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KAWS不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现在,反方意见来了!

Jun 23, 2019   TANC

也不过就是一个平凡的早晨。
然而平凡的表象之下,却是暗潮涌动……

IMG_4606

这可能是100米男子短跑决赛。
为了荣誉而最后冲刺,手机飞了也在所不辞……
一心只为抵达梦想的终点。
穿越层层障碍,从千军万马中突围……

IMG_4607

看到了这一幕,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最近看过的电影。
莫非……这其实是一辆开往釜山的列车?

IMG_4608
丧尸惊悚电影《釜山行》(A Train to Busan,2016年)。图片来源:《釜山行》

不,并不是。
只是……
KAWS x 优衣库 联名系列发布了

IMG_4609

KAWS x 优衣库 2019夏季款联名系列,部分款式。图片来源:KAWS

近日,KAWS与优衣库(Uniqlo)2019夏季联名系列开售,引发万人在线上商城及线下实体店的疯狂抢购。2019年似乎可以算是当之无愧的“KAWS年”,KAWS热潮一度席卷各类网络社交平台。继“KAWS:假日”(KAWS: Holiday)巡回展览亮相台北与香港之后,在4月1日的香港苏富比“NIGOLDENEYE® Vol. 1”晚间拍卖中,KAWS画作《KAWS专辑》(The KAWS Album,2005年)更是以1.16亿港元(约合1480万美元)的成交价,一举创下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也是其作品首次在拍卖中过亿港元。而在此后的纽约春拍中,KAWS作品亦持续拍得高价。

艺术市场评论人、《艺术新闻/国际版》撰稿人 Anny Shaw 曾于今年4月发表评论文章《为什么KAWS不能算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对KAWS目前火热的市场现象以及《KAWS专辑》在香港苏富比创下1.16亿港元之记录发表了自己的批评意见。

IMG_4610

Anny Shaw
艺术市场评论人,《艺术新闻/国际版》撰稿人

核 心 观 点

1、 KAWS的创作一味追求商业成就而疏于创作理念上的突破与创新,周而复始,为了迎合亿万富翁藏家的口味。我们应当重新衡量其作品的艺术价值。

2、 马塞尔·杜尚、安迪·沃霍尔、谢丽·列文、莎拉·卢卡斯……这些是曾经真正向精英阶层以及资产阶级美学与观念价值模式宣战的艺术家,然而KAWS并不属于这一类。

3、 KAWS 只是“潮流艺术家”,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

相关阅读:
《为什么KAWS不能算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

而近日,洛杉矶艺术评论人 Brent Lewis 亦发表了文章《为什么KAWS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对Anny Shaw的观点进行了回击。

IMG_4611

Brent Lewis
艺术评论人、设计专家

核 心 观 点

1、  KAWS创造出一种稳定的、可转换的,具有极高辨识度、个人风格及影响力的视觉语言。其作品带有清晰的自我指涉性,且充斥着各种方式的挪用,这些都为其注入了流行文化的精髓。

2、  KAWS以平民主义的方式在创作,通过不同价位与类别的作品,以其特有的方式反抗精英主义的审美价值观,并通过巨大的产量削弱了艺术市场本身的一些中心原则。

3、  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KAWS成功地牢牢吸引了年轻一代群体的注意力。其粉丝具有多元化、全球化,且未来化的特点。

《艺术新闻》近期发布了一篇文章,题为《为什么KAWS不能算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我本以为会在文章中读到有关KAWS在全球艺术市场中地位的典型讨论, 没想到读到的却是作者对于其复杂而引人瞩目的创造力的冷嘲热讽。

KAWS于二十多年前开始了他的创作生涯,并凭借着一系列的玩具收藏品、物件、平面作品、大型雕塑及装置而获得了国际声誉。他的作品被广泛展出、大量出版,同时获得了极高的媒体曝光度。他在一级市场及零售市场中取得了成功,而其创作于2005年的画作《KAWS专辑》在今年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中以1480万美元(约合1.16亿港元)成交,更是将他的二级市场推上了新的巅峰。

IMG_46124月1日,香港苏富比“NIGOLDENEYE® Vol. 1”晚间拍卖中,KAWS作品《KAWS专辑》(The KAWS Album, 2005)以1亿港元落槌,加佣金为1.15966亿港元(合约1480万美元),超过估价15倍,大幅创下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图片来源:苏富比

从最明显的方面开始,假如我们要讨论KAWS或其他任何一位艺术家作品的艺术完整性,那么我们就别讨论市场了,尤其是那些支持或是不支持他市场的人。

KAWS创造出了某种非凡的东西:一种稳定的、可转换的,具有极高辨识度、个人风格及影响力的视觉语言。他的作品带有清晰的自我指涉性,且充斥着各种方式的挪用,这些都为其注入了流行文化的精髓。

我们所讨论的到底是“KAWS是否为一位艺术家”,还是“KAWS是否为一位优秀的艺术家”?然而,几乎无论以何种标准来衡量,KAWS都极为成功。无论他是不是一位艺术家,无论他的“职业”到底是什么,他都做得很好。他显然早已不能再如从前那样被称为“产品设计师”,当然,他好像从来也都不适合这个称呼。假若你觉得称他为“街头/潮流艺术家”更为贴切的话,那么“街头/潮流艺术家”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呢?正如文中提到的,KAWS已经很多年没有像从前那样在纽约街头悄悄替换公交车站的广告海报了。

