览将跨越500年的艺术历史,追溯社会对“怀孕”的态度转变。它从小汉斯·霍尔拜因(Hans Holbein the Younger)1526-27年间给秘密待产的西塞莉·赫伦(Cicely Heron)肖像画开始,以当代艺术家安沃·艾力克(Awol Erizku)在2017年拍摄的碧昂斯孕照结束。前者是这位德国文艺复兴大师罕见地描绘妇女孕期状态的作品,而后者曾在社交媒体上引发过病毒式的传播。

640 (1)小马库斯·海拉特作品《红衣女子的肖像》(1620)及类似作品反映出英国在17世纪时初短暂出现的孕妇肖像画风潮,图片来源:伦敦育婴堂博物馆

策展人兼学者凯伦·赫恩(Karen Hearn)说,这次展览及其配套书籍的灵感来自一件伊丽莎白一世时期的孕妇画像,这是她在帮助泰特美术馆收购这幅画时偶然发现的。赫恩说:“我意识到以前从未有人研究过这样的肖像作品。”不过这幅画并不会在本次展览中出现,替代它的是来自小马库斯·海拉特(Marcus Gheeraerts II)的作品《红衣女子的肖像》(1620),它反映出英国在刚进入17世纪时短暂出现的孕妇肖像画风潮。还有诸如当代英国女艺术家尚塔尔·约菲(Chantal Joffe)的《自画像II》(2004),展示了艺术家如何描绘怀孕时的自己。赫恩指出自己的这项研究提供了一个契机,能够“看看目前我们有多少对于过去女性的生活和活动的看法需要得到修正,因为我们开始了解到,很多女性在怀孕期间仍然扮演着积极的公共角色。”

640 (2)尚塔尔·约菲,《自画像》,2004年,图片来源:伦敦育婴堂博物馆

伦敦的画廊也一直在探索这个主题,去年年底在TJ Boulting画廊举办的展览“出生”(Birth)以及理查德·索尔顿画廊(Richard Saltoun Gallery)的展览“第一部分:母亲期”(Part 1: Matrescence)广受好评。后者的策展人凯瑟琳·麦考马克(Catherine McCormack)说:“生育政治(reproductive politics)关系到的不仅仅是异性恋女性,而是我们所有人。”该展览的下半部“第二部分:母性”(Part 2: Maternality)已于本月开幕,画廊以该展览结束了为期一年的女性艺术家项目。

640 (3) “第二部分:母性”展览中丹麦前卫艺术家柯思婷·贾斯坦森(Kirsten Justesen)摄影作品《境况》(Circumstances,1973),摄影: Ben Westoby © Kirsten Justesen; courtesy of Richard Saltoun Gallery

640 (5) “第二部分:母性”展览中艾米·吉摩尔(Aimee Gilmore)用乳汁创作的作品《奶景》(Milkscape, 2016),摄影: Ben Westoby © Kirsten Justesen; courtesy of Richard Saltoun Gallery

这个由两部分构成的展览,呈现了包括伊芙·阿诺德(Eve Arnold)、海伦·查德威克(Helen Chadwick)、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和安妮格里特·索尔托(Annegret Soltau)等艺术家的作品。从堕胎到流产、从分娩到育儿的一切都被视觉化。在“第一部分:母亲期”预展时,行为艺术家丽芙·彭宁顿(Liv Pennington)邀请各种性别的参观者在验孕棒上小便,并实时广播匿名结果,借此来普及验孕体验。

640 (4)朱迪·芝加哥挂毯作品《皇冠》(The Crown, 1982)© Judy Chicago; courtesy of Richard Saltoun Gallery

麦考马克说:“我感兴趣的是在资本主义关系和生产中对养育子女的父母有多么地缺乏同情心,尤其是对母亲们,她们仍然非常自觉承担着生育的责任。展览第一部的命名“母亲期”(Matrescence)源于一个人类学术语,用以描述女性在生育过程中必须经历的变化。就像人们普遍经历的青春期一样,成为母亲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麦考马克说:“这个阶段伴随着身体和情感上的尴尬、不确定和不适。”

640 (6) “第一部分:母亲期”展出了海伦·查德威克的作品《芭比的出生》(Birth of Barbie,1993)© Estate of Helen Chadwick. Courtesy Richard Saltoun Gallery

在美国,去年马萨诸塞州的伍斯特艺术博物馆(Worcester Art Museum)也在修正观念。该馆新购藏的奥托·迪克斯(Otto Dix)作品《孕妇》(The Pregnant Woman,1931)收到了参观者褒贬不一的评价,而且还启发了另个展览“育有孩子”(With Child)。通过当代的新媒体装置,美国视觉艺术家和作家卡门·温南(Carmen Winant)把奥托生前最后一件裸体画像作品放到当下的语境。

640 (7)奥托·迪克斯,《孕妇》,1931年,图片来源:伍斯特艺术博物馆

展览的策展人马西娅·拉格维(Marcia Lagerwey)指出,人们对这幅作品的多种反应意味着“即使不是关于概念本身,这幅画也已经具备被阐释的条件了”。她补充说:“用于谈论怀孕的词汇非常少”,因此仅仅“以一个公共的形式来看待和思考它”就能成为重新思考母亲身份与实践(mothering)的关键。反思这个问题不仅是为了女性的利益,也是为了所有人的利益。(撰文/Margaret Carrigan,翻译/杜竞草)

描绘怀孕:从霍尔拜因到社交媒体
Portraying Pregnancy: from Holbein to Social Media
伦敦育婴堂博物馆(Foundling Museum)
1月24日至4月26日

母性
Maternality
伦敦理查德·索尔顿画廊(Richard Saltoun Gallery)
展至2月15日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