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正仓院以“皇室守护传承之美”特别展,开启日本德仁天皇的令和时代

Oct 29, 2019   TANC

“校仓本木造,燃尽亦无奇。日出之国中,千年常屹立。”
——森鸥外

屏幕快照 2019-10-25 下午3.06.06正仓院外景

天平胜宝8年(756年)的6月21日,是圣武天皇驾崩后的七七之日。为了祈愿圣武天皇早日得渡卢舍那佛的“花藏宝刹”的理想世界,光明皇后将天皇生前的珍爱之物、约600多件宝物献给了以卢舍那佛为主尊的东大寺。

一千两百年后的国人傅芸子曾在1930年代多次进入正仓院,亲眼目睹过所藏珍宝,并在《正仓院考古记》中写道:“吾尝谓苟能置身正仓院一观所藏之物,直不啻身在盛唐之世!”

640-19640-20“正仓院的世界——皇室守护传承之美”展览现场,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一座正仓院,行旅中国唐朝。这个秋天,伴随着平成时代结束、令和新年号的启用,第126代天皇德仁于10月22日即位。为了纪念登基大典的到来,今年10-11月,除却奈良国立博物馆将迎来“第71回正仓院展”之外;东京国立博物馆平成馆也举行了“正仓院的世界——皇室守护传承之美”特别展。由皇室守护传承的日本文化遗产正仓院宝物和法隆寺献纳宝物代表作约110件同时公开,呈现以正仓院珍宝为中心的飞鸟、奈良时代的文化遗产。

image_structure_chap01_item01《国家珍宝帐》,奈良时代,天平胜宝8年(756),正仓院宝物

这个史无前例的正仓院展,开启了新的令和时代,展品却是以一件正仓院仓门的铁锁来展开的。这把铁锁就是封印正仓院仓门的见证。同时,以寄奉时记录下的《国家珍宝帐》目录为中心重点介绍圣武天皇和光明皇后的遗爱之物。《国家珍宝帐》全卷有18张白麻纸粘连而成,墨色鲜明,书风爽切,纸面吟满“天皇御玺”朱文印信。透过末尾的书迹,我们似乎可以触摸到1300年前光明皇后睹物思人的哀思:“谁期幽涂有阻,阅水悲凉。灵寿无增,谷林摇落。隙驷难驻。”见到天皇生前爱物回忆其生前度过的日夜,光明皇后写下了对圣武天皇的悼念和对亡夫的思念。目录最后记为“追感疇昔、触目崩摧”,以至哀恸不已。

image_structure_chap02_item01绀夹缬絁几褥,奈良时代,8世纪,正仓院宝物

这次的正仓院特别展还展出了数量众多的染织品。正仓院的染织品和东京国立博物馆中法隆寺馆内珍藏的法隆寺献纳宝物,作为世界最早的传世品而广为人知。东大寺的开眼法会和圣武天皇的一周年祭典中使用了大量的经幡、天盖等染织品,仪式之后被奉纳进东大寺作为正仓院宝物流传至今。另外,这次还难得一见地展示了若干香木。佛教法事经常会用到贵重的香料对佛像进行供养。正仓院的代表香木、号称“天下第一名香”的日本国宝黄熟香(兰奢待)也在东京展出。这一巨型沉香产自越南、老挝一带山区,作为雅名的“兰奢待”(蘭奢待)中隐藏着“东”“大”“寺”三个字。它作为名香被珍重,足利义政、织田信长与明治天皇都曾切下过一些,并在香木的切口留下三张签条。在日本,平安时代之后香料开始在贵族中运用,盛唐之风成为日本上流社会的一种风尚。据说,这一沉香最近的一次使用是在明治时代的法事之中,依照当时的记载沉香仍旧散发着浓郁的香味。除了黄熟香之外,还介绍了名香沉水香、炭盆和熏炉等相关器物。

