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由现代传播集团与 The Art Newspaper 的国际出版方 Umberto Allemandi 出版社合作推出。2013年3月创刊以来,在中国艺术领域的爆发期,以其国际性、专业性与前瞻性的发展定位,取得了长足而迅速的发展,不仅成为华语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媒体,同时推出的数字版“艺术新闻iArt”也是移动客户端下载量最大的中文艺术媒体,每日更新的数字媒体App “iArt艺术新闻”与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在艺术圈具有深入而广泛的影响力。


联系我们

《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甲2号中国红阶1座4楼 邮编:100027
4/F, No.A2, China View, East Gongti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100027, China
Tel : (8610) 6561 5550-373
E-mail :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广告

国际客户 INTERNATIONAL ADVERTISING

安娜 Anna An

TEL: +8621 63353637 x 696

EMAIL: anna@modernmedia.com.cn


国内客户经理 DOMESTIC ADVERTISING

虞萱萱 Shell Yu

TEL: +8621 63353637 x 685

EMAIL: yuxuanxuan@modernmedia.com.cn

艺博会进入巴黎时间,FIAC与ASIA NOW能否助力中小型画廊走出困境?

Oct 20, 2018   TANC

巴黎。走过四个春秋的 ASIA NOW 巴黎亚洲艺术博览会和始创于1974年的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la Foire international d’art contemporain,简称FIAC)在今年10月16日和18日相继于巴黎开幕。

8

2018年FIAC展会现场,艺术家 Xavier Veilhan 的作品,图片来源:THOMAS SAMSON/AFP

今年的 FIAC 汇集了来自全球27个国家的195家画廊,且来自法国本土的画廊参展数量比例上升到31%。此外,几家中国新面孔天线空间和魔金石空间出现在了今年的 FIAC 上。天线空间带来了艺术家程心怡、Nancy LUPO、尉洪磊、周思维的作品,魔金石空间则呈现了艺术家李景湖、唐永祥、吴昊的创作。除了大皇宫(Grand Palais)主要展出的艺术品,同时还将有 FIAC Projects、FIAC Hors les Murs、Parades for FIAC 和临时小电影院(Un cinéma éphémère)等活动在巴黎市内各大地标处相继开展,预计迎接共计7.5万名参观者。

9

2018年FIAC展会现场,艺术家Katarina Grosse的作品,图片来源:高古轩画廊

尽管本届 FIAC 参展画廊数较去年增加了15家,但除去其官方声明的13家国际画廊,剩下的参加者多属中小规模。如今艺术市场的状况不可谓稳定: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降低、投资人们也一直处于来来去去的状态。在这样的背景下,面对不断在博览会上惹人注目、打破自家艺术品销售价格记录的大画廊,众多中小画廊即使成功入选博览会,却也面临着门可罗雀、买家寥寥的处境。

10

2018年FIAC展会现场,图片来源:arteonline.bz

法国专业画廊委员会(Comité Professionnel des Galeries d’Art,CPGA)的主席乔治-菲利普·瓦罗(Georges-Philippe Vallois)在接受法国《回声报》(Les Echos)采访时针对这个现象提出了三点解释:“首先,面对越来越多的参展画廊和展品,藏家们在博览会上的时间越来越不够用;与此同时,电子设备让所有人都觉得,足不出户也可以看到一切展品;社交网络仅仅强调一小撮“社交媒体”型的艺术家,买家们受影响便会选择那些“网红”艺术品(通常来自名声与影响力大的画廊),其他在展厅现场中小画廊则自然被忽略了。”

 11
佩斯画廊于2018年FIAC展会现场,图片来源:arteonline.bz

走过45年的历程,FIAC 已经是国际上最著名的博览会之一,并且大力推动了巴黎的国际化水平。显而易见的是,如果一个画廊被 FIAC 拒绝了参展请求,那么对前者将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与此同时,博览会之间相互的竞争推动了一种趋势的出现——夸张化那些符合自家博览会主旨的项目,在某种程度上,这将给众多试图参加博览会的画廊设立一些隐性的“入选标准”。然对,对于一些库藏不“充裕”的画廊主来说,面对这些标准,他们很难像大画廊那样商业化自己的作品。就这一点,瓦罗说道:“FIAC 并不是在挑选那些最好的画廊,而是依然在挑选那些最适合自身展会的画廊。”。