IMG_4613

最早作为街头涂鸦艺术家的KAWS,于1990年代的纽约常常在深夜悄悄卸下大街小巷的广告牌,为上面的模特画上卡通脸和其标志性的“XX眼”,并在天亮前将它们装回原处。这些融合了商业广告与其个人艺术创想的“广告涂鸦”,引起了商家的关注。之后,一些品牌亦陆续开始与KAWS的合作,极具辨识度的双X骷髅人物形象便正式出现在一些商家的海报中。图片来源:Pinterest

IMG_4614

KAWS于纽约街头将公交站的广告海报换成自己的创作。

在文章《为什么KAWS不能算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中,作者罗列出了若干“曾经真正向精英阶层以及资产阶级美学与观念价值模式宣战的艺术家”,他们包括马塞尔·杜尚、安迪·沃霍尔、谢丽·列文、莎拉·卢卡斯……这是个不错的名单。然而,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中,对于那些充满活力与激情,且以全新的方式交流、交易以及收藏艺术品的年轻群体来说,哪些艺术家得以成功地捕捉到他们的注意力?KAWS算其中一个吗?当然,他是这其中最为成功的案例之一。我们可以认为,正是通过这些创作,KAWS更多地以其特有的方式反对精英主义的审美价值观,并通过巨大的产量削弱了艺术市场本身的一些中心原则(一件“玩具”如今被当作艺术品来收藏)。虽然艺术市场对其作品的需求量在不断增加,但他还是持续在生产、发行更为平价的收藏品,以面向更多的中产阶级买家。

IMG_4615据Artprice拍卖数据统计,拍卖市场中KAWS雕塑/玩偶的价格区间从千元人民币至千万元人民币不等,且版数各异。而目前成交价最高的KAWS雕塑作品为创作于2014年的《Clean Slate》,该作品为3个版本中的第1版,整体尺寸达749.9 x 549.9 x 549.9厘米,2018年11月于纽约富艺斯以199.5万美元(约合1384.36万元人民币)成交。图片来源:富艺斯

IMG_4616KAWS于“KAWS:始于终点”(KAWS: Where the End Starts) 展览期间发售的“同伴”(Companion) 系列玩偶,版数不限,单个售价为1599元人民币。在一级与二级艺术市场之外,KAWS一直以来持续生产、发布平价玩偶收藏品,引发众多关注。图片来源:Hypebeast

我们也可以认为,KAWS是以平民主义的方式在创作(其作品的各种尺寸大小适合各类人群)。我们的确可以以“产品”的语境来讨论KAWS,但我们同时也会发现他的创作也在玩转“产品”的传统定义。尺寸重要吗?假如那是一个钥匙扣?假如那是一个同样的造型被放大400倍?一件300英尺高的作品还能被认为是玩具吗?独一无二,或是拥有500个版本,在商店销售,或是在画廊销售,亦或是在线上销售,这件作品的定义会改变吗?这一切有什么重要的?KAWS拥有他的受众群体:多元化且国际化的受众群体。假如KAWS停止制作平价作品转而专心为画廊创作标价百万美元的独版雕塑或绘画,这样会更好吗?——他当然可以这样:并且,这些作品同样也会售罄。

IMG_4617

IMG_4618

IMG_4619

从KAWS重要收藏家Ronnie K. Pirovino的收藏系列中,便可以看出其作品尺寸与类型的多样性。图片来源:Pirovino KAWS Collection,Hypebeast,摄影: Brandon Shigeta

作者在《为什么KAWS不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中调侃了KAWS在拍卖之后的Instagram声明:“我是否认为我的作品应该卖这么贵?不。我今天早上是否还是一如既往地按时来到了工作室?是。我明天还会这样做吗?会。”如果这有什么可调侃的,也许作者更应该批判Instagram本身,它令大家想要读懂别人真正的想法变得多么地困难。文章中暗示了KAWS的创作周期完全是对于亿万富翁的追逐。然而,KAWS之所以成为了KAWS,并不是因为他为亿万富翁们创作作品。就算他是,但这重要吗?

IMG_4620在《KAWS专辑》以1.16亿港元创下艺术家个人拍卖记录的第二天,KAWS在Instagram上写道:“多么奇怪的一个早晨……我是否认为我的作品应该卖这么贵?不。我今天早上是否还是一如既往地按时来到了工作室?是。我明天还会这样做吗?会。祝大家愉快!” 图片来源:Instagram

如果艺术是一种表达与沟通的形式,那么它便会带有与生俱来的观众。而KAWS,通过其勤奋而精心发展的职业生涯,积累了一众能够与其远大抱负相匹配的受众与粉丝——多元化、全球化,且未来化。他与其他人一样都是艺术家,并且我认为,他是伟大的。(撰文/Brent Lewis,编译/夏寒)

IMG_4621

石墙运动50周年,酷儿风暴再袭艺术世界

2019年时值石墙事件50周年,数百万人在6月涌向纽约街头,参加纽约骄傲(NYC Pride)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