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在博尔盖塞美术馆建造“临时的房子”,张恩利在罗马寻找与西方古典艺术的对话

Apr 11, 2019   林林

20张恩利《鸟笼》展览现场

罗马。4月9日,艺术家张恩利受博尔盖塞美术馆(Galleria Borghese)特别委托的新作《鸟笼,临时的房子》(Bird Cage, A Temporary Shelter)在美术馆开幕。展览由杰拉尔迪内·列阿尔迪(Geraldine Leardi)和乐大豆(Davide Quadrio)合作策展。本次展览受画廊总监安娜科利瓦 (Anna Coliva)主持的“当代计划”(Committenze contemporary)项目委托,展出的四组作品分布于美术馆的“大鸟舍”以及临近的“特拉蒙塔纳神秘花园”之中。

21

张恩利《鸟笼》展览现场

策展人乐大豆说:“博物馆的藏品通过改变和开放不断的工作来建立新的艺术和文化轨迹,包括博物馆在不断回顾过去、评论和扩大现代所承担的文化、社会和政治责任。”如同卡拉瓦乔、贝尼尼的作品以及埃及和古罗马文物这些重要馆藏并未“冻结”在博物馆之中。也正是美术馆前身别墅主人西皮翁·博尔盖塞 (Scipione Borghese)(卡拉瓦乔和贝尼尼的赞助人)对古代艺术的挚爱促使他向当代艺术家订购了作品,从而开创出罗马的巴洛克风格。“这个地方的亲切之处在于,它有能力将历史扁平化,同时以当代时态再现过去”,乐大豆说,它即可以用现代时态塑造历史,同时也具有重建历史的能力。

22

张恩利《鸟笼》展览现场

早在两年前,张恩利就到访仔细考察这栋建筑与艺术的关系,在这处“浓缩艺术精华的空间”,他在美术馆之外寻找到”清醒和简约“,他选择一种隐含的线索,避免侵入内部的空间,在过渡空间创造”边界性“的作品,鸟笼(Uccelliera)作为美术馆的前身别墅的一部分成为他灵感的来源。它一度是稀有珍贵的鸟类“庇护所”,由17世纪建筑师吉罗拉莫·拉伊纳尔迪(Girolamo Rainaldi)建造而成,他创造性的将传统封闭的穹顶开放,用网状金属建构透明的巴洛克弯曲屋顶,使阳光和空气渗透进空间,似乎召唤着自由的幻觉。

23

张恩利《鸟笼》展览现场

张恩利选择日常纸盒在对称的内部空间搭建两个象征性塔楼,层层递进深入鸟笼顶部,直达天空,形成嵌套的双层性建筑。外层纯粹西方、内层来源于中国的塔楼在视觉上产生一种差异,他不希望通过文字和符号表达这种差异性,而是靠隐性的形状对比产生文化上的比较关系。塔楼的“表皮”精确界定着空间细微光线与温度差异,抽象的反射建筑物内的装饰壁画。盒子封口的黄色胶带自然的平衡着环境中的色彩差别,强化塔楼的垂直秩序与时间的塑形。

24

张恩利《鸟笼》展览现场

在鸟笼与建筑之间的特拉蒙塔纳神秘花园,张恩利放置了一个低矮狭小的盒子,为整体装置带来俏皮的基调,例如其表皮被薄涂成花园的繁茂形态,似乎对春天复苏的想象,盒子内部吸引人们探索,已画了不少涂鸦。张恩利说这是个按照孩子视角设计的“庇护所”,来源他童年的记忆。相比孩子们在这个塑料搭建的空间里窥视这个世界的“游戏性”,游览中的观者并不难对美术馆内永久性的“神龛”中的大理石艺术品产生某种联想,同时暗示了“庇护”的某种脆弱性和临时性,对话因此微妙的展开。

25

张恩利《鸟笼》展览现场

在室内外的过渡空间,张恩利放置涂鸦的地球仪成为空间转换的示意。地球仪既有雕塑的质感, 也具有陌生的存在感,涂鸦后的地球仪更是模糊了它的意义。譬如在起点的门廊内,他用两组地球仪的与20个希腊雕塑的并置形成对照,低调提醒观者当代叙事的开展。于此他在鸟笼和花园中创造的作品:临时建筑,塔楼和隐喻几何元素以一种谦虚的态度融入其中,同时彰显博尔盖塞美术馆的炼金术和它令人难以置信的独特性。

26

张恩利《鸟笼》展览现场27

TANC:第一次来到博尔盖塞美术馆对您的最大的触动是什么,能否谈谈您创作的起点?