12

2018年ASIA NOW展会现场,图片来源:ASIA NOW

 

这样的背景下,中小规模的画廊越来越难吸引那些大买主,而大型画廊则开始影响艺术市场,让市场中的审美走向愈发极端化和狭隘,但这并非真实的艺术界。“证据就是,相同规模的画廊在国际艺术博览会中的比例在这10年间增加了30%,”瓦罗在接受《费加罗报》(Le Figaro)采访时这样提到。同时他也指出了艺术家、艺术作品和买家之间沟通的重要性:“在每一个公开售卖的高价纪录的背后,总有一个事先在某个画廊公开展示自己作品的艺术家(以促进买家和作品之间的交流)。”

13

FIAC 的主办者珍妮弗·弗利(Jennifer Flay),图片来源:FRANCOIS GUILLOT/AFP

自2017年,FIAC 已经开始实施一些相应的举措促使买家更多地支持中小型画廊——一种新的价格结构被搬上台:面对那些大型的展位,FIAC 会根据他们的占地面积来相应地提高其艺术品的售卖价格,这种举措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中小规模的画廊的发展。即便这种做法会使有些国际蓝筹画廊有点不开心,但随后,瑞士巴塞尔艺术博览会(ART BASEL)和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FRIEZE LONDON)也相继宣布了相同的价格结构调整。FIAC 的主办者珍妮弗·弗利(Jennifer Flay)在接受《费加罗报》采访的时候承认,规模不同的大小画廊之间的表现具有明显的差异。但同时她也表明:“希望中小规模的画廊能够尽快走出这种困局,因为也正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不断发现更多明日的艺术天才。”

14

ASIA NOW举办场地现场,图片来源:ASIA NOW

另外一边,ASIA NOW 巴黎亚洲艺术博览会今年共有近40家来自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等的亚洲画廊受邀参展,另也有一些欧美画廊参与其中。日本艺术家的作品借中法建交160周年之际被重点推介,并呈现于由策展人艾曼纽德蒙巴宗(Emmanuelle de Montgazon)精心策划并单独设立的日本艺术平台(Japanese Platform)之中。今年参与 ASIA NOW 的中国内地本土画廊数量渐长,其中包括艾米李画廊、北京公社、龙口空间、Fabien Fryns Fine Art、今格空间、HdM Gallery、狮语画廊、没顶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Tong Gallery+Projects 和 Vanguard Gallery。

15

2018年ASIA NOW展会现场,图片来源:ASIA NOW

ASIA NOW 的创始人之一亚历山德拉·方恩(Alexandra Fain)于2015年推出第一届展会,似乎从一开始她便发现了沟通交流对艺术品销售的重要性。ASIA NOW 的场地较 FIAC 来说显得极为低调,坐落在霍什大街(Avenue Hoche)上的一座小酒店中,这也与展会方提出的“精品店式博览会”的定位相吻合。

16
2018年ASIA NOW展会表演现场,图片来源:ASIA NOW

“ASIA NOW 不仅仅是一场艺术博览会,也是一个发现之地、对话之地、交流之地。在这里,我们有创造的意愿;”亚历山德拉·方恩在接受法国媒体《Asialyst》的采访时这样解释道,“一个私密的空间促进收藏家、展览专员(commissaires d’expositions)、画廊主与艺术家之间的相遇。这个自2016年我们便驻足的酒店给这些‘相互靠近’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对于许多中小型画廊来说,参加 ASIA NOW 或许能够成为它们未来参展更国际化的 FIAC 的一次跳板与前期铺垫,然而从目前的境况看来,中小型画廊参展 FIAC 也许才恰恰是挑战困境的开始。(TANC综合报道)

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

ASIA NOW 巴黎亚洲艺术博览会

展至10月21日

动荡世界的“极乐”之光,首届曼谷双年展开幕

‘超越极乐’的主题代表了一种对于极乐或幸福的追问,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混乱、悲伤、断裂和暴力的时代,要保持一种幸福的状态是相当困难的。我们希望艺术家们能够给出自己的阐释,并给予希望。

TANC VIDEO | 影像之选
PHOTO GALLERY | 图片专题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BY MAZZYBOX & JILIN CHEN