image_structure_chap02_item02《墨画佛像》,奈良时代,8世纪,正仓院宝物

image_structure_chap03_item01image_structure_chap03_item02黄熟香(兰奢待),东南亚,正仓院宝物

正仓院是古代乐器的宝库,共收藏有18种约75件唐代乐器文物,其中螺钿紫檀五弦琵琶作为现存的唯一五弦琵琶实物,是研究唐代乐器的珍贵资料。梨形直颈,置五弦,设有品相。形体隽朗挺拔,端庄秀丽。琵琶的腹板、额面、转手、琴头处分别施有螺钿装饰。面板中下部的玳瑁组成了五弦琵琶正面的主要装饰,镶嵌有骆驼载胡人弹奏琵琶的图像,具有浓郁的西域风格;背面以螺钿饰有大宝相花、含绥鸟、飞云等纹样,历经千年仍保留着极其规整的形态和晶莹剔透的质感。依照形象进行精妙的切割之后,还会用“毛雕”技法在上面剔刻出暗纹,在光线的照射之下五彩缤纷,闪烁变幻绚丽异常;在不同角度观看,折射出不同的亮度,让图案更加立体,栩栩如生。人物上方以螺钿为骨作盛开的树形,五只祥鸟绕树飞翔,让人感到琴声统领整个画面,构成动静结合的美妙意境。一千多年来,这件乐器至今保存完好,琵琶声似乎也沿着丝绸之路跨越千年来到遥远的展场。

image_structure_chap04_item01螺钿紫檀五弦琵琶,唐代,8世纪,正仓院宝物

 

640-21“正仓院的世界——皇室守护传承之美”展览现场的琵琶和阮咸,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本次展览试图用各种无声的器物来述说过去。伎乐面的展示让人遥想起那个时代交替更迭中上演的兴衰故事。伎乐又被称为吴乐,是在飞鸟时代从中国南部(吴)经由朝鲜半岛传播至日本的一种无台词的音乐剧。除去正在展示中的醉胡王等伎乐面,观众同时还可以去旁边的法隆寺宝物馆观看收藏于此的伎乐面具。宝物馆保管的33张面具中,有31张为伎乐面具。伎乐流行于7-8世纪左右,但是至镰仓时代已经完全消失,因此难以了解其详情。现在仅有这些面具存世。而宝物馆所藏面具中的半数以上均可追溯至7世纪,造型优美,是日本最古老的面具,具有非常珍贵的历史价值。

屏幕快照 2019-10-29 上午10.46.37左:伎乐面具·醉胡王,奈良时代,宝龟9年(778),正仓院宝物
右:重要文化财产:伎乐面具·醉胡王,飞鸟-奈良时代(7-8世纪),东京国立博物馆

为了向未来传递这些重要的文化遗产,正仓院现在仍在持续进行着保存修复的工作。这次展厅内还专程再现原尺寸大小的正仓院宝库,让观众亲身体验和感受到正仓院的宏大规模。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是奈良最为干燥凉爽的时候。每年此时,正仓院都会举行庄重盛大的“开封之仪”,悉心清点这些稀世珍宝,并晾晒保养——这个传统也一直延续至今日。正装十四人天皇敇使行列,缓缓走向正仓,行列中第三名天皇敇使将双手举奉天皇之谕,开封宝库。每年参与检查封装工作的人员共计数百人,专家会从《东大寺献物帐》开始检查宝物,检查完毕后,才能将宝物交付给展览主办方博物馆。而所有清点、曝晾工作,工作人员们会在两周内的展览期间全部完成。

image_structure_chap06_item01image_structure_chap06_item02上:正仓院裂纹圣语藏经卷修理风景照片,大正4年(1915年)左右,宫内厅正仓院事务所
下:正仓院宝物修理图,稻垣兰圃作,明治22年(1889),东京国立博物馆

正仓院的珍贵,不仅仅在于它保存了时所罕见数量的稀世珍宝,还在于它为我们详尽地展现着唐代抑或奈良时代的人们日常生活的细节状态和衣食住行,使我们的想象不至于枯竭到对着零碎的标本苦苦思索:唐人如何置办屋里家具,各个场合穿什么样的衣服,日常生活中都有哪些用品,甚至用哪些娱乐活动来消磨时光……正仓院里的唐朝,不仅仅是锦衣玉食的有皇室风范,也有着亲近平实的烟火人间。(撰文/王梦石)

*如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由Art Exhibition Japan提供

蓬皮杜艺术中心再启“全球都市”#2:中国艺术家群体加入“反思人类”的多维对话

“全球都市” (Cosmopolis)#2:《反思人类》(Repenser l’humain) 10月23日在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拉开序幕。“全球都市”是由蓬皮杜策展人凯瑟琳·威尔(Kathryn Weir)在2016年创立的一个以研究性艺术、跨学科、集体创作为中心的平台。通过艺术驻留、展览、座谈和对话、出版等形式, “全球都市”以近年来在文化艺术领域逐渐回归到聚光灯下的“世界主义”视角来探究知识的生产和交换。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