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在大英博物馆看《呐喊》与蒙克的爱与虑:被撕碎的灵魂游荡了一个世纪

May 24, 2019   TANC

50爱德华·蒙克 Edvard Munch

大英博物馆展览“爱德华·蒙克:爱与虑”(Edvard Munch: Love and Angst)已于4月11日开幕,聚焦挪威著名艺术家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1863-1944)的版画作品。蒙克的版画创作是具有实验性和创新性的,通过各种技巧唤起各种人物情感和情绪——悲伤、忧虑、嫉妒、渴望等。其1893年所作《呐喊》(The Scream)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尤其在当代社会演变成为特定的视觉文化表征。同期,蒙克的作品首次在俄罗斯进行展出。莫斯科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State Tretyakov Gallery)的爱德华·蒙克回顾展围绕“蒙克与陀思妥耶夫斯基“(Munch and Dostoevsky)主题,表现蒙克创作中所受到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著作的影响。

被撕碎的灵魂

蒙克革命性的艺术成就离不开其背后所记录的艺术体验,他在创作中为情感表达打开新的通道。1892年,他画下《日落下的黯然:绝望》(Sick Mood at Sunset: Despair),画面中是一个男人倚靠在一座桥的木栏杆上,眺望着蓝黑色的峡湾,深黄的天空上布满了火红的云霞;另外两个人走在木板路上,留下他独自一人陷入沉思。这些形象与《呐喊》中极为相似,这两幅画都描绘了一种真实的体验,一种情感得以揭露的瞬间。这或许是一种艺术的狂喜,如同布莱克和柯勒律治等浪漫主义诗人的幻想,也或许已经是蒙克精神病症的体现。1908年,蒙克记录下日落时分与两个朋友在克里斯蒂安尼亚(Kristiania,奥斯陆的旧称)附近散步的经过,他写道,“生活撕碎了我的灵魂”。51

爱德华·蒙克,《日落下的黯然:绝望》(Sick Mood at Sunset:Despair),布面油画,1892年

Photograph: Thielska Galleriet / Tord Lund

蒙克1863年出生于挪威埃尔沃吕姆(Ådalsbruk),在克里斯蒂安尼亚长大,家中过着清教徒式的生活,而伴随他成长的是贫穷、疾病与死亡。他的第一幅画作《病中的孩子》(The Sick Child)回忆了他目睹姐姐死去的场景。青年的蒙克则饱受疾病与酗酒的困扰,作品频繁遭拒,在与未婚妻的争执中遭受枪击。因此,当他看着那一晚的日落,他看见天空被红色的云层劈开,看见现实的撕裂,如同原子弹爆炸一般,残酷又剧烈:“然后,似乎一把燃烧的血剑划破了穹顶,漫天火焰把天空染成血红色……血红色的尖叫声一路蔓延到栏杆上,朋友的脸变成刺眼的黄白色……”这是他画下《日落下的黯然:绝望》的心境。我们从画中看见情感的外露、看见他的绝望,但这种绝望不属于我们自己。我们如同哈姆雷特的观众,参与到他的悲剧之中,但又置身事外。

52

爱德华·蒙克,《骷髅手臂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Skeleton Arm),1895年

53

“爱德华·蒙克:爱与虑”展览现场

一年后的1893年,他创作了前两个版本的《呐喊》,即蛋彩画与纸板蜡笔画,分别藏于挪威国家美术馆(Nasjonalgalleriet)和蒙克博物馆。在这两幅画中,他将噩梦般的日落简化为流动的色块和色带,而这次的画面中没有了沉思的男人,只有身份不明的某个人物,甚至可能是幽灵或鬼魂。它的面部特征被简化,只剩下漫画般惊恐又讽刺的表情,它没有看向诡谲的天空,而是直视着我们。蒙克剔除了这一形象的身份特性,因而任何人都可以将自己代入其中,成为画中的人物本身。

54

爱德华·蒙克,《呐喊》,蛋彩画,1893年

Photograph: Nasjonalmuseet / Høstland, Børre

画面中的这个形象看起来像在尖叫,而在蒙克看来,这一举动是对他所听到的尖叫声的回应。尖叫声是源自外界。蒙克坚称,当他凝视着如火般的日落,他听到一声尖叫刺穿天空和峡湾:“我的确听到了一声呐喊,然后我画下了《呐喊》。”蒙克的意象表达了他听到的尖叫声,他看到的光的摇晃、颜色的变形。这是感觉联觉的体现,蒙克正在经历一种超验与幻想的体验。这是极其危险的信号,表明他正不断走向精神的崩溃边缘,他也因此最终不得不住院接受治疗。在《呐喊》中,蒙克借由一个极具代入感的人物形象提供了一种纯粹的感官体验,让我们得以置身于同样的状态。

