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从莱茵河畔走出的“杜塞尔多夫学派”,安德烈·古斯基“摄影1995—2007”在北京

Dec 03, 2019   TANC

640安德烈·古斯基于1999年所拍摄的《Rhein II》(莱茵河2号),图片来源:佳士得拍卖

2011年,纽约佳士得拍卖战后当代艺术夜场中,德国摄影师安德烈·古斯基(ANDREAS GURSKY)于1999年所拍摄的《Rhein II》(莱茵河2号)以433万美金成交,成为世上最昂贵的照片,至今仍保持着世界照片交易价格的最高纪录。

作为1990年代最早使用电脑技术的艺术家之一。1955年出生的安德烈·古斯基很早就开始对照片的事实进行数字化处理,完全不着痕迹地擦除原图像的整个片段、减少或增强、复制或添加其他细节,以获得更佳的对称性或对比度,模糊了真正的“决定性瞬间”。

640 (1) 640 (3)

希拉·贝歇(Hilla Becher):

我非常欣赏这张照片。但是伯恩德不太喜欢它。我们为此大吵一架。他认为这太抽象了。以至于不成立,他总是用“成立”这个词。我当然也觉得这十分抽象,某些原本在现实中存在的东西已经消失了,我可以想象到这个地方有些东西已经被去掉了……但是它变得如此的光滑,就像尺子画的一样……但是我喜欢这种夸张的抽象,莱茵河从景色中绵延而过,像泥巴又或像面团,我认为它展现了莱茵河真正的品质。

安德烈·古斯基(Andreas Gurksy):

我第一次拍摄的时候,一直刮着东风,东风吹着河水,河面变得光滑起来,但我却想要的却是一个粗糙的河面。所以我需要另一阵风,从相反方向吹来的风。

希拉·贝歇(Hilla Becher):

这就是为什么摄影如此美妙。你可以沉浸在其中,仔细研究它,而不是仅仅希望你会有新发现。你可以真的让自己沉浸其中。

这段对话出现在11月29日,路易威登北京Espace文化艺术空间推出的安德烈·古斯基(ANDREAS GURSKY)展览“摄影1995—2007”中,该展览以路易威登基金会“Hors-les-murs”(墙外)项目框架策划,为在中国举办的第五次特展。对话者正是安德烈·古斯基与他的老师希拉·贝歇(Hilla Becher)。

从严格遵守到抛诸脑后,
与贝歇夫妇的学习回忆

“对我而言,影响最为深刻的是,贝歇夫妇的对待生活的态度。这些都是通过每月在贝歇家中进行个人评估会议时所了解到的。有时,我们一行6个人会全部相聚在那里,希拉为我们烹饪佳肴。这种环境十分真实,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艺术家的生活,以及他们对待艺术作品的认真与投入。”高中毕业后服完兵役的古斯基曾在德国西部城市埃森(Essen)学习摄影,毕业后他前往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Düsseldorf kunstakademie),1981年至1987年期间,跟随伯恩和希拉·贝歇夫妇(Bernd and Hilla Becher)学习摄影。

640 (2)640 (6)640 (4)路易威登北京Espace文化艺术空间推出的安德烈·古斯基(ANDREAS GURSKY)展览“摄影1995—2007”现场,图片来源:© Sun Shi / 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北京Espace文化艺术空间

贝歇夫妇将自己的作品称为“无个性雕塑”,最初是作为观念艺术雕塑家而闻名。他们的照片中呈现的建筑景观位于画面的正中心,并且都处在明确的焦点地位,而其他的细节都尽可能被避免,因此所有观看者的关注点都会汇聚于物体。“我们必须找到一个题材,并且每个人都划定或拥有各自的领域,一个人负责肖像,还有人专门拍摄亭子,当时,我负责拍摄室内照片、门童拍摄,这一做就是三年,伯纳德也认为这是一个奇妙的过程,他希望我们使用,搭配支架的硬片摄影机,并且希望这些图片清晰、精细,并且‘客观’,因此,可抛弃准确描绘现实所使用的主观法。”古斯基说有两年半的时间都在遵守这些规定,但从长远来看,这会把他引向一条死胡同。

640 (5)贝歇夫妇在自己的作品前,图片来源:deutschlandfunk.de

640 (7)贝歇夫妇,Pitheads,1974 ,Tate© Estate of Bernd Becher & Hilla Becher

古斯基曾采用中画幅相机拍摄了第一张风景照片,但遭到伯纳德·贝歇的拒绝,他认为题材很有趣,“不错,但没有准确对焦。如果你用硬片摄影机进行拍摄,效果将会更好。”此时,古斯基已经意识到硬片摄影机移动起来非常不便,由此,想到了题材的自发性,也清楚地意识到必须将老师教授的这些严格指示抛诸脑后。

