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卢浮宫“达·芬奇”大展开幕,10年研究破解达·芬奇何以成为天才?仍留1个未解悬念

Oct 29, 2019   TANC

640卢浮宫达芬奇大展现场,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卢浮宫为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而举办的秋季大展,注定将在“最热门”研究型展览中独树一帜。有些人认为,卢浮宫除了另辟蹊径外别无他选,因为被认为由达·芬奇亲笔完成全幅的作品(autograph)实属稀世(卢浮宫以外的专家认为有15至17幅),而借展的协商难度和复杂性同样很高。“我们知道这会很困难”,展览的策展人文森特·德利奥凡(Vincent Delieuvin,卢浮宫油画部)和路易·弗兰克(Louis Frank,卢浮宫版画与素描部)在接受《艺术新闻》国际版的采访时表示。德利奥凡说道:“卢浮宫(的藏品)中有5幅达芬奇油画,不过到后来,界内同行都慷慨相助,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有能力通过很好的方式去研究和展现(达·芬奇)。”

640 (1)莱奥纳多·达·芬奇,《美丽的费隆妮叶夫人》(La Belle Ferronnière),1490-1496年

最终,展览呈现了约160件来自最负盛名的欧美艺术机构的达·芬奇油画、素描、手稿、雕塑及其他艺术品,勾勒出达·芬奇作为画家的整个职业生涯。展出的9件达·芬奇油画中《岩间圣母》(La Vierge aux rochers)《美丽的费隆妮叶夫人》(La Belle Ferronnière)《施洗者圣约翰》(Saint Jean-Baptiste)和《圣母子与圣安妮》(La Sainte Anne)4幅油画来自卢浮宫馆藏。此外还有来自梵蒂冈博物馆的《圣杰罗姆》(St Jerome)、来自俄罗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柏诺瓦的圣母》(Benois Madonna)、来自米兰安布罗西亚纳图书馆的《音乐家肖像》(Le Musicien)和来自意大利帕尔马国家美术馆的《女子头像》(La Scapiliata)。

640 (2)莱奥纳多·达·芬奇,《女子头像》(La Scapiliata),1501-1510年

大量绘画(包括卢浮宫馆藏22幅)和近120幅来自欧洲和美国著名博物馆和收藏机构的相关作品同样令人印象深刻。为展览精心设计的建筑和空间布局是对严肃学术的致敬,这显然是展览的核心。展览试图传达达·芬奇置绘画于其他一切活动之上,他对世间万物的探究——他将其称为“绘画的科学”——最终是为了艺术的目的,他追求笔下万物栩栩如生。

640 (3)莱奥纳多·达·芬奇,《安吉里亚战役的士兵头像习作》(Étude de gure pour la Bataille d’Anghiari),1504年

多年蝉联全球参观人数最多的博物馆卢浮宫考虑到众多慕名前来观赏达·芬奇杰作《蒙娜丽莎》的广大观众,未将该作品放入此次展览路线中。《蒙娜丽莎》保持在原展厅(Salle des États),而此前10个月,博物馆对该展厅进行了整改,以确保大客流时人人都能一睹名作。此外,与展览同时揭幕的还有卢浮宫与HTC Vive Arts合作带来的、融入了最新研究成果的虚拟现实作品《蒙娜丽莎:穿越玻璃罩》(Mona Lisa:Beyond the Glass)。

640 (8)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在翻新的原展厅(Salle des États)中

640 (5)《蒙娜丽莎:穿越玻璃罩》(Mona Lisa:Beyond the Glass)

十年筹备:艺术史与科学研究并行

事实上,本次展览在10年前规划之初,并没计划朝着“热门大展”的方向发展。“我们在起初没有任何先入之见”,德利奥凡说道,“我们对之前人们讨论过的内容并不是那么在意,只是希望更加精确,更接近历史和事实。”开始时,本次展览的两位策展人弗兰克和德利奥凡打算用传统的编年方式来组织展览思路。“我们曾执著于坚持经典的书写达·芬奇的方法,譬如根据他所生活过的地方来划分其艺术生涯中的不同时期,但如今我们早已不那样认为。例如,人们都说他在到达米兰后改变了自己的风格,这一观点其实并不属实。”最终他们将本次展览分为4个主要部分,介绍达·芬奇在创作生涯中艺术风格演变的几个重要阶段。

640 (4)弗朗西斯科·梅尔齐,《达芬奇肖像》(Portrait de Léonard de Vinci),1515-1518年

为建立起牢固的历史框架,展览策展人之一,同时也是语文学家(philologist)的弗兰克在过去10年间埋头于档案,以大量的档案和文献研究为基础,完成了对瓦萨里16世纪中期《达·芬奇的一生》(Vie de Léonard de Vinci de Giorgio Vasari)的法文新译本、介绍和注释。随之而来的,是一些世纪“谎言”被揭穿,其中不乏有些著名论述,曾塑造了我们对达·芬奇艺术生涯和创作方法的理解与认知。