55

“爱德华·蒙克:爱与虑”展览现场

爱德华·蒙克,《呐喊》,石版画,1895年

对于当下我们所感受到的焦虑而言,《呐喊》不仅是对于情绪的承载,也是一种解救。它提供了将我们从政治、金钱与工作带来的庸碌和折磨中得以释放的途径,在工业与资本社会的冷酷中令我们再度感受到极致的疯狂,这正是最伟大的现代艺术的真正目的。《呐喊》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引起共鸣,但正是因为蒙克勇敢地审视其背后的内容,使他成为现代艺术家中最敏锐、最具洞见性的人物之一,使《呐喊》具备了超越时代的意义。

不只是《呐喊》

此次大英博物馆在蒙克回顾展中展出1895年黑白版画《呐喊》,而在《呐喊》以外,展览致力于探索其作品背后的艺术理念及版画技巧。策展人朱利亚·巴特鲁姆(Giulia Bartrum)表示,希望观众可以在这幅名画之外关注到更多。“我们将《呐喊》的语境还原,向观众展示蒙克是谁、他是怎样的人、他想要做什么。而《呐喊》只是这一系列作品中的一件。

56
“爱德华·蒙克:爱与虑”展览现场

展览由奥斯陆蒙克博物馆合作举办,展出80余件作品,多数为版画,针对蒙克“生命的饰带”(The Frieze of Life)系列进行主题展示,揭露人类情感演变的循环往复——爱和欲望、嫉妒、孤独、焦虑、悲伤和死亡。展览罕见展出蒙克所用于制作版画的底板,包括平版、铜版和木版。“此次展出将揭示蒙克作品背后高超的版画技巧和对于的色彩巧妙运用。巴特鲁姆说道。

57
“爱德华·蒙克:爱与虑”展览现场

巴特鲁姆还表示,展出的真迹作品规模盛大,将给观众带来极大的震撼。“例如有一幅作品描绘了一个名叫“罪”(Sin)的女人,画面中红头发、绿眼睛的形象看起来十分可怕,这幅作品会比想象中大得多,非常引人注目。”展馆外设有《呐喊》的形象供观众合影自拍,巴特鲁姆说:“我不希望大家不去欣赏作品,而只是不停地拍照。”

58

爱德华·蒙克,《红头发和绿眼睛的女人:罪》(Woman with Red Hair and Green Eyes. The Sin),彩色石版画,1902年

© Munch Museum, Oslo

展览中还将同时展出佐证作品中画面的各类物件:《呐喊》的场景所在地埃克伯格(Ekeberg)的照片; 常见于北欧的独特红色云层的影像,这可能是蒙克作品中天空的灵感来源; 以及与1982年的《绝望》(Despair)有密切联系的一副草图。在《呐喊》之外,巴特鲁姆认为,《病中的孩子》(The Sick Child)是蒙克创作状态极佳的体现,“蒙克再现了13岁时目睹姐姐死于肺结核的记忆。画面中的女孩靠在白色的枕头上,蒙克让自己沉浸于这样的回忆中,仿佛也逐渐被湮没。”

59

“爱德华·蒙克:爱与虑”展览现场

此外,展览中将合璧展出蒙克与未婚妻图拉·拉尔森(Tulla Larsen)的肖像画。蒙克在与拉尔森热恋期间完成了这幅画作,1902年两人产生争执致使蒙克左手中弹,在这之后蒙克将这幅肖像画分成了两半。此次两部分作品得以并排展出,这是蒙克陷入充满暴力和戏剧性的生活困境的关键体现。巴特鲁姆希望观众能看到作品的重要性,在她看来,蒙克与女性的关系非常复杂,他对于女性存在生理上的抗拒,他的紧张与恐惧也许是来源于他的精神疾病,而最令他感受到痛苦与折磨的便是拉尔森。

60

“爱德华·蒙克:爱与虑”展览现场

左:爱德华·蒙克,《与图拉·图尔森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Tulla Larsen),约1905年

流行文化中的《呐喊》

展览开幕之前,《卫报》就曾发表专题文章,《呐喊如何成为我们政治时代的终极影像》(How The Scream became the ultimate image for our political age),评论人乔纳森·琼斯(Jonathan Jones)描绘了《呐喊》的缘起及对当代文化的深刻影响,从1893年的原作,到今天的恐怖片、表情包等大众文化表征。漫画家彼得·布鲁克斯(Peter Brookes)用《呐喊》来总结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时许多人的感受,他如此描绘特朗普的就职典礼:人群中的每个人都变成了《呐喊》中幽灵般的形象。他们身着黑色工作服,双手拂着凹陷的面颊,不约而同地颤动着。

61

彼得·布鲁克斯,《呐喊》,水彩,2017年

并不只有专业的漫画家可以用《呐喊》来表达自己。Emoji表情符号“惊恐地尖叫”(Face Screaming in Fear)简洁地概括出了蒙克画中的形象,黄色的脸逐渐变成蓝色,瞪大眼睛、张开嘴巴尖叫,双手紧紧地压在脸颊上。这被称为是“时代的感受”,如今人们可以随时通过这个表情表达惊恐、受伤或绝望的情绪。在讽刺与嘲笑的时代里,对于《呐喊》的共鸣一部分源于它漫画式的夸张。我们依旧如同蒙克画中后浪漫主义时代的形象一般,被沉默的尖叫声笼罩,借由黑色漫画来表达此般困境。