重新尝试贝歇夫妇的方法,
对风景拍摄领域的再探索

640 (8)安德烈·古斯基,Klausen Pass,1984

“在我举办过的回顾展上,无论是在Hausder Kunst(德国慕尼黑的一座美术馆——艺术之家)还是MoMA,我总会将我拍摄的第一组风景照片进行展出,于我而言,它们今天仍具有重要价值。我展出最多的一幅,即Klausen Pass,因为它将我引向了风景画拍摄领域。”在古斯基看来这幅无意间拍摄的照片所呈现出来的景象,人在画中移,意境十分美好,这张照片的独特之处在于,人物所站的位置恰到其分,完美勾勒出绮丽艺境,此后,他重新尝试使用贝歇夫妇的独到方法,然后系统性地去探索看看还可以再做些什么。

托马斯·鲁夫(Thomas Ruff)、托马斯·施特鲁斯(Thomas Struth)、康迪达·赫弗(Candida Höfer),贝歇夫妇与一众学生构成了当代摄影史上著名的“杜塞尔多夫学派”,“与他们不同之处在于,我曾受到极为不同的影响。这一切都始于父母的潜移默化,以及商业摄影工作室的成长环境。在埃森的学习与我在贝歇夫妇那里受到的教育完全相反。”古斯基觉得父母从事的商业摄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美学印象,也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与他人共处的时光以及对他产生的影响造就了现在的他。“因此,我愿意坦然接受各种影响,并巧以致用,不断成长。”古斯基说。

640 (9)安德烈·古斯基,《恩加丁》(1995)

640 (10)640 (11)安德烈·古斯基,《恩加丁》(1995)作品局部,图片来源:TANC

本次展览中,古斯基的一件早期作品《恩加丁》(1995)延续了他对风景的探索,画面中一条长长的似桥般的景物是由一队人物组成。大尺幅作品让观众得以接近画面,在其中细细探索。“我父亲也使用过18×24 毫米的大画幅相机,在20 世纪70 年代末或80 年代初,中画幅成为摄影领域的规范,而这一切都归功于商业摄影,我认为这很有趣。因为材料的昂贵,每次拍摄之前,你必须问问自己是否有足够的预算,我记得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有过相似的经历,有时,她为了节省材料只拍摄四张静态照片。”古斯基说。

描述状态,照片的纪实元素是追求所在

“就艺术发展层面来说,从纪实风格的风景画到数码摄影,我认为照片的纪实元素是我一直在追求的东西。”古斯基觉得,“有时,事物会破坏构图,近景中有些东西是无法消除的。数码摄影使我得以从不同位置拍摄照片并在正确的构图之处创建合成照片。”

640 (12)安德烈·古斯基,Charles de Gaulle,1990 ,图片来源:artfacts.net

“我很乐意通过数码照片来开辟新领域,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维度。”古斯基说自己的第一张数码照片是1990年拍摄的Charles de Gaulle,这张照片展现了巴黎机场的风貌,“如果我没有涉足数码摄影领域,也就拍不出这张照片,因为我无法找到拍摄位置来展现出其最终呈现出来的样子。”

640 (13)安德烈·古斯基,F1 Boxenstopp I,2007

640 (15)安德烈·古斯基,F1 Boxenstopp II,2007

本次展览中,一系列《一级方程式整备道1- 4》(2007)涵盖了古斯基在十几年间对当代世界的观察。“它们在空间中显现的方式,赋予了该空间中心主题,这并非特定时刻,他们的行动也并非一目了然,我会将体育作为中心题材,但体育本身从来都不是重点所在,这更多的是一种对存在状态的描述,也可能是消磨时光的不同方式。”

640 (14)安德烈·古斯基,F1 Boxenstopp III,2007

640 (16)安德烈·古斯基,F1 Boxenstopp IV,2007

“就我个人作品而言,我坚持认为自己的照片描绘的是一个世界的总体状态。而且原则上可以在任何时候对其进行完全复制。”古斯基的摄影作品系列,题材涵盖超市、摩天大楼、庆典和体育赛事等场景,延续着贝歇夫妇“如实再现”的原则,记录下现代社会生产的痕迹,以及充斥期间的人群的混乱状况,他在一切有可能的地方迫切追寻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文化中心,沿着他作品的旅程,踏向的是通往贸易、交流、聚集或分散的标志性地点的不归路。(撰文/孟宪晖)

如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来自路易威登北京Espace文化艺术空间及艺术家官网

Hyundai Blue Prize 2019决赛结果揭晓,“冇限人类”探讨人类的极限与局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拓展城市与未来边界

“冇限人类——人类的极限与局限”是现代汽车文化中心(Hyundai Motorstudio)与奥地利电子艺术节(Ars Electronica)的第二次联合展出项目,由奥地利电子艺术节总监、策展人马丁·霍齐克(Martin Honzik)和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科技方向教授、策展人、艺术家费俊联合策展。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