屏幕快照 2019-10-29 上午10.18.13640 (6)左:《柏诺瓦的圣母》(Benois Madonna)的红外线图像;右:《蒙娜丽莎》(Mona Lisa)的红外线图像;下:红外线反射成像技术制作的摄影图像展览现场,其展现了绘画和素描的层次以及艺术家的创作过程。图片来源:Dmitry Kostyuko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展览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坚实基础则是科学。卢浮宫对达·芬奇的存世作品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开创性调查:例如,使用了新类型的X光以研究每种颜料及其涂层中的化学元素,从而分析达·芬奇创作时的步骤与顺序。此外,展览也将展示与原作实际尺寸相同的红外线成像,包括部分不参展的名作。这些科学研究项目和成果也将通过公众教育活动,例如探讨尚未公布《蒙娜丽莎》的科学探测结果。原作的复制品也同样被检测,以探索在何种情况下助手或学生会复制作品,以及达·芬奇本人是否曾参与其中。

四个面向:达·芬奇何以成为天才?

640 (9)展览的开端部分陈列着安德烈·德尔·韦罗基奥的作品《基督和圣托马斯》(Christ and St Thomas,1467-1483年)。达芬奇曾师从韦罗基奥。

640 (7)达·芬奇”学徒”时期的作品《坐态人物的褶皱垂布》(Drapery for a Seated Figure,约1470年)

展览第一部分围绕“光线、阴影与浮雕”(Ombre Lumière Relief)展开。重要作品包括安德烈·德尔·委罗基奥(Andrea del Verrocchio)创作于1467至1483年间,位于佛罗伦萨圣弥额尔教堂的雕塑《基督和圣托马斯》(Christ and St Thomas)。彼时,达·芬奇在委罗基奥的工作室做学徒,向他学习技艺。卢浮宫收藏的达·芬奇学徒时期关于褶皱垂布的手稿展现了他掌握的光影表现,从而模仿出光线在青铜表面逐渐移动的效果。达·芬奇的创作风格在15世纪70年代末发生了首次转变,展览以他的圣母作品及草稿为主线进行分析。

640 (10)莱奥纳多·达·芬奇,《持水果碗的圣母习作》(Madone aux fruits),约1478年

第二部分的主题是“自由”(Liberté)。在这一阶段,如德利奥凡所说,达·芬奇并没有将解剖学视为首要重点。他寻求的是运动与生命的感觉,即使这可能意味着违背解剖学的基础。通过研究习作《圣母子与猫》(Madonna of the Cat)和收藏于俄罗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柏诺瓦的圣母》(Benois Madonna),该部分记录了达·芬奇思想的自由转变,同时也透露出他会耗费多长时间对一幅作品日臻完善。展出的还有梵蒂冈博物馆的《圣杰罗姆》(St Jerome)、卢浮宫收藏的《岩间圣母》以及一些达·芬奇在米兰创作的肖像画。

640 (11)卢浮宫馆藏达芬奇作品《岩间圣母》(La Vierge aux rochers)在展览现场,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在这一时期最后,达·芬奇开始为他的艺术寻求一种更科学的基础——“对自然万物的整体研究”。因此,展览的第三部分围绕“科学”(Science)主题展开,将展现法兰西学会(Institut de France)收藏的全部14幅手稿,以及大英图书馆藏《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和《阿伦德尔手稿》(Codex Arundel)的内页。不过,展览试图说明的是,对科学的理解并不是最终目的,正如德利奥凡表示,达·芬奇方法的“非凡而原创性”之处在于“他心中有所画之物,只是需要理解事物运转的方式。”

屏幕快照 2019-10-29 上午10.20.12左:头骨研究,附达芬奇独特的手写文字;右:头骨研究,评论家称“这些画出来的图像既精确又富有诗意,”。图片来源:Dmitry Kostyuko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640 (12)莱奥纳多·达·芬奇,《伯利恒之星、牛蒡和大戟》(Étoile de Bethléem, Anémone des bois, Euphorbe Petite Éclaire),1505-1510年

第四部分则简单以“生活”(Vie)为主题。在这一时期,达·芬奇开始描绘周遭的一切。该部分将展出几幅他的主要杰作,以《最后的晚餐》(The Last Supper)为始(本次展示1506年马可·达·奥乔诺的摹本,这也是最接近原作的一幅)。以往人们会认为,达·芬奇的存世作品如此之少,是因为他被层出不穷的新想法不断影响着,但这一观点在这里也受了挑战。恰恰相反,“行动胜于观念”,德利奥凡表示,这也是展览将带我们踏上的旅程。达·芬奇在创作时花大量时间煞费苦心地改进作品,一层层运用晕涂法(sfumato)——为阴影画出氤氲的质感,使其作品是如此神秘而又充满生命力。展出画作包括来自温莎城堡英国皇家收藏的《最后的晚餐》草图、《伊莎贝拉·黛丝恬》(Isabella D’Este)肖像、《蒙娜丽莎》草稿与原作的红外线成像、《丽达与天鹅》(Leda,与同主题的古代雕塑并列展出,以揭示达·芬奇对母题的再创),以及《施洗者圣约翰》。