62

Emoji表情符号“惊恐地尖叫”(Face Screaming in Fear)

事实上,流行文化常常将《呐喊》挪用为一种喧嚣或咆哮。一些灯红酒绿的青年酒吧取名叫做“呐喊”,将蒙克的画用作酗酒和不良行为的代名词。一位名叫罗伯特·费斯伯恩(Robert Fishbone)的艺术家推出了充气版的《呐喊》,开启了纪念品市场的全新概念。而韦斯·克雷文(Wes Craven)1996年的恐怖电影《惊声尖叫》(Scream)中,凶手戴着蒙克《呐喊》的白色万圣节版本面具,既荒谬又令人毛骨悚然。

63

韦斯·克雷文,《惊声尖叫2》(Scream 2), 1997年

Photograph: Dimension Films/Kobal/Rex/Shutterstock

《呐喊》在现代主义思想中的崛起源于20世纪90年代,也正是这十年间,蒙克的作品收到越来越多认可,最终被视为杰作。今天我们对于《呐喊》的崇拜始于25年前,即1994年的2月12日。当时挪威国家美术馆的1893年版《呐喊》原画遭窃。这并不是一起轰动的抢劫案,单靠两名窃贼用一把梯子就完成了盗窃。被盗三个月后,这幅画被追回。

艺术犯罪理应是丑陋的行径,但这也是一种对于流行的认可。但凡犯罪分子愿意窃取一幅作品,便是在宣告其成功。《蒙娜丽莎》因失窃引发轰动而闻名,《呐喊》的失窃也带来了类似的效果,它甚至一度成为盗贼觊觎的目标。2004年,蒙面的持枪歹徒从奥斯陆的蒙克博物馆(Munch Museum)窃取了蒙克的第二幅彩绘版《呐喊》,该版本的历史可追溯至1910年。此次失窃花费了更长时间将其找回,也造成了严重的损毁。

64

2004年8月23日,纽约每日新闻(New York Daily News)对《呐喊》被窃的报道

20世纪90年代,《呐喊》映射出一种更广义的文化氛围。蒙克在世纪末(fin-de-siècle)的杰作在百年后由另一个世纪之交的情感表达作出呼应。艺术家通过装置艺术回归蒙克的阴郁心理的表达。一位年轻的英国艺术家翠西·艾敏(Tracey Emin)在她的装置作品《我的床》(My Bed)中有意识地受到蒙克的启发,通过烟灰缸、药盒、空瓶子、散落的杂物和日用品,在混乱与颠覆中表达了一种呐喊。

65

翠西·艾敏,《我的床》,1998年

Photograph: Prudence Cuming Associates/Tracey Emin/Saatchi Gallery

如果说《呐喊》为20世纪末带来了新的关键词,“9·11”事件则引发了千禧年后新的恐慌,21世纪的社会发展不断带来更多焦虑,使得《呐喊》成为了最具时代性的杰作。而《呐喊》作为表情包的出现获得了一种里程碑式的意义。这幅跨越百余年的画作正在成为现代语言的一部分,它将图像赋予新的思想,带来互联网时代通过视觉符号直接进行自我表达的转变。《呐喊》不仅仅是一幅能被制作成表情包的卓越画作,它是依据表情符号进行情感表达的根源。(撰文、编译/潘敏之)

爱德华·蒙克:爱与虑

大英博物馆

2019.04.11-2019.07.21

*如无特殊标注,本文图片由

大英博物馆提供

“有界之外:卡地亚·故宫博物院工艺与修复特展”开幕——激活百年传承,再启中西对话

6月1日,卡地亚与故宫博物院携手举办的“有界之外:卡地亚·故宫博物院工艺与修复特展”于故宫午门开幕。本次展览由卡地亚和故宫博物院联合策展,以卡地亚典藏与故宫博物院藏品的交织呈现中西方文化艺术间的灵感共鸣与交融互鉴,彰显工艺与匠心的传承,并追溯卡地亚170余年历史中深厚绵长的中国情结。展览共设三个展厅,分为“灵感中国”、“风范见证”、“时间技艺”三个单元,以“精湛技艺”为主轴,沿着时间和主题两条主线,进行多元视角的解读。本次展览集结了包括珠宝、时计、服饰、器物、档案等在内的800余件艺术作品,最早的展品可追溯至中国明代;而在卡地亚典藏与故宫博物院藏品之外,还汇集了来自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卡塔尔博物馆、瑞士拉夏德芳国际钟表博物馆等在内的全球众多艺术机构以及各国王室、私人藏家的珍贵收藏。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