张恩利:第一次看到这个建筑觉得很漂亮,它把艺术品作为建筑的墙面,雕塑作为装饰物,建筑作为包容整个作品的空间,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建筑体。连接建筑的花园也是一个很特别的的法式园林,鸟舍外观由巴洛克的雕塑环绕,极其富有装饰性,跟美术馆关系紧密,所以这次作品主要思考方向是都来源于空间建筑与日常生活所见,例如平民生活。

大鸟笼,是鸟居住的屋子,鸟有翅膀要飞走,但它还在这个笼子里面,呼应90年代公寓的居住圈。鸟与人之间存在一个对应关系,他们有生存的本能、远走高飞的愿望,但是有时候被笼子困住,同时它又是个安全的窝。所以这些东西都让我从小小的、隐蔽和简单的“遮蔽物”和“房子”出发,人们可以躲在里边。流浪汉暂时在这里取暖,对儿童来讲,它充满了神秘性,他们钻进角落里,享受一个想象的世界。

28

张恩利《鸟笼》展览现场

TANC:请问您在这次作品中建立的新秩序和新叙事如何与美术馆进行对话?

张恩利:实际上是一个“线索”,博尔盖塞美术馆非常庞大,我想用个人的一种小小点缀,例如跟鸟舍联系起来,延长观者更多的空间,同时让自己的作品和元素渗透到整个美术馆里,与美术馆作品相融,以一种具有隐藏性的轻巧方式。特别是门廊的地球仪,实际上我用了两组地球仪的“摆设”与美术馆门廊的原有的20件希腊雕塑相呼应。地球仪是现代人对“形状”的一种理解,它本身象征一个传递知识的载体,但另外一方面,它又像一个摆设,我把两者混合在一起,它完全被装饰成色彩、图案,模糊了人们对物的认知,是雕塑还是地球仪还是摆设?实际上是对艺术的界定边缘化。

29

张恩利《鸟笼》展览现场

TANC:博尔盖塞美术馆不仅是保存艺术品的空间,秘密花园和鸟舍曾经都是保存珍惜物种的地方,相比“永久性’的价值,您能聊聊您作品里的材料的意义吗?

张恩利:艺术品的价值可能跟过去有一些差异,过去艺术家选择作品的材质都是精美和稀有的大理石。现在就不一样,我选择材料都是便宜普通又简单的一些物件,比如纸盒子、地球仪、丙烯颜料等,我想跟它产生一个现代关系,传递人与物之间的一种想法,并不在于材料本身的精贵,而是传递的愿望强烈程度。

TANC:目前正在展出的《恩利工作室》与《鸟居》似乎都是一种相对隔离的“庇护”的空间,这两个作品是否有联系呢?

张恩利:因为我是从大部分人对于空间的一种心理需求上来理解的,所以我也希望用我的一种感受跟经历把印象表达出来。让所有人进入空间后能够联想到自身的那种体会和经验。例如在塔中,有一个狭小的空间。传统的塔的门洞也很小,我不想让这个门洞很宽大,让人流量变得很多,我希望每次都是一个人非常谨慎地通过的,这样的“穿过”能够对一个人的心理上产生影响或控制。

30

张恩利《鸟笼》展览现场

TANC:您近期的两次展览分别是当代艺术作品与古代艺术作品的对照和对话,能谈下您的感受吗?

张恩利:我希望是一种精神上的对话,而不是作品形态上的一种对话。因为作品形态上的对话可以是简单的中国跟西方的,就我个人的愿望来说,我希望能够产生一种精神上的和谐关系。从历史的角度,作品如何呈现我们今天的作品的联系和不同最重要。艺术史或者艺术教育有时候更多的是分析一种在形态、表现语言上的一种对话,或者是艺术家的独特个性、身世经历的一种对话。

但当我们看到那些艺术家的作品,比如说拉斐尔、提香、卡拉瓦乔和波提切利等等,他们创作的时候实际上有很强的梦想,并不是简单的只是创造风格或者是计划。我觉得今天艺术家同样是有梦想的,而且是内心非常复杂的。跟伟大的艺术家对话是一种荣幸,当你的作品跟这些古代大师作品放在一起的时候,会产生一种比较,可能觉得很弱小。如果我的作品能被自然、和谐的呈现,对我来说就是做得不错。(采访、撰文/林林)

31

关于博尔盖塞美术馆

About Museo e Galleria Borghese

这座位于意大利罗马的美术馆曾是博尔盖塞家族住所,1903年改建为美术馆。博尔盖塞的家族收藏最初由红衣主教希皮奥内·博尔盖塞建立,并于日后成为美术馆的主要馆藏。作为贝尼尼和卡拉瓦乔的早期赞助人之一,希皮奥内·博尔盖塞收藏了他们的多件作品,包括贝尼尼的《阿波罗与达芙妮》《珀耳塞涅与波塞冬》《大卫》,以及卡拉瓦乔的《怀抱水果篮的男子》《年轻的酒神巴库斯》等。馆藏还囊括其他意大利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的艺术品,如卡诺瓦《宝琳·波拿巴》、提香《耶稣受难》、拉斐尔《手持独角兽的女子》、鲁本斯《苏珊娜与长老》等。

鸟笼,临时的房子:张恩利于博尔盖塞美术馆

博尔盖塞美术馆

4月9日至7月7日

本周艺术家 | 王功新“潜影”2019:在回望过往中看见未来

4月12日,王功新最新个人项目“潜影——与BIAO有关”在北京掩体空间开幕。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