640 (13)640 (14)上:莱奥纳多·达·芬奇,《伊莎贝拉·黛丝恬》肖像,1499-1500年
下:莱奥纳多·达·芬奇,《施洗者圣约翰》,1513-1516年

德利奥凡说:“展览四个部分的划分相对个人化,我们希望展示达·芬奇非凡的艺术演进之路,以及他何以成为天才”,最终,“我们会知道,达·芬奇的传世之作如此稀少,是由于他绘画的方式。”

一个始终未解的悬念:《救世主》会出现吗?

此次卢浮宫达·芬奇大展的展借行动早在2015年就已经启动,然而过程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波折。相较于长达10年的展览筹备时间,临开展仍有“明星”展品悬而未决,实属罕见。其中最受关注的,无疑是在2017年的纽约佳士得作为达·芬奇真迹以4.5亿美元的高价成交、创下有史以来最贵艺术品的纪录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

640 (16)莱奥纳多·达·芬奇,《救世主》(Salvator Mundi),图片来源:佳士得

在展览开幕的首日,观众并未在展厅中见到《救世主》真迹,但这并不意味着《救世主》就将缺席本次展览。根据本文写作时的最新进展,卢浮宫仍在积极进行借展沟通。策展人德利奥凡表示:“我们仍希望在展览中呈现《救世主》,目前看来仍有可能性。”卢浮宫发言人称,若在展览开幕后能就借展达成一致,策展人也愿意重新安排展览以容纳《救世主》。

640 (15)卢浮宫达·芬奇展的作品布局方案© The Art Newspaper

根据《艺术新闻》国际版公布的此次展览作品布局方案,《救世主》被安排在了聚集达·芬奇成熟时期作品的展览第四部分”生活“,与卢浮宫的《圣母子与圣安妮》和英国国家美术馆的《圣母子与圣安妮》草稿一起展出,与展示德甘纳(原为De Ganay collection收藏)版《救世主》和两幅来自英国皇家收藏的《救世主》人物衣袖草稿相邻。

640 (17)展览现场德甘纳版《救世主》和两幅来自英国皇家收藏的《救世主》人物衣袖草稿,图片来源:CNN

因《救世主》始终未确认是否展出,卢浮宫特意准备了2个展览图录方案。在收录《救世主》的版本中,卢浮宫以”据传“(attributed to)达·芬奇创作,来表示创作者身份。此外,卢浮宫还为这幅作品新定了创作年份1505至1515年。此前它曾被认为是与《圣母子与圣安妮》(1503-1509年)和遗失的作品《安吉亚里之战》同一时期的作品。诚然,如果《救世主》能够和其他真迹一同现身此次展览,向世人揭开它的神秘面纱,那无论对观众还是学者来说,这都无疑是一次重要而难得的机会。

640 (18)脆弱的《维特鲁威人》在意大利法院允许其旅行后终于抵达巴黎。图片来源:Dmitry Kostyuko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另一件达·芬奇名作、藏于威尼斯学院美术的《维特鲁威人》(Vitruvian Man)因其性质非常脆弱,每隔6年才能展出几周,在漫长的借展拉锯战中引发了法国和意大利之间多伦的外交风波,最终于开展前一周确认展出。

面对重重困难,德利奥凡表示,“借展可能是此次最复杂的难题之一但我们并未因此而丧气。”他表示:“如果别人向卢浮宫借展达·芬奇的作品,我们(从自身立场出发)都会声明《蒙娜丽莎》《岩间圣母》和《圣母子与圣安妮》是不能借展的;同时《伊莎贝拉·黛丝恬》也不能巡展”,他补充说,“处于脱欧的英国是卢浮宫此次最重要的借展方。”(文/Alison Cole, Cristina Ruiz, Vincent Noce编译/王婧思、童亚琦)

*若无特殊标注
本文图片由卢浮宫提供

莱奥纳多·达·芬奇
卢浮宫,巴黎
2019年10月24日至2020年2月24日

星辰、山谷与数据宇宙:瑞士高级制表品牌爱彼的艺术世界

瑞士高级制表品牌爱彼(Audemars Piguet)的全新展览“表艺之上”(Beyond Watchmaking)正在日本东京中城举办。本次展览由设计师马修·雷汉尼尔(Mathieu Lehanneur)策划,展出了艺术家池田亮司、亚历山大·乔利(Alexandre Joly)和丹·霍兹沃斯(Dan Holdsworth)的艺术委托创作。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